赘婿当道

第六十章 伊婉儿的担忧

听了李叔的话,我挺惊讶的,也有点意外,一直不明白他只是跟我一面之缘,为什么就对我这么好,总觉得他有什么目的,现在看来,果然是有目的,只是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

愣了那么一瞬,我才笑了笑,端着水杯喝了一口,说:“李叔,我都不知道您是做什么工作的,你这个问题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的本能是想要拒绝他的,只是如果没有他,我恐怕至少要在监狱呆上两年,好像没办法拒绝。

再说了,如今我正在铁军工作,就凭伊婉儿给我的百分之二十的铁军股份,我也没办法离开。

心中琢磨着怎么拒绝,李叔吐了口烟雾,靠在椅子上,看着我:“你知道不夜城吧?”

不夜城是米方市最大一家夜总会,以前就听宿舍的土豪舍友说起过这里,经常给我们吹他在不夜城的一些艳遇,在米方市生活了也快四年了,对不夜城还是挺熟悉的。

我点了点头,心中微微有些惊讶。

见我点头,李叔才开口道:“我是不夜城的老板。”

果然和我猜测的一样,看着眼前看起来随和的李叔,我心中惊讶,没想到他竟然是不夜城的老板,如果让我的土豪舍友知道了我和不夜城的老板一起泡澡吃饭,他会是什么表情?

短暂的惊讶过后,我恢复了平静,李叔一脸平静的看着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李叔的问题,去了,我怎么跟伊婉儿交代?不去了,又怎么向李叔说?毕竟这次是李叔帮了我,如果不是他,我肯定要坐牢。

一时间我脑海中像是有两个争斗的小人,一人让我答应,另一人让我拒绝。

好一会儿后,李叔主动开口说道:“小张,你不用觉得为难,我是欣赏你,可也不会因为帮了你就强迫你来我手下上班,这样好了,你回去考虑一下,到时候给我答案,别有心理负担,就算拒绝了,我也不会生气的。”

李叔的话算是给了我一点考虑的机会,我连忙答应了下来。

一顿饭吃完也差不多凌晨了,跟着李叔离开了饭店,本来他是打算让司机送我回家的,最后被我拒绝了。

看着李叔的劳斯莱斯缓缓离开,我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今天晚上跟着李叔泡澡吃饭,看起来挺爽的,但我始终很紧张,尤其是刚才他问我愿不愿意跟他干的时候,我更加紧张了起来。

李叔是帮了我,可伊婉儿也同样帮了我,可跟着李叔,让我压力很大。

这么晚了,也不知道该不该回家,正考虑要去哪的时候,陆一菲的电话响了起来。

我刚接通,就听见陆一菲几分着急和愤怒的声音响起:“你去哪了?”

听到她的质问,我知道她肯定已经知道我离开派出所了,不好解释,只能说道:“菲菲姐,我已经从派出所离开了,现在正在回家的路上,估计再有二十分钟,我就到家了。”

“等你回来再说。”陆一菲挂断了电话。

我苦涩的摇了摇头,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有点让我措手不及,大起大落,就像是在做梦。

最后想了想,给伊婉儿拨了个电话,她接通后就十分惊讶的问道:“你能打电话了?”

听出了伊婉儿的着急,我心中微微感动,笑了笑:“婉儿姐,放心好了,我已经没事了。”

“你真没事了?大山武道馆放过你了?”伊婉儿的声音中充满了惊讶和疑惑,一连几个问题。

“恩,没事了,大山武道馆同意调解了。”

“你现在在哪?我去找你。”

“姐,太晚了,明天吧,明天早上我去医院看韦洪,到时候我们再聊。”

“好,那明天早上见,你也早点休息,这两天肯定累坏了。”

“好的,你帮我给洪哥说一声,别让他担心了。”

挂了电话后,我心中满是感动,二十分钟左右,出租车停在了小区门口,刚进入房间,陆一菲就打开了门,陆一凡也没有睡,此时双眼通红,看到我进门,陆一凡的泪水忍不住流了出来。

陆一菲也红着双眼,眼睛上布满了血丝。

“阿泽,你终于回来了。”陆一凡激动的说道。

我笑了笑,走了过去,柔声道:“让你担心了,放心好了,一切都过去了。”

陆一菲神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一句话没说,转身回了房间。

陆一凡拉着我问长问短,又不放心,很仔细的检查我有没有受伤,我心中温暖,有些感动的说道:“一凡,我只是在拘留室呆了两天,又不是监狱,没人把我怎样。”

本以为陆一凡对我已经不像刚开始那样在意了,没想到她对我依旧这么在乎,即便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可依旧让我感动。

见我真的没事,陆一凡才放心了下来,红着眼说:“阿泽,你不知道,姐姐这两天为了你的事情,班都没去上,天天找关系,甚至都去找了冈本大山,可是就是没人愿意帮你。”

听了陆一凡的话,想起中午陆一菲去派出所看我的时候,我对她说的那些话,突然十分后悔了起来。

“阿泽,这段时间是我忽略了你,对不起,你别怪我,我实在不忍心看着姐姐一个人受苦受累了,就想着自己能学点东西,然后帮她。”

“一凡,你别多想,也没必要向我说对不起,你说的没错,菲菲姐一个人撑起了这个家,确实很辛苦,我不会生你气的。”

“谢谢你的理解。”

……

这注定是个不眠之夜,我和陆一凡聊了许多,当我知道陆一菲为了我的事情付出那么多的时候,是真的感动,陆一菲她表面上看起来对我十分的冷漠无情,可在我遇到事情的时候,最着急的人却是她。

找机会一定向陆一菲道个歉,只是现在我最难做的是工作的事情,李叔想让我跟着他做事,而我现在又在铁军帮伊婉儿,两边都是没法让我拒绝的人。

对我来说,更想与伊婉儿相处,伊婉儿跟我是很好的朋友,至于李叔,更多的是为了还他帮我的人情。

次日,早餐后,陆一菲刚离开,我也紧跟着离开,在她后面叫了声:“菲菲姐!”

陆一菲皱眉看向了我,一句话不说,我有些歉疚的走了过去,目光真诚的看向她:“菲菲姐,对不起,昨天在派出所的时候,是我情绪不好,说的那些话都是气话,你别跟我计较。”

陆一菲冷笑一声,带着些许嘲讽道:“我可不敢生张总的气,感谢张总都来不及呢,还哪里敢生气?”

她说着转身离开,直到她开车离开,我才回过神,她刚才叫我张总?

我忽然明白,陆一菲一定是已经知道了我和启点安保的关系了,想到这里,我忽然有些后悔,没有早点告诉她这件事。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毕竟当初在她眼里,我只是一个为了五十万出卖自己十年时间的穷光蛋,现在突然摇身一变,成了一家公司的老板,虽然启点并不是什么大公司,可对一个穷到要出卖自己十年的人来说,也是很大的一笔财富了。

陆一菲会不会觉得我是个骗子?看样子她对我的误解很深,当初选择帮她,也是韦洪给我出的点子,本来想要告诉她真相,只是我一直没想好怎么解释,没想到现在被她知道了,我更不好解释了。

长长的叹了口气,看样子抽空必须找陆一菲好好的谈一谈,已经是早上九点了,昨晚还跟伊婉儿约好今天要去医院碰面的,不再多想,直接去了人民医院。

等我到韦洪病房的时候,伊婉儿已经到了,看见我真的没事了,两人都很高兴。

“张泽,这次的事情幸好过去了,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了,那天没跟你说要签赛前协议的事情,是我的错。”韦洪一脸自责的说道。

我笑了下:“好了,兄弟之间没什么对与错,看到你被送进了急救室,你都不知道我和婉儿姐有多担忧,幸好你没事了。”

“好了,你们就别再谢来谢去了,人没事就是最好的,张泽能安然度过这个劫,还真不容易,不过话说你是怎么出来的?大山武道馆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你?太不可思议了。”伊婉儿说着忽然问道。

韦洪也一脸疑惑:“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揭穿了大山武道馆的手段,现在网上都成了热门,我想最恨你的人就是大山武道馆的人了,他们怎么就突然答应和解了?”

说起了这件事,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看着两人期待的眼神,过了那么一会儿,我才开口,没有隐瞒,将李叔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我说完,两人都是一脸的惊讶,好半晌,韦洪才惊讶的说道:“张泽,你这是踩了狗屎运啊?竟然是不夜城的老板李杰帮了你,我说谁能让大山武道馆的人答应和解呢,以李杰的能量,一个小小的大山武道馆,还不放在眼里,这一次,大山武道馆是真的吃了一个哑巴亏。”

伊婉儿却满脸担忧的看着我:“李杰这个人不简单,他帮你,难道就这么容易?张泽,你告诉我,你们之间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