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五百八十二章 老板找您

秦华的嘴角还有一丝十分明显的嘲讽,像是在嘲讽陆元,杀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他应该会十分的痛苦吧?

陆元此刻也彻底的傻眼了,尤其是听到秦华刚刚断断续续说出的那番话,秦华说他是陆元的亲生儿子。

陆元的脑海中忽然再次出现了二十九年前发生的那件事,与秦华的年龄似乎刚刚能对上,陆元此刻如同被惊雷击中一般,傻傻的看着自己手中那把尖锐的匕首,已经深深地没入了秦华的心脏,只留下刀柄在外面。

秦华已经彻底的断气,但双目却大大的瞪着,像是要把陆元的失魂落魄的样子深深地记住。

“秦华!”

陆元的双手忽然剧烈的颤抖了起来,轻轻的叫了一声秦华,但秦华已经死了,而且还是死不瞑目,双目就那样死死的瞪着他,这让陆元忽然有种心如刀绞的感觉。

“快叫救护车!”

陆元猛然间冲着人群怒吼了一声。

然而谁都看的出来,秦华已经死了,没有一个人打电话。

陆元已经彻底的奔溃了,见没有人打电话,他顿时双目通红,怒吼道:“我让你们叫救护车,快点叫救护车啊!”

“老板,他已经死了!”陆元身边的一名强者,声音低沉的看向陆元说道。

陆元听到这名强者的话,眼中猩红一片,死死的咬着牙齿,怒吼道:“不可能!他怎么可能会死?不可能!他不是还睁着双眼吗?”

陆元像是疯了一样,愤怒的咆哮了起来,但谁都看的出来,陆元的痛不欲生。

秦华的确做到了,此刻陆元心如刀绞,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虽然他还没有确定秦华说的都是真的,就是他陆元的儿子,但有种说不出的莫名的感觉,却在告诉他,秦华就是他的儿子。

这时候,陆晴雪也已经被人解开了绳索,刚刚发生的一切,她都亲眼所见,此刻看到陆元如此痛苦的样子,陆晴雪也是心如刀绞一般的痛苦不堪。

“爸爸,华哥已经死了!你不要这样,我怕!我害怕!”陆晴雪走到陆元的身边,不顾浑身都是鲜血的陆元,直接抱着陆元哭了起来。

陆元像是彻底的傻了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由陆晴雪抱着自己痛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足足过去了二十分钟,像是木桩一样不动一下的陆元,终于动了,他的双目无神,转身就离开了别墅。

陆家的十多号保镖,也紧跟随着陆元一起离开。

我也带着屠夫跟随一起离开。

秦华的死,给我的感触也极深。

其实,秦华从开始设局这一切开始,就没有想过要继续活下去。

他十分清楚陆元的背景,虽然他距离陆元很近,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掉陆元十分的容易,但这对他而言,还远远不够弥补陆元曾经犯下的错误。

秦华想要的是陆元的生不如死,要让陆元永远的活在内疚和痛苦之中。

就是因为秦华对陆元是在太清楚,所以才会有几天的一切,他早就知道,陆元是不可能向自己妥协,只要他接近陆元,陆元肯定会动手。

事实也证明了这个真相,陆元的确对秦华动手了,秦华或许可以躲避陆元的攻击,但他却没有,任由陆元将匕首刺入自己的心脏,这本来就是他想要的结果,就是为了让陆元在杀了他之后,才知道,秦华其实是他的亲生儿子。

陆晴雪的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去世,而陆元也曾经无数次的想要拥有一个自己的儿子,但他生病了,在有了陆晴雪之后,就再也无法生育,也看了许多名医,但都无济于事,所以对于陆晴雪这样一个独生女,尤其的溺爱,但却没有想到,他竟然有儿子。

但讽刺的是,等到他知道自己有儿子的时候,却是他亲手杀死自己儿子的那一刻。

这对他而言,就是天大的惩罚,秦华的确成功了,陆元的确生不如死。

秦华已经死了,而刘大年也已经落到了陆元的手中,按照规矩,若是雇主死亡,杀手组织也只能无条件取消暗杀任务。

以陆元的心性,必然会杀了刘大年,也就是说,陆元身边的危机已经彻底解除。

暴风雪也不会在寻找他的麻烦。

这也说明,我保护陆晴雪的任务,也即将结束。

陆家庄园,人工小溪旁。

两道身影站在在溪边,陆晴雪的双目红肿着,显然之前哭的十分厉害。

“你的任务,算是结束了吗?”陆晴雪目光看向水面,轻轻地问道。

我微微点头,说:“是时候离开了,现在就等上面联络了。”

陆晴雪的眼中忽然出现了十分不舍的神色,她忽然转头,一双灵动的双眸柔情的看向我,说道:“可以留下来吗?”

我也不是一个小白,对于陆晴雪的心思我十分清楚。

只是我早就心有所属,虽然已经彻底的分开了,但心中依旧无法将陆一凡放下,而陆晴雪,不过是我生命中的一个过客,我不可能留在她的身边。

我一脸复杂的看向陆晴雪,陆晴雪的眼中充满了期待。

就在她的期待中,我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我必须离开!”

我这个答案,她似乎早就知道,她比我想象中的要坚强的多,并没有过多的痛苦表现出来,只是自嘲的一笑,说道:“我还真是傻,不过半个月不到的相处,你这样优秀的男孩,又如何是我能抓住的?”

这句话就说的十分明白了,看着她强装坚强的样子,我心里也十分的不好受,在我心中,她只能是妹妹,我对她,也不可能有任何其他的感情。

“其实,秦华对我什么都没做,只是把我带回了那栋别墅,然后告诉了我很多事情,他说,他早就知道了我是他的妹妹,原本他是想要当着爸爸的面让别人糟蹋我,让我死在爸爸的面前,但他说了,血浓于水,我们之间毕竟是兄妹,他真的做不到让我受到那么多的痛苦,一切错都是爸爸犯下的,我不该成为他复仇的牺牲品,但他明确的告诉我,我必须要成为他复仇的工具,所以,他将我捆绑起来,给所有人一种我被侮辱的假象,也是为了报复爸爸。”

陆晴雪忽然开口说道。

听到陆晴雪这番话,我一直悬着的心终于彻底的放下,她这么单纯的女孩,如果真的遭遇了多么非人的事情,一定会疯掉的。

我微微点了点头,说道:“秦华,也算是还有人性,只是,他对陆先生的仇恨太深,为了复仇,他已经彻底的癫疯,甚至拿自己的命,来让陆先生生不如死。”

陆晴雪的双目顿时又通红了起来,缓缓开口说道:“也不知道,这一次,爸爸能不能度过这道坎,但我知道,就算可以,但也不可能完全的度过,这件事,必然会让他痛苦一生,毕竟,华哥是那么的优秀,爸爸可是将他当做继承人在培养,但事与愿违,华哥就是爸爸的亲生儿子,之所以这么优秀,就是为了复仇。”

“你也好好劝劝陆先生,毕竟现在,他只有你了!”我看向陆晴雪说道。

说实话,其实我对陆元的行为十分不耻,他在二十九年前能做出那么禽兽不如的事情,毁了秦华母亲的一辈子,而且秦华的死,也是他所为。

但这一切都是陆元的家事,即便我再不耻,也没有必要因为这件事而对他有什么意见。

陆晴雪又跟我聊了许多,我也知道了许多。

原来,秦华的母亲当初被陆元糟蹋之后,等到她发现已经怀孕的时候,秦华已经在肚子里三个月了,本来她是想要打掉秦华的,但是医生却告诉她,如果打掉孩子,她可能这辈子都做不了母亲。

那时候,秦华的母亲原本都已经和她青梅竹马的男朋友订婚了,眼看就要结婚了,她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自己的男朋友,强忍着痛苦远离,后来剩下了秦华,一直将秦华抚养到十岁的时候,秦华的母亲告诉了秦华一切,然后自杀而亡。

年仅十岁的秦华,对于母亲的死,印象很深,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秦华心中已经有了复仇的种子,直到今天,用自己的死亡来换取陆元的生不如死。

听了秦华的故事,我感觉十分的悲哀。

但又可以理解秦华的所作所为,至少他还有一丝人性,并没有将陆元犯下的错,施加于陆晴雪的身上,只是做了一个假象。

自从陆元回到陆氏庄园之后,我就再也没有看到陆元。

转眼之间,又是两天过去,而今天,也是距离艾情告诉我的一周之期的最后一天,也就是说,今天过去,我保护陆晴雪的任务就彻底的结束,即将重新回归鬼门,准备迎接鬼门安排的下一个更加重要的任务。

就在我无所事事,独自一人在房间内修炼的时候,忽然来了一名熟人。

“张先生!”

看到我之后,张敬九十分恭敬的向我打了声招呼。

我微微点头一笑,说道:“老九,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张敬九说道:“老板找你,让我亲自来邀请!”

“哦?”

听到张敬九的话,我微微有些意外。

看样子,陆元已经从悲哀中恢复了。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