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五百八十一章 无尽的悲凉

此刻的陆元,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岁,整个人都十分虚弱无力了起来,神情极其的悲怆,他堂堂海北市顶尖家族实力的家主,如今却因为一个后辈而哀求,如此低声下气的样子,恨不得跪下来求饶。

最讽刺的是,这个他在求饶的年轻人,竟然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甚至想要让他取代自己的年轻后辈。

然而此刻,却被这个他重视的人所威胁,甚至就连他最好的兄弟刘大年,都是被眼前的青年策反对付自己。

陆元此刻什么都不想要,对他而言,陆晴雪就是他的一切,他既然已经想起了三十年前发生的那件事,那就说明他已经彻底的心死,也知道秦华根本就不会放过他,他可以放弃一切,但只想要陆晴雪好好的生活。

“哈哈哈哈!”

秦华听到陆元的话,再看陆元的表情,他顿时忍不住疯狂的大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满了疯狂和狰狞,还有得意。

而陆元无动于衷,像是没有听到秦华的笑声一般,就那样一脸哀求的看着秦华。

秦华狂笑着大声说道:“好啊,让我放过陆晴雪可以,既然你连死都不怕,那想必什么都不怕了,我知道,你一向十分的看重自己的自尊,既然如此,那我今天就要将你的尊严彻底的践踏在我的脚下,跪下!给我跪下!”

秦华的话音一转,忽然满脸都是狰狞和怒火。

陆元死死的咬着牙,显然被秦华说中了,他最看重的就是自己的尊严,但现在秦华却让他跪下。

如果他真的向秦华跪下了,那他的尊严就真的被秦华践踏在了脚下。

“既然不不愿意跪下,那必须做点让你肯下跪的事情了。”秦华说着,忽然就作势要朝着陆晴雪扑过去。

扑通!

但就在这时候,原本还在满脸挣扎的陆元,猛然间跪在了地上,双膝重重的跪倒在地上,一声巨响,仿佛整个别墅都在因为他的跪下而震动。

我也震惊的看着陆元竟然真的跪在了秦华的脚下。

而秦华此刻满脸都是疯狂,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满了狂妄,他大笑着泪水都流了出来。

“妈,你看到了吗?三十年前,那个男人,已经在为自己的罪行而忏悔了,他跪下了,他绝望了,他知道他最疼爱的女儿现在就在我的手中,他不敢反抗我,只能按照我说的去做,妈,你看到了吗?”秦华大声笑着说道。

原本看起来一个十分俊逸帅气的青年,但此刻却像是恶魔一般令人感到可怕。

陆元跪在地上,血红的双目死死的盯着正在狂笑中的秦华,咬牙说道:“秦华,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去做了,现在是不是可以先放过晴雪了?”

此刻陆晴雪也在疯狂的挣扎着,泪水已经满了都是,但她却怎么也无法挣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为了自己而受辱。

秦华笑够了之后,满了狰狞的看向陆元,咬牙说道:“陆元,你以为你下跪了,就可以饶恕二十九年前你放下的罪行吗?你知道你当初强女干了我妈之后,她有多么的绝望吗?你毁了她一辈子,也害死了她,以为一句道歉,以为一个下跪,就能饶恕你的罪行了吗?不可能!这世界上没有如此便宜的事情,既然做错了,那就要付出代价,付出最惨重的代价,我不要你的命,我只要你生不如死!”

秦华已经彻底的癫疯了,如果让外人看,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想要毁灭陆元的疯子。

而我也终于明白了秦华为何会对陆元的愤怒如此的深刻,原来是因为在二十九年前,陆元在燕京大酒店,强女干了秦华的母亲,毁了他母亲的一辈子,甚至他母亲的死,也因为陆元,所以秦华才会如此的疯狂的报复陆元。

时间一切都是因果在轮回,果然如此。

二十九年前,陆元种下的因,二十九年后变成了果。

一切都是轮回。

这一刻,我忽然间感觉自己的心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仿佛一切豁然开朗,有种看破红尘的感觉。

我奋力的想要让自己的实力变得更加强大,遇到一次又一次更加强大的敌人,是否都是也是因果?

此刻的我,仿佛进入了自己的世界当中,一切都豁然开朗。

我站在原地,像是没有听到陆元和秦华之间的交流,一切都是我自己的世界内,我的心境慢慢的变化,越来越大。

“秦华,你要了我的命,好不好?算我求你了,你杀了我好不好?我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你杀了我,我的一切都可以给你,但是我只要陆晴雪好好的活着,只要你愿意,我的一切都可以给你,秦华,我真的知道错了,求你了,放过晴雪好不好?”陆元忽然情绪都有些奔溃了,竟然放声大哭了起来,就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小孩一样,哭的稀里哗啦。

在场的人,谁都感受到了陆元此刻的痛楚,他是真的想要用自己的死来哀求秦华放过陆晴雪。

一个父亲,能做到这种地步,已经十分的优秀了,但有些事情,错了就是错了,就是因为二十九年前他放下的错,才有了今天的一切。

甚至可以说,就是因为他二十九年前的所作所为,才让陆晴雪也受到了伤害。

陆元在哀求,但是秦华却更加张狂了起来,眼中只有疯狂的狰狞和看到陆元痛不欲生的畅快淋漓。

“哈哈哈哈!”

秦华疯狂的大笑了起来,而泪水也放肆的流了出来。

看到秦华此刻有笑有哭的样子,不知道为何,我忽然十分心酸了起来。

这一刻,我仿佛能感受到秦华的心境,他的心情也是十分的矛盾,他想要看到陆元生不如死,但却也不想看到陆元如此,只是他心中的执念太深,二十九年前,他的母亲遭遇了非人的遭遇,害死了他的母亲,也毁灭了他的一生。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还是秦华的心境真的如此,但这一切都与我无关,我的任务只是保护陆晴雪,但这一切都是陆元自己造的孽,而陆晴雪就在秦华的手中,还有四名强悍的强者随时准备击杀,我能瞬间秒杀一人,但却无法拒当其他三人的强大攻击落下。

如今的一切,似乎也只有陆元自己解决了,但是就秦华现在的状态,根本不可能回心转意,他只想要陆元生不如死,虽然已经做到了,但是这对他而言,还远远不够,他想要让陆元更加痛苦。

就在这时候,我忽然感受到了秦华的身上忽然散发出一股极其悲怆而又坚决的气息,仿佛是要彻底的跟陆元一决生死了。

不知道为何,这种感觉十分的奇妙,明明不是强大的气息,却让我也因为这股悲怆的气息而莫名的悲伤难过。

我这是在同情秦华吗?

就连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了,只知道自己的心情非常的糟糕,并不是因为陆晴雪的遭遇,而是因为眼前的秦华,一个疯狂而又巅峰的青年。

我像是看到了这些年来,他为了复仇,而付出了多少心思,努力刻苦的学习,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哈佛商学院,毅然放弃一切超高的薪酬,回国,进入了陆氏集团,想尽一切办法的让自己为公司谋取更多的福利,就是为了更好的接近陆元,就是为了更好的布局,然后等到今天。

他花费了近三十年的光阴所努力的一切,仅仅是为了今天,让陆元生不如死。

就在这时候,秦华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强烈的杀机,虽然十分的强烈,但不知道为何,我却感觉不到丝毫的杀意,就是如此矛盾,又如此的奇怪。

“陆元,既然你想要死,那我就成全你!”秦华忽然语气十分平静的说道。

就在他话音刚刚落下,那十多名陆家的保镖,顿时齐齐上前迈步而出,瞬间将陆元保护在了中间。

陆元顿时怒喝一声:“都给我滚!他想要我的命,谁都不准动手!”

“老板!”有保镖痛苦的大喊一声。

陆元的神色十分的坚定,一副就要被秦华击杀的样子。

这时候的秦华十分的平静,脸上无悲无喜,仿佛要杀掉陆元了,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一般。

只见秦华的手中出现了一把尖刀,一步步的朝着跪在地上的陆元而去,陆元的眼中也十分的平静。

转眼之间,秦华已经走到了陆元的面前,而秦华的手中正握着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没有丝毫的犹豫,一刀朝着陆元的身体狠狠地刺入。

“陆元,去死吧!”秦华怒吼一声,满脸都是狰狞。

但就在这一瞬间,忽然一股极其强烈的杀机从陆元的身上爆发。

而这时候,秦华的匕首已经刺入了陆元的胸膛,但却被一股极其巨大的防御所抵挡,陆元竟然穿上了防弹衣,就在这时候,刚刚还一副苍老十多岁的陆元,猛然间爆发出一股极其强烈的杀机。

不知道陆元什么时候,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把尖刀,没有丝毫的犹豫,朝着秦华的心脏部位刺入。

匕首刺入秦华的身躯,但是秦华的眼中却没有丝毫的畏惧,仿佛早就想到了这一切,反而嘴角出现了一抹嘲讽,大口大口的鲜血从他的口中涌现了出来。

“我……是……你……儿子!杀……了……我……你会……生不如死吗?”

秦华只说出了这句话,就再也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只有嘴角不断涌现而出的鲜血。

而秦华这番话说出口,顿时整个别墅都出奇的安静,仿佛陷入了无尽的深渊。

陆元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如同被一记惊雷命中,彻底的僵在了原地,他眼睁睁的看着大量的鲜血从秦华的心脏部位流了出来,还有秦华口中大量往外涌现的血水。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