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五十八章 伤情鉴定结果

听见中年jc让我出去,我顿时一喜,难道是要放我离开了?

跟李叔打了声招呼,就连忙跟着jc离开,他带着我去了谈话室,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了谈话室内一张熟悉的面孔,竟然是陆一菲。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首先来这里的是陆一菲,也就是说,她已经知道我的事情了。

看到我被带过来了,陆一菲连忙对中年jc说了声谢谢,顿时谈话室内就剩下了我和陆一菲两人。

看着陆一菲满脸的怒意,我不知道要说什么,走了过去,叫了声菲菲姐。

然而我刚叫了她一声,陆一菲伸手就是一耳光打在了我的脸上,接着就听见她愤怒的说道:“我让你去黑狐搏击俱乐部训练,不是让你去打架的,你以为练了一点,是不是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你知不知道自己惹了什么麻烦?你对的起我吗?对得起一凡吗?”

陆一菲的情绪十分的激动,几乎是咆哮了出来,被她扇过耳光的地方火辣辣的烫,在她面前,我始终觉得自己低了一头,紧紧地咬着牙齿,心里不断的安慰着自己,他是陆一凡的姐姐,在我走投无路额时候帮助了我,我要忍着,忍着。

即便我已经很努力的去忍受了,可还是无法抑制内心的憋屈,陆一菲说动手就动手,她是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了我,可她又拿我当过妹夫吗?在她眼中,我只不过是她花钱买来伺候陆一凡的佣人,放我出去上班,也不过是因为我在陆军找她们姐妹麻烦的时候帮助过她们而已,我揣测着。

“我突然有些后悔放你出去上班了,早知道我就该让你按照约定,在家里照顾一凡,或许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陆一菲一脸恨铁不成钢。

我强压着自己的怒火,抬头看着陆一菲:“我知道你一直看不起我,没错,你是在我最艰难的时候帮助了我,但你也应该明白,我们之间只是签了协议的关系,当初你给我五十万,我在你家十年,但也请你尊重我,我也是一个有尊严的男人,不是你想打就打的。”

这一次,我是真的没有忍住,态度十分的不好,陆一菲显然也没有想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我丝毫不示弱,目光直视着陆一菲,我真的受够了被她说打就打说骂就骂的日子,即便我知道是自己提出五十万买我十年全部时间的协议,可还是忍不住的想要反抗。

虽然签了协议,但我可以违约,只是要一次性赔付五百万,虽然我现在没有那么多钱,但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就会拥有五百万,如果我愿意现在就用铁军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或许现在就可以赔付她五百万。

以前还有陆一凡在家里好好的对我,可自从陆军来家里找她们麻烦之后,陆一凡整天除了看书就是看书,很少跟我交流,这样的家庭,我生活的很压抑,我想要离开这个家。

好半晌,陆一菲才回过了神,咬牙切齿的说道:“张泽,你知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没错,我是经常打你骂你,可哪一次不是因为你做错了事?当初是你自己说的,五十万买你十年的所有时间,现在后悔了?你凭心而论,在陆家的日子里,我有亏待过你吗?”

陆一菲说着眼泪就夺眶而出,她的哭泣让我顿时心软了下来,我也没有想到她会哭,更没想到会因为我说的这些而哭泣。

“菲菲姐,对不起,我只是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有些烦躁,对不起!”情绪恢复后,我还是主动向她道歉。

陆一菲擦去了泪水,红着眼睛看着我说:“张泽,我算是看清楚了你,你用不着向我道歉,你根本就不知道你出事后,一凡有多么的着急和难过,昨天整整一夜,她都没有睡着,如果不是她腿脚不便,昨晚就来派出所了,你好自为之吧!我走了!”

她说着转身离开,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我忽然感觉自己的心脏狠狠的痛了一下。

我在米方市没有亲人,只有陆一凡名义上的老婆,我暂时被关在拘留室,派出所肯定会通知陆一凡。

想到一晚上没睡的陆一凡,我就更加内疚了起来,她这段时间是冷落了我,却不被我所理解,陆军逼着她们姐妹离开别墅,而陆一菲需要独自一人面对非凡,陆一凡也是为了能帮到陆一菲,才那么拼命的去看各种相关的书籍。

一想起陆一凡,再想起刚才自己对陆一菲说的那些话,我就更加后悔了。

可是陆一菲已经离开了,而她也没有接受我的道歉。

中年jc在陆一菲刚离开,他就把我带回了拘留室,看到我又回来了,李叔笑呵呵的看着我说道:“我还以为你要离开了。”

我苦涩的摇了摇头:“我就是个混蛋,或许就该被判个十年八年。”

“怎么了?”李叔笑容消失。

我不愿多提刚才的事情,躺在椅子上,满脑子都是刚才陆一菲离开的背影。

自从我跟陆一凡结婚后,陆一菲确实没有为难过我什么,就像她说的,每一次她打我耳光,都是因为我做错了事情,她从来没有拿十年协议说过事,反而主动给我安排月色的工作,后来我在铁军上班后,即便向陆一菲提出了辞去月色工作的事情,她也没有反对,反而对我的工作很支持。

她的脾气是不太好,性格是有点冷,可是对于我这样一个协议上的妹夫,她又有什么职责却笑脸对我呢?反而是我一直想着赚够了五百万就违约的事情。

越想越觉得对不起陆一菲,对不起陆一凡。

李叔见我心情不好,也不再多说,中午的时候,拘留室的门被打开,李叔被带走了,离开前,他意味深长的看着我说:“小张,你挺不错的一个孩子。”

李叔离开了,顿时拘留室内就剩下了我一个人,我更加烦躁了起来,从昨晚到现在,已经快要一天一夜了,除了陆一菲来看过我之外,就彻底没消息了,对我来说,就算是要判,也立马给我个准信,至少让我有个盼头,现在什么消息都没有,这样的未知才是最恐怖的。

中午刚吃过饭,伊婉儿来了,看到我的时候,她双眼通红,流着泪水说:“张泽,姐对不起你,我找了好多人,都没办法保你,我也找了大山武道馆,可是冈本大山一点不松口,态度很坚定,就是要起诉你,现在被你打的那个小鬼子的伤情鉴定还没有出来,我就担心他们搞什么手段,给坚定个重伤出来,如果这样,那你的一辈子都要被毁了,都怪姐,早知道就该拦着你。”

看着伤心难过的伊婉儿,我是真的感动,看她憔悴的样子,就知道她昨天肯定一晚上没睡好。

“姐,你别自责,这跟你没关系,都怪我下手没轻重,也没脑子,你放心好了,打不了进去几年,等我出来了,还是一条好汉。”我尽可能平静的安慰着伊婉儿。

伊婉儿流着泪摇头:“你放心,姐一定会想办法把你带出去额,你别着急,我看你没事就放心了,你先坚持一下,姐肯定会救你的。”

伊婉儿说着便离开了,我知道她是着急去找关系疏通,只是我现在已经知道自己惹了多大的麻烦了,能不能出去谁也不知道。

中午来了陆一菲,下午来了伊婉儿,两人都是那种绝色倾城的大美女,负责我的那个jc有些羡慕的说道:“你小子还真艳福不浅,两个这么漂亮的大美女都在想办法捞你。”

我苦涩的笑了笑:“我现在还真希望赶紧给我判了,这样耗着,难受。”

“你还真是不知好歹,要是真给你判了,才有你哭的时候,对你来说,结果没出来就是最好的结果。”

“哥,能透露一下,我这样的情况,一般会咋判?”

“说不好,还是要看被你打的那个家伙的伤情,鉴定的等级高了,会多判几年,鉴定的结果低了,还好说,估计鉴定结果也快出来了。”

说话间,已经到了拘留室,又是一个人煎熬,不过慢慢的也习惯了许多,索性不去多想,躺在椅子上睡了。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感觉刚睡着,就被一阵开门的声音响起,我一咕噜翻了起来,就看见负责的jc走了进来,一脸严肃的看向我说道:“被你伤的那个家伙的伤情鉴定结果出来了。”

听了他的话,我顿时十分紧张了起来,一下子站了起来,着急的问道:“什么结果?”

负责的jc说:“对方的伤情鉴定是轻伤一级,但不幸的是,故意伤害只要符合轻伤二级标准就构成了刑事犯罪,我看对方还是不依不饶的样子,想要调解,很难,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

听了他的话,我面如死灰,也就是说,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我会被判刑。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