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五百六十七章 屠夫

听到陆元的话,陆晴雪还是不放心,着急的说道:“爸爸,你别应付我啊!我说真的,你快点安排我们陆家最强的强者去接应张泽,他遇到的是个杀手,我听老九说,那人是国际上排行第三杀手组织暴风雪的强者,而且还是暴风雪排行第一的杀手,如果你派的人不够多,张泽一定会出事的,爸爸,算我求你了,你再多安排一些强者去接应张泽,好不好?”

如果刚刚只是担忧,陆元还能理解,可现在看到陆晴雪如此着急而又担忧的样子,他终于明白了自己女儿的心思。

之前回海北的路上遇到杀手的事情,张敬九也已经对陆元讲了,陆元这种级别的大人物,想要了解一个杀手组织,很容易。

再说了,国际上的那些杀手组织,本就费劲心思想要让外人知道他们的存在,只有知道他们的人多了,他们的任务才会更多,像是暴风雪这种级别的杀手组织,本就十分的有名气,只需要简单的一查,就能查到想要知道的一切。

陆元在让我护送陆晴雪回陆家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这次他的敌手正是找暴风雪下了任务,才会发生后面那么多的事情。

“晴雪,你告诉爸爸,你是不是喜欢张泽了?”陆元脸上带着一丝笑容看向陆晴雪。

“啊?”

听到陆元如此直接的话,陆晴雪顿时十分慌乱了起来,小脸上一片红晕,连忙说道:“爸,我现在跟你说正事,你说其他的事情做什么啊?你别想要转移话题,快安排强者去接应张泽啊!”

陆晴雪又羞又怒,又是着急。

听到陆晴雪的话,陆元已经知道了答案,哈哈大笑了一声,说道:“晴雪,你尽管放心好了,他可是我女儿喜欢的男人,我怎么也不会让他出事。”

说完,也不给陆晴雪解释的机会,直接叫来了一人,吩咐道:“你现在就带领我们陆家最强的十名强者,跟着张敬九去接应张泽!”

“是,老板!”那人连忙应了一声,随即转身离开。

然而陆家即便已经派出了最强的一批强者,寻找了整整一夜,可是依旧没有找到任何我的线索,天刚亮的时候,陆家强者只能无功而返。

“你说什么?人找不到了?”陆元看着刚刚汇报完的下属,满脸怒火。

下属连忙说道:“老板,我们已经找遍了交战现场,可是除了大量的血迹之外,根本没有找到人。”

陆元听到交战现场留下了大量的血迹,顿时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这种结果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如果不是自己的女儿,也就无所谓了。

但偏偏,那人是他女儿喜欢的人。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对自己这个唯一的女儿也是溺爱有加,只要是陆晴雪想要的东西,还从没有得不到的时候。

他堂堂华夏顶尖房地产大亨之一,手握无数钱财,只要有钱,没有办不到的事情。

“给我找!继续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陆元怒道,双目中血红一片。

他已经知道了一直暗杀自己,并且想要劫持陆晴雪的人是谁了,一想到这些事都是那个让他信任无比的好兄弟做的,他就更加愤怒了起来。

下属看到陆元暴躁的样子,也十分的害怕,连忙说道:“是,老板,我们现在就去继续寻找!”

等到下属离开后,陆元来到了陆晴雪的房间,看着一夜未眨眼的女儿,陆元无比的心疼。

“爸爸,他有消息了?”看到陆元,陆晴雪一下子来了精神,跑过来就问道。

陆元无比宠溺的看着陆晴雪,尽可能隐瞒自己暴躁的一面,柔和的说道:“放心好了,我派出去了那么对的强者,一定能找到他的。”

虽然陆元没有细说交战的地方留下了多少血迹,但陆晴雪得到这个答案之后,顿时更加着急了起来,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中,布满了水雾。

“晴雪,你已经一夜未睡了,还是休息一会儿吧!爸爸答应你,一定会把张泽找回来。”陆元安慰道。

陆晴雪情绪低落的点了点头,她虽然十分着急,但也清楚自己的父亲已经安排了许多陆家的强者,说道:“爸,我知道了,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事的,你去忙吧!如果有任何关于他的消息,我希望爸爸能第一时间告诉我。”

陆元何曾看过陆晴雪这幅样子,十分心疼,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一有消息,爸爸就告诉你!”

说完,陆元转身离开,轻轻地关上了陆晴雪房间的门。

刚离开陆晴雪房间,陆元像是变了一个人,微眯着双目,目光中满是强烈的杀机,自言自语道:“还真是我的好兄弟,竟然就连国际排行第三的杀手组织都联系上了,想要我陆元的命,就凭你,还远远不够,我既然能一手扶持你在房地产界占有一席之位,那就能让你葬身这商海之中,如果我女婿没事还好,如果他有事,我会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我发誓!”

对于陆晴雪想要的一切,陆元从未拒绝过,即便是要天上的星星,陆元都会耗尽一切,去天上将星星给她搬下来一颗。

陆元的人会败在继续寻找我的下落,对于这一切,我却一无所知,此刻独自一人留在屠夫的房间,大道天衍经运行到了极致,一股股若有若无的青色气息像是光晕一般将我环绕其中。

这青芒之中,充满了强大的生机,我体内的伤势也在不断地恢复,而外伤却已经好了大半,在修炼了一个早上之后,皮肤表层的一些受伤的位置,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血痂,轻轻地一触碰,血痂竟然掉落在了地上。

而刚刚血痂掉落的位置,却像是新生儿一般的肌肤滑腻而细润,除了颜色稍稍有些发白之外,竟然根本看不出受伤的位置昨晚才受过重伤。

对于这一切,我早已清楚,只是这一次大道天衍经的修复作用,似乎比以往更加强大了几分。

我现在甚至在怀疑,若是我继续修炼下去,会不会有一天我会不会不死不灭?

毕竟我的恢复能力也在伴随着我的实力增强而增强,昨晚身体受到的伤势,今天只是修炼了一个上午,除了还有一些内伤之外,外伤已经彻底的修复。

若是等到我实力更加强大的时候,会不会刚刚受伤,只是运行了一下大道天衍经,我的伤势就立刻恢复?

如果是以前,我绝对不会又这样的想法,但如今我所见到的事物也多了,尤其是遇到一个又一个强大无比的敌人,都让我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期待和新鲜感,似乎我才刚刚了解这个世界一般。

结束修炼后,我走出房间,来到院落内,院落内有许多树木,虽然不大,但却十分整洁。

农村的空气就是新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仿佛吸入的全都是氧气。

就在这时候,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张哥,你出来了啊?”

转身看去,只见屠夫手中拎着一个纸袋,笑呵呵的走了过来。

看着这个憨厚的大男孩,我会心的笑了笑,好久没有遇到如此纯净的一个年轻人了。

“活动活动身体,不然都生锈了!”我笑着说道。

屠夫哈哈一笑,将纸袋递给了我,笑着摸了摸脑袋,说道:“张哥,这是俺刚刚给你买的烧鸡,还热着,早上走的急,忘了给你准备早饭,这只烧鸡就当早饭和午饭吧!”

听到屠夫的话,我也是一愣,这才想起早上没有吃饭。

我笑了笑,从屠夫手中接过烧鸡,说道:“多谢了!你中午吃的什么?”

“俺做点饭吃就好,这只烧鸡,张哥你吃了,你受伤挺严重的,吃鸡好的快。”屠夫憨厚的笑着说道。

我心中顿时一暖,也不再多说什么。

屠夫直接生起了院子西北角的一个土炉子,让我惊讶的是,他竟然直接煮了一大锅稀饭,是那种很大的锅,就像是食堂用的那种生铁黑大锅。

我走了过去,疑惑的问道:“家里这是要来人吗?”

屠夫一愣,随即笑着摇摇头,似乎反应过来了我的疑惑,摸了摸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俺的饭量有点大。”

听到屠夫的话,我顿时一阵心惊。

这么大一锅,虽然是白米稀饭,但就是这一大锅,别说是一个人吃,就算是十个人吃,只吃稀饭都吃饱了,听屠夫的意思,这是他一个人的饭?

果然如此,稀饭熬好之后,屠夫直接盛了一大盆,在我的震惊中,他狼吞虎咽,这根本就不是在吃饭,而是在喝饭。

转眼之间,一大锅白米稀饭全部进入了他的口,只给我盛了一大碗,虽然是一大碗,但与屠夫喝下的那一大锅稀饭相比,简直塞牙缝都不够。

屠夫熬的稀饭并不稀,准确说,应该是粥,就像是八宝粥那样粘稠。

“一只烧鸡我也吃不了,我吃小半,剩下的你吃!”我说着,直接徒手将一整只烧鸡掰成了两份,将大半只烧鸡递给了屠夫。

看着屠夫只是喝了一大锅白米稀饭,我忽然有些心酸了起来。

我们素不相识,他救了我,却给我带来了一整只烧鸡,而他自己却只是喝了稀饭,就连一点菜都没有。

看的出来,屠夫的生活水平并不高,但却愿意给我这么一个陌生人一整只烧鸡。

听到我说吃不下,屠夫嘿嘿一笑,从我手中接过烧鸡,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看着屠夫吃的开心的样子,我心中暖暖的。

吃过饭后,屠夫也没有休息的打算,竟然直接离开。

就在他准备出门的时候,我叫住了屠夫。

“张哥,怎么了?”屠夫疑惑的看向我。

我问:“你不休息一会儿?”

屠夫摇了摇头,说:“俺要去屠宰场了,今天下午又来了一批猪,必须要杀光了!”

听到屠夫说要去屠宰场,我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在他刚刚离开,我便悄无声息的跟上了屠夫。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