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五百六十六章 陆晴雪的担忧

沃克也彻底的爆发了全部的实力,每一次攻击都是极其强大的攻击。

虽然他是最强状态,但我此刻已经远远超越了我原本的实力,此时的我完全就是暴走状态,每一次攻击都十分的凌厉,而沃克的攻击即便落在我的身上,我也没有任何的感觉。

这时候的我完全就是一头人形的战斗机器,没有任何的感觉,只有至死方可罢休的态势。

沃克已经彻底的被我疯狂的打发搞的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再一次的对轰之后,沃克的胸膛塌陷下去了一块,还有鲜血从胸膛渗透了出来,鲜血已经将他身上的夜行衣浸湿。

“啊!疯了!你这个疯子!”

沃克终于彻底的奔溃了,此刻他浑身都是鲜血,有我的,也有他自己的。

重度洁癖的他,本就是暴风雪的顶尖强者,但如今却遇上了我,而且还被我攻击成重伤,浑身都是鲜血的样子,他自从进入杀手这一行以来,还从未有过今天这样狼狈的时候。

沃克怒吼一声,转身就准备离开。

但此刻我已经彻底的失去了理智,眼中只有无尽的疯狂和杀机,血红的双目中只有沃克一人,此刻见他要走,我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爆发全速就朝着沃克追杀而去。

沃克见无法离开,只能再次与我交手,但伴随着双方战斗的时间越来越久,沃克也十分心惊,他见过不要命的,但是却从没有见过我这种不要命的。

他不知道的是,此刻的我完全丧失了理智,而且实力也是超强的爆发,虽然能与沃克交手,但却依旧无法将他击杀,但同样的,沃克也无法将这种最强状态下的我击杀。

就是因为想到了这一点,而沃克的身上有沾染满了我的鲜血和他自己的鲜血,重度洁癖的沃克,终于决定要放弃了这次的任务,但却不曾想,竟然被我死死纠缠不休。

又是半个小时的战斗,我终于因为大量而又过度的消耗,无论是速度还是体力,都减弱了许多。

我是如此,但沃克同样不好受,浑身都是伤,根本不知道自己身上已经有多少骨头断裂了。

沃克强忍着最后的一丝力量,猛然间爆发全速,朝着黑夜狂奔而去。

而我在追杀了半晌,沃克终于彻底的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而此刻的我也因为大量的消耗,彻底虚脱了起来。

此刻黑夜无边,周围只有无尽的黑夜,我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当然,此刻的我根本就没有理智,何谈知道我在什么地方。

终于,我倒在了血泊中,生死不知。

我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中我见到我了许多人,有我的父母,也有陆一菲和陆一凡,还有苏婷,以及跟随我的那些兄弟们。

梦中,他们都在极力的朝着我靠近,但却不知道为何,明明他们能看到我在向我靠近,而我也能看见他们,在朝着他们靠近,看起来短短几步的距离,我们却怎么样也无法碰撞在一起。

终于,就在这挣扎中,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终于到了一起。

我张开双臂,就想要将陆一凡狠狠地抱在自己的怀中,而陆一凡也张开双臂试图和我拥抱在一起。

但就在这一刻,我和陆一凡竟然没有抱在一起,我就像是灵魂体一般,直接从陆一凡的面前穿了过去。

一时间我心中焦急万分,陆一凡也同样一脸惊讶。

紧接着,我的父母也朝着我跑了过来,想要和我拥抱在一起,但和陆一凡一样,我依旧像是灵魂体一般,从他们的体内拥抱而出。

这一刻,我终于慌了神。

我看到他们都在大声的叫我的名字,但我却发现,我竟然听不到他们的声音,只能看着他们的口型可以判断他们都在叫我的名字。

我试图说话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只能张开嘴,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发出声音,因为我根本什么都听不到,一切都是出奇的寂静,仿佛我独自一人被关闭在了一个极其密闭的空间之内,不能发出定点声音,别人听不到我的声音,我也听不到别人的声音。

就在这时候,我猛然间睁开了双眼,一咕噜坐了起来,接着就发现自己竟然在一个十分干净的房间内。

此刻我浑身都是汗水,想起刚刚的一切,才意识到一切都是一个梦。

接着,我又努力的回忆了一下,才回忆起我昏迷之前发生的一切,我在同时服用两颗超级红丸之后,我就变的极为难以控制自己的理智,当沃克向我攻击而来的时候,我为了迎战,刚一放松,我就彻底的失去了理智,至于后面发生的一切,我的脑海中都没有任何的记忆。

想到这里,我猛然间惊醒。

“陆晴雪怎么样了?”我下意识的自言自语说道。

说完这句话,我下床就准备离开。

然而我刚走到门口,房间的门忽然被打开,接着就看到门口出现了一名看起来二十五岁左右的青年。

“你醒了?”青年看到我醒了,脸上挂满了开心的笑容。

只是不知道为何,青年看起来傻傻的样子,似乎是看到我醒过来之后,而真的非常的开心。

“是你救了我?”我看到青年的手中正端着一碗深色的中药,药味极其浓烈。

青年憨厚的一笑,摸了摸脑袋,说道:“今天早上俺去打工的时候,在西庄子地头发现了你,就把你扛了回来,我还以为你死了,没想你竟然活了过来。”

青年说着,又是憨厚的一笑,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不知道为何,看着眼前的青年,我忽然感觉十分的亲切。

房间十分的简单,就是那种农村的小平房。

就像是我老家的那种房子,就是这种房间。

显然,我是在青年的家里。

“我叫张泽,谢谢你!”我看着青年感激的说道。

虽然他说是从地头将我救了回来,但我却知道,如果不是他将我救了回来,谁也无法保证我还能活到现在。

沃克虽然离开了,但谁有知道暴风雪会不会有更强的杀手来寻找我?

青年嘿嘿一笑,摸了摸头,说道:“不用谢,村里的人都叫俺屠夫。”

“屠夫?”我有些意外青年又这样的名字。

屠夫憨厚的一笑,又是标志性摸头动作,笑着说道:“俺从小就是爷爷养大的,只知道我姓屠,不知道什么名字,但我是村里屠宰场杀猪的,所以村里人都叫我屠夫。”

听到屠夫的话,我也放松了警惕,善意的笑了笑。

“对了,这药是我找村里的老中医开的,你快趁热喝了吧!”屠夫笑着将手中的药碗递了过来。

我微微点了点头,结果药碗,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将整完药都喝了下去。

我本就是一个十分警惕的人,但不知道为何,在面对屠夫的时候,我却能从他身上感受到一股极为亲近的感觉,才没有任何的怀疑,直接将他递过来的药喝了下去。

“快喝点水,中药太苦了!”屠夫见我一口就将一大碗中药喝光了,顿时急了,连忙跑去给我倒了一杯白开水。

我的确有些渴了,一口将一大杯水全部喝了下去。

“屠夫,谢谢你啊!”我笑着说道。

虽然昏迷了一夜,但如今清醒过来之后,我感觉非常的舒服,只是体内的伤势还有些重,不过现在我清醒过来了,等我修炼一番大道天衍经之后,这些伤势也能大概恢复七七八八。

“我看你伤的挺重,我爷爷死了,家里就我一人,你在我这里休息好了,我得去屠宰场了。”屠夫笑着说道。

我微微点头,也没有拒绝屠夫的好意。

毕竟我现在虽然醒了过来,但是昨天昏迷之前就已经身受重伤,之后昏迷的时候,更是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才发现,我身体的伤势简直糟糕透了。

这时候也顾不上陆晴雪是否安全了,毕竟以我如今的状态,别说是沃克了,就算是一个普通的杀手,恐怕想要我的命都是轻而易举,我必须先想办法让自己康复了,才有精力去做其他的事情。

屠夫离开后,我独自一人在房间内,盘膝而坐,大道天衍经瞬间运行起来,一股股青色的光芒将我整个人笼罩在其中。

一瞬间,一股无比清凉而又舒适的气息不断的进入我的体内,我的身体像是渴了许久一般,尽情的吸收着这股令人舒适的气息。

我的五脏六腑仿佛也在这气息中不断的康复,昨晚的极致爆发,我的五脏六腑都伤势极重,但在大道天衍经的修行之下,却慢慢的康复者。

总之一句,我的身躯以一个极为迅速的速度康复。

就在我正在屠夫的家里疗伤的时候,却不知道陆晴雪已经急疯了。

昨晚我独自留下对战沃克之后,张敬九护送陆晴雪离开,一路上也再无发生任何意外,非常顺利的与陆元安排接应的强者对接之后,陆晴雪终于安全到达海北陆家。

一见到陆元,陆晴雪就情绪十分激动的说道:“爸,你快安排强者去找张泽,他一个人留下来阻拦了要杀我的杀手,现在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样了。”

看着陆晴雪情绪激动,满脸充满担忧的样子,陆元有些心惊。

知子莫如父,他是陆晴雪的父亲,对自己的女儿再清楚不过了,曾经的陆晴雪是一个骄横的女孩,但短短几天的时间,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你放心,我们陆家的强者已经却接应张先生了,他肯定不会有事的。”陆元能看到自己的女儿安全抵达,心情也是大好。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