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五百六十一章 护送

虽然我的实力强大了许多,但我依旧不满足,我必须想办法再让自己的实力精进几分。

如果让别人知道了我在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内,实力就从黄级巅峰增加大了如今的玄级中期,实际上战斗力堪比玄级后期,甚至可以与玄级巅峰强者一战,一定会震惊到无以复加。

只是我如今见识的多了,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中看似无比强大的实力,实际上还很弱,就拿我现在知道的实力等级划分,就有天级强者存在,而我如今却只是玄级强者,谁有知道在天级之上,又会有什么级别的强者存在?

陆晴雪正十分焦急的在我房间徘徊,我忽然拉开门走了出去。

看到我的那一瞬间,陆晴雪瞪大了眼睛。

似乎已经没有昨天见到我时候的那种恐惧了,连忙走到了我的面前,抓着我的手臂仔细的看了起来,看完手臂,又看我的脸。

她眼中早已被浓浓的震惊所布满。

我当然知道她在惊讶什么,毕竟昨天我身受重伤的样子,陆晴雪还是亲眼所见,但只是一天一夜,我身上的伤势竟然就已经彻底痊愈,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才受过重伤的人。

“你……你……你好了?”

陆晴雪一脸说出好几个你字,才将整句话说完。

我微微一笑,说道:“我又没有受伤,有什么好不好的?”

“没有受伤?”

陆晴雪听到我这句话,顿时就更加疑惑了起来,思索了一下看向我说道:“可是我记得非常清楚,昨天你伤势很重,两条手臂上都已经血肉模糊了,浑身都是鲜血,我还担心你能不能自己从房间走出来,如果你再在房间多呆一会儿,我都忍不住要冲进去把你带出来了。”

“可是我真的没有受伤啊!不信你看,我像是受伤的人吗?”我笑着说道。

实际上我已经想好了说辞,毕竟我的恢复能力简直骇然,如果真的让陆晴雪知道我是自己恢复的,简直太骇人听闻了。

“怎么可能?我明明看到你受伤很重!”陆晴雪的眼睛忽然又红了,似乎想到了昨天我身受重伤的样子。

“我真的没受伤,昨天你看到我身上都是鲜血,其实那些鲜血都是别人的血,要不然只是一天一夜,我怎么可能恢复伤势?”

我笑着说道:“放心好了,我真的没事,昨天只是体力消耗太多,才有些撑不住,昨天回来之后,我冲了一个澡,就一直在睡觉,刚刚才醒过来。”

听到我这番话,陆晴雪半信半疑,不过我身上的确没有任何的伤势了,她就算怀疑,但也想不出一个合理的理由。

“怎么?你这是心疼我了?”我故意坏坏的一笑,将嘴巴靠近了陆晴雪的耳边。

陆晴雪顿时脸颊轰到了耳根,故作镇定的瞪了我一眼,说道:“我不理你了!”

说完,陆晴雪转身离开。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我微微一笑,她还是太嫩了,被我这样一个玩笑,就受不了。

没有了陆晴雪的追问,我耳根子倒是安静了许多。

真正一天,我都呆在陆晴雪的别墅,也没有再发生任何的意外。

而佟月也一直在别墅,或许是昨天也见识到了我的强大,今天再看向我的时候,十分的心虚,似乎十分害怕跟我对视。

昨天那些杀手杀来之后,陆晴雪虽然被带走,但是佟月却一直躲在别墅。

那些杀手的目标本来就是陆晴雪,就算看到了佟月,也不会关注。

“张泽,对不起!”

等到陆晴雪回到自己房间之后,别墅大厅再无外人,就剩下了我和佟月,佟月终于骨气勇气,小心翼翼的来到我的身边,微微低下了头,似乎不敢看我。

听到佟月的道歉,我冷笑一声,看向她说道:“你对不起的人是陆晴雪,而不是我,她好心留你在别墅,你却是为了利用她!”

杀手的事情与佟月并没有任何的关系,但是那天晚上,佟月刚搬进别墅,主动提出带我和陆晴雪去香格里拉吃饭的时候,在这件事上,她算计了我。

故意冒充我的女朋友,导致我遭遇了上官家族的高手追杀,如果我是一个普通人,或许前天晚上就已经死在了陆家强者的手中。

但是陆晴雪却什么都不清楚,反而对佟月十分同情,认为她被那样一个渣男缠着十分而打抱不平,实际上佟月是为了利用陆晴雪,才主动与我们走近的。

听到我毫不掩饰的嘲讽的话语,佟月的眼圈顿时就红了。

就算她现在掉眼泪了,我也不会心软,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随即充满警告的说道:“佟月,你想要利用我,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你千万别利用陆晴雪,她是一个像是白莲花一样纯白的女孩,如果让她知道你是怀着目的接近她,她一定会十分的伤心难过,如果你真的想要和陆晴雪做朋友,你可以安心的跟她住在一起,可如果不是,那请你尽快的搬离。”

说完,我直接转身就朝着自己的房间而去。

虽然我对佟月的所作所为十分的不爽,也警告了她,但毕竟我和陆晴雪并没有什么关系,也只是看在她十分单纯的份上,才忍不住提醒了佟月几句,至于佟月究竟如何做,那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事情了。

“张泽!”

就在我刚走出几步,佟月忽然在我身后叫了我一声。

我停下了脚步,双眸不由的看向了她。

只见佟月此刻红着双目,一脸真诚的看向我说道:“张泽,我知道错了,我是想要借助晴雪来接近你,然后找机会让你配合我在上官文乐的面前演戏,可是我也没有想到,上官文乐竟然会从家族找来那么强的高手对付你,如果我知道这样,一定不会利用你,但是,我真的没有恶意,我只是被上官文乐纠缠,实在没有办法了,才想到了你,我真的知道错了,对不起!”

此时的佟月,态度十分的真诚。

我也见过不少人,或多或少也能分清楚一个人是否真诚。

这时候的佟月,的确非常的真诚。

只是我有些疑惑的是,她为何会选择我?

似乎想到了我要这样问,不等我发问,佟月主动说道:“在开学第一天,我见到你开始,就已经猜到了你的身份是陆晴雪的保镖,我又十分清楚上官文乐本身就是高手,也就只有你才能应对上官文乐,所以我才回主动接近晴雪,然后找到了机会,才有了我们与上官文乐碰面的事情,但是我发誓,我真的没有恶意,我也是抱着真诚接近晴雪的,对于你,我只能说抱歉!”

虽然我十分的不爽,但听了佟月的解释之后,或多或少,心里好受了一些。

但有些事情,错了就是错了,不可能那么容易就去原谅,否则所有人都会认为做错一件事无所谓,说句对不起就能解决了。

我淡淡的看了佟月一眼,说道:“只要你能真诚待晴雪,那最好不过了!”

说完,我直接推开房间的门走了进去。

至于佟月到底能不能做到,那就不是我能多管的闲事了。

我已经感觉到了,陆家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现在就连国际排行第三的杀手组织暴风雪的杀手,都已经被我击杀,接下来,必然是更加强大的强者出现。

我留在这里的时间也不会太多。

晚上的时候,我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是陆元的电话。

“张先生您好,我是陆元!”陆元这还是第一次给我联系,之前我们也没有任何的接触,现在是鬼门给他关于我的联系方式。

“陆先生你好!”我沉声说道。

“首先,昨天发生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对于张先生拼命救下我女儿的恩情,我十分感激。”

陆元笑呵呵的说道,显然心情很好。

这边的事情,显然他已经了解的十分清楚了。

我说道:“我只是在完成我的任务而言,陆先生不必言谢!”

既然陆元说了首先这个词,那必然还有其他的事情要找我说。

果然,陆元笑了笑,说道:“接下来,我还请求张先生帮我将晴雪护送回到海北,到时候我一定会重谢张先生的救命之恩!”

海北市是燕京市的邻市,而陆家就在海北市,这是艾情给我的资料中都有的信息。

我有些意外,不明白陆元为何会在这时候让我护送陆晴雪回到海北市的陆家,难道陆晴雪的学不上了吗?

“好!”我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答应了下来,我本就是在执行自己的任务,保护陆晴雪就是我的任务,既然雇主让我护送陆晴雪回海北,我只能照做。

“那就辛苦张先生了,回来的事宜我会向张敬九交代下去,明天是周五,等晴雪的课程结束了,晚上的时候,麻烦张先生了。”陆元笑着说道。

我心中更加疑惑了起来,不过依旧答应了下来。

跟陆元通完电话没多久,张敬九找到了我。

这也是自从昨天遇袭的事情发生之后,张敬九第一次见到我。

和陆晴雪一样的反应,但他看到我身上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的时候,十分的惊讶,不过他没有问什么,而是将明天晚上护送陆晴雪会北海的相关事宜,跟我商量了一下。

周五,结束了一天的课程之后,在学校吃过晚饭后,我护送陆晴雪回到了别墅。

陆晴雪此刻还不知道他父亲已经让我们护送她回海北的事情,从学校回别墅的路上,陆晴雪高兴的说道:“张泽,明天是周六,你带我去燕京动物园,好不好?”

说完,她似乎又意识到了什么,神色有些低落了起来,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我说道:“还是算了吧!等以后有时间了再说。”

果然是一夜之间就长大了许多,与我第一次见到的那个娇蛮的小女孩相比,完全变了一个样。

我看了眼正在开车的张敬九,见他没有解释的意思,我说道:“陆小姐,你父亲已经通知我,今晚就护送你回海北市!”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