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五十七章 三年以下没跑了

jc的话我面色大变,本来只是想着替韦洪报仇,这也是在比赛中我才下得狠手,现在看来事情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现在仔细一想,我下的手确实有点狠了,只是想到韦洪都被打进了抢救室,我就忍不住的愤怒,想要爆发。

这时候jc又说道:“昨天发生在黑狐的事情我知道,黑狐的老板被大山武道馆的老板打进了抢救室,只是昨天的比赛有签订赛前协议,协议里有相关规定,所以就算黑狐的老板重伤了,也没办法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现在你的事情有点复杂,虽然是对方来踢馆的,可是没有签订赛前协议,你现在应该祈祷被你打败的那个大山武道馆的学员别有太重的伤势,他的伤越重,你的情况越复杂,当然,如果能说服让他们不要起诉你,你们私底下和平处理好此事,也就用不着吃牢饭了。”

听了他的话,我的情绪已经稳定了许多,只是我十分清楚,大山武道馆不可能就这样算了,冈本大山是大山武道馆的老板,且不说刚才我把他的学员打成了重伤,就凭我们之前的几次接触和碰面闹得不愉快,他也肯定不会放过我。

再说,本来他们大山武道馆在米方市的名声已经很高了,连踢十几家拳馆和相关的搏击俱乐部,每一次都是稳赢,眼看再来几次,大山武道馆在米方市就真的要家喻户晓了,结果被我当众拆穿了他们用高科技手段踢馆,这样一来,他们这段时间的努力就全白费了,这样的情况下,冈本大山如果能轻易放过我,太阳就真的是从西边出来了。

可能是大山武道馆近期的一系列举动让很多人不满,做笔录的jc对我态度挺不错,很客气的跟我交流了一些,而我的心情也明显的好了许多。

做完笔录后,就把我安排到了派出所下面的拘留室,对于外面的一切,我一概不知,但我知道,无论伊婉儿还是韦洪,肯定都会想办法把我弄出去的。

从下午一直等到了晚上,也不见有人过来,我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事情显然有些麻烦了,要不然也不会都一个下午过去了,也没有一点消息。

一个人在拘留室,虽然没受什么罪,可是就这样被关在这里,我一点都不好受,心理压力极大,本来还能非常镇定,可一个下午都过去了也没有消息,这让我不由的胡思乱想了起来。

我会不会进监狱?如果真的进去了,我该怎么办?如果我父母知道了,他们会多么的难过?

以前就听说过,在监狱很恐怖,一个牢房里面有好几个人,都喜欢欺负新来的,甚至有人会拿你不当男人。

虽然我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可如果冈本大山真的有关系,我就是进了牢房,肯定也不好过。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拘留室偶尔会响起一些瘾君子因为难受而发出的咆哮声。

听见这些声音,让我本就不平静的心更加浮躁了起来,一想到自己很有可能因为进入监狱,我就更加的烦躁。

短短几个小时之内,我像是度过了漫长的一个月,满脑子都是事,想到了很多人。

不知道是凌晨几点了,拘留室的门被打开,本以为是有人来接我了,可让我失望的是,这间拘留室内又进来了一个人。

这次被送进来的是个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中年人进来后,就很平静的坐在了我对面的长椅上。

看着中年人平静的样子,我忽然有些好奇了起来,自认为自己的心态已经很好了,可眼前的中年人似乎心态更好,坐着似乎不舒服,直接躺在长椅上就闭目睡了起来,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可能是真的累了,短短几分钟,就响起了他打鼾的声音。

从始至终,中年人都像是没有看到我一般,我心中暗暗有些惊讶,如果他不是真的累了,就是这里的常客,否则我实在想不明白什么人来这儿会如此的淡定。

对方睡着了,再仔细看了会儿,就觉得这个人的年龄肯定在四十往上,眉角细微的皱纹很是有些明显的,短寸头,穿着身休闲服,怎么看都不像是犯事的人。

就在我肆无忌惮打量着对方的时候,忽然鼾声停止,一双鹰鹫般的犀利眼睛睁开,这一瞬间,他像是变了一个人,语气冰冷的说道:“再看,我挖了你的眼睛。”

我被吓了一跳,连忙说了声抱歉,而中年人也只是威胁了我一句后,便又进入了沉睡。

我轻轻地喘了口气粗气,刚刚被他那一眼,看的有些心虚,我很难想象,一个外表看似普通的人物,怎么说变就变,我现在几乎可以肯定,这个中年人肯定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温顺。

这样一闹,我也没心思去关注他了,可能是真的很晚了,我也有些困意了,闭目沉睡了起来。

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当我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对面的中年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此时正端坐在座位上,很是平静的样子。

我刚坐了起来,他的目光不由的朝我看了过来,主动开口道:“小子,犯什么事了?”

对方主动说话,我有些意外,笑了笑,说:“打架进来的。”

听了我的话,中年人有些好奇的的样子打量了我一番,带着几分笑意说道:“你这小身板,也敢打架?”

看出了对方的不屑,我也没觉得生气,只是轻轻地一笑,旋即问道:“大叔,你这是犯啥事了?”

似乎不屑回答我的问题,见对方不说话,我也不再多说,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虽然不知道时间,可我能感觉得到,应该是第二天早上了。

果然如我所料,这时候昨天做笔录的那个jc,提着一个塑料袋进来了,从里面拿出了两个小盒子两瓶水,一份给了中年人,一份给了我。

送完吃的,对方就准备离开,我连忙问道:“警官,我这还得待多久啊?”

正准备离开的jc笑了笑:“你把那个小鬼子差点打死,你还想着出去啊?”

听了他的话,我的心有些凉了,连忙又问:“那个小鬼子现在什么情况?”

“暂时没事,不过你小子也太狠了,那个小鬼子的右腿关节粉碎性骨折,你昨天当众揭穿了大山武道馆利用高科技手段拳赛左臂,已经有人将视频公布在网上了,大山武道馆现在可是对你恨之入骨,想要轻易的跟你和解,几乎是不可能了。”jc说着转身离开了。

他一走,我感觉浑身的力气似乎都被抽光了,难受的厉害,昨天没考虑那么多,现在仔细一想,冈本大山肯定是不会轻易放过我了,这样下去,我还真有可能坐牢。

我忽然有些后悔昨天的冲动了,其实打败了对方再将真相揭露出来不久好了,这样已经算是给韦洪报仇了,可我怎么还要下狠手废掉那个小鬼子呢?

越想我越是烦躁,本来还等着伊婉儿和韦洪救我出去呢,现在看来,基本上不可能了,除非冈本大山真的愿意接受调解,和平的处理这事,顶多就是多赔点钱。

正在烦躁,跟我同在拘留室的中年人忽然开口道:“昨天就听说了大山武道馆踢馆踢到钢板了,没想到竟然是你。”

我有些苦涩的笑着摇了摇头:“大叔,你就别调侃我了,我重伤了大山武道馆的学员,现在人家正想办法搞我呢,早知道这样,昨天我就不下狠手了,现在倒好,出气了,却把自己送进来了。”

中年人笑了笑:“怕什么?不吃牢饭的男人还算男人吗?”

看中年人轻松的说出这番话,感觉坐牢很简单的一样,我有些好笑的说道:“大叔,你虽然比我年长,可我不得不说,你的这个道理是歪道理,难道男人就该吃牢房,如果真是这样,那还真没有几个男人了。”

中年人笑而不语,真是看向我的眼神似乎有些变化了,可能是刚才听说了我的事情,中年人也不像之前那么沉默了,主动跟我聊了起来。

聊了一会儿,我知道了中年人的名字是叫李杰,其他的一概不知,而他也知道了我的一些情况,知道我还大学没毕业的时候,他还是挺意外的。

“李叔,你说我这样的情况,该不会真的要坐牢吧?”熟悉后,我很是担忧的问道。

李杰笑了笑:“如果我说不用坐牢,你信吗?”

听了他的话,我很难受,尽管我知道自己很难逃过坐牢的命运,可从别人口里证实这件事,我还是很难接受,总感觉像是做梦一样,昨天还在正常的上下班,突然就要坐牢了。

李杰又说道:“按照法律,你这情况,如果对方构成轻伤的,三年以下,构成重伤的三年以上,具体要根据案情来分析,听你说的,估计那个小鬼子是轻伤,当然,如果对方想要搞你,肯定会想法设法的将伤情鉴定成重伤,轻伤还好说,就算判,顶多三年,可如果是重伤,那问题就大了。”

他不说还说,一说我更加心里没底了,别说是重伤了,就是鉴定出来轻伤,也得判个三年以下,就算是一年,我也不能接受啊!

正担忧着,拘留室的门忽然打开,一名中年jc看向我说道:“张泽,出来一下!”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