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五百五十九章 绝境逢生

短短五分钟,我已经看到了前面的一辆普拉多正在急速向前行驶,而且车内还有几道十分强大的气息,显然陆晴雪就在这辆车子里。

我猛然间又是一脚油门轰了下去,迈巴赫直接急速向前行驶,只是短短一瞬间,便已经超越了普拉多。

嘎!

就在刚刚超越普拉多的瞬间,迈巴赫猛然间一个漂亮的漂移,瞬间急刹,十分精准的挡在了普拉多车前。

这时候普拉多想要停车,或者是转向已经来不及了。

驾驶普拉多的那名杀手反应也是奇快,猛然间将油门和手刹拉到了底,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响彻天地。

轰!

一声巨响,普拉多一头撞击在迈巴赫的车尾,我的双手紧紧地抓着方向盘,在这股强大的撞击之下,安全气囊瞬间弹射而出。

我甩了甩有些发昏的脑袋,随即拉开车门,走向了那辆普拉多。

而这时候,又是几辆车子停了下来,显然都是其他的几名杀手。

瞬间从车内走下十多号杀手,当众人看到我从迈巴赫上走下来的时候,每个人的眼中被惊骇之色充满。

而之前被我重伤的领头杀手,此刻也彻底傻眼,看到我竟然还活着,似乎十分的难以置信。

毕竟刚刚他们带着陆晴雪离开的时候,我已经奄奄一息,即便是一个普通人,都能将我击杀。

领头杀手不放心,才安排了三名杀手对我动手,但结果我还活着追了上来,那已经说明了一个问题,那三名被他安排去杀我的杀手,已经全部遇害。

此刻我浑身都是鲜血,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血人。

超级红丸本就是可以让我强行兴奋起来的药剂,即便我是全盛状态,在服用超级红丸之后,皮肤表面的血管也会炸裂,此刻本就重伤的我,更是鲜血淋淋的一个血人。

只是,此刻的我,浑身上下都是强大至极的气息,仿佛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势。

领头的杀手微眯着双目,死死的盯着我,已经感觉到异常的他,眼底深处终于出现了一丝惊惧。

此刻我所释放而出的气息,竟然堪比全盛状态下的我,甚至更强。

如今已经死了三名杀手,而队伍中最强的他,也在之前与我的对战中而受到了重伤,想要让其他十一人联手将我击杀,似乎很难!

“放人!”我的眼神冰冷如霜,盯着领头杀手说道。

此刻我强忍着心中那股强烈的杀机,我知道自己这种状态持续不了多久,如果我现在打开杀戒,对方必然会以陆晴雪来威胁我,若是陆晴雪被控制,我非常的被动,一旦耽误的时间久了,我服用超级红丸的效果一定会过去。

所以说,现在的我必须强忍着杀机,想办法先将陆晴雪救出来,等到确保她安全了,再考虑要不要对这些杀手动手。

听到我的话后,领头的杀手嗤笑一声,随即那张无比冷漠的脸上充满怒火,嗜血的双目死死的盯着我,咬牙说道:“小子,我虽然不知道你已经身受如此重伤之后还能追过来,但我要告诉你,想要阻拦我们暴风雪任务的人,杀无赦!”

“啊……”

就在这时候,陆晴雪也被一名杀手强行拉住头发从车内走了出来,陆晴雪顿时尖叫一声,满脸都是痛苦之色。

“闭嘴!”

领头的杀手一声怒喝,反手就是朝着陆晴雪的脸上狠狠地一耳光扇了过去,陆晴雪的脸上瞬间出现了一个清晰可见的巴掌印,嘴角还有一丝血迹。

但陆晴雪没有丝毫的畏惧,满脸都是仇恨的看着领头的杀手,咬牙说道:“我爸爸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一定!”

领头杀手没有理会陆晴雪的威胁,而是一脸冷漠的盯着我说道:“小子,现在你要保护的人在我的手中,想要我放了她,你觉得可能吗?”

陆晴雪这时候才看到了我,当她看到我浑身都是鲜血的时候,泪水忍不住就夺目而出。

之前即便面对那些杀人如麻的杀手,她都没有哭一声,但此刻看到我身受重伤的样子,她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张泽,你别管我,快走!”陆晴雪哭着说道,眼中满是哀求。

我也没有想到,陆晴雪这样一个从小就生活在陆元的羽翼之下的花朵,在面对如此穷凶极恶之人的时候,竟然首先想到的是让我走,而不是自己的安危,一时间,我的心中暖暖的。

我们从第一天见面开始,就有了很大的误会,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袭杀之后,陆晴雪终于对我改变了态度。

如今,更是害怕连累我而让我放弃救她。

领头的杀手冷笑了一声,说道:“小子,没想到你竟然能得到这女人的芳心,这样一来,就好玩多了,现在我们玩一个游戏!”

我已经到了愤怒的边缘,如果不是害怕陆晴雪受到伤害,我早就冲上去将这些杀手全部干掉了,但我知道我不能,陆晴雪还在对方的手中。

“我说了,放开她,我可以放你们离开!”我死死的盯着领头杀手。

“哈哈哈哈……”

听到我的话,领头杀手顿时狂笑了起来,眼中的杀机却是越来越浓。

“你是在说笑吗?你可以放我们离开?现在,你站在原地不要动,如果你敢动一下,我立马将这个女人杀掉!”

领头杀手说完,目光朝着他身边的一名杀手示意了一下,那人顿时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眼中充满了恐惧,但是领头杀手已经让他去了,他必须去。

那名杀手一步步的朝着我走了过来,我没有看他一眼,双眸始终在领头杀手的身上,毫不掩饰我对他的杀机。

很快,那名杀手来到了我的身边,脸上带着一丝畏惧,看向我说道:“你最好不要动,否则你一定会后悔的!”

说罢,那名杀手直接挥动拳头朝着我的脸上狠狠地一拳攻击而来。

轰!轰!轰!

一连五六拳攻击在我的身上,我始终没有躲闪,任由对方不停的攻击。

“不要!”

陆晴雪早已哭成了泪人,哭着摇头说道:“张泽,你快走!我不要你救我!你快走啊!求你了,你快走!别管我!别管我!”

然而我却像是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痛楚一般,双目始终落在领头杀手的身上,现在陆晴雪就在他的手中,我一直在等,等待一个最好的机会。

而那名对我攻击的杀手,一连数次的攻击见我竟然身体都不动一下,仿佛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他怒吼道:“我要你死!”

说着,他猛然间一拳朝着我的鼻梁上狠狠地攻击而来。

“哈哈哈哈……”

看到这一幕,领头的杀手顿时狂笑了起来,竟然还扬起了头。

我的双目中闪过一道强烈的寒芒,就在那名杀手的一拳即将落在我鼻梁上的瞬间,早已准备好的我,脚下猛然间一踏地面,杀手的拳头攻击落下,但却落了一个空,顿时眼中充满大骇。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我的身体仿佛离线的箭矢,骤然间消失在了原地。

而领头的杀手还在仰头狂笑,当他感受到一股极其强大的气息降临的时候,顿时大惊失色,下意识的想要将陆晴雪搂入自己的怀中威胁我,然而我却在这一瞬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啪!

忽然一只手臂出现,一声轻响,我的手如同虎钳一般,死死的扣住了领头杀手想要去动陆晴雪的手臂。

这一刻,领头杀手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双眸中充满了惊恐之色。

“你说,要跟我玩一个游戏?玩的可过瘾?”

一道充满杀机的声音从我喉咙深处缓缓响起。

“张泽!”

而陆晴雪听到我的声音,一时间大喜。

我将陆晴雪护在了身后,而一只手死死的扣在领头杀手的手腕上,他试图挣脱的时候,却发现我的力量十分的惊人,他的手臂竟然连动一下都做不到。

“松手!”领头杀手咬牙说道。

“哼!”

我冷哼一声,随即猛然间加大我手中的力量。

咔嚓!

一道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犹如死神降临的前奏,一股股强烈的杀机瞬间锁定领头杀手。

领头杀手硬是没有让自己发出一道痛苦的声音,即便手臂被我弄断,但他强忍着痛苦,咬牙说道:“我是暴风雪的人,如果你敢杀我,你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暴风雪也绝不会放过你!”

“如果你们这些人都死了,暴风雪还会知道是我杀了你们吗?”我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就在我话音刚落的瞬间,我一直抓着领头杀手的手骤然间用力一拉,领头杀手直接被我拉了过来。

然而这一瞬间,我早已蓄势全力的一拳已经狠狠地朝着领头杀手的面门上狠狠攻击落下。

轰!

鲜血飞溅!

领头杀手甚至没有来得及发出一道惨叫声,便已经彻底的死绝,我缓缓松开充满鲜血的手臂,领头杀手的身躯软软的倒在了地上,早已面目全非。

看到我一拳将领头杀手击杀,其他十一名杀手彻底的惊呆。

“走!”

就在这时候,忽然一名杀手大喊一声,情绪彻底奔溃,转身就跑。

就连黑熊都能被我击杀,如今我再重伤的情况下,还能将领头杀手击杀,他们深知,即便他们剩下的十一名杀手联手,也绝不是我一人的对手。

看着一起逃离而去的杀手,我的眼中闪过一抹嗜血的寒芒,在陆晴雪的震惊中,我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很快,一道惨叫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陆晴雪吓的浑身都在颤抖,目光死死的盯着远处那道早已消失的身影。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