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五百四十四章 大小姐的感激

大战,一触即发!

短短一瞬间,双方人马交战在一起。

我的眼中寒芒闪烁,在发现杀手向我主动袭来的瞬间,我脚下已经动了起来。

看似只是移动了一下,然而只是瞬间,我的身体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这时候向我袭杀而来的杀手眼中充满了惊骇,直到这一刻,他才意识到我并不是他所了解的那种级别的强者,而是更强的强者。

“给我滚!”

我的身体仿佛一道残影,瞬间而至,挥动一拳攻击而出,直接攻向那名杀手。

然而杀手虽然低估了我的实力,这不代表他比我弱许多。

在意识到我可能很强的时候,杀手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双臂交叉来阻挡我的攻击。

嘭!

一拳轰击过去的时候,直接被杀手交叉的双臂所阻挡。

巨大的撞击力,让杀手的身体直接爆退了七八步。

而我攻击不做停留,下一瞬,我的身体再度化作残影冲向杀手。

杀手的眼中出现了一抹震惊,来不及缓解手臂上刚刚被一记重击所带去的痛楚,咬牙向我攻击而来。

轰!轰!轰!

我们两人就像是两头来自洪荒的野兽一般,疯狂的对轰在一起,每一次攻击都是无比强烈的一击,一旦命中彼此,对方极有可能因为一击而身受重伤。

我没有使用大道天衍经,只是凭借自身的强度和力量来对战,大道天衍经是能强行提升我的实力,然而却无法让我的身体得到更强的锻炼。

尤其是这种级别的强者,才能彻底的激发我的原本肉身的力量。

每一次对轰,都让我感受到了来自肉身灵魂的震颤。

一拳又一拳的攻击,像是一颗有一颗炸弹一般攻击在对方的身躯之上。

而我所面对的杀手同样实力极强,此刻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与我不相上下,而且每一招都是极其危险的杀招,一旦被精准命中,我要付出的代价,极有可能就是生命。

张敬九等人实力也极强,然而他们十多号保镖却面对的是三名强大的杀手,此刻十多号保镖,竟然不敌三人。

尽管这十多号保镖个个都身受重伤,但却没有一个人倒下去,也没有一个人躲避,眼中只有坚定和视死如归。

以陆元对陆晴雪的溺爱,能被安排在陆晴雪身边的保镖,可想而知他们的忠诚度和实力都是最强的。

张敬九浑身浴血,双拳紧紧握着,双目中满是夺目的强烈战意。

“你们不是我们的对手,如果不想死,滚开!”其中一名杀手,冷漠无比的看向张敬九呵斥道。

虽然他们三人占据着很大的优势,然而面对的毕竟也是顶尖的保镖,而且人数众多,虽然僵持下去,他们必然能顺利的带走陆晴雪,但若是他们消耗太大,以陆元的能量,必然会全力追踪,谁知道陆元会不会找到一些更强的存在对付他们。

所以说,若是能不战而屈人之兵,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但是,张敬九等人的表现让他们非常的失望。

张敬九死死的咬着牙关,满脸怒火的看向说话的那名杀手,咬牙切齿道:“即便是死,我们也不会放弃保护陆小姐,另外,到时我提醒你们一句,最好现在离开,否则等到陆总安排的大批强者敢来的时候,你们就算想走,也来不及了。”

张敬九很聪明,知道对方的身份是杀手,若是真的可以轻易的将他们击杀,也不会说这些废话来让他们离开了,直接搬出陆家大批强者即将到来的假象,让震慑这些杀手。

果然,听到张敬九的话后,那几名保镖的眼中出现了几分惊讶之色,但是很快,三人的神色就坚定了下来。

“既然你们找死,那我成全!杀!”其中一名杀手冷喝一声,瞬间朝着张敬九等人击杀而起。

双方之间的大战再度重启。

然而就在这时候,轰的一声巨响,只见之前一直与我厮杀的那名杀手,身体直接被击飞了出去。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吸引到了那名身体倒飞的杀手的身上。

杀手的身体重重的落地之后,便直接一口血喷了出来。

原本正准备对张敬九等人进行袭杀的三名杀手,此刻也彻底的惊呆了。

他们十分清楚刚刚与我交手的那名杀手的实力,正是因为知道,正是因为信任,所以才会将最强的我交给他去对付,然而这才多久?他们四人中的最强者,就已经被我击败,显然已经身受重伤。

“老大!”那几名杀手怒喝一声。

然而他们的老大虽然被我攻击重伤,但却没有丝毫的畏惧,毫不犹豫的开口说道:“这小子很强,再出来两人,与我一起对付他!”

他的话音刚落,便强行硬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而原本对付张敬九等人的三名杀手中,又走出来了两人。

一时间整个现场都十分诡异了起来,原本强大无比的四名杀手,其中三名却联手对付我,只留下一人对付张敬九等十余名保镖。

张敬九的眼中也满是震惊,但是很快就被狂喜所取代。

我既然能让对方的最强者开口说三人联手对付我一人,足以说明我的强大。

刚刚那三名保镖的实力有多强,他亲身体会过,但若是只有一人,他们这十多号保镖,还有一战之力。

“给我杀!等解决了这名杀手,我们去帮助张先生!”张敬九怒吼一声,瞬间十余名保镖同时朝着那唯一的一名杀手冲了过去。

然而即便一人面对十多号保镖,那名杀手的眼中也没有丝毫的畏惧,只有更加强烈的战意和杀机,瞬间一人冲向十多号保镖中间,疯狂的攻击起来,每一次攻击都是极强的杀招。

张敬九直接与那名杀手对轰,其他众人围绕着两人,伺机而动。

而我这边,在面对三名杀手之后,也意识到了情况的危机,若是我还要继续压制实力,那或许真的会发生什么意外。

想到这里,我不在保留,大道天衍经瞬间运行起来。

就在这时候,一股股强大无比的气息从我的体内爆发而出,一股股凌厉如同实质般的强烈杀机,让对方三名杀手都感受到了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

“给我杀!”之前与我厮杀的那名杀手,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顿时怒吼一声,三名杀手齐齐向我猛攻而来。

我的眼中寒芒闪烁,看向几人的冲杀,我没有丝毫的畏惧,双手紧紧地握了起来,下一秒,身体微微躬了起来,猛然间身体如同弹簧一般,瞬间从原地弹射而出。

转眼之间,我的身体出现在了三名杀手的中间。

“杀!”三名杀手同时将最强的攻击直接向我攻下。

然而我却无所畏惧,此刻整个人如同神明一般,骤然间爆发无比强大的力量。

“滚!”

怒喝一声,猛然间一拳挥出。

实质性的碰撞让我感受到了拳头之上传来的实质性的痛楚。

第一名杀手,身体直接倒飞出去。

然而接着,我的身体之上,另外两名杀手的攻击瞬间而至。

我已经没有丝毫的退路了,猛然间转身一拳狠狠地挥出。

一拳击飞一名杀手,但第三名杀手的攻击而却无法阻挡,直接被对方一记飞踹命中胸膛,我的身体连连后退三四部才止住。

然而就在我身体止住后退的瞬间,我的身形再次爆闪,瞬间朝着那名攻击命中我的杀手而去。

就在我消失的原地,此刻地面已经深深地凹陷下去,一道魑魅般的身影出现在了那名杀手的面前。

他眼中充满惊骇,疯狂的一拳攻击而来。

然而他的攻击还未降临,我席卷巨力的一拳已经攻击在了他的身体上。

嘭!

一声巨响,伴随着骨头断裂的声音,第三名杀手,身体直接撞飞了出去。

短短几十秒之内,三名杀手的联手,却被我一人独自应对击败。

然而并不是只有一击就能结束战斗,此刻三名被我击飞的保镖,也陆续从地上再度爬起,瞬间再次向我攻击而来。

我的眼中只有更加强烈的战意和杀机。

一次又一次的对轰,让三名杀手彻底感受到了绝望。

而张敬九那边,却也十分的艰难,即便十多号人面对一名杀手,但毕竟对方是杀手,此刻所展现出来的手段,简直不是他们能应对的存在。

此刻十多号保镖中,已经倒下去了一半,还剩下的一般保镖当众,也基本上全都身受重伤。

但同样的,那名杀手也十分的不好过,此刻浑身都是伤势,若不是强大的意志力,恐怕他已经倒在了血泊中。

终于,四名杀手知道这次的任务不可能完成,领头杀手不再有丝毫的犹豫,直接爆喝一声:“撤!”

就在他这声怒喝之下,四名保镖没有丝毫的恋战,转身就走。

看向四人离去的方向,我眼中闪过一抹强烈杀机,但却没有追杀。

如今所面对的杀手实力,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我必须让陆晴雪时刻保持在我的视线当中,不然她极有可能会被杀手带走。

张敬九看着逃离的四名杀手,眼中也满是惊骇,看向我的眼神彻底的变了。

虽然不清楚我是如何一人击败三名杀手的,但他却十分清楚那些杀手的实力都是极强,即便一人,他们十多号保镖都无发应对,但我却以一人之力,将三名保镖击败。

“张先生,要不要追?”张敬九走到我的身边,态度神情都是极其恭敬。

我微微摇头,沉声说道:“先离开这里!”

“好!”张敬九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带人离开。

而我也上了陆晴雪的车子,看到我浑身是血的样子,陆晴雪和沈依依都是一脸恐惧。

之前我一人独战三名杀手的画面,依旧深深的刻在了她们的脑海中。

她们都是燕京大势力的子女,本就时刻处于保护和溺爱当众,却没有见过多少次如此激烈的拼杀。

而就在刚刚,她们亲眼看到了许多不曾见过的场面。

车子一路疾驰,一路上再无袭杀,直到车子停在了陆晴雪的别墅门口,我才送了一口气。

刚刚所遭遇的三名杀手实力都是极强,如果不是因为我已经在鬼门将黄级巅峰的实力突破到了玄级中期,刚刚别说是保护陆晴雪了,恐怕我自己都已经死在了杀手的手中。

而今天的遭遇,也让我再次感受到了这次任务的不简单,陆家竟然招惹到了这么恐怖的存在,今天一连遭遇的五名杀手,每一人都是实力极强。

就是不知道,这批杀手任务失败之后,会不会有更强的杀手来袭。

毕竟我今天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十分的强大了,若是再有杀手来袭,必然是更强的存在。

一回到别墅,陆晴雪和沈依依两女都难得的安静了下来,看向我的眼神也充满了一丝恐惧。

显然是之前我与三名杀手厮杀的时候,给她们留下了很大的印象。

暂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危机,我这才去冲了一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之前的衣服上早已被鲜血染红。

一夜无话,在大道天衍经的修炼中度过一夜,原本昨晚在对战的时候所受到的伤势,也已经痊愈。

如此强大的恢复能力,恐怕整个世间都没有几人能及。

等我走出房间的时候,就看到陆晴雪和沈依依正在餐桌前安静的坐着,而餐桌上还放着三份早餐。

两女显然还没有吃,我略带几分疑惑的走了过去,也没有说话,直接端起其中一份早餐,转身就准备离开。

毕竟这两个女孩对我的意见很大,我还是消失在她们的视线为好。

但就在我刚拿起早餐准备离开的时候,陆晴雪忽然说道:“等等!”

我疑惑的转身看向陆晴雪,只见她一脸紧张,双手也紧紧地捏在了一起,半晌她才坚定的目光看向了我,一脸复杂的说道:“昨晚的事情,谢谢你!”

听到陆晴雪口中的感谢,我微微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个从小就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大小姐,竟然还会说谢谢这两个字。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