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五百三十八章 不懂怜香惜玉

看着疯了一样向我扑过来的陆晴雪,我也有些懵了,我真没有想到,这女人对我的怨念这么深,竟然直接对我动手。

只是,她清楚自己与我之间的差距吗?

我站在原地没有动,原本我是可以躲闪掉的,但我并没有。

陆晴雪扑过来之后,双手不停的朝着我身上捶打了起来。

然而我如今的体魄早已非同寻常,岂能让她一个手无弱鸡之力的女人能伤害的到?

任由陆晴雪将一切发泄在我的身上。

打了好久,陆晴雪见我没有反应,终于停了下来。

而之前她一边捶打我一边哭着,现在泪水也终于止住了。

看着她红肿的眼睛,我的心忽然软了几分。

不管怎样,今天的确是我的不对,是我看光了她的上半身,才让她如此疯狂。

“你为什么不还手?”陆晴雪的眼中带着几分错愕看向我问道。

我一脸平静,无悲无喜,语气十分平淡的说道:“我的任务就是保护你,在任务没有结束之前,我是不会让你受到一点伤害,我如何会对你动手?”

其实还有一句话我没有说出口,若是我真的动手了,恐怕只需要一拳,就能打死你。

而陆晴雪在听到我这番话的时候,双眸深处竟然有几分波动。

就在这时候,别墅的门铃响了起来。

听到这声音,我和陆晴雪下意识的看向了门口,只是我的眼中多了几分警惕。

陆晴雪现在是我的保护对象,无论什么接近她的人,我肯定都会十分警惕。

“一定是依依姐!”陆晴雪眼中精芒闪烁,脸上也出现了几分喜色,连忙朝着门口跑了过去。

不等她跑过去,我忽然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臂。

陆晴雪皱眉,怒道:“你干嘛?松开我!”

我沉声说道:“我去开!”

说完,我松开了陆晴雪的手臂,走过去打开了别墅的门。

刚开门,就看到一个看起来二十二三样子的年轻女孩出现在了门口,女孩的容貌十分漂亮,即便是陆晴雪,都有些不及。

只是这个女孩的脸上充满拒人千里之外的寒意,我知道,她这股寒意并不是针对我,而是本身就是这种高冷的女孩。

“依依姐!”陆晴雪看清门口的女孩之后,顿时一喜,像是一只欢快的小鸟,直接跑了过来。

竟然直接扑到了那个女孩的怀中。

“都多大了,怎么还像是个小姑娘似的?”看着扑倒自己怀中紧紧抱住自己的女孩,陆晴雪口中那个叫做依依的女孩轻轻说道,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笑意。

我能感受到,这个女人的身上并无半分杀机,显然不是冲着陆晴雪来的,我这才稍稍放松了许多。

“依依姐,就是他,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你帮我好好的教训他,让他知道,女人也不是好欺负的。”抱着那个女孩好久,陆晴雪才愤怒的指着我,对身边的女孩说道。

这时候,那个女孩的目光也落在了我的身上,一脸寒意的看向我说道:“我是晴雪的表姐沈依依,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竟然惹她这么生气?”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沈依依,淡淡的说道:“我是陆先生请来保护陆小姐安全的保镖,我没有义务去哄陆小姐开心,我的任务只有保护她这样一条!”

说完,我直接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而去。

虽然对方是美女,但我却丝毫没有想要多看她们一眼的感觉。

而我说的也是我的实话,我的任务只是保护陆晴雪,至于其他的一切,都与我无关。

所说我之前直接强行破门而入有些冲动,但我依旧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反倒是陆晴雪,从浴室出来了,难道不知道穿好衣服再出来?

我之所以破门而入,也是担心陆晴雪遇到什么麻烦而已。

若是陆晴雪真的坚持要找我麻烦,那我只能无视。

至于眼前这个叫做沈依依的女孩,那就与我更无关系。

而才刚刚沈依依也说了,她是陆晴雪的表姐,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看到我竟然直接无视了自己,转身就要离开,这让沈依依忽然感觉到了被忽略。

她堂堂燕京沈家之人,从小就习武,即便无法与燕京的那些妖孽年轻后辈相比,但自问也是年轻一代中的顶尖强者,更是代表燕京大学参加过全国性的格斗比赛,而且还获得过女子组的冠军。

如今却被一名小小的保镖无视忽略,这让好强心极重的沈依依,十分的不爽。

“小子,给我站住!”

沈依依在我背后怒喝一声。

陆晴雪眼中闪烁着精芒,一副兴奋的样子,似乎已经看到自己的表姐将我狠狠教训的画面了。

而然我却没有搭理沈依依的喝止声,迈步离去。

眼看我已经走到房间门口了,但就在这时候,忽然身后一阵寒意袭来。

我的眼中闪过一丝寒意,我虽然是被鬼门安排出来当这个窝囊废保镖的,但我也不是那种好欺负的角色。

看来若是不给你们一点教训,还真当我好欺负了。

“表姐,狠狠地揍他!”陆晴雪激动的都要快跳起来了。

只是瞬间,沈依依已经冲到了我的身后,一股寒意瞬间降临。

沈依依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的拳头击中我后背的场景了。

不过这并不是她最强的一击,她虽然是个女人,但却从小习武,沈家也是给她专门请了实力高强的老师教导,如今虽然算不上年轻一辈的最强者,但也算是顶尖强者,若是她全力一击命中一名普通保镖身上,必然会让对方重伤。

这点底气,沈依依还是有的。

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眼看沈依依的拳头距离我的后辈只有最后的一厘米,似乎已经要攻击命中了。

忽然间,沈依依眼前的那道身影瞬间消失。

一股强大无比的寒意遍布沈依依的全身,直到这一刻,她才直到,自己踢到钢板了。

巨大的威压让她有种跪拜臣服的感觉,浑身僵硬了起来。

“我的任务只是保护陆晴雪不受到任何伤害,但是,若有其他任何外人想要对我动手,那就会被我视为想要伤害陆晴雪的敌人,既然是敌人,那就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一道冰冷如霜的话语从我的喉咙深处缓缓响起。

沈依依犹如被冰封一般,站在原地,身体不敢动一下,但倔强的脸上依旧没有丝毫要求饶的意思。

此刻,我就站在沈依依的身后,只要我愿意,随即可以弄死她。

沈依依既然是从小习武,就该清楚此刻她的处境。

陆晴雪也彻底的惊呆了,她虽然知道我是她父亲花了很大代价请来的保镖,肯定很强,但却根本没有想到,我竟然能比她心目中最强的表姐沈依依还要强大。

此刻整个别墅仿佛都被我的寒意冰封一般,陆晴雪打了一个寒颤,惊呼一声:“张泽,她是我表姐,你快放开她!”

听到陆晴雪的声音,我才将身上的气势陡然间全部收了回去。

这股气息瞬间消失,沈依依才感觉好受了一点,但依旧无法控制的回忆刚刚那种生死被别人掌握的感觉。

我没有再去理会两个女孩,直接迈步向前而去,与沈依依错身而过。

直到我走到自己房间门口的时候,忽然顿足,没有回头,缓缓开口说道:“我不管你们有多么的讨厌我,但我也希望你们可以尊重我,可以理解我,我只是接受任务而来,仅仅是保护陆小姐的安全,没有任何其他的义务!”

说完这句话,我没有再有丝毫的停留,直接推开房间的门,迈步而入。

看着紧紧关闭的房门,沈依依的眼中满是震撼。

刚刚那种死亡降临的感觉,让她犹如掉入万年不复的冰窖之中,无法动一下身体。

这种强大的感觉,即便是她沈家最强者沈家家主的身上,她都没有感受过,但今天,却在一名看起来不过与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年轻人身上感受到了。

这让从小就沉浸在武道中的沈依依,对自己这二十多年的武道生涯,忽然有些怀疑了起来。

她自问天赋不错,而且教导自己的也是名师,但为何这世间还会有如此强大的同龄人?

尤其是刚刚她自以为傲的强大一拳,眼看就要攻击命中,但眼前的那道身影却忽然消失,她甚至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下一瞬就感受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强大杀机出现在她身后,让她不敢有丝毫的动作,仿佛她只要动一下,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姐姐,你没事吧?”陆晴雪连忙跑了过来,紧张的拉着沈依依的手查看了起来。

沈依依听到陆晴雪的声音才缓缓回过神,强行将眼中的震惊掩饰而去,微微一笑,看着陆晴雪说道:“放心好了,他毕竟是你爸请来的保镖,怎么会伤我?”

听到沈依依说没事,陆晴雪才松了一口气,咬牙切齿的看向我的房门,怒道:“一点不知道怜香惜玉,依依姐,怎么说都是燕京大学的校花之一,这个混蛋,竟然如此霸道!”

沈依依像是没有听到陆晴雪的话,目光深深的看了眼房门,随即看向陆晴雪,问道:“晴雪,这个保镖,姨父是从哪里请来的?”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