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五十四章 阴魂不散

王总被我踩在脚下,此时一个个全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而王总大喊着不让任何人过来,此时我的周身两米之内,除了蓝雪,再无他人。

蓝雪也惊呆了,看向我的目光中满是异色,王总此时真的是怕了,苦苦哀求道:“这位兄弟,刚才是我有眼无珠,得罪了兄弟,希望兄弟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计较。”

“王总,我今天来就是为了钱,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只要王总把钱还了,我现在就走。”我面无表情,脚下却没有一点松力。

听了我的话,王总连忙吼道:“小丁,你特么的还站着干嘛?赶紧去银行取钱。”

小丁也是慌了神,转身就准备离开,这个时候如果让小丁离开了,谁知道他是真的去取钱还是去叫人,我连忙喝道:“不用取钱。”

说着我对蓝雪吩咐道:“把公司账户给王总。”

蓝雪哦了声,连忙将手中的一个文件袋递了过去,而就在蓝雪刚把文件袋递出去的瞬间,小丁眼神微变,忽然一把将她揽入自己的怀中,朝着我大吼道:“你特么的放开王总,不让我弄死她。”

王总也哈哈大笑了起来,咬牙切齿的说道:“小子,放了我。”

蓝雪都被吓傻了,急的泪水哗哗往下流,紧紧地咬着嘴唇。

我也没想到这女人会傻到亲自给人家送文件,但这时候已经顾不上去责怪谁了,而是故作平静的冷笑一声,随即忽然加大脚下的力道,边加大力道边平静道:“我和她不过同事而已,你们想怎样就怎样,今天不给钱,那我就废了王总。”

说话间,我猛地一脚踹在了王总的身上,王总像是皮球一样,一百七八十斤的身体,狠狠地撞在了墙壁,接着我又一脚踩在了他的身上。

看着我毫不顾忌的殴打王总,小丁都惊呆了,大吼道:“你特么的敢!老子杀了这女人。”

王总却无法忍受我的折磨,大吼道:“放人,快放人!”

“王总,如果放了她,这小子也不会放你。”小丁忍不住说道。

王总浑身都快散架了,刚才被我那一脚踹的他都岔气了,浑身都是酸痛,此时听见小丁的话后,顿时更加愤怒了起来,嘶吼道:“老子让你放人,你特么的快点!”

小丁虽然极其的不愿意,可是王总都这样说了,他只能咬牙切齿的松开了蓝雪,松手的那一刻,蓝雪连忙跑到了我的身上,双手紧紧地抱住了我的胳膊,满脸都是惊恐。

“王总,我也没时间跟你在这儿耗着,打钱吧!要是在玩什么手段,那王总就等着变成残废吧!”我的语气中充满了威胁。

被我连番踩踏的王总,此时哪里还敢说一个不字,在他的配合下,很快安排人转账到了公司账户,我让蓝雪又给公司财务打了电话确认五十万欠款到账了,这才放松下来。

一直威胁着王总到了公司门口,让蓝雪去拦了一辆出租车,等她上车后,我一脚踹飞王总,这才飞快的上车,车子刚动了起来,就看到一大群人从荣利百货冲了出来,只是想要追上来,已经没机会了。

一路上蓝雪都是惊魂未定,双手一直紧紧地抱着我的手臂,我虽然也有点紧张,但刚才发生的事情总归还在我的心理承受范围之内。

直到车子停在了铁军的门口,蓝雪才彻底的放松了下来,下车后,她的步伐都有些漂浮,红着眼说道:“张哥,对不起,今天差点连累了你。”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微微一笑:“都是公司的事,没什么连累不连累的,倒是你,千万别介意,刚才我并不是不在乎你的安危,故意装作不在乎你,要不然他们肯定拿你当人质,到时候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张哥,刚才你动手打了王总,他们不会报警吧?”蓝雪忽然又有些担忧了起来。

我摇了摇头:“放心好了,他们不敢,动手的人是我,但在他们的地盘,就算说我动手,也没人相信,而且他们那种人,这样的事情只能咬碎了往肚子吞,传出去他们也没面子。倒是你,如果李刚再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帮你教训他。”

听了我半真半玩笑的话,蓝雪勉强的笑了下:“谢谢张哥!”

“好了,去上班吧!”我笑着说道。

刚进办公楼,恰巧碰见了业务部李刚,看到我和蓝雪一起进来,他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悦,旋即冷着脸对蓝雪呵斥道:“蓝雪,这都上班多久了?你才来,你还想不想在公司了?”

蓝雪满脸怒火,不悦道:“李部长,是你让我赶在今天下班之前把荣利百货的那笔欠款要回来的,你不让我出去我怎么要债?”

“哼!”李刚冷声道:“谁知道你是不是去了荣利百货,就算你去了,那钱呢?你要回来的钱呢?今天下班前如果那笔钱还没有到公司账户,你明天就不用来了。”

李刚明显是在针对蓝雪,看来果然是我连累了她,这个家伙显然还不知道五十万已经到公司账户的事情,他肯定是知道荣利百货的情况,所以下意识的就认为蓝雪不可能把这笔钱要回来,只是注定要让他失望了。

“不劳李部长费心,荣利百货的欠款已经要回来了。”蓝雪气呼呼的说道。

“什么?钱要回来了?已经到公司账户了?”李刚一连三个惊讶的疑问。

可是他刚问出来,就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过反常,立马换了副领导的样子,点了点头,说:“嗯,蓝雪做的很不错,竟然完成了这个任务,我代表公司感谢你的付出。”

蓝雪满脸不悦的看了李刚一眼,接着转身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而去,李刚也连忙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看着李刚离开的背影,我的眼中寒意迸发,一个李刚,一个王森,这样的败类,必须从公司清除掉。

我没有在背后说别人坏话的习惯,可是这两个家伙做事实在太过分了,找个机会得向伊婉儿好好的说道说道。

正想着哪天伊婉儿来了说说王森和李刚的事情,就接到了她的电话。

“婉儿姐,正想着找你呢,就接到你电话了。”我笑呵呵的接通了电话。

可谁知我刚接通电话,伊婉儿急切的声音响了起来:“韦洪被打了黑棍,现在在医院抢救,你快点来人民医院。”

听到伊婉儿的话,我的脑袋顿时懵了,韦洪在医院被抢救?

来不及多想,问清楚了地址,挂了电话就连忙朝着人民医院方向而去。

在公司门口打车,二十分钟的样子,到了人民医院,等我找到伊婉儿的时候,她正在急救室门口,看到我来了,她连忙迎了上来。

“洪哥现在什么情况?”我问道。

伊婉儿红着眼睛说道:“还在抢救,不知道什么情况,已经进去半个小时了。”

我扶着伊婉儿,安慰道:“洪哥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别着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嘴上劝说伊婉儿,但实际上我也十分的着急和担忧,跟韦洪认识这么久了,他是什么样的人我也很清楚,我们算是很好的朋友,现在忽然被送进急救室了,我怎么能不着急。

伊婉儿哽咽着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说完后,我气的浑身都在发抖,咬牙切齿道:“这些王八蛋,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张泽,你千万别冲动,这些岛国人敢来黑狐踢馆,就是奔着伤人来的,他们实力很强,等韦洪好了,我们再商量报仇的事情,这些鬼子,一定不能就这样算了。”伊婉儿紧紧地抓着我的手劝说道,说道后面,咬牙切齿了起来。

我点了点头,心中开始琢磨怎么给韦洪报仇,刚才伊婉儿告诉我说,就在半个多小时前,大山武道馆的冈本大山带着人去黑狐搏击俱乐部踢馆,一直在挑衅,好几个黑狐的会员都败了,被逼无奈之下,韦洪亲自上场了,冈本大山本就有备而来,带来的高手中有一个很强的高手,刚交手,韦洪就连连溃败,本来韦洪被打下擂台已经输了,可是对方还是冲到擂台下方,又将韦洪狠狠地揍了一顿。

越想越是愤怒,这个大山武道馆已经是第四次招惹我了,第一次在黑狐,被我击败了他们的学员,第二次是在月色,冈本大山的儿子想要欺负杜依涵,被我狠狠揍了一顿,第三次是在米方大酒店,冈本大山对陆一菲下药,被我狠狠揍了一顿,这一次是第四次,竟然把韦洪打成了重伤。

就在我和伊婉儿的担忧中,又过去了半个小时,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韦洪被推了出来,我和伊婉儿连忙冲了上去。

“医生,我弟弟怎么样了?”伊婉儿红着眼问道。

医生说:“放心吧!已经脱离危险期了。”

听到医生的话,我一直悬着的心才算是放了下来。

看着韦洪昏迷不醒的样子,伊婉儿泪水忍不住就流了出来:“我和韦洪认识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个样子,这些畜生,下手真狠,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我拍了拍伊婉儿的肩膀,劝说道:“洪哥没事就好,现在什么都别多想,等洪哥好了,我们再找回场子。”

我清楚伊婉儿和韦洪的关系,两人是多年的好朋友,在伊婉儿心里,韦洪就跟她的弟弟一样,此时韦洪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很难让她平复心情。

我心里也挺烦躁的,最近事情有点多,昨天我和韦洪才刚刚在任山的饭店跟别人打过架,中午我又陪着蓝雪去荣利百货要债,现在韦洪又出了这样的事情,还真是一个多事之秋。

一直到了晚上六点的时候,韦洪才醒了过来,看到我和伊婉儿都在,他勉强的露出了一个笑容,一手抓着我,一手抓着伊婉儿,低声说道:“别担心,我没事!”

看着他这副惨样,伊婉儿忍不住泪流又流了出来,直接转身离开了病房。

我坐在病床边上,一脸认真的说道:“你好好养伤,现在什么都别想,黑狐我会帮你照看,如果那些鬼子敢再来,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等你好了,我们去报仇。”

韦洪感激的点了点头,没一会儿,伊婉儿买了些水果回来了,我看了眼时间,让她先回去了,而我则是守在了医院,给陆一凡打了电话说了声今晚不会去,她也没有任何的意见。

第二天,韦洪的精神状态好了许多,他笑呵呵的说道:“我没事了,放心好了,等我好了,一定要好好的锻炼,输谁也不能输鬼子。”

伊婉儿削着苹果,没好气的说道:“你先好好的养伤,还没出院就想着锻炼了。”

我和伊婉儿一直陪着韦洪,韦洪本来想让我们回去上班的,结果我和伊婉儿都不同意,他只能作罢。

一直到了下午,我正陪着韦洪在病房看电视,他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韦洪接通后,脸色就变得十分难看了起来,旋即咬牙切齿的说道:“这群混蛋,还真是阴魂不散。”

挂了电话后,我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韦洪咬牙道:“大山武道馆的人,又去黑狐了。”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