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五十一章 饭店风波

光头的话嚣张至极,本来饭店里还有几个吃饭的人,在光头带人进来的时候,已经被吓跑了,连账都没接。

任山显然十分的不爽,可是又不敢把对方怎么样,只能继续苦苦哀求道:“龙哥,我真的没钱,不瞒你说,现在全身上下就剩下二百多块了,你再宽限我几天,这样好了,三天,三天之内,我把钱一分不少的送过去。”

任山说着,从自己的口袋拿出了一盒烟,抽出一支递了过去,却被光头一巴掌打飞,怒道:“你特么的想死是不?既然你不交钱,那就只好砸店了。”

光头说着,吩咐道:“给我砸!”

一声令下,五六个混混直接冲了进来,随手从地上抡起椅子就往桌子上砸了起来,任山一直在强忍着,可看到这些人开始砸店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了,怒吼道:“草泥马的老子跟你拼了。”

任山说着就随手抡起旁边桌子上的一个啤酒瓶,砰的一下子,狠狠地砸在了龙哥明晃晃的光头上,龙哥根本没有想到任山会突然动手,酒水和血水顺着光头就往下流,龙哥短暂的进入了眩晕状态,任山动起手来一点都不含糊,这一瓶砸下,紧接着就一手搂住了龙哥的脖子,接着手中剩余的半截酒瓶直接抵在了龙哥的脖子上,怒吼道:“全特么的给老子住手!”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刚刚龙哥的那些小弟不过刚刚砸了几天凳子,龙哥就被任山控制在了手中,一时间全都停下了手,一个个惊讶的看着任山抓着龙哥。

任山的情绪极其的激动,我看到他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抓着酒瓶的手因为用力,龙哥的脖子上已经流出了鲜血,龙哥痛的咬牙说道:“兄弟,别激动,你放开我,我现在就带人走,以后你的保护费,我不收了。”

“快放开龙哥!”那几个混混手中拿着废弃的凳子腿,一脸紧张的盯着任山。

任山目光一扫饭店内满地的狼藉,咬牙切齿的说道:“龙哥,我说了让你宽限我几天我给你保护费,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呢?你就是打我一顿我都二话不说一个,可是你为什么要砸我的店?你该死!”

任山没有放手的打算,此时的情绪十分的激动,眼中泛着泪光,韦洪跟我对视了一眼,我看出了他眼中的询问,在问我怎么办。

我微微摇了摇头,任山虽然情绪激动,可我看的出来,他应该是有自己的解决办法。

龙哥听了任山的话,顿时就更加愤怒了,大吼道:“老子都说了以后不收你保护费了,你特么的还想怎样?”

“赔钱!”任山冷漠的说出了两个字。

“赔钱?”龙哥大脑似乎也没转过弯,几分怀疑的口气问了出来。

任山咬牙切齿道:“这家饭店是我的心血,你就是打我一顿,我都无所谓,但你砸了我的店,今天必须赔钱。”

“老子不收你保护费了,你特么的反倒跟我要钱?你特么的是不是脑子被屁炸了?有本事你特么的杀了我啊!”龙哥愤怒的咆哮了起来。

可是他刚嘶吼出来,任山就忽然加大了手中的力道,半截酒瓶边缘已经刺入了龙哥的脖子,鲜血顿时往出流的更多了,龙哥痛的惨叫了起来,这一刻他是真的怕了,大吼了起来:“我赔钱!赔钱!你特么的快放了我!”

听见龙哥的话,任山才停住了手,龙哥直接朝着几个小弟叫了声赔钱,其中一人连忙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小叠百元大钞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现在可以放了我吧?”龙哥的目光中满是阴狠,语气中充满了怒火。

不知道任山傻还是怎么滴,他竟然真的放开了龙哥,拿起刚才那一叠大钞,数了数,从里面抽出二百元递给了龙哥,说:“这就当我陪你的医药费,以后该交的保护费我会继续交下去,只是希望龙哥大人有大量,今天的事情别跟我计较。”

任山的举动让我有些意外,刚才还因为他放了龙哥而觉得他傻,但现在仔细一想,他的做法好像挺对的,这完全就是在赌,如果龙哥愿意放过他,那以后饭店还能继续开下去,如果不愿意放过他,那只能关店。

龙哥恢复自由后,他的几个小弟立马冲了过来,龙哥接过一个小弟递过来的纸巾,捂着自己脖子上的伤口,看着任山递过来的二百元,咬牙切齿的说道:“给我打!”

任山似乎早有准备,就在龙哥说出这几个字的瞬间,他抡起身边的一条椅子就朝着龙哥砸了过去,可是对方一共六个人,他一个人,哪里有机会再打中龙哥?显然,他赌错了。

这一刻,我再也没有坐下去的理由了,且不论我和任山有没有关系,就凭他刚刚主动请我和韦洪吃饭,我也没理由不帮他。

就在我冲过去的时候,韦洪也是二话不说,抡起一条椅子紧跟着冲了过来。

任山此时一群人围在中间狂殴,根本没人注意到我和韦洪冲了过来,短短一瞬间,我冲到了几人面前,一把抓住了一个混混的后衣领,猛地向后一拽,抡起拳头就朝着他的脸上狠狠地砸了过去,一连三四拳,对方直接被我丢在了一旁。

而韦洪也不赖,下手非常的狠戾,一凳子砸下去,一个混混倒在了地上,凳子就剩下了一条腿,他抡起就朝着另一人砸了过去。

刚刚还是一边倒的局势,短短十几秒内,六个人就倒下去了四个人,最后只剩下龙哥和另外一个小弟,我和韦洪一人一个走了过去。

龙哥满脸惊讶和恐惧,刚才我和韦洪虽然是突袭,但下手极为狠戾,龙哥早就被吓破了胆。

“两位兄弟,我们不认识吧?你们是要帮任山?”龙哥强忍着怒意和恐惧盯着我和韦洪说道。

韦洪嗤笑一声:“光头,你说的这不是废话吗?任山是我们的兄弟,你带人来砸店,你说我们不帮他,难道帮你?”

我对这些混混没有任何的好感,活动了一下手腕,看着光头道:“我希望今天的事情就这样算了,当然,你也可以不这样算了,但后果自负,滚吧!”

龙哥盯着我看了眼,又盯着韦洪看了看,忽然冷笑一声,说了声走,带着残兵败将离开了饭店。

这些混混离开后,任山才叹了口气,说:“谢谢张哥和洪哥,本来还想着好好请你们吃顿饭,谁知道出了这样的事情,还把你们牵连了进来,真的很抱歉。”

韦洪拍了拍任山的肩膀:“好了,没什么好抱歉的,这里距离黑狐也不远,如果以后这些人还敢来找你麻烦,你给我打电话,我平时都在黑狐,就算不在,你这有事了,我也能安排黑狐的人过来照看。”

任山点了点头,满脸的颓废。

有了这样一茬,饭也吃不下了,我们知道任山还得忙,就准备离开,离开前任山说道:“你们也小心点,龙哥在这一带挺有势力的,这条街道都是他在管,从我这家小饭店开店到现在,还没听说过龙哥什么时候被人打过。”

我和韦洪对视了眼,韦洪几分不屑的笑道:“如果他敢来找我麻烦,我就好好教他怎么做人。”

韦洪的自信也不是没有道理,他可是黑狐搏击俱乐部的老板,在俱乐部什么样的高手没有,就凭一个小小的街道混混,韦洪还真不会放在眼里。

虽然韦洪自信,但我还是有些紧身的说道:“洪哥,任山说的没错,我们还是小心点,那个光头虽然没什么,可是就怕他后面的人,敢在这里收保护费,背后如果没点能量,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

“放心好了,倒是任山,我看你这家小饭店生意也不怎样,不然就装让了,重新找个位置再开?”韦洪建议到。

任山微微一笑:“我会考虑考虑的。”

我和韦洪也不多做停留,跟任山道别。

“没看出来,这小子下手挺狠的,开这样一个小饭店,还真有些屈才了。”路上的时候,韦洪随口说道。

我不置可否的一笑:“是挺狠的,今天在铁军,也是被他头上的领导给逼的辞职了。”

“看他动手的利落,我倒是觉得如果好好打磨一下,倒是一个挺不错的苗子,婉儿不是建议你把启点发展成一个高端保安的公司吗?把这小子招进去也是挺不错的。”韦洪笑呵呵的说道。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再说吧!”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黑狐,在黑狐练习了一会儿,时间也挺晚的,跟韦洪道别。

一个人走在街头,响起刚才韦洪的话,再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忽然有些动心了,如果有一天我把启迪发展成一个高端保安的公司,在陆一菲面前也能抬起头了吧?

正思考着这些问题,忽然发觉身后有人在跟着我,我忽然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去,就发现五六个流里流气的家伙,此时正阴森森地朝我走了过来。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