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六章 改变命运的机会

听到陆一凡的话,我一时间愣在了原地,见我不说话,她又说道:“你能不能帮帮我?”

我这才回过神,可陆一凡的话让我不知所措,我脸上火辣辣的滚烫,想起之前自己一系列的行为,简直可笑至极。

见我还是没有反应,陆一凡似乎也憋不住了,自己挣扎着就想要到轮椅上,看着她差点从床上摔下去,我咬了咬牙,想到自己已经跟陆一凡领证了,就算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又如何?想到这里,我不再犹豫,猛然间向前一步,将陆一凡公主抱抱了起来。

陆一凡惊呼一声,两条手臂下意识的抱住了我的脖子,这是我们之间第一次这么的亲密,她也是非常的害羞,将头埋在了我的肩膀上,她的长发在我脸上扫过,痒痒的,阵阵清香飘进我的鼻子,我的心也是扑通扑通的跳动着,紧张极了。

显然,陆一凡也不好过,耳朵根子都红了,很快就把陆一凡抱着进入了病房内的厕所,将她放在马桶上之后,问题又来了,她两条腿没有任何的力气,根本没办法自己脱掉裤子。

看着可怜巴巴的陆一凡,我心一横,说:“一凡,我闭上眼睛帮你,你放心,我不会偷看的。”

陆一凡像是蚊子般轻轻地嗯了一声,我这才放心的动起了手来,闭上眼睛,双手颤巍巍的将她的裤子脱了下来,因为紧张,双手不可避免的触碰到了许多。

接着就听到一阵急促水流的声音哗啦啦的响了起来,整个过程持续了好一会儿,陆一凡肯定憋了很久,这过程中最煎熬的人是我。

“我好了。”陆一凡的声音弱弱地响了起来。

穿裤子的时候,又不可避免的触碰到了许多,我发誓真不是故意的,真的是因为紧张,背着陆一凡回病床的时候,整个过程我都是躬着身子的,因为我可耻的硬了。

把她放在病床上后,两人又进入了沉默,刚才的事情对于两个刚认识不久的人来说,是非常尴尬的。

病房里一时间陷入了安静,气氛也是极其的怪异,充满了暧昧。

就这样持续了好一会儿,我突然开口:“一凡,能说说你家的事情吗?”

这样发问也缓解了尴尬,从我跟陆一凡领结婚证至今,对她家里的情况一无所知。

虽然我一直奢望着赚够了五百万违约金之后,就跟陆一凡离婚,然后再找苏婷解释清楚,可这段日子,我也想了很多,就凭我现在的状况,想要赚五百万别说三五年,就是十年,也难。

苏婷的十年青春,我赔不起!与其这样,不如彻底的放弃,说不定苏婷能找一个比我更好的男人。

想通了这些,我对现在的生活,也打算慢慢的适应,对于我即将融入的家庭,我首先得了解一点,总不能什么都不懂就跟人家生活在一起吧?

听到我发问,陆一凡的情绪忽然十分低落,好像是在回忆,又好像是不愿意说,过了那么一会儿,她才开口讲述了起来。

这一说,就是一个上午,而我始终当做一个倾听者,听到她和陆一菲的经历,我的心里也十分的不好受。

陆一凡告诉我,在她十岁那年,她父亲陆军在外面找了一个女人,陆军被迷的不可救药,他甚至不顾两个女儿在家,就把那个女人带回了家,还逼着陆一凡的母亲跟他离婚。

被逼无奈之下,陆一凡的母亲同意了离婚,就在陆一凡母亲带着两个女儿从家里出来,突然一辆货车飞速而来,见躲闪不掉,陆一凡的母亲拼命的推开了两个女儿,可货车的速度太快,只推开了陆一菲,而陆一凡和她母亲一起被货车撞飞。

在货车撞到两人的瞬间,陆一凡的母亲拼命的护着陆一凡,母亲当场死亡,而陆一凡也被抢救了一天一夜,才保住了这条命,可是两条腿却彻底的失去了知觉。

说到这里的时候,陆一凡早已泣不成声,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能默默地递着纸巾。

哭了好一会儿,陆一凡才止住了泪水。看着她红肿的双眼,我突然有些心疼了起来,叹了口气,恶狠狠地说道:“虽然陆军是你的父亲,但我还是要说,他就是一个混蛋!”

听到我的话,陆一凡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着破涕为笑的陆一凡,我也笑了。

“你说的对,他就是一个混蛋!”陆一凡也咬牙切齿的说道。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陆一菲的电话,我接通就听见她几分慌乱的声音响起:“张泽,我爸去医院了,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保护好一凡,我马上就到医院。”

说曹操,曹操就到,刚还在说那个混蛋,他就来了。

我还没来得及询问,陆一菲已经挂断了电话。

“我爸来了?”显然听到了陆一菲的话,陆一凡脸色苍白。

我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三天前,陆军去了家里,当时就威胁我和陆一凡离婚,说是三天后如果看不到我们的离婚证,他就对我不客气。

“张泽,你快躲起来,如果让我爸看见你,就麻烦了。”陆一凡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催促了起来。

这个傻女人还真是什么时候都喜欢替别人着想,刚刚陆一菲可是才给我打过电话,让我保护好陆一凡,虽然我和陆一凡之间并没有男女之情,可怎么说我也是她的合法丈夫,这时候要是躲起来了,我还算什么男人?

“你快躲起来啊!”见我没反应,陆一凡都快急哭了。

她刚说完这句话,就听到门外想起了护士的声音:“陆一凡就在这间病房。”

“好的,谢谢!”一道充满磁性的声音响了起来,接着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病房门口,果然是陆军,而在陆军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青年,此时他的手中捧着一捧五颜六色的鲜花。

陆军看到我的时候,眉头不由的一挑,但他只是看了我一眼,就走到了陆一凡的病床前,说:“一凡,住院了也不跟爸爸说一声。”

衬衫青年也走了过来,微笑着向我点了点头,将那捧鲜花放在了一旁,一脸阳光的笑容看向陆一凡说道:“也不知道给你带什么,刚路过花店,就买了这捧鲜花,希望你能早日康复。”

“谢谢!”陆一凡淡淡的说了声,似乎不太愿意见到这个白衬衫青年。

“我有话要对一凡说,你出去!”陆军突然朝着我一幅命令的口气说道。

我皱了皱眉,陆一菲可是提前跟我来电话了,让我保护好陆一凡,如果我没有接触过陆军,或许会按照他说的去做,可我既然已经知道了他是什么样的人,这时候肯定不能离开,而且他还带着一个陌生的青年,恰好陆一凡还不喜欢这个青年。

我摇了摇头,说:“有什么话你们说就好,可以当我不存在。”

听了我的话,陆军直接爆喝道:“混账!我让你滚出去,没听到吗?”

陆一凡这时候紧紧地拉着我的手,一脸坚定的看着陆军:“张泽是我的丈夫,我们说什么没必要瞒着他,请你尊重他。”

感受到手上传来的柔软,我心里一阵感动。陆军见陆一凡拉着我的手,一脸怒容,而一旁的西装青年,此时眼中也闪过一丝阴沉,但他依旧没有说话。

“给-我-滚!”陆军忽然咬牙切齿地对我说出了这三个字。

陆一凡始终紧紧地拉着我的手,怒道:“我说了,他是我丈夫,有权知道我的一切,你想说什么就说,不说就请离开,这里不欢迎你。”

“好,既然你要让他听,也省的我再找他单独谈了。”陆军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支票,刷刷写了几笔,说:“你跟一凡结婚,做上门女婿,无非就是为了钱,这是五百万,够你在农村花好几辈子了,拿着快滚吧!”

陆军像是丢垃圾一样将支票扔在了他的脚下,看着缓缓落在陆军脚下的支票,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动了起来。

只要我捡起来,这五百万就属于我了,而我不是一直奢望着赚够五百万就跟陆一凡离婚,然后赔偿陆一菲五百万的违约金,再去找苏婷吗?

我的脑海突然闪过许多我和苏婷在一起的海誓山盟,那么多的美好。

本以为这辈子都没有这个机会了,可谁知机会来得这么突然。

我想到了三年前,最疼爱我的奶奶。

想到了过去的三年,我身兼数职,拼了命的赚钱。

还想到了一个月前,为了苏婷三十万的手术费,我走投无路。

而现在,五百万就在陆军的脚下,只要我伸手拿了,就可以和苏婷重新开始。

此时,我仿佛进入了一个无人的世界,看着陆军脚底下的那张支票,过了那么几秒,我暗暗下定了决心。

在陆一凡失望的眼神中,我缓缓躬下身体将那张可以改变我命运的支票捡了起来。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