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五百章 让你感受到绝望

只是一瞬间,我便已经出现在了那两人的面前,所有人都是震惊的看着我出现的位置。

金全更是大惊失色,双目中充满震惊,大声呵斥道:“快躲!”

“躲?”

此刻的我就像是一个来自地狱的恶魔,魑魅一般出现在对我父母动手的两人面前,只见我的两条手臂忽然伸出。

啪!啪!

一手抓在一人的脖子上,两人的身体瞬间离地而起。

他们脖子上所承受的巨大力量,让他们几乎窒息,两人的双目中充满了惊恐,想要说话,但却一句都说不出口。

但我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到了哀求,对生的哀求!

金全急了,连忙冲了过来,怒吼道:“快放手!不然你今天就是长了翅膀,也别想从这里离开!”

这一刻,我的脸上却出现了一抹森然,不屑的一笑,随即嘴角轻轻动了一下:“死!”

话音落下,我抓着两人脖子的双手,猛然间一股强大的力量出现。

“咔嚓!”

“咔嚓!”

两道清脆的脖骨断裂的声音响起,随即松手,只见两道身躯倒在地上,眼中满是惊恐,而嘴角有鲜血流出。

从他们的双目中就能看到一股极其恐惧的眼神,仿佛死前感受到了多么可怕的绝望。

在场所有人都是震惊的看向我,每一个人的眼中都充满了惊恐。

即便是金全,此刻也瞪大了双目,双目中有一丝极其浓郁的恐惧。

他已经感受到了,此种状态下的我,根本就不是他所能应对的强者。

仅仅是我刚刚瞬间爆发的速度和力量,金全就无法做到,虽然他不知道我为何会忽然变得如此可怕,但他却十分清楚,这种状态下的我,若是想要杀他,轻而易举。

我的双眸微微转动,随即落在了金全的身上,金全浑身一颤,神色凝重的盯着我说道:“张泽,你别冲动,你父母虽然被攻击,但未必被杀,若是你现在还想要浪费时间在我们的身上,耽误了你父母的救治,到时候若是他们因为救治不及时而死,你一定会后悔一辈子的,你已经击杀了那两个对你父母动手的人,不如我们各自退让一步,我带人离开,你带你的父母去救治,我们双方之间的矛盾,今后再说?”

我的眼中满是嘲讽,此时,我的心冰冷如霜,一股强烈的嗜血感不断的模糊着我的情绪和思维,我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字:杀!

我浑身上下都是极其强烈的杀机,想要将在场所有人都击杀的冲动。

我想要努力的保持清醒,但这一刻体内仿佛住着两种人格一般,一种人格告诉我,现在立刻接受金全提出的各自退让,我带父母去救治,但另一种人格却又告诉我,立即击杀在场所有人,我父母已经被杀,根本不可能救活,若是我现在放弃击杀这些人,那以后就再也不可能击杀他们了,此时我所掌控的力量,霸道无比,只有这种力量,才能击杀他们。

仿佛有两种人格不断的在我体内争夺身体的控制权。

金全似乎也看出了我双目中的挣扎,悄无声息的慢慢后退,变后退便沉声说道:“所有人,准备撤退!”

然而就在金全这番话刚说出口的瞬间,我的眼中血红一片,强烈的杀机彻底控制我的思维,脚下猛地用力一踏,顿时整块水泥地板瞬间变成了碎块,刹那间,只看到我的身体忽然消失在原地,当我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一名不夜城精锐的身边。

他的眼中满是惊恐,下意识的就想要对我进行攻击,然而他的攻击还未落下,强大到让他绝望的一拳已经轰在了他的身躯之上。

“嘭!”

一声巨响,这人的胸膛彻底塌陷下去,一口血喷出,身躯直接轰然飞了出去。

当他身体重重落在地上的时候,已然生机全无。

金全眼中大骇,震怒道:“张泽,你知道在做什么吗?”

“死!”

我的眼中杀机四现,身体再次消失在原地,无视了金全的话,再次出现的时候,又是一人的身前,一拳轰出,再次一道身躯高高飞起,生机全无!

接着,我的脚下不做停留,每一次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必然是一人的面前,每一次攻击都十分的简单霸道,每一次攻击都是蕴含着死亡的气息。

短短几十秒之内,满地都是被瞬杀的不夜城精锐。

金全终于意识到想要安全的离开已经不可能了,看着一个个倒在地上的身躯,金全咬牙道:“所有人联手,击杀张泽!”

“是!”

还活着的几人早已被我强大的战斗力所震惊到,十分清楚,若是这时候不联手,所有人都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死!

瞬间几人将我团团包围在中间,而我身躯之上一股股强烈的气息喷然而出,仿佛要杀尽所有人。

看着一个个愤怒而又惊恐的面容,我忽然有种十分享受的感觉。

此刻我的脸上满是邪笑,戏谑的看向金全。

我并不急着击杀金全,而是要将他带来的所有人杀光,最后在让他感到绝望。

“给我杀!”金全似乎承受不住我给他的压力,咬牙怒吼一声。

瞬间,所有人齐齐向我冲了过来。

而我站在原地,却不动一下,很快第一人冲到了我的面前。

我依旧是一开始的霸道无敌之姿,一拳轰出,有一人被击飞,瞬杀!

一拳,秒杀!

瞬间,我的双拳交替挥动而出,每一拳轰出,都有一人被瞬杀,又是几十秒,除了金全之外,他带来的所有人,全部被击杀,而每一人都是被一拳秒杀。

金全看着满地的尸体,双目中满是夺目的杀机和怒火,咬牙怒道:“张泽,你还有人性吗?这么多人,就被你全杀了!”

我的嘴角满是不屑,冷漠道:“这只是开始,接下来,不仅是你,整个不夜城,都准备迎接我的怒火吧!”

“你找死!”

金全怒吼一声,直接向我冲了过来。

只是一瞬间,他已经冲到了我的面前,聚集全身的力量轰出。

然而我只是轻描淡写的一拳挥出。

“嘭!”

两拳对轰在一起,伴随着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金全整条手臂瞬间断裂,身体也是猛然间暴退七八步才停止,脸上充满了痛苦之色。

然而我只是冷漠无情的看了金全一眼,淡淡道:“你,不是我的对手,而我,今天不会杀你,不然谁去向李杰汇报这里发生的一切?记得转告李杰,我会让他感受到绝望,很快!”

说完,我转身而去,一步踏出,下一瞬,我已经出现在我父母的面前,伸手在我父母的鼻子前放了放,一股若有若无的呼吸传来。

我心中大喜,原本以为他们可能已经被杀了,但明显还活着。

我二话不说,直接开车带着两人朝着医院而去。

原本半个小时的车程,我只用了十五分钟,就赶到了医院。

父母毕竟只是普通人,而攻击他们的又是不夜城的顶尖高手,他们虽然还有一口气在,但伤势也是极重,直接被送去了急救室。

我独自一人坐在急救室门口,之前那种狂暴而又负面的情绪也渐渐平息了下来。

响起之前发生的一切,我有种做梦一般的感觉,甚至有些怀疑,我是不是真的有人格分裂了?

不然,当时那种情况之下,我为何能变得如此狂暴,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实在想不明白,当时我的实力为何会忽然变得那么强大?

我十分清楚,之前那种强大并不是我的极限,若是我想要再强大几分,还能更加强大。

但此时此刻,我身上的气息全无,一股极其虚弱的感觉袭来,若是这时候有不夜城的强者到来,别说是金全,就是之前那种一拳击飞我父母的高手,都有可能击杀我。

我不知道这种状态会持续多久,但我有种预感,今天的爆发,绝对是大道天衍经的一种功效,而我之前所了解的大道天衍经,不过只是皮毛。

如今,我对南离师父也甚是思念,不知道那老头子到底是什么人,随便传授我一种功法,就让我的实力有了如此巨大的提高。

但我清楚,南离师父的背景必然比我想象中的要可怕许多,或许是燕京的顶尖势力,南离师父这种人,都是贵上宾客。

能遇到南离师父,也是我的幸运,若不是南离师父,恐怕我早已被李杰玩死。

就在我留在急救室门口等待父母的救治结果的时候,不夜城,顶楼的办公室内。

李杰正在办公桌前,而金全,此刻耷拉着一条无力的手臂,气息极弱。

李杰的眼中满是暴戾的怒火,沉声说道:“你的意思是说,让你带去的那么多高手,全部被杀?而且每一人,都被张泽一拳击杀?”

金全虽然极其不愿意承认,但这就是事实。

他点了点头,咬牙道:“他故意留我一名,就是想要让我回来转告你一些话。”

“他说了什么?”

李杰脸上满是扭曲的狰狞。

“他说,他会让你感受到绝望,很快就能让你感受到!”金全恭恭敬敬的说道。

“轰!”

李杰猛地一拳轰在面前的高级实木办公桌上,办公桌上顿时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口。

他满脸都是狰狞:“敢威胁我,杀无赦!”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