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四百九十九章 这辈子,再见了

不是我不关心自己父母的生死,而是此刻我们一家三口全都被金全带来的高手重重包围,我根本不可能带着父母安全离开。

就算我答应臣服与李杰,以李杰的为人,也一定会控制我父母来限制我。

我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我十分的清楚,若是真的被限制了自由,对他们而言,简直生不如死。

既然如此,那我为何还要妥协?

只能一战!

我和金全的战斗瞬间打响,而金全的强大也超乎了我的想象,原本我以为金全就算再强大,应该也不会达到这种程度,但此刻交手后,才知道,是我小看了金全。

以金全此刻所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就算是武道顶尖势力的武家和穆家,恐怕都没有人能击败金全。

而我也是在修炼了大道天衍经之后,第一次遇到这种级别的强者,虽然我的实力已经强大了许多,但此刻在金全的强攻之下,竟然处处被压制,根本不能轻易的击败的金全。

当然,金全是非常的强大,但我也不弱。

此时完全放手去攻击,每一次攻击都蕴含着大道天衍经附加的精气神,每一次的攻击落下,仿佛将空间都要撕裂一般。

以我和金全交战的区域为中心,一股股狂暴的能量爆发,脚下的水泥地板也是一块块的直接被这股力量所崩裂。

四周也是尘土飞扬,周围那些金全带来的精锐,此刻都看呆了,他们虽然是不夜城的精锐,但也从未见过我和金全这种级别的交手。

金全的力量仿佛一直都用不尽似得,交手这么久,不仅没有败退的迹象,反而攻击强度在不断的提升,每一次狂暴的攻击之下,仿佛都要将我灭杀。

而我的攻击也同样十分的狂暴,每一次攻击落下,似乎要将眼前的一切都要撕裂一般。

狂暴对狂暴,这完全是一场视觉盛宴。

尤其是我的父母,在看到我和金全的交手之后,早已震惊不已,他们只是最低层的普通人,何曾见过我和金全这种级别高手之间的对决?

直到这一刻,我父母才知道,这几年来,我早已不是以前那个弱小的我,此刻内心只有浓浓的紧张。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距离我们交手开始,已经足足持续了十分钟,十分钟虽然不是很长,但对于一直狂暴对决的两人而言,消耗是极大的,这种级别的战斗,十分钟已经很久了。

金全似乎也感受到了我带给他的压力,眼神中满是凝重,丝毫不敢怠慢,始终保持高强度的攻击。

这是我自从修炼大道天衍经以来,第一次遇到这么强大的敌人,以前所遇到的敌人,即便再强,也都能应对,甚至还不用全力。

但今天,我和金全的战斗,却用尽了全部的实力。

此刻,我和金全都十分清楚,若是继续下去,我们两人都会消耗殆尽,这种强度的攻击,若是消耗殆尽,对身体的负荷十分强大。

再一次的对轰之后,两人分居两侧,金全神色极其凝重,看向我沉声说道:“张泽,我承认,以前小看了你,没想到我还能遇到你这种级别的高手,但你也应该清楚,现在你的父母就在我的手中,若是我想要他们死,他们没有丝毫活路,原本老板的命令是要么臣服要么你死,但现在我自作主张,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臣服于老板,以你表现出来的实力,老板绝对不会亏待你,你我联手,必然能帮助老板站在这世界的巅峰!”

金全的眼神中满是认真和真诚,若是以前,我或许会相信,但在一次又一次的被李杰欺骗后,我已经对他彻底的失望透顶,这辈子,都不可能在为他效力。

我嗤笑一声,冷漠道:“想要我臣服于他这种小人,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

金全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寒意。

我继续说道:“以前,我是真心的想要为他做事,可在我遭遇重创,差点变成废物的时候,李杰却要回了曾经给我的一切,那一次我原本就想着要将一切都还回去,可是他太心急,伤透了我的心,让我第一次感到绝望!”

“然而这一次,李杰竟然安排人去带走我的父母当人质来威胁我,若不是我早有准备,恐怕我父母还在昌市,就已经落到了你们的手中。”

我的眼中满是强烈的杀机,情绪也十分的激动。

毕竟曾经在我心中,李杰就是我的义父,是可以当做亲生父亲来对待的长辈,但他的行为却一次又一次的伤透了我的心。

金全一时间沉默了下来,看向我的眼神中充满了复杂之色。

“可是,你的父母,现在依然在我手中,只要我一句话,就能决定他们的生死!”

金全面无表情,看向我,语气极其平静说道:“给你臣服的机会,也是看重你的实力,你如此年纪就能达到如此程度的实力,未来前途不可限量,何必要一根筋,选择与老板作对?”

“作对?”

我嗤笑一声:“不是我要跟他作对,而是他逼我,我倒是奇怪,以你的实力,绝非等闲之辈,为何要屈居李杰这种小人之下做事?以你的实力,即便想要自己创立一个顶尖势力,都不是问题吧?”

听到我这句话,金全的眼神微微有些恍然,苦涩的笑了下,似乎不愿回答我这个问题,随即说道:“怎么?想要策反我?我告诉你,就算是死,我也不可能背叛老板!”

我能感受到,金全是真的对李杰十分的忠诚,不可能因为我的一句话而受到蛊惑。

我淡淡的一笑,说道:“我可没有兴趣来策反他的人。”

“废话不说,我们还是聊聊,接下来的事情如何处理。”

金全忽然神色一寒,冷漠道:“现在你父母在我的手中,你又无法击败我,你好像已经没有退路了。”

就在金全话音刚落,我父亲就一脸无畏,情绪激动的大声说道:“小泽,你是我和你妈的骄傲,这辈子,能有你这样的儿子,我们十分欣慰,能看到你如今的成就,我和你妈死而无憾,我和你妈从来都不想成为你的负担,只想你天高任鸟飞,如今我们却成为了你的负担,甚至是致命的负担,是爸爸和妈妈对不起你!”

我的情绪极其激动,双拳紧紧地攥了起来,浑身都在颤抖,而我妈也是双目通红的看着我,眼中满是决然。

看到他们此刻的表情,我忽然有些慌乱了起来。

他们是我的父母,我最清楚他们心中的想法。

“爸!妈!”

我声音有些哽咽,道:“我是你们的骄傲,但你们同样也是我的骄傲,这辈子能成为你们的儿子,是我之幸!你们放心,今天,我一定会将你们从他们的手中救出来!”

听到我的话后,我爸早已双目通红,而我妈也泪如泉水,满脸都是。

我爸与我妈忽然深情的对望一眼,我爸哽咽道:“老婆,下辈子,我们继续当夫妻!”

“好!”

我妈泪如雨下,哭着说道:“下辈子,我们继续当夫妻,还有小泽,下辈子,我们还要当你的父母!”

我妈说着,一脸悲伤的看了我一眼。

而我爸也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大声吼道:“张泽,记住你爸的话,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你是我们一辈子的骄傲,我们会在天上看着你登岭顶峰的那一天!儿子,这辈子,再见了!”

“儿子,这辈子,再见了!”我妈也哭着说道。

就在两人说完这番话的瞬间,我爸忽然啊的一声大吼,猛地挣脱那名抓着他的不夜城高手,而我妈也一声尖叫,一口咬在了那名抓着他的高手的手背上。

就在这瞬间,那两名受到我父母攻击的不夜城高手,大惊失色,顿时震怒,怒吼道:“你们找死!”

说着,两人齐齐挥拳朝着我父母的身上攻击而去。

轰!轰!

一人一拳挥出,只见我父母的身躯像是断线的风筝,瞬间倒飞了出去。

就在这一刻,金全也是眉头紧皱,怒道:“给我住手!”

然而他喊出这句话的时候,一切都已经迟了,我父母的身躯已经凌空高高飞起,狠狠摔落在地上。

我父母本就是那种最低层的普通人,而金全带来的高手都是不夜城的顶尖高手,他们的实力何其强大?

他们的奋力一拳,岂能是我父母的普通身躯所能承受?

我眼睁睁的看着我父母的身体吐血高高飞起,再高高落下。

我的嘴巴动了动,整个人都从彻底的懵了。

双目也渐渐变得极其血红了起来,整个人浑身上下都被一股极其可怕的寒意所包围,四周的温度仿佛在这一瞬间都降低了几度。

大道天衍经不断的运行,一股股强大到令人心悸的气息喷薄而出。

即便是强大如金全,在看到我的变化的时候,都是浑身不由的一颤,一股强烈的危机感遍布他的全身。

我猛地抬头,血红的双目死死的盯着刚刚那击飞我父母的两人,双目中满是夺目的强烈的杀机。

随即之间我的脚下微微一动,随即整个人像是一道黑色的闪电,瞬间离开了原地,再次出现的时候,便已经出现在了刚刚那两人的面前。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