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四百九十三章 钟家对话

一股强大的威压向我袭来,钟皇在这一瞬间,释放出了一股极其可怕的威压,即便我已经将大道天衍经运行到了极致,但依旧无法抵挡这股强大的威压。

此时全场都是一阵哗然,显然没有想到,我竟然敢当众拒绝钟皇提出的要求。

如此一来,我就是彻底的得罪了钟皇。

虽说我的实力很强,但对钟家这种庞然大物而言,根本不缺少高手。

我的神色顿时十分凝重了起来,有种错觉,此刻就算我拒绝,钟皇也会摘掉我脸上的面具。

但我依然一脸平静,看向钟皇,沉声说道:“钟家主,您是大人物,在你眼中,我不过一个十分渺小的存在,若是你一定要将我的身份暴露于众,我当然无法反抗,但我依旧要告诉你,我不愿拿下自己的面具,既然我戴着面具而来,就是有不得已的理由,若是你要我拿掉面具,那我来这里又有何意?”

钟皇没有说话,神色不变,只是看向我的眼神中杀机四现,盯着我说道:“多余的废话我不想说,你是自己拿下?还是让我亲自拿下?”

顿时一股更加强大的威压而来,全场都陷入了一阵死寂,一个个惊讶的看向我,似乎十分惊讶于我与钟皇的争锋相对。

就在这时候,钟皇的孪生兄弟钟良,忽然开口道:“家主,我觉得,既然鬼先生一直以鬼脸面具的身份出现,必然有他的理由,不过他毕竟是得到比武招亲大会冠军的人物,是要成为我钟家女婿的男人,我认为,鬼先生的身份暂时可以保密,但若想要成为我钟家的女婿,必须由我钟家来审验他的真实年龄。”

听到钟良的话,钟皇微微皱了皱眉,半晌,才忽然点头,目光依旧在我的身上,沉声说道:“小子,我可以答应只由钟家来审验你的真实年龄,但若是你敢欺骗我,最好想好后果!”

我淡淡的一笑,说:“钟家主放心就好!”

从我来钟家参加比武招亲大会开始,就已经想好了要以真面目站在钟皇面前,这也是最好的结果了,不然以钟家的背景,想要弄死我,简直轻而易举。

然而就在这时候,李杰又不依不饶说道:“钟家主,我认为,若是鬼先生真的要成为钟家的女婿,我想在场之人应该无人敢对鬼先生不利,所以说,他根本没有隐瞒身份的必要,我现在怀疑这小子的年龄根本就不是三十岁之内,我希望钟家主可以将鬼先生的真实身份以示众人!”

听到李杰的这句话,我的神色顿时十分冰冷了起来。

现在几乎可以确定,李杰就是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才故意试探我。

不然,李杰不可能如此有把握的敢对钟皇说这些话。

我有种错觉,李杰几乎可以肯定,我不会成为钟家的女婿。

不然,若是我真的成为了钟家的女婿,那李杰就得罪了我,我肯定不会放过他。

别人不清楚,李杰却很清楚,我原本是和陆一凡是夫妻,而陆一菲是陆一凡的孪生姐姐,如今我出现在陆一菲的比武招亲大会上,还拿下了冠军,也就是说,除非我是张泽,钟家才不可能接受我和陆一凡当过夫妻,现在又成为陆一菲的丈夫。

钟良在听到李杰的话后,眉头一挑,不悦道:“李老板,这是在教我钟家家主如何做事?”

“不敢!”

闻言,李杰连忙拱手说道:“钟老严重了,我就是对鬼先生的身份十分质疑,才会提出这种要求,若是钟老认为没有那个必要,就当我没提过这事,抱歉了!”

见李杰这样说,钟良倒是没有为难他,而是目光看向了钟皇的身上。

虽然他和钟皇是孪生兄弟,但毕竟钟皇才是家族,一切都要以钟皇的想法为先。

稍作思考后,钟皇便开口说道:“好!鬼先生的身份可以继续隐瞒,但在我钟家之人面前,必须以真面目示人。”

“鬼先生,你有什么问题吗?”钟良听到钟皇的话后,看向我问道。

我微微点头,说:“没问题!”

有了我的答复,钟皇倒是不再为难我,其他人见状,更是不敢跟我多说什么。

而钟家的比武招亲大会也正是宣布结束,受邀而来的众人,也纷纷离开。

只是我,被留在了钟家。

钟家庄园,一栋中心别墅小院内。

钟皇正坐在一张古朴的石桌上喝茶,而他的身边还坐着两道熟悉的身影,一人是陆一菲,另一人是他的孪生兄弟钟良。

而我正坐在钟皇的面前,此刻脸上的面具早已经拿掉。

陆一菲看到我的时候,满脸都是震惊,忍不住开口道:“张泽!”

而钟皇和钟良,脸色都极其难看。

尤其是钟良,我之所以受邀而来,就是因为他的看重邀请,但偏偏,我现在露出了真实面孔之后,他才知道我是谁。

“小子,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神马?”钟良一脸威胁的看向我问道。

钟皇虽然没有说话,但双目中的怒火已经说明了一切。

陆一菲的双眸中也满是不可思议和震惊,一脸复杂的看向我。

我的目光看向钟良,开口道:“钟老,我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就已经说明,我是一个潜力股,若不是你们拆散我和陆一凡,也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

“小子,修的胡言乱语!”钟良顿时怒喝一声。

我嘲讽的看了他一眼,忍不住开口道:“你身为陆一菲和陆一凡的亲生爷爷,却为了家族的利益,而用比武招亲大会的模式来出卖陆一菲的未来,这根本就不是一个爷爷能做出来的事情,陆一菲和陆一凡都不是你们能拿出来交易的筹码,而是活生生的人,更是你的亲生孙女。”

“小子,最好把你的身份摆清楚了,有些话,可不是随便说说就可以的,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且还是那种十分惨重的代价!”钟皇终于开口了,言语中威胁慢慢。

我神色平静,继续说道:“我并不是随便说说,也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钟家主尽管放心,我只是希望,钟家主可以放过陆一菲和陆一凡,我和她们一起这么多年,她们是什么样的人,我十分的清楚,若不是你钟家,她们是不可能重新回到钟家的。”

听到我的话,钟良冷笑一声,毫不掩饰的说道:“你说的没错,就是因为我钟家插手,她们姐妹俩才不得不回归钟家,她们虽然离开家族已经多年了,但依旧是我钟家的女人,钟家的女人,只能成为利益的牺牲品,她们的生活,不是你来掌控,而是该有我钟家掌控,明白吗?”

陆一菲此刻也一脸动容,刚才我说的话,她显然都听清楚了,但此时此刻,终于知道,我已经知道了她们并不是故意要离开,而是因为钟家。

但想到钟家的背景,陆一菲满脸愤怒的看向我怒吼道:“张泽,你简直狂妄无比,自以为是,你以为我和一凡离开米方,就真的只是因为钟家不成,我陆一菲不想做的事情,就算你架十把刀在我脖子上,我也不会妥协,回归钟家是我和一番再三考虑过的事情,跟钟家并没有直接关系,既然你和一番已经离婚了,那从今往后,就不要再来往!”

陆一菲的语气和态度极其冷漠,显然是真的跟钟家无关一般。

而钟皇这时候也怒了,猛地一巴掌趴在了石桌上,顿时石桌上的一脚直接被他这一掌击碎。

他怒道:“小子,你和陆一凡曾经做过夫妻,今天却敢来陆一菲的比武招亲大会,你这是想要连陆一菲都不肯放过?你简直禽兽不如!”

看着愤怒不已的钟皇,我的态度极其平静冷淡,开口道:“钟家主,我今天之所以踏上你钟家的比武招亲擂台,并不是要和陆一菲结婚,而是借此机会,希望钟家主能给我和陆一凡一个机会,一个让我们重新回到从前的机会。”

我的态度都是极其的真诚,钟皇微微皱了皱眉,随即目光落在钟良身上,问道:“陆一菲和陆一凡是你的孙女,你如何看?”

钟良稍稍思索了片刻后,开口道:“让他和陆一凡冲过与好,也不是不可以。”

钟皇微微点头,随即一副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好,那就这么定了,择日,我会宣布你是陆一凡丈夫的事实。”

我没有想到,钟皇会如此轻易的答应我和陆一凡在一起。

但我这次来钟家,可不仅仅是为了陆一凡,还有陆一菲。

我还未问出陆一菲,钟皇就开口道:“但是,陆一菲的婚事,你不必插手,我会告知厉家,让厉尘和陆一菲在一起。”

“不行!”

“不行!”

钟皇这番话说出口,几乎是下意识的,我和陆一菲异口同声,十分坚决的拒绝道。

听到我和陆一菲的话,钟皇的眼神微微眯了起来,眼中满是冷漠说道:“怎么?让你嫁给厉尘,为难你了?还是说,你和这小子之间,本来就有什么?”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