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四百九十二章 必须摘下面具

堂堂省城四大家族之一厉家,年轻一辈最强者厉尘,竟然被一拳击飞!

这怎么可能?

在场每一个人的心中都出现了同样的想法,双目中满是不可置信。

厉尘也是命硬,在我这最强一击之下,竟然还能站起来。

他擦了把嘴角的血迹,看向我的双目中满是凝重。

他知道自己的哥哥厉王有多强大,但他却更加清楚自己比厉王更加强大,厉王与我的战斗,他看过视频,本以为可以轻易击败我,但当败在我手中的那一刻,他才意识到,我与厉王的交战中,并没有拿出全部实力。

“你到底是谁?”

厉尘一脸凝重的看向我,说道:“省城年轻一辈,无一人是我的对手,你能击败我,绝非等闲之辈!”

面具之下我那张冷漠的脸上没有丝毫变化,双眸中极其平静,站在擂台边缘,居高临下的看向擂台之下的厉尘,开口道:“我是何人,你没资格知道,你只需要清楚,厉王,我不曾放在眼里,而你,同样不曾被我放在眼里。”

听到我的话,厉尘的目光皱缩,微眯着双目,死死的盯着我,没有丝毫的仇恨,我只看到了炽热。

“我输了!”

厉尘一脸凝重的说道,随即沉声说道:“我承认,你很强!但你给我记住,总有一天,我会击败你!”

说完这句话,厉尘直接转身,毫不犹豫的离开,不仅仅是离开擂台,而是彻底的离开钟家庄园。

无数人的目光都伴随着厉尘而离去。

我眼眸深处闪过一丝惊讶之色。

走到今天,所遭遇的敌手中,从未有过厉尘这种。

我从厉尘的眼中没有看到丝毫的仇恨,只有浓浓的战意,想要击败我。

我的内心一阵复杂,原本以为厉尘只是简单的为了报仇而来,但现在才知道,他除了报仇之外,还想要击败我。

不得不承认,厉尘是一个天生的战士,以他所表现出来的心性,能有如今的实力,也正常。

“厉总,你能有厉王和厉尘这么两个优秀的儿子,是你的福分,虽然厉尘战败,但在我心中,厉尘也是胜利者,如此年轻,就能拥有如此心性,将来,他必然能达到我们难以企及的武道境界。”钟皇毫不掩饰自己对厉尘的赞赏。

厉致诚闻言,连忙起身,抱拳说道:“钟家主过誉了!”

方奎也笑着点头,说道:“钟家主说的没错,即便是燕京,年轻一辈当中,能有厉尘如此心性的年轻人,没有几个,厉尘将来的成就,必然会很高!”

就连方奎这种燕京而来的大人物都对厉尘赞赏有加,一时间全场都是对厉尘的赞赏。

我心中对于厉尘,也同样充满了赞赏。

就在这时候,钟皇也站了起来,笑容满面的目光一扫全场,大声说道:“刚才厉尘与鬼先生的一战,我想在座的都亲眼所见,应该无人再战,若是没有什么问题,那鬼先生,就是我的钟家的女婿!”

听到钟皇的话,我的目光这才做到了钟皇身边陆一菲的身上,我今天而来,可不是为了夺冠,而是为了解救陆一菲。

钟皇话音落下,许多人看向我的目光中都充满了羡慕。

“我有问题!”

但就在这时候,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响彻整个会场。

无数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对方的身上。

我也不由的看了过去,只见李杰缓缓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脸笑容的看向钟皇。

钟皇眉头微微皱了皱,目光落在李杰身上,沉声道:“你再质疑我钟家的比武招亲大会?”

“不敢!”

李杰连忙摇头,笑着说道:“我不是质疑钟家的比武招亲,而是质疑鬼先生的身份,这次的比武招亲大会,钟家有规定,年纪必须在三十岁之内,但鬼先生始终以面具示人,不曾以真面目示人,厉尘的实力多强,在场每一个人都清楚,能击败厉尘的年轻一辈,我还真没见过,我怀疑,鬼先生的真实年龄,应该要超过三十!”

李杰这番话说出口,顿时无数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我的身上。

我的眉头顿时深深地皱了起来,之所以要以鬼面的身份出现,就是为了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李杰却在这时候,当众质疑我的身份。

今日我的真面目一旦被别人认出,那就是我的灾难。

原本我就怀疑李杰已经认出了我,现在极有可能是李杰为了确定自己的猜测,才故意这样说的。

钟皇的双目微微眯了起来,而方奎的眼中也满是玩味。

厉致诚的双目中同样充满了戏谑,似乎也想要看看我的真实面目。

一时间,无数人都对我的身份充满了质疑。

我的眼中寒芒闪烁,没有说话,因为我知道,钟皇若是一定要见我真面目,那必须以真面目示人。

顿时,全场都被一股压抑的气息笼罩,全场死寂,没有一人敢出言。

就在这死寂中,忽然一道熟悉的身影站起,开口道:“钟家主,我认为,鬼先生既然是戴了面具而来,就是为了隐瞒自己的身份,既然敢来这里,我想他应该不会隐瞒自己的真实年龄。”

“呵呵!”

李杰淡淡一笑,看向黄继虎说道:“黄老板,知人知面不知心,若是不经过验证,就认为鬼先生是附和要求的参赛者,那是不是说,若是黄老板也戴上了一副面具,也能来参加钟家的比武招亲大会了?”

李杰这番话说出口,全场哗然!

黄继虎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寒意,冷漠道:“在钟家面前,我想任何一人,都没有这个胆量吧?”

“那可不一定!”李杰依旧是那副玩味的笑容。

就在李杰话音刚落,方奎的声音也忽然想起:“我同意这位先生所说,毕竟是钟家的比武招亲大会,事关重大,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既然鬼先生敢上擂台,那就应该按照钟家的规矩来参赛,若是你的年龄真的符合要求,我想在场无人敢质疑,但若是你的年龄不符合要求,我想那就是罪不可恕了!”

若是只是李杰一人那么说,也就罢了,但是现在方奎都这样说了,李杰的话语权就重了许多。

果然,刚刚还有些愤怒李杰质疑的钟皇,爽朗的一笑,随即目光落在我的身上,开口道:“鬼先生,刚才他们的话你也听到了,我想不仅仅是方总和李老板,以及在场的所有人,都十分想要知道你那张鬼脸面具之下的脸,不知道鬼先生如何想?”

既然钟皇问了,我当然要回答,淡淡的扫了眼李杰,随即看向钟皇,沉声道:“钟家主,我既然隐瞒了身份而来,当然有我的原因,当然,若是钟家主一定要查我的年龄,不必大费周章,我可以单独以正面目面对钟家主,至于外人,恕难从命!”

听到我的话,许多人的眼中都是好奇之色,似乎对我的身份更加好奇了起来。

钟皇也是目光一闪,一副思索的模样,似乎在考虑要不要按照我说的做。

然而李杰却不依不挠,笑呵呵的说道:“钟家主,我觉得,既然鬼先生是为了陆小姐而来,那必然是要入赘钟家,既然如此,早晚是要以正面目示人的,再说了,鬼先生如今得到了钟家比武招亲大会冠军,就是钟家的女婿,我想在场的人当中,应该没有人敢对鬼先生不怀好意吧?今天钟家邀请这么多的名流人物前来观战,我想在场的所有人,都十分想要看到鬼先生的真实面目吧?”

钟皇沉默了片刻后,随即目光落在我身上,沉声问道:“我认为李老板的话没错,你既然得到了冠军,那就是我钟家的女婿,以钟家女婿的身份,我不相信在场有人敢对你不怀好意,如果你有什么忌惮,可以说出来,我保证,在场没人敢将你的身份泄露出去!”

显然,钟皇已经默认了李杰的话,此刻双目满是冷漠。

顿时一股强烈的威压向我而来,似乎想要逼迫我露出真实面目。

我的神色顿时彻底冷了下来,若果我今天能继续隐藏鬼先生的身份,今天就算把事情闹得再大,只要我离开,鬼先生的身份就会彻底消失。

但一旦我鬼先生的身份暴露,那钟家是否会同意陆一菲嫁给我都是问题,当然,我并不是为了娶陆一菲而来,而是为了解救她,解救陆一凡。

若是暴露,不仅不能确定钟家的态度,这里还有方奎,还有厉家,都想要我的命,一旦钟家不愿意接受我的身份,那方奎和厉家,对我而言,都是一个庞然大物。

综上所述,我必须隐藏身份。

我的声音也彻底冷了下来,嗤笑一声,说道:“恕难从命!”

我这四个字说出口,所有人都是一脸惊讶。

我竟然拒绝了钟皇的要求。

就在我这句话刚说完的瞬间,一股极强的威压瞬间袭来。

让我有些难以承受,大道天衍经不断的运行,这股威压才被冲破了许多,但依旧有几分威压在我身上。

钟家毕竟是省城四大家族的实力,高手如云,虽然我如今的实力已经是省城年轻一代的最强者了,但这也只是在三十岁之内,对于之上的强者,我是不是对手,都是未知。

“你确定?”

被当众拒绝暴露身份,钟皇的声音十分冰冷,双目中也充满了威胁。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