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四百九十一章 你,很强吗

这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我的身上。

许多人的眼神中都是惊骇之色。

毕竟就在一个月前,厉王才刚刚被我击败,甚至废掉了双腿。

厉王不仅仅是厉家三十岁之内的最强者,更是整个省城三十岁之内的最强者。

厉尘在知道厉王被我废掉的情况下,竟然还敢对我发出挑战,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跟传闻中的一样,厉尘的实力还要在厉王之上。

我的双目微微眯了起来,看向擂台上正霸道十足的食指指向我的厉尘,杀机四现。

黄继虎是知道我的身份,此刻明显也感受到了厉尘的不简单,神色十分凝重了起来。

而钟家上首位置上的家主钟皇,眼眸中闪过一丝戏谑之色。

钟皇身边的方奎,也是饶有兴趣的看向我,似乎想要将我看透一般。

今天我之所以来到钟家,就是为了陆一菲和陆一凡,对于武斗冠军,我本就志在必得,在场的年轻一辈当中,还未出手的人并不多,我本就有打算在这时候上擂台,没想到厉尘先对我发出的挑战。

厉家方向厉致诚,此刻嘴角轻轻上扬,对于厉尘,显然无比信任。

在所有人的期待中,我缓缓起身。

“鬼先生,小心!”

见我起身,黄继虎开口提醒。

我微微点头,随即朝着擂台方向迈步而去。

既然你要战,那边战!

短短几秒之内,我已经走到了擂台之上,此刻全场都是一脸期待而又激动的看向擂台中央。

厉王被认为是省城年轻一辈中的最强者,但却在一个月前,在米方蒋家的武斗中被我击败,甚至废掉双腿。

厉家为了寻找我,废了很大的心思,却依旧没有丝毫的线索。

如今,我再次出现在钟家的比武招亲擂台之上,而厉王的亲弟弟厉尘,却出面挑战。

这不仅仅是我和厉家之间的争斗,同样是省城年轻一辈最强者的争夺。

见我走向擂台,站在自己的对立面,厉尘的双眸中闪烁着可怕的寒芒,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会让你知道,只有厉家后辈,才是最强的!”

看着嚣张无比的厉尘,我面无表情的看向他,淡淡道:“希望你不会比你哥哥还废!”

“你找死!”

听到我的话,厉尘暴怒。

不等钟家裁判宣布比赛开始,厉尘便像是一道闪电,瞬间向我冲了过来。

与此同时,钟家裁判也已经宣布了比武的开始。

厉尘的各个厉王,我已经亲自与他一战,当然清楚厉王的实力,厉尘既然在知道厉王被我废掉的情况下,还敢主动挑战,必然要比厉王更强。

我不敢怠慢,脚下轻轻一动,大道天衍经瞬间运行,双目中闪过一抹夺目的寒意,瞬间迎战而上。

脚下只是用力一踏,随即整个人借助这狂暴的力道弹射而出,瞬间迎战而上。

以我们瞬间所爆发出来的速度,顷刻间,两人已经冲到了一起。

嘭!

几乎在同一时刻,两人挥拳而出。

两道狂暴的力量碰撞在一起的瞬间,时空仿佛都被震碎,以两人为中心,一股极其可怕的力量喷薄而出。

两人脚下的地板则是直接被震碎,谁都不肯后退一步。

我只觉得一股十分狂躁的力量从双拳接触的地方瞬间遍布整条手臂。

心中大骇,这比厉王还要年轻的厉尘,仅仅是瞬间爆发出来的力量,就比厉王强大不少。

传闻果然是真的,厉尘真的比厉王更强。

我十分的不好过,厉尘同样不会好过,此刻眼眸中终于出现了一丝惊讶之色。

虽然我们只是第一次见面,但他给我的感觉却十分的骄傲,比厉王更加暴躁,但实力却更加强大。

此刻,全场震惊,厉尘的身份在场大部分来宾都秦楚,毕竟是省城四大家族之一厉家的年轻后辈,而他的亲哥哥又是省城年轻一代的最强者厉王。

对于我,除了知道一个月前发生在米方蒋家武斗事情的人之外,其他人并不认识我。

知道我的人,震惊与厉尘的实力,毕竟就连他的哥哥都是败在我手中,甚至被废双腿。

不知道我的人,惊讶与我的实力,厉尘何其身份?何其强大?但这时候我却能接下厉尘的一拳,并且丝毫不落下风。

大道天衍经疯狂的运行起来,一股更加强大而又狂暴的气息从我的身体中顷刻间爆发而出。

厉尘同样在不断的爆发自己的实力,两人谁都不肯退让一步。

“你找死!”

厉尘忽然怒喝一声,猛然间另一拳向我挥动而来,席卷一股狂暴的力量。

对于厉尘的怒火,我丝毫无所畏惧,另一拳也瞬间挥动而出。

嘭!嘭!嘭!

一瞬间,两人之间的战斗瞬间狂暴而起,几乎是在同时,两人将最强大的力量爆发出来。

双拳对轰的声音震撼全场,即便是一些实力本就十分强大的长辈人物,此时目光中也充满了凝重。

两人的战斗,完全是一场视觉盛宴。

台下的那些年轻人物,全都惊呆了,尤其是那些之前就上过擂台之人,此刻更是震惊不已。

原本许多年轻人都抱着成为钟家女婿的希望,但当看到了我和厉尘的交战后,瞬间放弃了这不切实际的想法。

“简直太强了!”

“两人的实力不分上下,现在就看谁先消耗殆尽了!”

“这场决斗,应该就是钟家比武招亲大会的巅峰对战了!”

“也不知道他们谁能抱得美人归!”

……

四周的观众一阵欢呼,这场巅峰之战,已经给他们留下了深深地印象。

“方总,以你之见,鬼先生和厉尘,谁能获胜?”这时候,坐在主座位置的钟皇,笑呵呵的看向身边的方奎问道。

方奎喝了一口茶水,轻轻的放下了水杯,嘴角微微一仰,开口道:“省城还真是卧虎藏龙,就是两人此刻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即便是燕京的年轻一辈当中,也是巅峰的存在,若非要问我谁能获胜,我认为厉尘跟占优势,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一切还要等结果出现。”

“哈哈!”

厉致诚大笑一声,对着方奎拱手说道:“犬子能得到方总的赞赏,是他三生有幸!”

对于厉致诚的话,方奎显然十分得意,爽朗一笑,随即话音一转,看向钟皇问道:“不知道钟老认为,他们两人中,谁能获胜?”

钟皇满面红光,爽朗一笑,说道:“和方总一样,厉家是我省城四大家族之一,尤其是武道一途,极为强大,以前省城之人只知省城年轻一辈当中,厉王最强,但此刻,厉尘所表现出来的实力,比之更加强大,我对厉尘的期待更大,当然,也不可否认鬼先生的强大,不到战斗结束,谁胜谁败,还是未知。”

听到钟皇的话,方奎不置可否的一笑。

此时不仅仅是钟皇和方奎,还有许多各大势力掌权者,都是议论纷纷。

毕竟厉尘名声在外,支持率还是要高许多。

对此,正在决战中的我和厉尘却一无所知,此时彻底的爆发全力攻击对方。

厉尘是我所遭遇的最强高手,毕竟是省城四大家族厉家后辈,而厉家又是武道家族,高手众多,厉尘所习的武术,必然也是最强。

伴随着战斗的持续进行,厉尘的手段也是层出不穷,每一次攻击都极其致命,一旦被命中,我必然会受到重伤。

当然,我的实力也不弱,在大道天衍经的协助之下,丝毫不落下风。

两人的实力相当,所表现出来的战斗力也是相当,此刻你来我往,完全看不出胜负。

年轻一辈人中,这还是我第一次遇到如此强大高手,比我仅仅大一岁,就能将我逼到这种程度,不得不承认,厉尘是个极其有潜力的高手,若是不死,前途无量。

我知道,厉尘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现在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是他的极限。

我的眼中寒芒闪烁,想到陆一菲,想到陆一凡,我的攻击更加凌厉,每一拳挥动的频率和力道更加强大了几分。

当初南离师父就告诫过我,什么时候,都不要将自己的全部实力拿出来,而我也一直谨遵师命,即便现在与厉尘交手的压力极大,但依旧没有爆发出我的最强实力。

毕竟在场的都是站在巅峰的人物。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我如今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若是不能为他所用,必然会遭遇很大的危机。

或许此时我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引来了很大的危机。

但此时此刻,我依旧没有任何的选择了,如果我不拿出更强的实力,就无法击败厉尘,只有获的全胜,才能让陆一菲避免出嫁。

以我对陆一菲的了解,这种方式的婚姻,根本就不是她想要得到的。

想到这里,我猛地大喝一声,骤然间一股比刚才更加强大的狂暴力量冲天而去,猛地一拳挥出。

厉尘感受到我这一拳的威压的时候,目光中闪过一丝精芒,随即也是将全身的力量聚集在右拳,狠狠地与我对轰而来。

我的眼中满是疯狂,这一拳挥出,拳头路过的地方,仿佛空间都被轰碎,只是一瞬间,眼看我的拳头即将落在厉尘拳头上的瞬间,我的手臂微微偏移了半分,错着厉尘的拳头挥动过去。

厉尘双目中满是大骇,疯狂的收力准备防御。

我爆发至强的一击,何其霸道?

厉尘他如何能挡?

“给我破!”

我怒吼一声,伴随着这道声音落下,狂暴无比的一拳攻击而出。

“嘭!”

一声巨响,我的拳头席卷巨力而去,瞬间击中在厉尘的胸膛。

就在这一拳击中厉尘的瞬间,狂暴的力量瞬间摧残着他的五脏六腑。

厉尘哇的一口血喷出,随即整个人倒飞出去。

又是‘轰’的一声巨响,厉尘的身体重重摔落在地上。

全场死寂!

钟家家主钟皇,惊呆了!

暴风拳场老板方奎,同样内心震惊无比!

无数顶尖势力的掌权者,全都瞪大了双目!

“厉尘,败了!”

每个人都是满脸震惊的看向我。

我无视了所有人的目光,一步步的朝着擂台之下的厉尘而去,边走边开口说道:“厉家年轻一辈最强者?很强吗?”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