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五十章 不交钱就砸了

王森虽然没有指名道姓的骂我,但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目光却是看向我的方向,周围所有的同事目光也顺着他的目光朝我看了过来,如果他说不是骂我,别人会相信吗?

任山脸色也十分难看了起来,咬牙切齿道:“王部长,这是我们业务部的事情,跟你人事部有什么关系?还有,我要澄清一点,我任山可没有什么关系,从来公司开始到现在,也一直兢兢业业的工作,倒是王部长你,我听说当初跟张教官争教官位置的人,是你的小舅子吧?”

听了任山几分讽刺的话,王森怒道:“你给我滚,现在就给我滚!”

如果王森前面不要把我扯出来,我也不打算多管闲事,可是他既然要招惹我,那我也不是好欺负的。

这时候我走到了王森面前,满脸嘲讽的说道:“王森,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铁军又不是你家开的公司,这位同事做错了什么?你想让他滚就让他滚?如果公司的高管都像你一样,看谁不顺眼了就把人家给开了,那公司还能继续经营下去吗?”

周围全都是看热闹的员工,此时我也顾不上让别人看笑话了,王森从第一天见我开始,就因为原本他为自己小舅子准备的岗位被伊婉儿任命给了我而不满,谁知三天两头的又跟我找麻烦,今天也是实在不愿意忍下去了。

王森脸色铁青,死死的盯着我:“你特么的不就是一个破保安吗?还真把自己当公司高层了?要不要开除人,是我人事部的权利,我今天就是要把这个小子开除了,你能拿我怎样?”

任山这时候也愤怒的说道:“你特么的算什么东西?保安怎么了?我们公司就是以安保为主的公司,没有这些保安,你特么的靠什么拿工资?”

看到任山爆发,周围的员工眼中都是惊讶之色,毕竟王森是公司高管,此时却被一个小员工顶嘴,而任山骂完王森,又看向了业务部部长李刚,怒道:“还有你,整天跟王部长卿卿我我的,两个大男人搞在一起,也不嫌恶心?”

也就任山敢说出这样的话来了,围观的同事都看呆了,我也心中暗暗大爽,虽然跟这个叫任山的蓝头发青年没什么交集,可是却挺欣赏他的敢怒敢言,现在这个社会,为了自己的工作,基本上没有这样什么话都敢说的人了。

王森和李刚两人都是愤怒到了极点,气的浑身都在颤抖,瞪大了眼睛恨不得吃了任山,任山冷冷地一笑:“别特么的用这样的眼神看老子,你们不就是想让我辞职吗?好啊,老子不干了。”

任山说完,直接转身离开了,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李刚愤怒的吼道:“滚!给老子滚蛋!”

王森脸色也十分的不好看,周围都是看笑话的员工,我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一边朝着训练场的方向而去一边说道:“咱们公司低素质的人还不少,尤其是一些自以为是的高管。”

“你给我站住!”王森的声音忽然在我背后响了起来。

我停下了步伐,嗤笑道:“怎么了王部长?你是不是也想把我给开除了?只是你这个小小的人事部部长,似乎约束不到我吧?”

王森咬牙切齿的说道:“张泽,你不要太嚣张了,我会找伊总说你的事情,你这样的人,才是我们公司的蛀虫。”

听了王森的话,我有些好笑的说道:“好啊,那你去找伊总好了,小学生嘛,最喜欢告账了,只是我不太明白,你找伊总告我什么呢?我还想没怎么招惹你吧?反而是你在挑衅我。”

“简直不可利用!”王森满脸涨红,丢下一句连忙转身离开了。

看着他急匆匆离开的背影,我的眼中寒光迸现。

中午吃饭的时候,刚端着工作餐坐下,忽然一阵香风袭来,刚抬头,就看到一个挺漂亮的女同事端着餐盘站在了我面前,笑呵呵的说道:“张哥,这没人吧?”

说话的女同事好像是叫蓝雪,好像是业务部的,长的挺漂亮的一个女孩,嘴角有一颗美人痣,笑起来的时候脸上两个很深的酒窝。

我微微点了点头:“没人,坐吧!”

蓝雪说了声谢谢,坐下后就小声说道:“张哥,你今天太帅了,我们部门好多同事都很讨厌王部长和李部长,好多人都是敢言而不敢怒。”

我把嘴里的一口饭咽下好,有些好笑的说道:“那你还跟我坐在一起吃饭,不怕得罪你们部门的李刚啊?”

蓝雪是业务部的,我今天虽然没有跟李刚发生口头上的争执,可我也知道李刚跟王森的关系很近,这女孩却主动跟我坐在一起吃饭。

听了我的话,蓝雪一幅无所谓的说道:“我才不怕呢,如果李部长就因为我跟你一起吃了饭就找我麻烦,那也太不是男人了。”

我笑着说道:“你们李部长本就不是个男人,要不然也不会整天跟王森卿卿我我了。”

噗嗤!

蓝雪忍不住笑出了声音来,瞪了我一眼,说:“张哥,我发现你也挺坏的。”

正说话间,就看到王森和李刚两人笑呵呵的说着什么从外面进来了,看两人亲密的样子,我忽然感觉有些吃不下去了。

蓝雪也不由的看了过去,而这时候,李刚和王森的目光也不由的朝着我这边看了过来,蓝雪被吓了一跳,连忙低头吃起了饭,而我也只是淡淡的看了眼,边吃起了自己的饭。

好一会儿后,蓝雪才满脸担忧,小心翼翼的问道:“张哥,李部长刚才一定看到我了,他应该不会真的那么小气,因为我和你一起吃饭,就欺负我吧?”

我说:“刚才你不是还说不怕吗?怎么又怕了?”

蓝雪哭丧着脸:“我是没想到他们会来员工食堂吃饭,以前不是从不来这吃饭的吗?”

感情这妮子是以为碰不到李刚和王森,才敢跟我坐一起吃饭的。

看着满脸担忧的蓝雪,我笑了笑:“怕什么?你们是业务部,李刚就算要欺负你,也没什么事情可以欺负到你吧?”

蓝雪勉强的一笑:“谁知道呢,李部长这个人心眼小的很,我们部门的人都害怕被他惦记,以前有个同事,就因为说他坏话被传到了他的耳朵,结果当天下午,他就给那个同事安排了一大堆很艰难的业务,最后那个同事被逼的没办法了,就辞职了。”

听了蓝雪这样一说,我心里的火忍不住就想爆发,毕竟这是伊婉儿投资的公司,结果公司还有这样的蛀虫,也不知道他这样的人,会把多少人才给拒之门外,看来抽空得像伊婉儿说说这些事,该清除的毒瘤还是得清除掉。

吃过饭后,跟蓝雪打了声招呼就先离开了,在公司我有专人的办公室,在办公室睡了一觉,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上班时间了,来到训练场,又是一天的训练。

慢慢的,我忽然发现有些厌烦这样按部就班的工作了,说是训练,不过就是些军训,对我来说这项工作太简单了,丝毫没有挑战性,忽然间又开始思考伊婉儿的建议了。

下班后哪也没去,直接回家,昨天晚上已经跟陆一菲说了辞职的事情,她也同意了,所以今天也不用去月色了,回到家,就看到陆一凡还在书桌前学习。

我对这个女孩这段时间的变化有些惊讶,以前因为下班回来都到凌晨了,今天下班早,没想到她还是在学习。

本打算跟陆一凡聊几句的,可结果没说两句,她又拿起书看了起来。

不知道为何,我忽然有些烦躁了起来,直接起身离开去了黑狐。

刚到黑狐,韦洪就过来了,问道:“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了?”

我接过来了他递过来的一瓶饮料:“我把月色的工作辞掉了。”

韦洪之前就知道月色是陆一菲旗下的产业,以前还建议我辞职,现在听到我说辞职了,他挺意外的,说道:“你小子终于开窍了,铁军虽然不大,但你毕竟也是一个股东,在自己大姨子旗下的一个小KTV当保安队长,实在太掉分了。”

我叹了口气说:“好了,不说这些了,吃饭没?没吃的话陪我去吃饭。”

“好啊,你请客!”

“你一个大老板还蹭我饭吃。”

……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距离黑狐不远处的一家小饭店,点了几个小菜几瓶酒。

韦洪举杯跟我碰了一下:“怎么了?看你情绪不太对。”

“没什么,吃饭喝酒。”

家里的事情我也不愿意多说,韦洪也不再多问,陪我喝了起来。

“张教官!”正吃着饭,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说话的是任山,看到他,我挺意外的,任山显然也很意外。

“你怎么在这里?”我问道。

任山嘿嘿一笑:“这家饭店是我开的。”

任山说着拉过来一条椅子坐了下来,笑呵呵的说道:“张教官,今天这顿饭我请你。”

说着,任山又叫来服务员上了几个菜。

“别叫我张教官了,叫我名字就行,这位是我好朋友,韦洪。”我笑着给任山倒了一杯酒,又把韦洪介绍给了任山。

任山笑呵呵的朝着韦洪伸出了一条手:“你好韦哥,我叫任山,你叫我小任就好。”

听到任山叫自己韦哥,我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韦洪没好气的说道:“叫我洪哥就行。”

任山愣了一下才反应了过来,连忙笑道:“不好意思洪哥,口误!哈哈!口误!我自罚三杯!”

他说着给自己倒满了一杯,一连三杯下肚,气氛倒是和谐了许多。

聊了几句后,才知道这家小饭店的生意并不怎么好,所以任山才去铁军上班的,结果还被李刚逼的辞职了。

正说着,忽然几个流里流气的家伙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进来就很是嚣张的说道:“任山,欠老子的钱什么时候给啊?”

看到出现的几人,任山脸色很难看,走了过去,对领头的那个光头说道:“龙哥,能不能宽限我几天,这几天生意不太好,我又刚刚辞职,等过两天,我再孝敬龙哥。”

听了两人的对话,我似乎明白了一点,这个光头可不是来要账的,更像是收保护费的。

谁知任山刚说完话,就被光头一巴掌打在了脸上,怒道:“老子管你辞职不辞职,管你生意好不好,今天要是把交钱,就给你砸了。”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