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四十九章 叔叔能忍,婶婶不能忍

伊婉儿看着我的眼神中满是柔和,她刚才说我和谁很像?

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她的眼神中忽然充满了哀伤,接着拿出了一张照片递了过来,当我看到照片上的那个青年时,心中暗暗惊讶,因为我俩还真的挺像,如果是一样的发型和身高,估计别人都会认为我们是双胞胎。

我将照片递了过去,惊讶道:“这是谁啊?跟我长的还真的非常的像。”

伊婉儿将照片放回了钱包,目光眺望着远方,缓缓开口道:“他是我亲弟弟,三年前,去世了。”

说出这句话,我明显的感觉到伊婉儿的身体都微微晃动了一下,与此同时,我连忙道歉:“对不起!”

伊婉儿很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微微一笑:“没事,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我早就放下了。”

亲人去世,哪能说放下就放下,我也不再多提这件事,而是跟她聊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很快将伊婉儿的注意力转移。

聊了几句后,伊婉儿踩着高跟鞋离开了,离开前她又一脸真诚的说道:“张泽,我知道你有也行,你的老婆家境不错,我想你一定也不愿意一辈子都这样碌碌无为吧?我前面说的高端保安的事情,你可以考虑,钱不够我可以以市场借贷利息给你算。”

她一走,几个学员立马围了上来,笑呵呵的问道:“教官,刚才那个美女谁啊?身材真特么的好。”

我没好气的说道:“那是我们公司的伊总,要是谁喜欢了,可以去追,不追了就给我继续训练。”

伊婉儿是公司总裁的事情,除了公司高层,这些保安是不清楚了,听了我的话,一个个又开始了训练。

看着保安们训练,我坐在一旁,满脑子都是伊婉儿之前说的话,她想让我将启点变成高端保安训练营,如果真的能成,伊婉儿一定会帮助我的,有了她的帮助,我失败的几率很小。

只是我总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用她的钱来搞自己的事业,伊婉儿显然也是怕我多想,才说愿意以市场利息给我借钱。

浑浑噩噩的一天又过去了,短暂的几天工作,也让我明白了许多,随便一个人就可以训练保安,伊婉儿让我担任教官,显然是为了让我心安理得的拿她给我的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想到这些,我心中满满的都是感动。

如果是以前,我或许还会认为是因为伊婉儿将我当做钟叔的传人来报恩,今天看了她弟弟的照片后,我才知道,她这样帮我,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她弟弟吧!

白天的工作结束了,可是晚上的工作还要继续,在铁军下班后,吃了个晚饭就匆忙去了月色,如今因为启点与非凡的合作,非凡的业务也慢慢进入了正轨,而我也在考虑辞职的事情,现在担任了铁军教官的职位,已经很忙了,虽然启点的业务并不多,可我毕竟是老板,很多事情还是需要我亲自去做的,这样下去,我就真的要奔溃了。

晚上十一点的样子,我看到玫姐来了,主动找了过去,跟她来到办公室后,玫姐就笑呵呵的说道:“张泽,这批新的保安怎么样?”

看玫姐挺高兴的,我点了点头:“挺不错的,尤其是精神面貌。”

玫姐乐呵呵的说:“是啊,也不知道陆总怎么找的新合作伙伴,不光是我们月色,还有其他非凡旗下的娱乐场所,新的保安都很不错,人也比以前年轻多了。”

玫姐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我聊着,而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终于玫姐开口了,疑惑道:“对了,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玫姐都问了,我这才双手将辞职信递了过去:“玫姐,我是来辞职的,打算明天开始就不过来了。”

我的话让玫姐愣了那么一下,才惊讶的说道:“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想要辞职了?是不是有什么人欺负你了?”

我摇头:“玫姐,我是找到新的工作了,真的很抱歉。”

玫姐似乎根本没想到我会突然辞职,她一直在给我做工作,可我的态度非常的强硬,就是要辞职,最后她也是没办法了,拿出了陆一菲:“你是陆总亲自介绍过来的,就算要辞职,至少应该让陆总知道吧?”

想了想,我还是点了点头,说:“那我还是找找陆总吧!”

玫姐显然还是不想让我离开,也没急着让我站完最后一个岗,拉着我问东问西,能说的都说了,不能说的我一句都没说。

玫姐这个人我接触虽然不多,但总觉得这个女人很神秘,平时基本上很难看到她来月色,当初我被林峰绑走的时候,就是她带人救的我,虽然她一直说那些人都是陆一菲让她提前安排好暗中保护我的,还说那些救我的人都是假扮的,可我总觉得她没有说实话,可是人家不说,我也没办法逼迫人家开口。

晚上回家的时候,刚进门,陆一菲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你要辞职?”

没想到玫姐已经把这件事告诉陆一菲了,我本就要找她说这件事,于是说道:“菲菲姐,我已经找到新工作了,现在这样的工作强度,有些受不了。”

陆一菲放下了手中的一本厚厚的书籍,示意我坐在了她的对面,又说道:“本来还打算让你进公司,没想到你竟然找到新工作了,不考虑考虑进非凡?”

我苦涩的摇了摇头:“我挺喜欢现在的工作,时间自由,也能准时下班,也能多抽出点时间来陪陪一凡。”

我知道陆一菲把自己的妹妹看的很重,果然,提起陆一凡,陆一菲倒是点了点头,说:“也好,既然你找到新工作了,那我就不强迫你了,不过你可要说到做到,多抽出点时间陪陪一凡。”

我连连答应了下来,见她又拿起了那本厚厚的书籍,显然没兴趣跟我说话了,我起身离开回了房间。

自从上次陆军再来找她们姐妹之后,每天我下班回来的时候,都能看到陆一凡捧着书籍在学习,我都进门了,她都没有发现。

看着她认真的样子,我还是有几分心疼她,关心道:“一凡,已经一点了,睡觉吧!”

陆一凡这才回过神,看到是我,她微微一笑:“你先睡吧,我再看会儿,马上就睡。”

一个人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陆一凡还在书桌前学习。

我满脑子都是今晚伊婉儿跟我说的话,我是真的动心了,这是我一个机会,一个成功的机会,就像伊婉儿说的,陆家的条件很不错,我总不能一直这样在她们的手底下碌碌无为吧?

而我和陆一凡本就没有感情基础,现在的相处,明显更像是普通朋友,这样下去也不是事,是不是该找个机会,跟陆一凡谈谈离婚的事了?

做完在王者之城,因为赢了最终的比赛,我得到了一百万的奖金,而我现在还有铁军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五百万早晚会凑齐,等我凑齐了,是不是就可以跟陆一凡离婚了?

不知道为何,想到离婚,我的情绪忽然间有些暴躁了起来,就连我自己都不清楚,我到底想不想离婚,跟陆一凡结婚也有一段时间了,只是这种没有任何感情的无实婚姻,真的让我很绝望。

当初陆一菲让我当上门女婿,也是为了阻止陆军催促陆一凡结婚,可陆军从始至终都没有把我当回事,我跟陆一凡到底是不是夫妻,都改变不了陆军的想法。

正在胡思乱想,陆一凡的声音忽然响起:“想什么呢?”

只见陆一凡在我身边的位置躺了下来,微笑着问道。

看着近在咫尺的精致五官,我的心情很复杂,摇摇头说:“很晚了,睡吧!”

说着,闭上了眼睛,灯熄了,我的眼睛又睁开了,忽然一道叹息声从身边响起。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和往常一样,训练结束后回家冲澡,吃饭,上班。

刚到公司,就看到业务部部长李刚正在对一个年轻的同事发脾气,而那个年轻的同事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大,一头蓝色的头发,看起来挺老实的样子,此时被李刚训话,他的脸色也很难看,我明显看到他在忍着。

李刚见他这副神色,顿时就更加愤怒了起来:“你特么的还长脾气了?我告诉你,如果赶在今天下班之前,你没有把那笔欠款讨回来,这个月工资就别想要了。”

“李部长,今天下午就让我把那批欠款追回来,这怎么可能?如果这笔钱好要,至于拖这么久吗?你这分明就是欺负人,我任山不就顶撞过你几次吗?至于这样针对我?就算顶撞,也都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你凭什么这样对我?”任山满脸都是怒火,终于被逼的爆发了。

李刚这个人我虽然没打过交道,但却知道他跟人事部部长王森是穿一条裤子的,两人关系很好,平时吃饭都在一起,我甚至都在怀疑,他俩是不是在搞基。

被任山当众顶撞,李刚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咬牙道:“我是业务部部长,要怎么安排都是我说了算,既然你说我欺负你,那我还真就欺负你了,今天下班前不把那笔钱要过来,明天你就不用来了!”

任山顿时就急了,连忙说道:“我是通过公司正常招聘程序进来的,你有什么资格开除我?”

“业务部没有这个权利,我人事部有这个权利,你当众顶撞领导,就凭这一条,我就有权利开除你。”王森的声音忽然响起,接着就看到他人模狗样的走了过来。

说着,王森还朝着我的方向冷笑了声,继续对任山说道:“你还跟某些人一个德行,仗着自己有点关系,就整天一幅我行我素的样子。”

王森这句话说出口,瞬间无数道目光看向了我的方向,我也没想到这王八蛋会拐弯抹角的骂我,叔叔能忍婶婶不能忍,我向前一步走了过去。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