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四百七十七章 拼了老命跟你斗

这一刻,全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厉王的身上。

谁都看明白了,厉王这是不愿意接受我的获胜。

看着厉王身后那两名黑衣高手,我的神色顿时十分凝重了起来,双眸死死的盯着厉王。

“让我跟你去调查?你算什么东西?”我的气势陡然间暴涨了起来。

我这番话说出口,顿时全场每个人的眼中都是震惊之色。

毕竟厉王的身份不凡,本就是省城四大家族厉家之人,又是整个省城三十岁之内的最强高手,可想而知他在厉家的地位有多高。

此刻却被我质问他算什么东西,全场哗然!

今天,他输在了我的手中,现在说什么我杀了厉家的后辈,要带我去厉家接受调查,我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接受?

厉王听到我的质问后,满脸都是扭曲的怒火,咬牙切齿说道:“小子,既然你要找死,那我成全!”

历王说着,便带着两名黑衣高手朝着我一步步的走了过来。

而我也瞬间将大道天衍经运行了起来,顿时一股股强大的气息从我身上散发了出来。

反正我是以鬼先生的身份出现在这里,只要今天不会被厉家带走,就绝对不会暴露身份,之前在和历王交手的时候,我还有所保留,但现在却可以不用丝毫的留手,尽管爆发我全部的实力。

不远处观战席位上的蒋家现任家主蒋昊天,面带几分狡黠的笑容。

今天是蒋家内部的武斗,而就在刚刚,我已经帮助蒋昊正派系拿下了武斗第三局的胜利,也就是说,接下来的五年,蒋家家主之位将会落到蒋昊正派系。

但现在有历王针对我,若是我被历王带走,或者是杀害,那么蒋家武斗的第三局就可以重新开始了,或许历王突然对我发难,就是因为和蒋昊天之间有什么交易。

不然历王堂堂省城四大家族的顶尖高手,也不会当众对我发难,甚至不敢承认自己的失败。

就在这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蒋昊正,目光一凝,看向了历王,沉声说道:“厉先生,鬼先生是我蒋家的贵客,他在擂台上已经胜了你,你现在却要带走他,是不是不合规矩?若他真的如你所说,杀害了你厉家后辈,那是不是也该拿出证据来?”

听到蒋昊正的话,许多人都是一脸惊讶的看向了他,而历王阴险的眸子也落在了蒋昊正的身上,微眯着双目,不屑的一笑,随即冷漠道:“老东西,这是我厉家和这个小子的事情,与你们蒋家无关,若是你蒋家胆敢插手这件事,那就别怪我厉家不客气了!”

历王的言语中充满了威胁,蒋昊正的脸色顿时十分难看了起来。

而这时候,蒋昊天也是一副苦口婆心的模样,看向蒋昊正说道:“老二,你说的可不对,直到今天,我才知道还有鬼先生这么一号人帮助你出战武斗,他如何算得了我蒋家的贵客?我这个家主可是都不清楚!”

蒋昊正显然也清楚蒋昊天的目的,冷哼一声,不悦的说道:“难道你告诉过我,厉先生要帮助你来参加武斗?”

蒋昊天淡淡一笑,说道:“我可没说厉先生是贵客,不过是厉先生对我们蒋家武斗有兴趣,所以才主动来找我请战,能有厉先生这样的大人物参加我蒋家武斗,我当然十分欢迎,再说了,以厉先生的身份,别说是我们蒋家,就算是放在其他的米方各大势力,又有哪个势力敢不把厉先生当做是贵客?”

“哼!”

蒋昊正冷哼一声,说道:“接下来,你是不是还要说,因为鬼先生和厉先生之间的恩怨,刚刚武斗第三局不算数?”

“呵呵!”蒋昊天笑了笑,说:“老二你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放屁!”

蒋昊正的怒火一下子被激发了出来,猛的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站了起来,目露怒火的看向蒋昊天的身上,浑身都是爆发的强烈怒火。

从蒋定钰和蒋定明去找我的时候,答应了我提出的报酬,就能看出蒋昊正对蒋家家主之位的志在必得。

原本我还以为蒋昊正为了得到家主之位不择手段,现在看来,并不是,恐怕他早就知道了,如果他这一派系获得胜利的结果,所以才提早就有所准备。

原本是热闹非凡的蒋家武斗,但此刻却比蒋家武斗更加热闹,这根本就是蒋家内斗,剧情更加的精彩绝伦。

四周那些受邀而来的那些米方的各大势力的来人,都是一脸看戏的样子,似乎等待着更精彩的事情发生。

蒋昊正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极强的气势,而蒋昊天本就是连续三任的家主,此刻将自己的情绪克制的非常的好,很是淡定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而是微眯着双目,盯着蒋昊正说道:“老二,你放肆了,别忘了,现在的蒋家家主还是我!”

“蒋昊天,你最好把话说明白了,刚刚鬼先生可是已经取得了武斗第三局的胜利,就算厉先生真的和鬼先生之间有恩怨,但那也是武斗第三局获胜之后的事情。”蒋昊正满脸都是怒火,他身后的一众蒋昊正派系的强者,全都是一副情绪激动的模样。

原本他们已经看到了蒋家武斗获胜,整整十五年,终于等到家主之位落在他们手中的这一天,但却被蒋昊天一句鬼先生和厉先生有恩怨,第三局武斗不算而终结,他们如何能平静?

而蒋昊天派系的高手,也纷纷起身,一个个充满杀机的与蒋昊正派系的人对峙了起来。

的确是一场蒋家内斗的大戏!

“蒋昊正,你这是要坏了祖宗几十年来的规矩?”蒋昊天的怒火也瞬间被激起,死死的盯着蒋昊正质问道。

“规矩?”蒋昊正冷笑连连,说道:“你竟然跟我讲规矩?我只知道,这一届的武斗,是我们这一派系获胜,那接下来五年的蒋家家主之位,就属于我们,你凭什么要将武斗第三局的比赛取消?”

“凭什么?”

蒋昊天冷漠无比的说道:“就凭厉先生要杀他!”

这一瞬间,无数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我的身上,而厉王也已经带着两名厉家高手将我围了起来,似乎只要他一句话,两名厉家高手就要对我展开攻击。

厉王的嘴角满是笑意,一脸威胁的看向情绪激动的蒋昊正,缓缓开口说道:“蒋昊正,我今天受邀而来,除了要代表蒋昊天派系参加武斗之外,还有一层身份,那就是厉家的代表,这个藏头露尾的小子是我厉家在追杀的人,你觉得这样的人,有资格参加蒋家的武斗?更何况是这小子敢杀我厉家的后辈,若是你执意要保这小子,就算你能当选蒋家家主,那今后,蒋家就是我厉家的敌人!你最好掂量掂量!”

听到历王的话,蒋昊正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就算他今天可以成功当选蒋家家主,但厉家也不会放过蒋家。

“二爷,您还是以大局为重,退步吧!”

这时候,蒋昊天派系的一名蒋家后辈,忽然看向蒋昊正说道。

这名后辈一开口,顿时无数蒋家后辈都齐声说道:“二爷,您还是以大局为重,退步吧!”

甚至就连一些蒋昊正派系的后辈,此刻也在劝说蒋昊正。

蒋昊正极力的在克制自己的怒火,双目猩红,满是不甘。

足足十五年,好不容易等到了今天,好不容易等到了获胜,好不容易等到家主之位落在自己手中了,但偏偏在这种时候,刚刚才战败的历王,却出来搅局。

这让他如何甘心?

他又有几个五年可以等待?

别人不清楚,难道他不清楚吗?

若是继续下去,或许下一个五年一届的商斗和武斗,都会直接取消,而他们这一派系,也会彻底的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就像是今天,甚至是许多他这一派系的后辈,都已经公开表明站在蒋昊天派系了,他如何能等?

等下去,就是他们派系的消失!

蒋昊正不甘心!

蒋定钰和蒋定明也紧紧地咬着牙齿,十分的不甘心!

还有一些忠心的他这一派系的蒋家后辈,同样不甘心!

可是不甘心又如何?

现在是省城四大家族之一厉家之人的威胁,扬言若是蒋昊正当选蒋家家主,蒋家就会受到省城厉家的打击。

蒋昊正双目紧闭,双拳也是紧紧地攥了起来,只有少部分的蒋家后辈依旧同他共进退,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蒋昊正的身上,似乎都在等待蒋昊正的答案。

而历王此时也不急着动我了,一脸邪笑的看向蒋昊正,似乎只要蒋昊正敢继续争下去,他就立刻对我动手。

而我也一脸平静,内心没有丝毫的波澜,只是微微有些失望。

若是蒋昊正今天真的选择了放弃,那他就不配成为蒋家的下任家主,一个失去血性的家主,又如何能带领家族走上兴盛?

全场一阵死寂,静的有些可怕,仿佛都在等待蒋昊正的选择。

足足沉静了两分钟,一直闭目的蒋昊正,终于睁开了双目。

他睁开双目的瞬间,似乎有两道精芒闪烁,整个人的气势陡然间攀升到了极点,一副睥睨天下的模样,冷漠无比的看向蒋昊天,一字一句的说道:“武斗第三局,必须算!若你要跟我斗,那我今天就算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跟你斗下去!”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