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四百七十章 苏婷是布局者?

听到青年的话,陆一菲和陆一凡更是脸色大变。

陆一菲一脸漠然的看着青年,说道:“我早就告诉过你,我们姓陆,不姓钟,想要让我们跟随你去钟家,你就别痴心妄想,这里是我的家,请你现在立刻离开!”

听到陆一菲的话,青年淡淡一笑,说道:“陆一菲,敢这样威胁我钟离的人,别说是小小的米方了,就算是整个省城,也没有人敢这样对我说话,现在就给你们一个机会,跟张泽那个小子彻底断干净了,跟我回钟家!”

“我们不是钟家的人,你们给我滚出去!”陆一菲愤怒的伸手一指别墅大厅门口,满脸都是怒火。

钟离只是淡淡的看了眼陆一菲,随即看向身边的两名魁梧大汉,吩咐道:“现在就给你们安排一个任务,立刻带着钟家的高手,去围杀张泽!”

“是,离少!”听到钟离的吩咐,两名魁梧大汉齐声应道,随即转身就准备离开。

而陆一菲和陆一凡在听到钟离的吩咐后,顿时都是面色大变,陆一凡几乎是下意识的开口说道:“等等!”

钟离似乎早就料到了陆一凡会阻止,随即挥了挥手,那两名正准备离开的钟家高手,停下了脚步。

“我不想听你任何的解释和劝说,只给你们一个机会,彻底断绝与张泽之间的关系,然后跟随我一起回钟家,不然,张泽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

钟离霸道无比,言语中充满了坚定。

陆一凡紧紧的咬着红唇,半晌才咬牙说道:“你说我和姐姐是钟家的人,有什么证据?”

“证据?”

钟离淡淡一笑,随即伸手在自己的脑袋上轻轻的一拽,随即手中出现了一根黑色的头发。

钟离递向陆一凡,淡淡的说道:“这是我的头发,你们可以拿着去找权威的医院做DNA鉴定,相信结果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说完,钟离看了眼时间,又说道:“好了,该说的已经说了,我要走了,千万别让我等太久,我只给你们三天时间,三天后,如果你们还没有告诉我你们的答案,那就别怪我这个当哥哥的心狠手辣了,你们我可以放过,但是张泽,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

一股强烈的杀机瞬间释放了出来,就在他面前的陆一菲和陆一凡都感受到了一阵可怕的寒意,两女都是面色大变。

钟离直接转身离去,似乎一点不担心陆一菲和陆一凡不会跟着他回钟家。

……

就在别墅发生的这一切,我并不知晓,此刻内心只有难以忍受的痛楚。

跟陆一凡在一起两年了,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就是两年时间,我早就对她产生了感情,如今她忽然态度如此坚定的说要跟我离婚,我很难接受。

从别墅离开后,我就回到了公司的办公室。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只能给她几天缓和的时间,等这几天过去了,说不定陆一凡就可以恢复了。

想到这里,我也不再胡思乱想,直接盘膝而坐,大道天衍经瞬间运行了起来。

自从修炼了大道天衍经之后,我感觉自己的实力每天都在增长,如今整个米方,能有资格成为我对手的人,都没有几人。

就算是米方的那些顶尖势力的顶尖高手,或许才有资格让我正眼想看,就算是黄继虎,现在我与他之间的差距也在不断的缩小,相信没多久,我就可以击败黄继虎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我正在办公室处理工作的事情,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敲响了,我说了声:“请进!”

说完,我继续埋头工作,甚至都不看进来的人是谁。

直到我处理完了手中的一个文件之后,这才抬头,当我看到已经进入我的办公室等候有一阵子的陆一凡的时候,顿时一喜。

以为陆一凡是经过了一晚上后,想通了,才来找我的。

我连忙起身走了过去,可我刚坐在陆一凡的身边,她就下意识的朝着远处躲避了一下,似乎害怕跟我坐在一起太近了。

我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看着陆一凡问道:“一凡,你怎么来了?”

陆一凡没说话,而是拿出一个牛皮纸袋,随即从里面拿出几份协议出来,说道:“这是离婚协议书,你看看,如果没有问题,就签字吧!”

听到陆一凡的话,我犹如被一阵惊雷命中,彻底呆在了原地。

原本我还想着等过段时间,等到陆一凡和陆一菲彻底冷静了,我再去找陆一凡解释,可没想到的是,才刚刚过去一夜,陆一凡就主动来了我的公司找我,而且还是拿着离婚协议书来的。

“一凡,你不要这样,照片的事情我真的可以跟你解释清楚,你听我说,照片是……”

然而不等我把话说完,陆一凡就毫不留情的打断说道:“我想,昨晚我已经说的非常的清楚了吧?你千万别以为昨天晚上我说的那些话都是冲动之下才说出的那番话,一切都是真的,昨晚我一夜未睡,一直在考虑这件事,现在我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你,这个决定并不是我冲动之下才做出的决定,离婚吧!”

陆一凡面无表情,眼中满是坚定。

看着她这幅神色,我终于确定,她是认真的,真的要跟我离婚。

原本还打算再等几天去找她解释,可现在她根本就一点机会都不给我,就要跟我离婚。

一股怒意忽然升腾而起,我咬牙说道:“陆一凡,你就真的要如此绝情,跟我离婚?”

“对!”陆一凡一脸漠然看向我。

“我可以对你发誓,自从跟你结婚之后,我从未做出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即便前天晚上在米方大学发生的事情,我也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只是苏婷找我,她说放不下我,是我态度非常坚定的告诉她,我和她之间已经没有任何的可能了,而我们之所以拥抱,也是最后的告别,真的没有任何要背叛你的想法。”

我一脸认真的说道。

然而我的解释并没有让陆一凡有任何的变化,她依旧那副风轻云淡的模样看向我,似乎我在说一件与她没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情。

看到她的反应,我终于意识到,她是认真的,是真的考虑好了,真的要跟我离婚。

看着她这幅表情,我内心的怒火更加旺盛。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平静,看向她,再次问道:“你确定要离婚?”

“确定!”

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让我彻底心寒,彻底绝望。

怒火中的我,直接从她手中拿过离婚协议书,不再有丝毫的犹豫,拿起笔毫不犹豫的刷刷几笔签下了我的名字,内容根本就没有去看。

我没有注意到的是,在我签下名字的那一瞬间,陆一凡的眼中明显的闪过一丝痛楚,但只是一闪而逝。

“现在你满意了吧?”我愤怒的朝着陆一凡怒吼一声。

陆一凡就像是没有听到我的话一般,将我刚刚签过名字的离婚协议书收了起来,随即看都不看我一眼,直接转身离开。

眼睁睁的看着陆一凡离开后,一股强烈的怒火让我忍不住想要爆发。

“啊……”

我忽然大吼一声,猛地一把将桌面上的东西全都摔在了地上。

半晌,我才冷静了下来。

冷静之后,我又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完整的联系了一下,有种错觉,这一切都是针对我的一个阴谋。

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布下的局,但基本上可以确定,一定有人在布局。

只是我想不明白的是,能布下这样的局,肯定不是简单的人物,就算是米方的那些顶尖势力的大佬,似乎也没有这样的能力。

能让胡勇都不敢轻举妄动,显然说明了对方的背景强大,胡家毕竟是东山市的顶尖势力,即便是我现在手中的势力,如果不是为了救陆一菲和陆一凡,我也不会轻易去东山市找胡勇。

对方能早我十分钟将陆一菲和陆一凡从胡勇的手中劫持离开,结果她们又完好无损的被送到了家里,而陆一凡的手中还有那些关于我和苏婷的照片,虽然有几张照片的内容是真的,可大部分却都是PS的。

难道就是为了让陆一菲和陆一凡跟我断绝关系?

想这样做的人,恐怕只有省城钟家吧?

可如果是省城钟家在布局,那陆一菲和陆一凡消失后,早上的时候,我刚到别墅,钟离也来找陆一菲和陆一凡了,明显这件事跟他们钟家没有任何的关系。

就算有关系,以省城钟家的实力,也不会不承认吧?毕竟在他们眼中,我不过是米方市的一个公司老板而已,甚至就连顶尖势力都不是,对他们根本造不成任何的麻烦。

而且我和钟离几乎一起出现在别墅,但我在得到消息后,就以最快的速度开车去了胡勇的别墅,然而依旧晚了十分钟。

这就说明,对方一开始就清楚我的动向。

想到这里,我忽然又想起了前天晚上在米方大学,与苏婷相遇的情景。

我和苏婷从启点特卫的停车场离开,去了米方大学,接着又被人拍下了照片,难道说,有人一直在跟踪我?

还有,苏婷是真的从心里放不下我?

还是说,苏婷也是别人的枪,她说放不下我,主动与我拥抱,就是为了给别人制造拍下我们亲密照片的机会?

想到这里,忽然一股怒火在我心中不由的升腾而起。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