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四百六十九章 菲凡的哥哥

这一次,我终于确定自己没有听错,是陆一凡真的想要跟我离婚了。

而一旁的陆一菲,依旧是那副冷漠的样子看向我,仿佛是我犯下了多么不可饶恕的罪行一般,让我忽然感觉她们是那么的陌生。

一瞬间,一股刀绞般的痛楚,让我欲生欲死。

我的眼中满是不可置信,我从未想到过,有一天,那个一向温柔的像是一团水的女人,竟然真的会向我提出离婚这两个字。

如果不是到了逼不得已,两个相爱的人会离婚吗?

我呆呆的看着陆一凡半晌,我失魂落魄的问道:“告诉我,为什么?”

我不相信只是因为昨天晚上我没有打招呼而一夜不归这件事。

虽说的确是我的错,但这也不是多么严重的错误,一个大男人,遇到糟心的事情,在外面跟朋友喝酒,喝多了睡着了,一夜未归,挺正常,而且这也是我第一次做出这样的事情。

我是什么样的一个人,难道她不清楚吗?

两年来,我们走到今天这一步十分的不容易,刚开始的时候,我是无法从心底里接受她,可过去了这么久,尤其是一年前,她陪着我回老家的时候,终于打动了我,我们才终于走到了一起。

之后遇到的这么多事情,我不相信,陆一凡是那种轻易就要放弃跟我之间的爱情的女人。

听到我的话,陆一凡冷笑了一声,说道:“好!既然你一定要找我要理由,那我就给你理由好了。”

她的情绪忽然十分激动了起来,说着就从身边的背包中拿出了一个牛皮纸袋,随即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小叠照片,一把朝着我的脸上狠狠地甩了过来。

顿时漫天都是飞舞的照片,我从地上捡起了一张照片,然而当我看到照片上的内容的时候,顿时整个人都惊呆了,如果被一记惊雷命中。

因为照片上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

是我和苏婷激情在一起的照片,而且还非常精准的给了一个特写镜头,可以非常清楚的看清楚,那个男人就是我。

除此之外,还有一张非常清晰的照片,上面依旧是我和苏婷,正是昨天下班后,苏婷带我去米方大学,然后在我们曾经确定关系的那栋陈旧的楼栋前拥抱在一起的照片。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不过是道别的场景,竟然被人拍了下来,而且还出现在了陆一凡的手中。

显然,这是针对我的一个阴谋!

从昨天晚上,有人引导胡勇将陆一菲和陆一凡带走,然后又让我找到胡勇的那栋别墅,结果告诉我说两女已经被人救走了。

直到现在,我才知道,陆一凡的手中竟然有一些我和苏婷亲密的照片,初次之外,还有一些照片,照片上的主角依旧是我,只是都是PS的照片,完全跟我没有关系的那种,而且全都是我和苏婷在一起的照片。

想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了前几天,每天晚上,我回到家里的时候,陆一凡都十分的不对劲,而且看向我的眼神也不一样了。

现在再看,显然她早就收到了那些照片,直到昨晚的事情发生之后,陆一凡终于彻底爆发。

看着我惊讶的样子,陆一凡嗤笑一声,冲着我怒吼道:“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陆一凡的情绪极其的激动,满脸都是怒火,而她身边的陆一菲,同样是满脸怒火看向我。

我一脸复杂的看向陆一凡,缓缓开口说道:“一凡,我们相处这么久,我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你不清楚吗?这些照片,我只认两张,其他的全都是假的,而且也不是你想的那样。”

“呵呵,现在都已经证据确凿了,你还想在我面前狡辩?只有两张照片你认?你怎么不说全都是假的?”陆一凡嗤笑一声。

我自嘲的一笑,知道现在她正在气头,是不可能听我解释的。

“一凡,我知道现在无论我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

我看向陆一凡,一脸认真,随即又说道:“这样好了,你先冷静冷静,等过两天了,咱们再说其他的,好不好?”

“没那个必要!”

这一次,陆一凡还没说话,陆一菲便十分强硬的回答道。

而陆一凡眼中也明显的闪过一道挣扎之色,但终究还是没有说话,显然是默认了陆一菲的话。

看到陆一凡的反应,我忽然也有些愤怒了起来,我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可她们依旧不肯听我解释,甚至就连给双方几天缓和的时间都不给。

“我说了,那些照片并不是全都真的,而且我都可以向你解释……”

然而这一次我的话还没有说完,陆一凡就十分强硬的打破我的话,说道:“张泽,不管什么原因,也不管到底有多少照片是真的,我也不想听你任何的解释,我是一个有感情洁癖的女人,有些事情你既然已经做了,无论事情怪不怪你,都无所谓了,我真的无法忍受,我的男人是跟别的女人发生过关系!”

这一次,陆一凡的神色十分的认真,而我震惊的看着陆一凡说出了这番话,她竟然真的一点给我解释的机会都不给。

我忽然有些绝望了起来,不曾想过,有一天,陆一凡会对我说出这样的话。

我不知道这件事背后到底是什么人在搞鬼,但我确定的是,这件事绝对有人在背后搞鬼,竟然连陆一凡都能被蛊惑。

“你真的一点机会都不给我?”我一脸认真的看向陆一凡问道。

陆一凡非常坚定的摇头:“不给!”

“好!”

半晌,我才强忍着内心的痛楚,说出了这两个字。

说出这两个字,我像是将浑身的力量都用尽了一般,整个人的心中都空空的那种感觉。

“既然你不听我解释,执意相信那些照片上的内容都是事实,那我只能离开!”

我目光死死的盯着陆一凡的目光说出了这番话。

陆一凡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痛楚,似乎是真的想要我离开。

我又深深地看了眼陆一菲,随即目光再次落在陆一凡的身上,然后转身,刚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忽然停下了步伐,拿出一把车钥匙,放在了门口的衣柜上,这才没有任何的犹豫,转身离开。

来到外面后,我才感觉到一丝强烈无比的心痛感升起,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然而我心中依然抱着几分希望,希望等几天后,陆一凡可以冷静下来,听我解释。

大道天衍经不断的运行,内心的暴躁也满满的被压制了下去。

从别墅离开后,我直接去了公司,从我和陆一凡在一起开始,我就一直住在陆一菲的别墅里,现在才发现,自己竟然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只能在办公室将就一夜了。

就在我刚从别墅离开,陆一凡终于再也无法控制内心的痛楚,放声大哭了起来。

陆一菲满脸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妹妹,紧紧的抱着她,轻声说道:“一凡,姐姐知道你非常的难过,但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选择,无论对错,既然做了,那就一定要坚持下去,就像是当初阿泽为了我们,也是奋不顾身的付出了一切,现在,姐姐陪你一起,为了他,而离开他!”

“可是,姐姐,我心里真的好难受啊!”陆一凡哭着说道。

陆一菲一脸坚定的看着她,说道:“一凡,你要这样去想,如果你不跟他分开,省城钟家一定不会放过他,他拥有现在的一切,真的非常的不容易,踏实啊什么样的人,你比我清楚,一旦钟家要强行带走我们,就算是拼尽了一切,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来帮助我们,可钟家是省城的顶尖势力,就算是米方的顶尖势力,张泽都无法应对,更别说是更加庞大的省城顶尖势力了,既然张泽救不了我们,那我们拼什么还要拖累他?”

“姐姐,我知道了,可我心里还是难受!”陆一凡哭的更加伤心难过了。

两个小时前,陆一菲的别墅。

一辆普拉多缓缓停在了别墅的门口,陆一菲和陆一凡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被带回了家里,就在她们不知道对方要把自己怎样的时候,那辆车子里的人忽然冷漠无比的说道:“下车吧!”

听到对方的话,陆一菲和陆一凡以为听错了,愣了一下,才回过神,对方是真的去救她们的,顿时两女都是狂喜。

“能告诉我们,到底是谁的我们?”陆一菲激动的看向车子里的黑衣人说道。

黑衣人淡淡的看了眼陆一菲,说道:“无可奉告!”

随即,黑衣人关上了车门,车子直接离开,丢下一脸茫然的陆一菲和陆一凡。

直到这一刻,她们才清楚的意识到,她们得救了。

只是,她们依然不清楚救她们的人到底是谁。

然而就在她们刚刚进入别墅,就看到别墅大厅的沙发上,坐着一名年轻人,而年轻人的身后,还站着两名身材魁梧的大汉。

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年轻人,陆一菲和陆一凡顿时脸色大变。

陆一菲怒道:“这是我家,谁让你们进来的?”

青年只是淡淡的一笑,起身看了眼装潢气派的别墅大厅,他笑着说道:“我来自己妹妹的家里,有什么不可以的吗?”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