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四百六十一章 是我对不起她

听到苏婷的话,这一刻我惊呆了,同时,内心满是复杂和感动。

原本我以为苏婷早就忘记了我,但怎么也没有想到,我们都分开这么久了,她竟然还是忘不了我。

看着她满脸的泪水,我心如刀绞。

我很想现在就上前一步狠狠地将她抱在自己的怀中,但是我十分清楚,我们之间的立场,也清楚我现在已经是结婚的人,虽然我和陆一凡一开始在一起并不是因为爱情,但相处了这么久,我们早就感情非常的好了,就算是我心中依然放不下苏婷,我也要彻底将我和苏婷之间的关系摆放正确。

看着满脸都是泪水的苏婷,我不知道要说什么,也不知道要如何做,只是神色十分复杂的盯着她。

苏婷见我没有任何的反应,忽然自嘲了笑了起来,看向我的眼神中充满了绝望,缓缓开口:“我知道,你现在已经有妻子了,根本早就忘了我!”

“不!”

听到苏婷的话,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开口说道:“不是这样的!”

“那你心中还有我?”苏婷听到我的话后,仿佛整个人都有了精神。

我一脸复杂的看向她说道:“苏婷,我们之间已经过去了,就像你说的,我现在已经有了家庭,我们之间再也回不到过去了,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做这世上最好的朋友,身为一个丈夫,我只能做到这样了。”

苏婷紧紧地咬着红唇,也不说话,只有泪水不断的流下,满脸都是。

终于,就在这种僵持中,差不多坚持了一分钟的样子,苏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手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红着双目看向我说道:“我只想和你做夫妻,不过你既然要彻底的放弃我了,那我也是时候要彻底的从心里放下你了,既然如此,为了避免再见时的尴尬,以后我们就当陌生人好了。”

“苏婷,我们没必要这样的……”

苏婷的话让我心如刀绞,十分的难受,我刚要说话,就被苏婷直接打断,她面无表情的看向我说道:“阿泽,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你知道我的,既然是我下定决心的事情,那就绝对不会改变,要么和你在一起,要么就彻底忘记,既然不能在一起,那就彻底放弃,从哪里开始,就让一切从哪里结束吧!我们当初是在这里确定恋爱关系,那么今天,就从起点结束。”

听了苏婷的话,我沉默了,她是什么样的一个女孩,我的确十分的清楚,恐怕今天再来找我之前,就已经想好了要如何结束了。

她也只是抱着一丝希望跟我说依然忘不了我,但现实很残酷,我终究还是无法和她在一起,那就只能结束。

苏婷忽然向我走近了两步,停下,距离我只有紧紧一拳的距离。

她忽然伸开了双臂,辗转一笑,说道:“就让我在最后抱你一次,这样你应该不会再拒绝吧?”

我的心情极其的沉重,没有丝毫的犹豫,张开双臂,跟苏婷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当两人抱在一起的时候,我明显的感觉到她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而我心中一痛,我几乎就要忍不住要告诉苏婷,我也忘不了她了。

但我知道这个女孩,只要我给她一丝的希望,只要她依然爱我,那就会永远的等下去,我已经耽误了她好多年的青春了,再也耽误不起了。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紧紧地抱着她,似乎感受到了我双臂上传来的力量,苏婷也同样紧紧地抱着我。

就在这拥抱中持续了差不多一分钟的样子,我才压制住心中的悸动,轻轻地松开了双臂,而苏婷也松开了双臂,看向我,一脸复杂,说道:“阿泽,对不起!”

听到她向我道歉,我还一愣,随即说道:“你没有任何的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你!”

“再见!”苏婷的眼神瞬间变得极其认真了起来,只说了两个字,随即转身,离开。

看着她独自离去的背影,我的心情说不出的难受。

我没有急着离开,一个人在米方大学的校园转悠着,每到一处我们曾经有过美好记忆的地方,我都感觉自己的心被掏空了一般。

对于苏婷,我始终心怀愧疚,即便我是为了救她的命,才有了今天的一切,但依然很内疚。

苏婷从当初一个学校的乖乖女,到了今天的这一步,一切都是因为我。

好在她现在是跟在李杰的手中做事,我还可以在去找李杰的时候,顺便谈谈苏婷的事情,尽可能的让他照顾一下苏婷。

既然给不了她未来,倒是可以想办法让她过得更好一些。

然而我并不知道的是,正是因为李杰,所以她才会过得非常的不好。

不夜城,顶楼一间豪华套间。

李杰正坐在沙发上,手中还夹着一支精品古巴雪茄,而他的身边,还坐着一人,金全。

而在他们的面前,正站在一个年轻女子,若是我在,就一定可以认出女子的身份,因为她不是别人,就是刚刚才与我分开的苏婷。

“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现在是不是可以放过我弟弟了?”

苏婷一脸寒意,看向李杰。

李杰脸上带着几分笑意,似笑非笑的看向苏婷,缓缓吐出一口烟雾,随即对身边的金全吩咐道:“阿全,你联系一下,可以让苏强走了!”

“是,老板!”金全恭敬的说道,随即当即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过去,等到那边接通后,金全说道:“老板说了,让苏强走!”

说完,金全挂了电话,看向苏婷,说道:“不出意外,五分钟内,你弟弟就可以恢复自由了。”

苏婷咬着牙看向金全,说:“好!”

“那我就下去了!”苏婷接着又看向李杰。

李杰笑了笑,说:“苏婷,我怎么觉得你对我的怨念很大?按理来说,你不应该恨我,而是应该感谢我才对,你不是一直没有放下张泽吗?我现在可是在帮你,想方设法的让张泽跟你在一起,难道你不应该感谢我吗?”

苏婷冷笑一声:“我早就放下他了,是你,不让我放下,一次又一次的去接近他。”

“呵呵!”

李杰淡淡一笑:“没办法,谁让你的前男友是个人才呢?我似乎只能将你控制在我的手中,才能更好的控制他。”

“他已经彻底的放下我了,你的如意算盘恐怕是要落空。”苏婷嘲讽道。

“相信我,他不会彻底放下你的。”

李杰笑了笑,说:“而且我需要的不多,只要你在他的心中还有一点位置,就足够多了,刚刚的场面,不就已经印证了他心中有你吗?”

苏婷脸色微变,随即恢复,冷冷地说道:“如果老板没事了,我就下去了!”

“去吧!”这一次,李杰没有再多说什么。

看着苏婷离开的背影,李杰的眼中都是笑意,看了眼金全,说道:“东西你已经送出去了吧?”

金全点头:“老板放心,该送出去的,已经全都送出去了,相信今天的东西再送出去,事情应该就有结果了。”

“哈哈,好!很好!”李杰大笑着说道,心情显然非常不错。

……

我独自一人在米方大学逛了许久,才独自离开。

离开的时候,心情说不出的难受。

我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彻底的放下了苏婷,然而当苏婷再一次出现在我眼前,亲口告诉我说,她依然忘不掉我的时候,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仿佛就像是当初为了救她的命,而不得不入赘陆一凡的时候那样。

我说想要和苏婷做最好的朋友,显然是我贪心了,原本就如此相爱的两人,现在彻底分手,想要做最好的朋友,又谈何容易?

一个人浑浑噩噩的从米方大学离开,心情有些沉重,直接约了韦洪。

半个小时后,黑狐俱乐部附近的一家小酒吧。

韦洪陪着我一杯又一杯的喝着。

终于,在我还要继续喝一杯的时候,被韦洪一把夺掉酒杯,说道:“阿泽,你到底遇到什么事了?告诉我啊,别光是喝酒,你以为借酒消愁就真的能消愁啊?那就是扯淡,不过是懦夫的表现,说吧,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此时的我,的确像是一个懦夫,的确想要彻底的将自己灌醉,然后忘记一切。

我自嘲的一笑,说道:“洪哥,你说如果你是我,如果遇到了当初我的那件事,你会如何选择?”

韦洪稍稍一愣,随即明白了我说的那件事是什么了,他不假思索,开口道:“我和你一样的选择,那种情况下,我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在我面前过世,再说了,当时你已经想尽了一切,都无法筹备齐医药费,如果你不选择入赘,她一定会死!”

“是啊!如果我不那样选,她就会死。”

我十分痛苦的说道:“可是,我原本不是打算现在这种生活的,而是等我赚够十倍的违约金了,就选择离开,然后去找她坦白一切,但我却没有坚持本心,而是放弃了她,若是当初我坚持要离开,现在,应该已经和苏婷在一起了吧?不管怎样,都是我对不起她!”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