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四百六十章 我依然忘不了你

钱悦嘶吼了一声,就连忙从窗户外面翻了进来。

原本那二百多斤的身躯,此刻行动却十分的灵活,简直就是一个高手,瞬间翻了进来。

而周伟这一刻也被吓的大吼了起来:“啊!不要!不要!快把我拉上去!”

原本刚刚我将周伟推下去的时候,就伸手抓住了周伟的一条手臂。

我忽然感觉十分好笑了起来,这对夫妻,一个怕死到了极点,一个却连死都不怕,还真是一对,就是这女人简直就是个蠢货,不可理喻。

就在钱悦冲过来的时候,我猛然间用力一拉,周伟整个人的身体一下子从窗户外面被我拉了进来,嘭的一声,周伟的身体直接被我拉进来丢在了地上。

钱悦一下子冲过来,扑向周伟大声痛哭了起来,嘴里还哭着说道:“阿伟,我再也不这样做了,再也不这样做了。”

周伟刚还想要说什么,可当他看到我的眼神的时候,被吓的浑身一个机灵,连忙说道:“别再这里丢人现眼了,我们走!”

听到周伟的话后,钱悦连忙起身,带着周伟就离开了启点,而我也没有去阻拦。

我管不着他们从这里离开之后是相杀相爱,还是怎么地,只要不在我的眼前就好。

至于钱悦之前带人去非凡娱乐动手的事情,也付出了代价,而周伟试图侵犯方媛,也受到了不小的惩罚,这件事如果能这样过去最好不过了,可如果他们真的打算再找我麻烦,拿下一次,就不是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了,就算钱悦是钱家的女人,我也会让她付出代价。

看着钱悦和周伟离去的方向,柳千锦拍了拍胸膛,心有余悸的说道:“还真是让人受到了惊吓,幸好没有出事。”

我笑了笑,说:“一个人渣,一个用情至深的蠢女人。”

柳千锦白了我一眼,说道:“你也真够胆大的,就不怕刺激到了那个女人,真的从这里跳下去了啊?”

我微微摇头,说道:“我当然知道如何做,她才不会跳下去。”

柳千锦点了点头,说道:“虽然你的做法有些惊悚,不过刚刚那种情况下,的确是最好的办法。”

看着周围依旧围观小声议论的员工,我对柳千锦说道:“好了,你们继续忙,我先走了!”

说完,离开了启点。

又是一天的忙碌,早上解决了钱悦和周伟的事情,下午的时候一直留在暗影训练基地,一天又过去了。

等到我回到别墅的时候,只有陆一菲一个人在客厅看着电视,而陆一凡却不在。

这还是我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陆一菲和陆一凡就像是连体人一般,基本上都是在一起,平时下班后,两人都在一起看电视。

而陆一菲看到我回来后,也只是看了我一眼,随即目光又落在了电视上。

我换好了鞋子后,走过去问道:“菲菲姐,一凡呢?”

陆一菲看了我一眼,说道:“她在房间,你是不是招惹她了?”

“没有啊!”我疑惑的说道。

陆一菲说:“今天在公司,她就是没精打采的样子,我问她,她也不说。”

听到陆一菲的话,我忽然想起了昨天晚上我和虞惜一起留宿方媛家里的时候,陆一凡跟我通电话的时候,就明显的感觉她的情绪不对。

为了这件事,我还特意问过苏若和陆曼,的确没有发现陆一凡身边有省城钟家的人出现。

既然不是钟家的人接触,那她是怎么了?

难道是因为我昨天晚上不在?

不应该啊!

我忽然有些疑惑了起来,也不再跟陆一菲多说什么,直接上楼。

等我推开门进入房间的时候,陆一凡果然在房间内,我刚进去,陆一凡有些慌乱的收拾着桌面上的一些东西。

我有些疑惑的看了眼陆一凡,不知道她在收拾什么东西,既然不想让我看到,我当然不会主动去问。

“一凡,听菲菲姐说,你今天不太舒服?”我坐在了房间的沙发上,看着陆一凡的方向问道。

陆一凡将动手收好后,才情绪有些低落的说道:“已经没事了!”

如果是以前,每次回到别墅的时候,陆一凡都会十分亲热的迎上来,可是今天不仅不再大厅,而且就算是在房间内,跟我说话的时候,也明显的不对劲。

这让我忽然十分担忧了起来,不知道这女人到底是怎么了。

而且陆一凡的眼睛明显有些红肿,显然是大哭过。

再结合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基本上可以确定,她一定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可是苏若和陆曼一直都在暗中跟随保护她和陆一菲,确实没有任何的反常啊!

“一凡,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我沉声问道,神色十分认真,盯着陆一凡的眼睛。

陆一凡不与我对视,目光躲躲闪闪,随即起身说道:“我有些累了,先去洗漱了!”

说完,她就起身去洗漱了,洗漱完后,则是直接躺在了床上,竟然真的要睡了。

现在不过刚刚下班没多久,也就晚上八点的样子,就算以前睡觉,最早也要等到十点,她的一切都不正常。

可是她不说,我又不好问。

我去冲一个澡,随即也躺在了她的身边。

只是我刚伸手搂住了陆一凡,就被她推开了我的手臂。

她今晚的举动的确非常的反常,这让我的手臂僵在了半空。

虽然苦涩的笑了笑,随即也不再有任何的亲密举动,躺在她的身边安静的入睡。

这段时间的确很累,虽然时间还很早,可在黑暗的环境中,很快就入睡了。

等到第二天一早我醒过来的时候,竟然发现身边的陆一凡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在了,正着急要寻找的时候,却发现她躺在沙发上。

显然,昨晚她是在沙发上讲究了一晚,我的神色顿时十分凝重了起来。

从做完反应来看,陆一凡对我的态度发生了变化,好像十分的排斥,显然,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是我又实在想不明白,我到底是什么地方做的让她不满意了。

难道是因为前天晚上没有回家?

可是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时候,她也没有像昨晚那种反应。

看来,我最近太忙了,有些忽略陆一凡了,不管怎样,她都是我的合法妻子,作为夫妻,我确实对她忽略了太多。

以后我得多抽出一点时间陪着她了。

想到这里,我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房间,去了红山之巅。

接下来的几天,启点特卫,以及非凡娱乐和非凡俱乐部,都是良性发展中,而我也慢慢的将手头的许多工作解决了。

终于将时间腾出来好好陪陪陆一凡了。

这几天,自从那天晚上我留宿在方媛家里之后,陆一凡每天都不跟我说话,晚上也不允许一些亲密的动作,这让我十分的疑惑。

周五,晚上下班,刚准备回家,还打算周六周日好好的休息一下,带陆一凡出去转转。

可是我刚来到公司的地下车库,刚准备上车,忽然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看到她的时候,我的情绪明显波动了一下。

“苏婷!”

我有些惊讶的说道:“你怎么在这儿?”

“我想和你谈谈!”苏婷面无表情的说道。

自从我和陆一凡从老家一起回来后,我就彻底的放下了苏婷,打算好好的跟陆一凡过日子了。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基本上再没有见过苏婷这个女人,到现在为止,也有将近一年时间没见了。

再次看到这个女人,我的情绪还是有了很大的波动。

毕竟我们曾经那么的相爱,而正是因为爱,所以我才选择了主动分开,从我们彻底分开,也不过短短两年不到的时间。

而在这两年内,也发生了太多,不仅仅是我变化了,苏婷也变化了许多。

再见到她,我的心情说不出的复杂,她穿着一身黑色长裙,脚上踏着一双高跟鞋,整个人都显得十分有气质。

与我第一次见到的那个穿着水洗牛仔裤,白色T恤的女孩相比,似乎变化很大,只是依旧像以前那样,她的脸上没有化妆,也或许是化了淡妆,我没有看出来而已。

“好,去哪?”我没有丝毫的犹豫,答应了下来。

苏婷直接走到我的车边上,拉开副驾驶,很自然的坐了进去。

我苦笑了一下,随即上车,启动,缓缓开了出去。

“去哪?”车子驶出了停车后,我再次问道。

“去米方大学吧!”苏婷忽然说道。

我愣了一下,不过也没有多想,直接驱车朝着米方大学的方向而去。

不知道为何,从见到苏婷开始,我就有种十分不安的感觉。

车子一路疾驰,半个小时后,到了米方大学。

停好车子后,我和苏婷下车。

我不清楚苏婷忽然找我要做什么,也不清楚她为何要带我来米方大学,不过既然她带我来了,我只能选择跟随。

而苏婷也始终不说话,漫无目的的走在米方大学的校园,情绪十分的低落,眉头时不时的皱起,好像十分挣扎,又像是在回忆什么。

看着苏婷这个表情,我的脑海忽然也出现了一幕幕过往的画面,每走过一个熟悉的地方,我都会立马想起,当初我和苏婷在这里发生的事情。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我们经过的地方,总是那些我们曾经充满回忆的地方。

“阿泽,知道这里吗?”

走到一栋稍稍有些陈旧的大楼的时候,苏婷忽然停下了脚步,而这一次,并不是直呼我的名字,而像是曾经那样,叫了我阿泽。

苏婷的脸上挂上了一丝笑容,不得不承认,苏婷也是校花级别的美女,这一笑,让我忽然有些心酸了起来,曾几何时,她一直都是这幅微笑的样子。

我们的生活很艰苦,但她却从来都是充满信心,满脸微笑的样子。

然而自从我们分开后,她变了,脸上的笑容不再,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直到今天,时隔两年,我再次看到了苏婷脸上的笑容,仿佛又让我看到了曾经那个深爱的女人。

我抬头看向那栋陈旧的老楼,难得的露出了一丝放松的笑容,微微点头,一缕缕思绪仿佛回到了过去:“这是我们第一次认识的地方,我们都在这里的党办勤工俭学,年终的时候,我们连续三天三夜,呆在这里往系统录入整个米方大学党员的信息。”

也正是那三天三夜,让我们之间从初识到熟络,再到后面的不断接触,终于有一天,我向她表白了。

我依旧清楚的记得,表白那天,就在这栋旧楼前,我对苏婷表白。

“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

苏婷目光呆滞的看向那栋旧楼,开口说出了一段我无比熟悉的话语。

这句话我非常的清楚,正是当初我向苏婷表白的时候,说过的情话中的一句,没想到时隔多年,苏婷依旧深深的记着这段话,一字不差!

“阿泽,我依然忘不了你!”

忽然,苏婷悠悠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泪水瞬间满脸都是。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