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四百五十五章 女神兴师问罪?

半个小时后,方媛慢慢的恢复了体力,点滴也打完了。

之前我送她来医院的时候,医生就说了,方媛只是吞下了大剂量的昏迷成分的药物,才导致浑身没有力量,并不严重,连洗胃的程度都远远不够,只是打了几瓶点滴就好了。

躺在病床上的方媛,此刻依旧没有从之前的阴影中走出来,此时满脸都是泪水看着我说道:“张泽,谢谢你!”

我能感受到方媛目光中十分浓烈的感激。

其实我也可以理解,之前若不是我刚还赶到,后果不堪设想。

“我早就说了,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不需要任何的感激,再说了,就不说朋友,你还是我的员工,我又责任保护你。”

我微微一笑,随即又说道:“对了,这次多亏了你的好姐妹虞惜,如果不是她发现联系不上你,及时通知了我,后果不堪设想!”

听了我的话,方媛泪如雨下。

一旁的虞惜也是红着双目,紧紧地抓着方媛的手。

又在医院休息了半个小时后,我才护送虞惜和方媛一起离开。

医生说了,没有住院的必要。

因为今晚发生的这些事情,方媛内心还是非常的恐惧,最后虞惜也留在了方媛的家里。

只是之前的事情,不仅仅是方媛感到害怕,虞惜也是后怕不已。

虞惜一脸担忧的看向我,说道:“张泽,我和媛姐都怕,你看看,能不能……”

说道最后,虞惜脸上红晕一片,声音也极小了起来。

虽然没有听到她最后说的那几个字,但我已经猜到了什么意思。

想了想,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方媛身上遇到的事情,放在任何一个女人的身上一定都会非常的害怕。

见我答应了下来,虞惜和方媛脸上都出现了一丝轻松的神色。

自从方媛和虞惜一起跟我来到米方之后,虞惜和方媛就在同一个小区买了属于自己的房子。

好在方媛的房子很大,足足有一百五十米方,很大的三室一厅。

等安抚好虞惜和方媛之后,我去了客房,而方媛和虞惜则是睡在了一起。

毕竟是要留宿方媛的家里,虽说还有虞惜在,但毕竟是要住在女人的家里,我终究还是要跟陆一凡打一声招呼的。

想来想去,只能欺骗陆一凡了,虽然不愿欺骗她,但这件事毕竟关乎方媛的声誉,我终究还是不能说出方媛的隐私。

拨了电话过去,很快陆一凡那边接通。

“阿泽!”陆一凡接通的很快,不知道为何,陆一凡的声音中还带着几分慌乱。

感受到陆一凡的不正常之后,我微微有些疑惑,问道:“一凡,你怎么了?”

“啊?”

陆一凡有些慌乱,随即连忙说道:“没事,就是见你这么晚了还没回家,就有些担心,想打电话,又怕打扰你工作。”

听到陆一凡的话,我倒是没有多想什么,只是有些沉默,心中还有几分内疚,但终究还是隐瞒了真相,开口说道:“一凡,我今天有点事情,晚上就不回去了。”

原本陆一凡从不会多问我的事情,但这一次,我话音刚落,陆一凡就连忙问道:“阿泽,你是要加班吗?”

我说:“嗯!加班!”

这句话说完,陆一凡变沉默了下来,良久不说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不回家有些不高兴。

半晌,她才情绪似乎有些失落的开口说道:“好!”

说完,她便主动挂断了电话。

听着手里听筒传来的忙音,我一阵茫然,不知道为何,总感觉陆一凡有些不对劲。

想到这里,我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很快对方接通,恭敬道:“张总!”

自从上次我在苏若和陆曼的面前轻易的解决省城四大家族之一的钟家钟离带来的保镖之后,她们便对我的态度十分恭敬了起来,我知道,这是对于强者的尊敬。

我问道:“钟家的人没有再出现吧?”

苏若说道:“没有!你放心好了,我和陆曼会盯紧了她们,有任何事情,我会主动联系你。”

“好,辛苦了!”我沉声说道。

挂了电话后,我陷入了沉思,陆一凡的性子我清楚,今天的反应有些反常,可苏若说了,并没有钟家的人出现,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那到底是怎么了?

虽然很想要现在就回去,可方媛今天才遇到那样的事情,现在正在害怕的时候,我又怎么能离开?

终究,只是长长叹息了一口,随即盘膝坐在客房的大厅,光着上半身,开始运行大道天衍经。

自从开始修炼这个功法之后,我几乎没有躺过床上,在外人眼中看来,我盘膝一夜或许会非常的难受,但只有我自己清楚,我是每晚都运行大道天衍经入睡的,也可以说,并不是入睡,而是一直处于浅层的睡眠,只是大道天衍经给我的感觉十分的玄妙,就算一夜不睡,我也会十分的精神。

我也怀疑过大道天衍经会不会透支身体,但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去体检,但每一次体检的结果都比上一次要好,就连医生都非常的惊讶,说像是我这样身体没有一丝健康隐患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让我对大道天衍经更加信任,也不再有任何的顾忌去修炼。

一夜无话,第二天凌晨时分,我便悄无声息的起身,准备上个厕所后,就去红山之巅训练。

然而我刚进入卫生间,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只见依旧睡眼惺忪的虞惜,上身穿着一件十分松散的粉色睡衣,但下身却只穿着一条HelloKitty的卡通小内内。

此刻根本没有发现她已经被我看光了。

我刚进入卫生间,她似乎也刚刚上完厕所,从马桶上起身,正在提内内。

我眼睁睁的看着虞惜将膝盖处的内内提了起来,那深处的一抹深幽,极具视觉冲击,一瞬间我都看呆了,浑身燥热。

此时,好久没有慌乱过的我,却十分慌乱了起来,虞惜似乎很困,依旧闭着双目,正迷迷糊糊的向门口出走来,而我呆呆的站在原地,离开也不是,进去也不是,虞惜显然还没有发现我的存在。

就在这时候,虞惜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我屏住了呼吸,准备装作什么都没看到,来躲避这场尴尬。

然而就在虞惜刚要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忽然睁开了双眼。

四目相对,虞惜的眼中满是惊愕,而我也慌了,不知道如何解释。

“啊……”

就在这时候,虞惜忽然张开嘴巴就大吼了起来。

然而她只是刚刚张开嘴,只是发出了一道很轻的声音,便被慌乱中的我一把抱住,随即伸手捂在她的嘴巴,瞬间带着他和我一起进入了卫生间。

虞惜此刻浑身上下只穿了一件轻如蝉翼的睡衣,下身更是清爽,而我也也同样只穿着一条内内。

此刻又是从后面搂住了她,身体接触传来的惊人触感,让我顿时有些心猿意马了起来。

我尽可能让自己平静下来,在虞惜耳边轻声说道:“虞惜,是我,你先镇定一下,我不是故意的,刚刚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我现在松开你,你别叫了啊!要是把方媛引来了,我们就是淘金黄河也说不清了。”

似乎是听见了我的声音,虞惜原本颤抖剧烈挣扎的身体,慢慢的平息了下来,只是此刻我的反应却十分的尴尬,尤其是与虞惜接触在一起的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

我刚松开虞惜,虞惜转身就是一口朝着我的手臂上狠狠地咬了下去。

手臂上瞬间传来一阵剧痛,毕竟是我没注意虞惜,就自己走进了卫生间,只能忍着手臂上的痛楚。

虞惜狠狠地咬了一口,在我手臂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牙齿印,随即抬头,目光中满是羞怒,脸上也一片红晕,咬牙切齿的看着我说道:“张泽,你混蛋!”

看着羞怒不已的虞惜,我顿时急了,连忙解释道:“虞惜,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虞惜羞怒的瞄了眼我的下面,随即轻哼了一声,随即转身就匆忙离开了卫生间。

我有些尴尬的看了眼某处,无奈的一笑,随即放水,离开了方媛的房子。

看刚才虞惜的反应,应该是不会原谅我了,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从方媛的家中离开后,我直接去了红山之巅,训练结束后,也没敢再去方媛家里,直接回了启点特卫。

如今我手中的三大产业,一个是启点特卫,一个是非凡娱乐,还有一个是非凡俱乐部。

启点特卫又柳千锦,非凡娱乐有方媛,非凡俱乐部有黄继虎。

刚开始的时候,这三大产业还需要我处理好多事情,可当我慢慢的放权下去后,需要我处理的事情并不多。

无论是柳千锦,还是方媛和黄继虎,都是我值得相信的那种人,将公司交给他们,我也放心。

如今一切都进入了正轨,我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不断的提升自己的实力。

就像是米方的这些顶尖势力,无论哪一个,都会有一个实力最强的高手坐镇,即便是以商业为主的吴家,也同样是如此。

非凡俱乐部虽然强行跻身到了顶尖势力之列,但依旧徒有虚名,若是我的实力可以强大到轻易的可以击杀那些顶尖势力的最强高手,就算非凡俱乐部没有黄继虎他们,又有谁敢将我们排斥出顶尖之列?

然而我刚到启点特卫,还没来得及去处理周伟的事情,虞惜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看到虞惜的号码,我忽然感觉头都大了,她该不会是来兴师问罪的吧?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