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四百四十六章 你的真实实力

送走了蒋定钰和蒋定明之后,我也离开了公司,直接去了龙凤训练基地,如今暗影的兄弟们都在教官和龙三、龙五的带领下不停的魔鬼训练。

我亲自指导了暗影的兄弟们一番后,便在龙凤训练基地,独自一人找了一处安静的地方,随即盘膝而坐,拿出一个深色的檀香木精致的小盒子,打开盒子,就看到一颗漆黑无比的黑色药丸出现。

我将药丸放在鼻子前,深深的吸了一口,顿时一股神清气爽的感觉扑面而来。

以前经历的少,见识也少,这次燕京之行之后,也让我意识到了这世界有许多神奇而又玄妙的东西存在,就像是南离师傅传授我的大道天衍经,就是一门极其玄妙高深的功法,如今随着大道天衍经的不断修行,我对这门功法也极其熟练了起来,也知道了许多。

就像是前几天刚刚经历与武门右护法之战后,我的实力在战斗中就已经明显的突破了极限,如今实力暴增,放眼整个米方市,恐怕也没有几人是我的对手。

以前我不是黄继虎的对手,但如今,我甚至有信心与黄继虎一战而不落下风。

当然,暂时我不会暴露自己的真实实力,我的实力增强太多,必须保留,不然被有心人发现,肯定会发现我身上有什么秘密。

今天蒋定钰带来的这颗药丸也是让我对现在的世界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就是这样一颗看似极其普通的药丸,却能有如此的功效。

就像是蒋定钰说的,这枚药丸是在三十多年前,蒋定钰的爷爷年轻时候在拍卖行高价拍下来的,那时候我都还没有出生,如此久远的一颗药丸,直到今天,还是如此的完整,看不到一丝的瑕疵,可想而知这枚药丸的价值。

依我看,这枚药丸的价值甚至要比龙腾大厦的价值高许多倍,虽然不清楚这颗药丸的来历,但可以确定的是,这颗药丸一定大有来头。

我盘膝而坐,一股极其浓郁的香味袭来,我不敢有丝毫的浪费,瞬间将大道天衍经运行了起来,短短一个周期的运行,就让我感觉到自己的实力又有精进。

一时间内心震惊不已,只是凭借一丝气味就能有如此的功效,若是我直接吞下呢?

很快我就被自己这个大胆的想法给吓到了,肯定不行,就是闻一口气味,都能又如此功效,若是被我吞了下去,我的身体肯定无法承受这颗药丸所蕴含的能量。

我不敢浪费,连忙收起了盒子。

在龙凤训练基地,有专门为我打造的修炼室,我直接来到修炼室,关闭门窗,这才拿出药丸,运行大道天衍经。

整个房间都被一股极其浓郁的香味充满,我整个人都无比的舒适享受,在运行大道天衍经的时候,只有说不上的舒适感,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整个下午,我都独自待在龙凤训练基地的修炼室,不知不觉七个小时过去了,等我停止修炼的时候,才惊讶的发现,已经天黑了。

我挥了挥拳头,顿时一股爆炸性的力量充斥着拳头,带起了一阵破风声。

“实力又有精进!”

我震惊的看着自己充满力量的双臂。

这才离开龙凤训练基地,这个点已经下班有段时间了,陆一凡一定等着急了。

拿起手机,才发现手机竟然有好几个未接电话,而电话都来自同一个人。

看到陆一凡的未接来电,我的眉头顿时深深皱了起来。

之前才跟东山市胡家交恶,狠狠地敲诈了胡家一笔,现在胡家一定对我十分的仇恨,谁知道哪天会忽然安排高手来米方对付我。

想到这些,我忽然十分担忧了起来,连忙回了陆一凡的电话过去。

很快,陆一凡接通,接通后,就听到陆一凡开口说道:“你再哪?”

陆一凡的声音极其冷漠,我甚至有种错觉,这是不是陆一菲的声音。

虽然疑惑,但我还是开口说道:“一凡,我刚忙完,现在正准备回家,估计二十分钟左右,我就可以到家了。”

“好,我等你!”陆一凡声音冰冷如霜,说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还是陆一凡第一次用如此冷漠的态度与我说话。

不知道为何,我忽然有种十分不好的感觉,一时间忽然非常担忧了起来,该不会是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了吧?

不在多想,我连忙开车朝着别墅方向而去,原本需要二十五分钟才能到家,因为担心陆一凡,我只用了十五分钟,车子就停在了别墅前的停车库。

“一凡,我回来了!”推开门刚走进去,我就连忙说道。

然而并没有任何人的回应,我的内心忽然更加不安了起来。

此刻陆一凡和陆一菲姐妹俩正坐在沙发上,两人都是一脸沉默,面无表情的样子,像是在发呆,眼眸深处,还有一抹极其浓郁的悲伤,两女的双目都是红红的,显然哭过好久。

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换了拖鞋后,连忙走了过去,坐在了陆一凡的身边。

“一凡,这是怎么了?”我尽可能柔和的问道。

陆一凡这才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双目通红的看向我,问道:“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有爱过我?跟我在一起,都是在敷衍?”

听到陆一凡的话,我顿时一愣,随即连忙说道:“当然不是,我怎么可能是在敷衍你?我们一起这么久了,我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你不清楚?”

陆一凡面色极其惨淡的一笑,而陆一菲也是一脸愤怒,咬牙看着我,双目也是通红。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十分着急了起来,两女都是这幅愤怒的样子,我忽然有种我十分对不起他们的感觉。

陆一凡忽然拿出了一张化验单。

当我看到那张熟悉的化验单的时候,顿时瞪大了眼睛,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

一时间我也沉默了下来,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陆一凡的泪水顷刻间流了出来,哽咽道:“阿泽,你为什么要瞒着我和姐姐?”

我长长的叹了口气,半晌,才一脸认真的看着陆一凡:“你觉得如果我一开始就告诉了你们真相,你们能接受吗?那时候陆军刚死,你和菲菲姐都在痛苦中,若是在那时候我告诉你们,陆军并不是你们的亲生父亲,你们能受得了那样的打击吗?”

陆一凡手中的那张化验单,正是当初陆军死后,医院出具的报告单,上面正是陆军和她们姐妹俩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证明。

我一直瞒着这件事,原本就想着等到她们彻底放下这件事了,再告诉她们真相,但最近一段时间因为工作上的繁忙,我都忘记了这回事,没想到被陆一凡发现了这张报告。

陆一菲的泪水也是瞬间流了下来,咬牙说道:“为什么会这样?陆军怎么就不是我们的亲生父亲了?若他不是,那谁才是我们的亲生父亲?”

姐妹俩瞬间都变得极其痛苦难受了起来,看着两女这幅表情,我的心里也十分的不好受,但也可以理解。

这么多年来,陆军根本就从未正眼看过她们,甚至只把她们当做是自己的摇钱树,为了利益,陆军什么事情都可以做的出来,终于罪有应得,死了。

虽然陆军曾经所作的事情对陆一菲和陆一凡的伤害都非常的大,但毕竟是她们从小到大的父亲,结果现在才知道,自己叫了二十多年的父亲的男人,却不是亲生父亲。

陆一凡哭着说道:“我现在甚至不知道,妈妈到底是不是我们的亲生母亲!”

两女拥抱在一起,哭了起来。

我坐在一旁,也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只能安静的守候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两女哭了好久,最后都哭累了,眼泪都流干了,两女像是失去了魂魄一般,呆坐在沙发上,一句话都不说。

这注定是个难眠之夜,这个真相被发现,我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有想到会如此的突然。

两女最后哭累了,依靠在沙发上相拥而睡了。

看着脸上依然有泪痕的两女,我轻轻地叹了口气,走过去,轻轻地抱起陆一凡回到了房间,又找了件毯子,披在了陆一菲的身上。

次日凌晨,我已经离开了别墅,开始了新的一天的训练和工作。

至于陆一菲和陆一凡,我相信她们都是非常坚强的女人,一定会很快调整好现在的状态。

又是一早上的大道天衍经的修炼,整个人的状态都十分的好。

训练结束后,我去了非凡俱乐部。

这段时间为了避嫌,我一直没有去过非凡俱乐部,今天正好有事,就去找了黄继虎。

非凡俱乐部,顶楼的观战包厢内。

观看了几场拳赛后,我才对黄继虎说起了昨天我答应帮助蒋定钰这一派系夺权的事情。

听我说完后,黄继虎点了点头,说道:“你答应下来是对的,这件事以我们如今的实力而言,轻而易举就可以完成,他们就是白白向我们送钱的事情,当然要接受。”

见黄继虎也没有意见,我倒是送了一口气。

“阿泽,我想问你一件事。”黄继虎忽然沉声问道,看向我的眼神中充满了凝重。

看着他忽然极其认真的神色,我微微一愣,随即问道:“虎哥,你想问什么?”

“你现在的实力,到底在什么层次?”黄继虎语气凝重的问道。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