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五章 我想上厕所

听到陆一菲的话,我顿时就懵了,她让我去重症监护室,而且还说如果陆一凡有个三长两短就要我的命,那也就是说,陆一凡出事了。

不等我询问,陆一菲已经挂断了电话。

公园距离人民医院不远,不到五分钟,我就跑到了医院。

远远的就看到一身职业装的陆一菲,此时正双手抱臂坐在重症监护室前的椅子上,还没走近,她已经看到了我,迎上她那几乎要杀了我的眼神,我浑身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但此时内心更多的是着急陆一凡的情况。

“一凡怎么……”

“啪!”

我刚开口,还没问完,脸上就挨了陆一菲重重的一记耳光。

“你还好意思问!如果不是你的疏忽大意,一凡也不会成现在这样!”陆一菲说完,怒气冲冲地回道座位上,我第一次从这个坚强的女人脸上看到慌乱。

我低着头,不敢看陆一菲的眼睛,真诚的说了声:“对不起!”

被陆一菲扇耳光的脸上火辣辣的烫,很疼,但我一点不怪她,如果不是我丢下陆一凡自己跑出去了,她现在也不会躺在重症监护室。

到现在我都不知道陆一凡到底发生了什么,突然就被送到重症监护室了,此时陆一菲正在气头,我也不敢询问,只能隔着玻璃向监护室看,却什么也看不到,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度日如年,对她满怀愧疚。

这时,监护室的门突然开了,一名带着口罩的医生走了出来,陆一菲猛的站起跑了过去,我本想迎上去,却被陆一菲抢了先:“医生,我妹妹怎么样了?”

“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再观察一天,不出意外,明天应该就能换到普通病房了。”

“谢谢医生!谢谢医生!”陆一菲终于松了一口气,连连道谢。

可能是因为提心吊胆的守了一夜,体力不支了,陆一菲脚下突然一个趔趄,眼看就要跌倒,我连忙上前扶住了她,陆一菲眉头不由的一皱,恶狠狠地看着我:“松手!”

我回过神,连忙松开了她。

就在这时,一道充满讽刺的声音响了起来:“好你个张泽,怪不得我姐病的这段日子里你一直玩消失,原来是有了新欢,看她穿着打扮,挺有钱的吧?你这是当了小白脸,她一个月给你多少钱啊?”

我也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碰到苏强,他一定是看到了我扶着陆一菲的画面,对我产生了误会。

我暗道不好,偷偷地看了眼陆一菲,就看见她皱起了眉头,可能是她的心思都在陆一凡身上,只是说了句:“把你的事情处理干净!”

我怕苏强还会说出什么惊人的话来,连忙拉着他到了一边:“小强,你误会我了,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试图解释,可苏强却一点不听,只是满脸厌恶的看着我说:“你不用做任何的解释,恶心的人渣!”

他说着还朝着地上吐了口口水,转身离开了,可没走几步又回过头:“我再警告你一次,既然当了小白脸,以后就离我姐远点,别玷污了她,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看着苏强离开的背影,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不过这样也好,就让他误会吧,总比让他知道了真相好,既然选择了这样的路,那就让我自己来承担这一切。

再来到重症监护室门口的时候,就看到陆一菲竟然靠着椅子睡着了,长长的发丝垂落在她的胸前,高高的鼻梁,红润的双唇,颀长的脖颈,时不时的,陆一菲眉头会皱一下,像是对什么事情很不满的样子,不得不承认,陆一菲和陆一凡姐妹俩真的很漂亮。

看着陆一菲那憔悴的面容,就知道她一夜未睡,不忍心打扰她,我脱下自己的外套,轻轻地盖在了她的身上。

谁知我刚把衣服盖在陆一菲的身上,她的手机铃声突然间响了起来,她猛然间惊醒,看到自己身上的外套,陆一菲的眉头先是一挑,旋即一把将我的外套扔在了地上,怒道:“谁让你把脏衣服盖我身上的?”

看着她的举动,我心里一阵的窝火,我一片好心怕她着凉,她不领情也就罢了,竟然说我衣服脏,还扔在地上,我衣服怎么就脏了?还真是难伺候。

陆一菲扔掉衣服后接通了电话,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就看见她脸色更加难看了起来,说:“你让王总稍微等等,我现在就回公司。”

陆一菲挂了电话后,冷着脸告诉我在这里守着,陆一凡一有有消息就告诉她,然后匆忙离开了,她离开后,我才感觉轻松了许多,这女人的气场太强,跟她在一起分分秒秒都让我有种压迫的感觉。

陆一菲不在了,我才敢去找了陆一凡的主治医生了解情况,医生告诉我说,陆一凡昨天晚上八点的时候天燃气中毒,据医生了解,是因为家里的水壶开了,溢出来的水把燃气灶浇灭了,导致燃气泄漏,好在陆一凡中毒的时间不久,不然事情就真的大了。

知道了真相之后,我一阵的后怕,说起来还真是因为我,才差点害死了陆一凡,昨天离开陆一凡之前,原本我在燃气灶上烧了一壶水,结果离开的太急,忘了这回事。

幸好陆一凡度过安全期了,否则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向陆一菲交代,自己心里也过不去。

晚上的时候,陆一菲过来了一趟,问了主治医生情况之后又回公司了,让我继续守着陆一凡。

我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口等了一晚上,可能是心中怀着对陆一凡的内疚,我一晚上都没有睡觉,第二天上班时间,主治医生确定陆一凡彻底脱离危险期了,才被推进了高级病房,我第一时间给陆一菲拨了电话过去。

看着躺在病床上还十分虚弱的陆一凡,我满是内疚的说了声:“对不起!”

陆一凡很是温柔的一笑,说:“是我给你添麻烦了,昨天姐姐一定又骂你了吧?你别生气哦!她就是外冷内热,等你们再熟悉点就好了。”

看着陆一凡的笑容,我内心深处的某根弦好像被触动了,她总是那么的善解人意。

陆一凡今年二十四岁,比我大两岁,她什么时候都是那么的温柔,形象和气质都是绝佳,尤其是那张脸,高挺的鼻梁,红润的小嘴,水汪汪的大眼,弯弯的柳叶眉,简直是黄金比例,十分的完美。每次看到她,都会让我想起刘亦菲演的那部神雕侠侣里的小龙女。

这还是我和陆一凡领证之后,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观察她的容貌,一时间我有些痴了。

“咳咳!”陆一凡被我这样盯着看的有些脸红了,轻咳了两声,我这才回过神,顿时尴尬的不知道要说什么。

还是陆一凡先打破了尴尬,微笑着问道:“那天看你很着急的样子,没事了吧?”

这种事情要我怎么跟她解释,只能敷衍了一句:“已经没事了。”

陆一凡说:“以后如果有什么我能帮得上的地方,你不方便跟姐姐说了就跟我说哦!”

这是我们第一次像朋友一样的聊天,说实话,我挺享受现在这样的感觉,不用那么卑微的去应对她们。

聊了几句,我看见陆一凡的脸突然红了起来,我轻轻摸着她的额头:“你不会是发烧了吧?脸怎么这么红?可是头不烫啊!”

陆一凡顿时有些扭捏了起来,她摇了摇头,细若蚊声的说:“没事!”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感觉陆一凡身体有些颤抖,我忽然有些急了,这不会是天燃气中毒的后遗症吧?如果真的是这样,陆一菲肯定不会饶了我。

我记得喝水可以缓解中毒的症状,连忙倒了杯热水递给了陆一凡:“来,喝点热水。”

陆一凡把头摇的像是拨浪鼓,我说去叫医生,她也不让,问她怎么了又不说,这让我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

“我…我想…我想上厕所。”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陆一凡突然咬着红唇低声说道。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