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三百九十三章 沈家的威胁

因为这个点时间还早,我和朱梓翔一起去了一趟医院,毕竟他母亲才刚刚做过手术,我和朱梓翔现在也算是朋友了。

朱梓翔的母亲是个非常慈祥的女人,而我在来到了医院之后,才忽然间明白了朱梓翔之前为何劝说我离开暴风拳场了,也明白了他为何会去暴风拳场那种地方当拳手。

他母亲得了白血病,就和当初的苏婷一样,刚开始的时候,每次的治疗费都会很高,更别说是手术费了,显然朱梓翔也是被逼无奈,为了筹钱给自己的母亲治病,才加入暴风拳场的。

中午的时候,朱梓翔先去给他的母亲买了午餐,安顿好了母亲之后,朱梓翔带着陈浩去了不远处一家小饭馆。

点了几个菜之后,朱梓翔笑着说道:“阿泽,请你去大饭店我暂时也请不起,还要存钱给我妈治疗,就请你在这小饭馆吃了,你别介意哦!”

我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怎么会呢?我就喜欢这样的小餐馆,像是那些什么大饭店,做的菜都是什么味道吗?我一点不喜欢。”

“哈哈,喜欢就好!”朱梓翔哈哈大笑着说道。

就在两人聊天的时候,服务员已经上菜了。

两人也是边吃边聊了起来。

“翔哥,你以前是做什么的啊?”我忽然有些好奇了起来。

朱梓翔笑了笑,说:“小时候,我家里是开武馆的,从小我就跟着我爸学武,但是后来,我爸招惹到了一些麻烦,武馆倒闭了,后来辗转到了燕京,就混成了现在这样。”

我有些疑惑的问道:“那叔叔呢?”

听见我提起自己的父亲,朱梓翔眼中忽然出现了一抹思念,随即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我爸三年前就死了。”

我连忙说道:“对不起!”

朱梓翔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有啥对不起的?对于生死,我看的很淡,这世上,没有哪个人能不死,不过就是人生在世长短的不同。”

朱梓翔表面上看起来非常的无所谓,但我能感受到他的意思思念。

我也不再多提这些事情,忽然转移话题,说道:“辉哥,你加入暴风拳场就是为了筹钱给阿姨治病,对吧?”

朱梓翔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说道:“对啊!如果不是给我妈治病,我才不愿意呆在暴风拳场那种鬼地方,其实斌哥说的一点没错,方奎从来就没有把手底下的人当回事过,跟着这样的老板,我早就想要离开了。”

“那如果阿姨的医疗费解决了,你愿意离开暴风拳场吗?”

我放下了筷子,忽然一脸认真的看着朱梓翔。

朱梓翔一愣,随即看出了一些,皱眉道:“什么意思?”

我也不打算隐瞒,随即开口说道:“翔哥,跟你认识虽然没有多久,但说句真心话,我真的拿你当兄弟了,实不相瞒,我这次来燕京,根本就没想过要待多久,我是肯定要离开的,我在米方,在那边,我开了一家保镖公司,现在业务也不错,正是缺少人手的时候,如果翔哥愿意跟我去米方,阿姨的治疗费,我会提前拿你的工资预支,不管怎样,绝对不会耽误阿姨的治疗。”

这几天的相处,我对朱梓翔的为人也了解了许多,是真的拿我当兄弟,他本身又不愿意留在暴风拳场,只是为了在暴风拳场能筹到钱给自己的母亲治病。

而朱梓翔的实力我虽然还没有见识过,但我十分清楚,能成为暴风拳场钻石会员区的拳手,实力肯定不凡,至少要比教官强大,而朱梓翔刚才也说了,他小时候家里就是开拳馆的,对于武术指导应该也有一套。

听了我的话,朱梓翔的嘴巴也微微长大了,显然十分的惊讶,半晌才惊讶道:“没看出来,你竟然还是一个老板!”

我苦涩的笑着说道:“我这算是什么老板啊?不过运气好,结交了几个好朋友,才有了今天的一切。”

朱梓翔沉默了片刻后,忽然看向我说道:“阿泽,这件事我还要跟我妈商量一下,毕竟我妈已经在燕京习惯了,我不知道她想不想离开,如果我妈愿意离开,那我就愿意跟你一起去米方市。”

听到朱梓翔的话,我顿时狂喜,连忙说道:“好,那就这样定了,只要阿姨同意,等我脱离暴风拳场的时候,我们就一起去米方。”

“好,没问题!”朱梓翔很是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我笑着说道:“对了,阿姨的治疗你也可以放心,不瞒你说,当初我的前女友,也是得了白血病,后面也是在米方治疗好的,主治医生也是全国知名的白血病治疗专家,到时候我把医生的资料给你,你可以了解一下,不管怎么说,阿姨的病最重要。”

“好的,那就多谢了!”朱梓翔听到我认识白血病治疗专家,顿时十分高兴了起来。

跟朱梓翔吃过了午饭后,我和他分别,我回了酒店。

回到酒店的时候,教官和另外两个兄弟都在,见我回来了,教官连忙来找我。

“张总,今天有什么安排?”教官一见我,就问道。

显然,这几天他们也没有什么事情,有些着急了。

原本来之前,就是想着让教官和两个兄弟帮我对付王坤,但现在事情已经出乎了我的预料,让教官他们留在这里也是浪费时间。

于是我开口说道:“你们先回米方!”

听到我的话,教官一愣,随即问道:“张总,那你呢?”

我笑了笑:“我这边还有一些私事,等我处理好了就回去,你们不用管我。”

对于我现在的事情,我并没有告诉教官,我了解教官这个人,如果我说出真相了,他肯定会留在这里帮我的。

不是我不愿意让他留下来帮我,只是我现在遇到的敌人很强大,麻烦也很大,根本就不是教官和另外两个兄弟能应对的,如果把他们牵连进来了,到时候只会麻烦更大,我一个人做事倒是容易了许多。

教官也没有怀疑,随即开口说道:“好,那我现在就去买票,出来好几天了,公司的兄弟们也不知道有没有落下训练。”

打发了教官之后,我一个人呆在房间,一时间有些惆怅了起来。

原本以为在燕京之后,可以简单的解决虞惜跟星月娱乐合同的事情,结果现在闹出了这么多的事情。

王坤现在落入了沈家的手里,而暴风拳场和沈家之间的矛盾也十分的大。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来之后才出现的。

我来燕京也有一周时间了,原本打算只是待上三五天,现在已经超过我的预期了,看来我得加快离开的进程了,只是现在我被迫加入了暴风拳场,暂时还没办法强行离开,不然后果很严重。

就在我被这些麻烦的事情搞的头昏脑涨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拿起一看,是沈月阳的。

我皱了皱眉,不知道沈月阳这时候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接通后,就听到沈月阳沉声说道:“张泽,我知道,你想要方奎的命,现在我需要你的帮助,只要你能帮到我,方奎必死无疑。”

我刚接通电话,沈月阳就十分直接的跟我说了这句话。

我顿时一愣,随即冷漠的说道:“我只跟王坤有仇,只要王坤死了,对我而言就够了,关方奎什么事?”

沈月阳冷笑一声,说道:“小子,你别想着糊弄我,我沈月阳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糊弄得了,你现在已经被迫加入暴风拳场了吧?而你在米方市又有自己的产业,我想你现在一定很着急离开燕京吧?但是你应该也已经了解方奎这个人,只要他不死,你就别想离开暴风拳场,所以说,你若是想要离开,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方奎死。”

听到沈月阳的话,我的神色彻底冷了下来,显然,沈月阳已经调查我了。

见我不说话,沈月阳又继续说道:“张泽,我知道你一定很生气我调查你了,但我也希望你能理解,毕竟我们这么大一个家族,如果我听信你几句话,就去找王坤了,虽说你给我的证据确实非常的关键,但即便这样,我也不愿意被你当做刀,而我现在提出你帮我,我可以弄死方奎,这对你我来说,都是共同的目标,我想你应该没有理由拒绝。”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嘴上说的简单,但实际上也是对我的威胁。

我强压下怒火,沉声问道:“你为什么要杀方奎?”

“因为你给我的那段视频中,那个蒙面杀死我妹妹的人,就是方奎!”沈月阳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句话,即便隔着手机,但我依旧能感受到一股寒意。

这样一来,我就知道他杀方奎的决心了,随即说道:“你说的没错,杀死方奎,是我们共同的目标,只是方奎是多么危险的人物,我想你比我清楚,你让我帮你,一旦我失误了,那么这条命也就没了,可对你而言,却没有任何的损失,我凭什么要帮你?”

“你可以不帮我,但你想清楚了,我抓走王坤,可是你的功劳,你觉得如果我将这件事泄露了出去,方奎会不会将你大卸八块呢?”沈月阳阴沉的声音响起,话语中充满了浓浓的威胁。

我顿时怒了,猛的一下站了起来,对着手机怒道:“你威胁我?”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