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三百九十章 师徒分别

听到黄继虎的话,我心中微微有些感激了起来。

既然朱梓翔又帮我瞒过去了,我也没必要再跟朱梓翔争什么了,毕竟现在方奎正在怒火中,如果我们争来争去再度激怒了方奎,那就得不偿失了。

方奎没有说话,目光紧紧地盯着我和朱梓翔,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直等了差不多两分钟的样子,方奎的面色才缓和了几分,随即沉声说道:“今晚的事情是个意外,看在黄总替你们说话的份上,我就饶你们这一次,不过如果再有下次,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听到方奎的话,我都愣了一下,方奎竟然真的答应放过我和朱梓翔了。

黄继虎见我和朱梓翔还在发愣,怒道:“还不谢过方总!”

我们这才如梦初醒,两人连连说道:“谢谢方总!谢谢方总!”

方奎只是冷冷地看了我们一眼,没再说话。

不知道是不是他知道从我们这些人当中找不到追杀自己的人了,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方奎直接呵斥道:“都散了吧!”

听到方奎的解散的话,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看着方奎和黄继虎离开后,我和朱梓翔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朱梓翔没说话,直接跟我一起离开了暴风拳场,等去了医院包扎了一下身上的外伤之后,两人才离开医院。

朱梓翔在郊区租了一间两室两厅的老楼房,直接把我带去了他那里,等到了他的住处后,朱梓翔才一脸认真的看着我说道:“兄弟,今晚的事情真的十分感谢,如果不是你,恐怕方总真的就要杀掉我了。”

我微微摇了摇头,说起来,还是我连累的他,因为追杀方奎的人是我,朱梓翔只是被怀疑了而已。

“翔哥,追杀方总的人,该不会真的是你吧?”我故意问道。

朱梓翔连忙摇头,说道:“你可别再说这件事了啊!要是被方总听到了,我们一起完蛋,我哪里敢追杀方总啊?”

“那方总质问你的时候,你怎么不回答啊?”我故意疑惑的问道。

朱梓翔忽然沉默了下来,似乎有些不愿意多说,我笑了笑,说道:“翔哥,我没有追问你的意思,没事,谁还没有个秘密?不用告诉我。”

然而我的话音刚落,朱梓翔却忽然开口说道:“阿泽,我告诉你真相,其实,今天晚上,我根本就没有去沈家和暴风拳场交战的现场。”

“啊?”听到朱梓翔的话,我都懵了,他竟然没有去。

朱梓翔叹了口气,说道:“今晚我这条命都是你救的,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你的,就在暴风拳场召集我们的时候,我正在医院,我妈今天病危做手术,我一直在医院待着,如果我说出真相,以方总的狠辣手段,别说是我了,就连我妈,他都不会放过。”

听到朱梓翔的话,我才忽然明白为何他刚才不说出实话了,原来是担心自己的母亲受到牵连。

忽然想到了朱梓翔的母亲还在医院,我连忙问道:“翔哥,你妈现在怎么样了?”

朱梓翔忽然一笑,说:“放心好了,我妈已经做完手术了,就是因为她做完手术后,我照顾了她好久,所以等我去暴风拳场的时候,你们已经离开了,我跟暴风拳场的朋友打听之后才知道你们是去了沈家庄园,我便打了一辆出租车去了沈家庄园,其实我这条手臂,是我自己弄脱臼的,就是怕方总怀疑,谁知却被怀疑我追杀他了,呵呵,也亏他能想得到,我怎么可能追杀他?”

原来是这个样子,我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朱梓翔已经把自己脱臼的手臂接上了,此时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翔哥,你放心好了,这件事我一定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我一脸认真的说道。

朱梓翔微微一笑,说道:“谢了!”

说完,朱梓翔从冰箱拿出了几瓶啤酒,让我在家里等着,他出去了一趟,很快又回来了,回来的时候,手中拎着几个小菜。

正好有点饿了,等跟朱梓翔吃过了夜宵之后,朱梓翔起身说道:“兄弟,你今晚就在我家里住好了,我现在要去医院了,我妈今天刚做完手术,我得去守夜。”

看着朱梓翔一脸笑容的样子,我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好的,那就明天见!”

朱梓翔笑了笑,转身离开了房间。

等他离开后,房间内顿时就剩下了我一个人。

对于今天才刚刚认识的朱梓翔,我心中还是感慨万分。

原本自己期待着今天的一切发生,好不容易等到了沈家和暴风拳场的交战,结果却让方奎给逃走了,原本以为自己能拖住方奎一会儿,等着沈家高手来,可没想到的是,方奎竟然如此强大,我根本不是对手,让他逃了不说,还导致我追杀他的事情差点暴露。

不得不说,今晚还真是非常的紧张,稍有差错,恐怕我现在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

在朱梓翔家里睡了一夜,第二天天未亮,我就去了和南离师傅约定好的那个小广场。

南离师傅见到我的时候,微微一笑,说道:“受伤了?”

我并没有暴露出来的伤势,没想到依旧被南离师傅看出来了,我心中对他更是佩服了起来。

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说道:“师傅,给您丢人了!”

南离师傅哈哈一笑,捋了捋胡须说道:“没什么好丢人的,不过我知道你昨天晚上睡觉前没有运行大道天衍经。”

没想到南离师傅这都看出来了,昨天晚上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我确实很累,所以在朱梓翔离开之后,我就直接睡了。

昨天南离师傅特意嘱咐我,让我运行大道天衍经入睡,可以给我带来很大的好处,我却没有按照他说的去做。

不过南离师傅也没有生气的意思,笑了笑,说道:“你现在盘膝而坐,然后运行大道天衍经。”

我不敢怠慢,连忙盘膝而坐,运行大道天衍经。

当我开始运转大道天衍经之后,忽然感觉一股暖流慢慢的渗入了我的四肢百骸,然而很快,让我惊讶的发现,原本昨天被方奎一脚踹中的胸膛,本来还很疼,但是在运转大道天衍经之后,那股疼痛感却在慢慢的消失。

不仅仅是胸膛的伤势,还有我身上其他部位的伤势,在运转大道天衍经之后,都在慢慢的恢复。

不知道运转了多久,南离师傅的声音忽然在我耳边响起:“可以了!起来吧!”

听到南离师傅的话,我这才睁开了双目,缓缓吐出了一口浊气,当我站起来之后,惊讶的发现,我浑身的伤势竟然好了一半,虽然伤势依旧还在,但我却十分明显的能感觉到,昨晚受的伤,至少没有多少痛楚了。

看着我惊讶的样子,南离师傅一笑,说道:“所以我才说,你昨天晚上没有运行大道天衍经,如果你是运行大道天衍经入睡的,恐怕现在伤势已经彻底的好了。”

我这才明白,为何南离师傅一眼能看出我的伤势,还能一眼看出我昨晚没有运行大道天衍经。

虽然不知道南离师傅传授我的大道天衍经到底是什么功夫,但我知道,这绝对是一门特别高深的功夫,内心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刻苦努力的联系大道天衍经。

“师傅,我知道了,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一脸认真的说道。

南离师傅哈哈一笑,随即开始了新一天的武道传授。

跟着南离师傅学武,即便只有短短三天,但是每一天,都能让我切身感受到自己的提升,我忽然有些不舍得离开燕京了,按照现在这个进步的速度,如果能坚持一个月,等我回到米方的时候,恐怕我的实力都能跟米方的顶尖势力的顶尖高手较量了。

接下来又是三天,这段时间暴风拳场也十分的安静,一直没有人叫我去暴风拳场,仿佛都遗忘了我一般。

但是就在这一天早上跟着南离师傅训练结束之后,南离师傅忽然笑呵呵的看着我说道:“张泽,师傅能教你的东西全都教了,明天早上,你就不用过来了。”

听到南离师傅的话,我忽然一愣,随即扑通一声,我跪在了师傅的脚下,一脸恭敬的说道:“师傅,谢谢您的教导,即便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师傅您的真正身份,但我知道,既然师傅不提,肯定是有师傅您的理由,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傅您传授我的这些手段,对我的帮助很大,师傅放心,以后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师傅,请受我一拜!”

说着,我深深地拜了下去。

南离师傅见我如此大礼,哈哈一笑,随即上前几步将我从地上扶了起来,笑着说道:“张泽,师傅跟你相遇就是缘分,师傅也相信,你不会让师傅失望的,加油!师傅等着跟你再次相聚的那一天!”

南离师傅说完,转身就离开了,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我并没有去追。

师傅的身份我并不知道,就像刚才我说的那样,他不说,肯定有他的理由,既然如此,我只需要记得,他是我师傅就好。

就在我刚和师傅分别,朱梓翔忽然给我打来了电话:“张泽,快点来暴风拳场,有活动了!”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