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三百八十九章 放过他们这一次

方奎说完,目光再次在人群中开始搜索了起来,似乎自己已经知道蒙面人是谁了一般。

而方奎的这番话也让现场陷入了震惊当众,一个个都是满脸惊讶,显然没有想到我们这些人当中,竟然还有人敢对方奎动手。

就连黄继虎此刻也满脸的阴沉,目光在人群中搜索。

“到底是谁?给我站出来!如果让我把你揪出来,那事情就大了。”方奎的声音冰冷如霜。

我不知道方奎到底是在诈我们还是真的知道了蒙面人是谁,但是我却知道,无论如何,我也不能承认。

这段时间对方奎也了解的很深,他是一个多么狠辣的人,我非常的清楚,如果现在我站出来说出了真相,那我的后果一定非常的严重。

如果不是我跟方奎交过手,我还不知道他的实力有多强大,但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一旦我暴露了,方奎肯定会弄死我,而且我还没有丝毫的逃生机会,所以说,无论如何,我也不能暴露。

毕竟那时候我蒙着脸,根本看不到我,此时身边这些逃回来的人中,基本上大家的体型相差也不大,所以说,方奎除非是真的看到脸了,否则还真没办法找出来到底是谁追杀他的。

只是我现在疑惑的是,方奎是怎么知道追杀他的蒙面人是我们当中的人。

忽然间,我想明白一点,当时我是蒙面试图拖住方奎的,可如果是沈家的人,本来就跟方奎是死敌,根本没有必要蒙面,既然蒙面,那就说明害怕方奎认出来,那这个蒙面人的身份,显然是自己人。

想到这里,我忽然更加紧张了起来。

现在只能祈祷方奎是真的没有认出那个蒙面人是谁。

黄继虎这时候也站了出来,怒道:“玛德,没想到我们暴风拳场竟然有内鬼,我现在甚至怀疑,我们这次去沈家行动,是不是就是内鬼出卖了我们的消息?否则为何沈家的反应会那么快?我们不过刚刚带人离开沈家庄园五分钟的样子,就被沈家的人在前面截住了我们的去路。”

我的心又凉了一截,的确是我发消息给沈月阳的。

就在我内心十分紧张的时候,方奎忽然走了下来,从最前面的那个人开始,经过每一人的身边,然而没经过一人的时候,方奎的目光始终都在对方的眼睛上,仿佛试图从眼神中看出什么来。

此时我不停的运转大道天衍经,和温养调息法一样,大道天衍经能迅速的让我镇定下来,很快我就平静了许多。

方奎终于走到了我的身边,当我跟他的眼神对视在一起的时候,我面无表情,一副跟我没关系的样子。

而方奎的目光也只是在我的身上稍稍停留了那么一会会儿,就走向了下一人。

但是很快,方奎的又走了回来,当他走到我身边的时候,忽然停下了脚步。

这一刻,我感觉自己的心脏都疯狂的跳动了起来,难道方奎真的认出我了?

我到底该怎么办?

现在要是逃命的话,还来得及吗?

一瞬间,我内心出现了无数个念头。

其他人的目光也纷纷落在了我的身上。

就在这时候,方奎忽然怒喝道:“还不滚出来?”

这一声怒吼,不仅仅是我,周围的几人也纷纷下意识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就在我紧紧地咬着牙,都准备拼命逃跑的时候,方奎猛然间向前一步迈去,瞬间走到了朱梓翔的面前,抬手就抓在了朱梓翔的衣领上,随即猛然间用力一丢,朱梓翔直接被方奎一把抓着摔到了前面。

方奎一脚踩在了朱梓翔的胸膛,愤怒的吼道:“说!为什么要追杀我?”

原本还以为方奎要对我动手的时候,却忽然将朱梓翔抓了出来,这一刻我都懵了。

我甚至都开始怀疑,朱梓翔是不是也追杀方奎了。

朱梓翔根本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就被方奎一把拽倒在了地上,一脚踩在他的胸膛,朱梓翔顿时满脸都涨红了起来,连忙大吼道:“方总,不是我!我什么实力?你什么实力?我怎么可能会去追杀你呢?”

朱梓翔瞪大了眼睛,双目中满是惊恐,显然也是吓的不轻。

方奎冷笑了一声,说道:“好,既然你说不是你,那你现在就告诉我,在我被追杀的时候,你在哪?”

听到方奎的话,朱梓翔顿时沉默了下来。

见朱梓翔不说话,方奎猛的一脚踹在了朱梓翔的身上,朱梓翔的身体顿时直接被踹飞了好几米远,哇的一口血吐了出来,脸色瞬间变得极其苍白了起来。

“说!”方奎走到了朱梓翔的面前,一脸愤怒的吼道。

朱梓翔咬着牙,说道:“方总,我真的没有追杀你!我真的没有。”

“朱梓翔,那就不要狡辩了,在方总被追杀离开的时候,我就没有看到你了,你现在不说你在什么地方,以为就能瞒得了大家吗?现在说出真相,方总说不定还能饶你一命,否则就只有死路一条。”黄继虎这时候也劝说了起来。

朱梓翔紧紧地咬着牙,就是不说自己当时在什么地方。

虽然跟他接触不多,但就是短暂的接触,让我也知道了他是什么样的人,现在既然不说,肯定是有他的理由,恐怕就算是方奎杀了他,他也不会说出真相的。

方奎的眼神中的怒意越来越盛,就在爆发的边缘。

“既然你不说话,那就给我去死吧!”方奎忽然极其平淡的说道。

他话音刚落,就忽然抬起了一只脚,朝着朱梓翔的脑袋上狠狠地踩了下去。

眼看方奎就要一脚踩在朱梓翔的脑袋上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猛的大喊道:“方总,不要!”

说话间,我已经冲了过去,直接挡在了朱梓翔的身前。

“嘭!”

我只觉得自己的胸膛的骨头都断了,身体不受控制的飞了出去,哇的一口血喷了出来。

“阿泽!”见我被踹飞,朱梓翔也是大惊失色,连忙大喊了一声。

而方奎一脚踹飞我之后,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死死的盯着我:“小子,你也敢阻止我?”

我强忍着胸膛传来的痛楚感,挣扎着从地上慢慢的爬了起来,虽然爬起来了,但是双腿都在发软,我看着方奎说道:“方总,追杀你的人不是朱梓翔!”

我的话音刚落,周围那些人看向我的目光全都变了,而方奎的眼睛也微微眯了起来,忽然问道:“不是他,难道是你?”

这一刻,我紧张到了极点,但依旧保持着面部的平静,因为我知道,这时候只要我稍稍表现出一丝异样,方奎都会觉察到真相。

黄继虎的眼睛也眯了起来,盯着我说道:“张泽,你最好想清楚了再说话!现在可不是逞英雄的时候。”

显然,黄继虎对我还是有几分看重的,并不想看着方奎杀死我。

我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我说朱梓翔不是追杀方总的人,并不是说那个人是我,我有自知之明,我不过刚刚加入暴风拳场,年纪也不大,就算我说是我追杀方总的,我想也不会有人相信吧?我之所以说不是朱梓翔,是因为他在和沈家的高手交手的时候,被人打断了手臂,是我拉着他离开战场逃走的,我们一直在一起,所以我知道追杀方总的人,不可能是他。”

我这番话也是在自救,如此一来,只要朱梓翔也顺从了我的意思,那么就说明我们俩人始终在一起,我们也就不可能是追杀方奎的人了。

朱梓翔在短暂的惊讶之后,随即咬了咬牙,说道:“方总,不是他说的那样。”

听到朱梓翔的话,我顿时懵了,我不想连累他站了出来,他现在却说不是我说的那样。

方奎的嘴角忽然露出了一抹笑容,虽然再笑,到我却感受到了更加浓郁的怒火。

周围的那些暴风拳场的高手,一个个都浑身紧张了起来,似乎特别害怕这种状态的方奎。

朱梓翔看了我一眼,随即开口说道:“方总,我是受伤了没错,但却不是张泽拉着我逃走的,而是我知道自己受伤了无法再战,所以才拉着张泽逃走的,方总,我知道错了,我不该临阵脱逃,但我说的都是真的,真的是我拉着张泽逃走的,他本来不愿意离开战场,却被我硬拉着离开,方总如果要惩罚,就全部算到我的头上好了,一切我一个人承担。”

听到朱梓翔的话,我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原来他不是要揭穿我的谎言,而是帮我承担惩罚。

我忽然想起了之前朱梓翔对我说的话,他说就凭我这一身翔哥,以后就罩着我了,原本以为只是一句玩笑话,现在才知道,他说的是真的。

我内心忽然十分感动了起来,好久了,再没有感受到这样的兄弟之情,十分的真挚。

我看到黄继虎在听到朱梓翔的话后,明显的也松了一口气。

而方奎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原本浑身散发着浓郁的怒火,此时似乎消散了许多。

这时候黄继虎也站了出来,说道:“方总,当时那种情况,我们本就没有胜算,我原本就打算等着方总离开后,我们也撤退,方总您看,他们也是初犯,要不就放过他们这一次?”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