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三百七十五章 找到证据

王尊宝忽然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旋即给自己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也不说话,就那么默默地抽着烟。

而我和教官等人也一直安静的坐在一旁,没有再对王尊宝动手,现在既然已经知道真相了,王尊宝就算再隐瞒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一直等到王尊宝抽完了一支烟,王尊宝又准备给自己点燃第二支的时候,被教官一把从他的手中将打火机和烟全都抢了过来,怒道:“王尊宝,别沉默了,说出真相吧!”

这一刻的王尊宝十分冷静了起来,呵呵的一笑,说道:“真相?你们让我说什么真相?我告诉你们,就算你们掌握了我和王坤的通话录音,但又能如何?凭借一截通话录音就想要证明沈月琴的死是我们做的?你们以为你们是谁啊?就算是警察,也不能这么简单的证明吧?一切都是要讲证据的,没有证据,一切都是空谈,明白吗?”

这一刻的王尊宝,活脱脱的像是一个无赖,教官顿时就怒了,直接一拳就狠狠地朝着王尊宝的脸上狠狠地打了过去。

王尊宝被教官一拳打下了鼻血,他随手一擦,冷笑着看着教官,说道:“有本事你们弄死我好了,就算再逼我,我也依旧是之前的那个回答,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什么都不知道?好啊!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那我就打的你什么都记起来。”教官顿时十分愤怒了起来。

就在教官准备动手的时候,我直接伸手拦住了教官,淡淡的笑着看向王尊宝说道:“王尊宝,你以为这样给我们耍无赖,我们就真的拿你没办法了吗?”

“呵呵,既然你们有办法,倒是用出来啊!”王尊宝冷笑着说道,显然一副不怕死的样子。

我也是因为看出了就算教官下手再狠,也无法撬开王尊宝的口,所以我才会阻止的。

这时候的王尊宝显然知道仅仅凭借这么一段录音,没办法让警方给他定罪,所以才不会怕我们,可如果一旦他把真相说出来了,那他就玩完了。

我笑了笑,说:“王尊宝,我知道,沈月琴的死,肯定跟你没有直接关系,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何要瞒着这件事的真相,但我知道,你和王坤之间一定是有什么利益往来,否则的话,以王坤的为人,早就弄死你了吧?毕竟连自己的妻子都能杀的人,更何况是一个外人,对吧?好了,让我猜猜好了。”、

王尊宝有些惊讶和意外的看着我,我笑着说:“应该是你手中掌握了王坤杀害沈月琴的证据吧?但是王坤之所以留着你不杀,我想如果我是你,我肯定会想办法告诉王坤,如果我出事了,你杀害沈月琴的证据就会立刻曝光出来,所以王坤才会一直把你留到今天而不敢动你,我之前了解过星月娱乐的股份占比的资料,如果我没有记错,星月娱乐百分之七十的股份都在暴风拳场方奎的手中,而王坤的手中只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至于其他的百分之十的股份,其中有百分之五,在你王尊宝的手中,巧的是,你手中的百分之五的股份,正好是在十三年前才到了你手中的,而十三年前,正好是沈月琴死的那一年,王尊宝,你觉得我分析的对不对呢?”

王尊宝刚开始的时候,确实有些惊讶,但是很快他就极其平静了起来,一直安静的听我说完,等我说完了,王尊宝哈哈一笑,说道:“你不去当侦探还真是亏了,只是,就算你当了侦探,你也是一个什么案子都破不了的垃圾侦探。”

对于王尊宝的侮辱,我也不生气,淡淡的一笑,说道:“王尊宝,其实不管我分析的对,还是不对,都无所谓,而我也不是警察,也不会把刚才的录音交给警察的,我之所以现在还想要耐着性子跟你在这里说这么多,其实是想要帮你,也可以说,是给你一个机会,一个成为星月娱乐董事长的机会,只要你愿意配合我,王坤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而你,也会成为星月娱乐唯一的股东,至于方奎,我想他的重点在暴风拳场,应该不会对星月娱乐的董事长的位置感兴趣吧?”

听到我的话,王尊宝的眼皮子跳动了一下,很显然,他已经动心了,只是现在还无法相信我说的话。

我也不着急,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王尊宝,有的时候,机会和风险是并存的,我说我对你真的没有恶意,恐怕你不会相信,但我可以告诉你,如果我想要玩死你,很容易,就凭刚才的录音,我只需要交给沈月阳,沈月阳可不是警察,可不会跟你讲证据,就凭刚才你和王坤的对话录音,沈月阳就能玩死你,我想你之所以帮助王坤保守这个秘密,恐怕是有两个原因吧?”

“如果我没有猜错,一是因为你想要从王坤的手中得到那百分之五的股份,二是你不敢赌,因为你怕,万一你暴露了王坤杀害沈月琴的证据,一旦王坤不死,那么死的人就是你!”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现在如果我真的把刚才你和王坤的通话录音交给了沈月阳,沈月阳也会让你死,甚至还可能会迁怒与你的亲人,沈月阳对于他妹妹的疼爱,我想你应该非常的清楚吧?如果真的让他知道了他妹妹的死跟你有关系,你觉得他会轻易的放过你?”

“现在,我就把机会给你,真的就是单纯的一个机会,甚至连赌都算不上,因为你只需要告诉我沈月琴被王坤杀害的秘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就好了,我会替你保守这个秘密,你要等的就是王坤的死,而这件事交给沈月阳就好,我觉得,这件事你根本就不需要考虑,当然,如果你想要考虑,我给你考虑的时间。”

说完这些话后,我直接起身,笑着看向王尊宝:“王尊宝,我实话告诉你,这次我来燕京,就是为了让王坤付出代价,因为我们之间有仇,我在燕京停留的时间不会太长,如果在我离开之前,你还没有做好决定,那就对不起了,这份录音,我会在离开前交给沈月阳。”

这一次,我说完就带着教官等人离开了王尊宝的房间。

刚才我已经把该说的全都说的非常的清楚了,利弊也非常的清楚,当然,我虽然是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但同样是我自己分析的结果,我认为沈月琴的死跟王尊宝没有直接的关系,而王尊宝只是保密的人。

至于之前,为何王尊宝从猫眼中看到我们坐电梯离开了,但是在他跟王坤通电话的时候,我们却悄无声息的又进入了他的房间,还要从前面说起。

其实在我们来王尊宝家里的时候,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为了不暴露身份,教官也是叫我老大,而教官对王尊宝动手也是假想,按照我们的计划,等到王尊宝被打的快不行的时候,让教官故意一把推开王尊宝,故意误认为王尊宝昏迷了,然后我们在故意说我们是沈月阳安排来的。

在我们离开王尊宝家里的时候,其实并不是我们所有人都一起离开了,而是在王尊宝家门口还有一间小书房,当时只有我和教官,还有我们的一名兄弟离开了,但是却悄悄的留下了一个兄弟在书房门口等着。

王尊宝确实看到我们做电梯离开了,只是我们的站位,他并没有想到我们中的一人消失了,而我们在坐进电梯之后,实际上只是从十二楼下到了十一楼,然后又从楼梯间上了十二楼,在我们的兄弟找机会打开门的时候,我们又悄悄的进入了房间,所以才会有刚才的一幕。

恐怕王尊宝一辈子也不会想到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他看到我们坐电梯离开了,但是我们却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房间内。

等我们离开王尊宝的家里之后,教官激动的说道:“张总,你简直就是个天才,竟然真的套出了一些有用的消息,最主要的是,沈月琴的死竟然真的跟王坤有关系,这下就好了,王坤肯定要完蛋。”

我笑了笑,说道:“现在就等着王尊宝的答复了,只要他愿意跟我们合作,我们倒是可以跟他好好的合作一番。”

如果王坤死了,只要王尊宝上任星月娱乐的董事长,那么虞惜的合同也就轻而易举的解除了,当然,如果那时候虞惜还想要继续留在星月娱乐,倒也可以,以我们手中掌握的录音,王尊宝肯定不敢得罪我的。

“张总,我们出去好好的吃顿大餐,庆祝一下吧?”一个兄弟笑着说道。

我看了眼时间,还不到晚上八点,笑了笑,说道:“好,这几天辛苦兄弟们,我请兄弟们吃大餐。”

二十分钟后,我们在暴风拳场附近找了家五星级大饭店,点了一桌子的东西,因为晚上十点还要去暴风拳场跟暴风拳场的天才人物交手,所以我选了一个距离暴风拳场近的五星级大饭店。

晚上九点半的时候,我跟教官他们打了声招呼,便独自离开了,直接奔赴暴风拳场。

实际上对我而言,现在暴风拳场也没有那么重要了,之前之所以想要彻底的打探清楚暴风拳场,也是为了想办法应对王坤,但是刚才在王尊宝那里已经得到了重要的消息,王坤完蛋是肯定的事情。

不过既然答应了那天那个暴风拳场的中年高手,我当然不会食言,同样也正好想要看看燕京的年轻一代高手人物的实力,顺便看看南离师傅教我的那些手段如何。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