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三百七十三章 离开我的家

沈月阳显然是非常的震怒,声音中充满了寒意,如果不是现在只有他一个人,恐怕真的还会让沈家的保镖对我和教官动手了。

这时候该说的我也已经说了,淡淡的一笑,说道:“沈总,你好像搞错事情了,我不是你的仇人,相反,我和你有着共同的目标,我们应该是同伴,还有刚才,如果不是我们,恐怕沈总您已经被杀掉了吧?沈总现在不仅没有丝毫的感激,反而在这里质疑我,对我敌意如此的深刻,你这样的态度,让我实在不敢跟你合作下去。”

原本我是不打算暴露上次隔日他打电话的人是我的,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再隐瞒下去了,毕竟刚刚就是我和教官他们一起久了沈月阳,如果说我们就是好心想要救沈月阳,恐怕沈月阳一定不会相信吧?反而会调查我们。

沈月阳的眼神微微眯了起来,似乎在极力的克制自己的怒火,今天自己竟然被两拨人跟踪,一拨人想要自己的命,而另一拨人显然对接近自己是有目的的。

我笑了笑,忽然主动朝着沈月阳伸出了一只手臂,微笑着说道:“沈总你好,我们正式认识一下,我叫张泽,是从外地来的,不过,我跟你有共同的敌人王坤,这一次也是因为怀疑王坤可能会对沈总下死手,所以才安排人跟着沈总的,没想到果然被我猜中了,你看,现在虽然已经逃掉了两个人,但至少还有一个被我打晕的活口,沈总是不是应该想办法先调查清楚这些人,到底是谁安排过来刺杀自己的?”

看着我渗出来的手臂,沈月阳冷冷地看了我一眼,并没有跟我握手,而是冷漠无比的说道:“今天的事情我自己会调查,我沈月阳虽然跟王坤不对付,但却也不会受人挑拨。”

我淡淡的一笑:“无所谓!如果你认为这是挑拨,那就随意,原本我也没有打算借助沈总的手对付王坤,当然,王坤这个人,我是肯定会对付的。”

说完,我便转身朝着外面离开,教官和另外两个兄弟也紧跟着离开,我们刚走到厕所门口的时候,这时候我忽然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沈月阳,微微一笑:“以后,沈总还是多找几个得力的保镖跟着的好,今天我们可以救你一次,但以后可没有这么好的事情了,再见!”

说完,我转身就离开了。

沈月阳虽然对我的举动非常的愤怒,然而也知道我确实对他没有恶意,顶多就是想要利用他来一起对付王坤,甚至就连利用都谈不上,毕竟自己妹妹的死跟王坤还是有些关系的,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王坤就是自己的死敌了。

看着我们离开的背影,沈月阳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半晌,他才拿出手机拨了电话过去,待到对方接通后,沈月阳咬牙切齿的说道:“现在就带人来快乐酒吧!”

而我则是带着教官等人离开了这里,虽然我们刚才动手救下了沈月阳,然而对我们来说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说不定还真的能把沈月阳一起拖下水跟我们一起对付王坤。

至于刚才那几个人到底是什么人,就跟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了,毕竟对方的目标本来就是沈月阳,而非我们。

“张总,这个混蛋简直太不是东西了,明明是我们救了他的命,他不感激也就算了,竟然还如此仇视我们。”走到快乐酒吧的外面之后,教官一脸愤怒的说道。

另一个兄弟也是非常气愤的说道:“就是,我们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救下了他,他竟然这种态度。”

我淡淡的一笑:“好了,都别生气了,沈月阳如此生气也正常,不管怎样,他也是沈家的人,结果却被两拨人跟踪了,甚至其中一拨人还差点要了他的命,他现在正在愤怒之中,当然不会给我们好脸了,虽说的确是我们救了他的命,但对他而言,我们同样是有目的的,他这种人,是非常警惕的,就怕被我们利用了。”

“张总,我们费了这么大力气来救下了沈月阳,你说沈月阳到底会不会跟我们一起对付王坤?”教官问道。

我的神色微微有些凝重了起来,开口说道:“这就说不准了,现在要看的就是沈月阳能不能从刚才那个被我们打晕的家伙口中得到一些可靠的消息了,如果沈月阳想要查清楚他妹妹的死是否跟王坤有关系,恐怕难度非常的大,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如果真的可以查到,沈家早就查到了,也不会拖了这么多年,所以说,至少目前,我们所知道的可能性,就只有从刚才那个家伙的口中撬出来有用的东西了。”

“可是张总,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之前那三个人,暗杀沈月阳并不是王坤背后指使的呢?”教官一脸担忧的说道。

我微微摇了摇头:“我查过沈家,他们在燕京当地,算是一个佛系的家族,不争不抢,仿佛一切都是顺其自然,也正是因为沈家这个个性,所以沈家几乎没有树敌,而且在燕京的口碑很好,而沈月阳,为人虽然有些桀骜,但却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物,朋友不多,但却没有什么敌人,你觉得这种人,可能会被什么人盯上吗?放心好了,我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暗杀沈月阳的人就是王坤背后搞的鬼。”

说话间,路边来了一辆出租车,我们上车后,就离开了快乐酒吧。

等回到酒店之后,我又让教官他们去找星月娱乐一个叫做王尊宝的高管人物。

之前在玫瑰酒吧竹叶青那里,得到消息,说是当年沈月琴的临死前,最后一通电话是跟王尊宝联系的,所以王尊宝的身上可能有一些关于沈月琴之死的秘密。

而我则是留在了酒店,拿出纸笔,勾勾画画,关于星月娱乐和暴风拳场的许多逻辑关系,都被我勾画的清清楚楚。

一直等到晚饭的时候,教官打来电话说道:“张总,我们找到了王尊宝的住处,你现在要过来吗?”

我看了眼时间,已经是下午六点了,距离晚上十点还有四个小时,时间应该够了。

于是我开口说道:“好,给我发定位,我现在过去找你们。”

“好的,张总!” 教官说完挂了电话,很快发了一个定位过来,我直接离开了酒店。

半个小时后,出租车停在了一栋叫做佳兴园的高层小区门口,而教官和另外两个兄弟正在路边等我,看到我下车后,几人连忙走了过来。

“张总!”几人纷纷叫道。

我微微点头,说道:“带我去王尊宝的家里。”

几分钟后,我们来到了佳兴园一号楼二单元1204室门口,我和教官还有另外一个兄弟躲在了旁边的楼梯间,只留下一个兄弟站在王尊宝的家门口,随即按响了门铃。

应该是王尊宝通过猫眼朝着外面看到了我们那个兄弟,不耐烦的说道:“谁阿?”

我们的兄弟说道:“你好,我是社区的工作人员,来你们家进行安全检查。”

听到我们的兄弟说是社区的工作人员,王尊宝这才打开了门。

然而就在王尊宝刚打开门的瞬间,我们的兄弟一下子卡在了门口,而我们三人也瞬间从楼梯间走了出来,看到忽然出现了四人,王尊宝顿时眼中大骇,惊讶的说道:“你们是什么人?要做什么?赶紧给我离开,不然我就要报警了。”

王尊宝手中还拿着手机,似乎真的就要拨报警电话,但就在这一刻,教官一把从王尊宝的手中夺过了手机,而我们几人也冲进了王尊宝的家里,然后把门反锁了起来。

王尊宝这一刻都吓坏了,下意识的从门口拿起了扫地的扫把,慌乱的指着我们说道:“你们别过来!”

我淡淡的笑了笑,随即说道:“王尊宝?”

见我竟然叫出了自己的命,王尊宝顿时眼中更是骇然,惊恐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这是私闯民宅,我奉劝你们现在就立刻离开我的家。”

我淡淡的一笑,说道:“王尊宝,你别激动,我们今天过来找你,就是想要找你了解一些事情,对你没有恶意。”

“了解事情?”王尊宝皱眉问道,情绪稍稍平稳了一些。

我点了点头,说道:“就是这么简单。”

“你说吧!”王尊宝依旧满脸都是警惕,有些搞笑的是还在双手拿着扫把,似乎以为依靠一根空心管的扫把就能震慑到我们。

我的脸上挂着笑容:“王尊宝,我想知道,十二年前,沈月琴临死前,是不是给你打了电话?”

王尊宝显然根本就没有想到我会问这件事,就在我问出这个问题的瞬间,他顿时瞪大了眼睛,随即回过了神,但有些躲闪的目光却出卖了他,他摇头说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闯我的家?这件事在十二年前,我就已经告诉警察了,你们又不是警察,我凭什么要告诉你们?你们现在立刻滚出我的家。”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