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三百七十二章 你到底是谁

竹叶青嘴角微微上扬:“这个消息一百万!”

听到竹叶青的话,我顿时瞪大了眼睛,这尼玛就是知道一个人的名字,竹叶青就要找我收一百万?

“竹小姐,你未免有些狮子大开口了吧?”我有些不悦的说道。

之前为了得到跟王坤相关的消息,我已经花了五十五万,但现在就是知道一个人的名字,竹叶青却要收我一百万,确实太夸张了。

我虽然不缺一百万,但是为了知道了一个名字就付出了一百万的代价,真的有些难以接受。

竹叶青似乎早就料到了我会这样说,嘴角得意的翘了起来,笑着说道:“如果张先生愿意告诉我你为什么想要知道沈月琴的死是否跟王坤有关系,我就愿意免费将这个消息送给张先生。”

我忽然明白了过来,这个女人刚才狮子大开口,分明就是故意的,其实她是想要知道我为何要调查这件事。

原本这件事也不算是什么秘密,稍作沉思后,我开口说道:“我调查了王坤这么多的消息,我想竹小姐应该可以看的出来,我是跟王坤有仇吧?”

竹叶青笑着点了点头,没说话。

我继续说道:“因为我跟王坤有仇,而恰好有听说王坤前妻的死跟王坤有关系,而王坤的前妻又是沈家的人,所以说,只要我能找到王坤前妻的死因跟王坤有关系,就可以借助沈家的力量来除掉王坤了,就是这么简单,现在可以告诉我,知道真相的人是谁了吧?”

竹叶青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随即开口说出了一个名字:“王尊宝!”

“王尊宝?他是谁?”我开口问道。

竹叶青说:“星月娱乐的高层,当初沈月琴死之前,最后见的人就是王尊宝,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的是,现在王尊宝还在星月娱乐。”

听了竹叶青的话,我微微点头,说道:“谢了!”

说完,我转身离开了玫瑰酒吧。

就在我刚离开,竹叶青那张妩媚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浓烈的杀机,脸上的表情似乎十分的痛苦。

半晌,竹叶青睁开了双目,这一刻,她的眼中竟然有泪水滑落,喃喃低语道:“姐姐,我真的好想你!”

外人不知道的是,竹叶青三个字只是江湖名号,而她还有正式的名字,沈月怡!

刚才玫瑰酒吧离开,我忽然接到了教官的电话。

接通后,就听见教官低沉的声音响起:“张总,我发现沈月阳被人跟踪了,虽然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王坤派过去的,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人绝不是善茬,其中有一个高手,一看就知道实力很强大的那种,估计我们不是对手,不过张总您应该可以解决,您看,我们是不插手呢?还是……”

“等我过去!发定位到我的微信上。”我沉声说道。

既然教官怀疑有高手跟踪沈月阳,那我肯定不会让教官去冒险,我还是亲自走一趟的好。

教官连忙说好就挂了电话,很快我的微信上收到了一个快乐酒吧的定位,距离我正好不远,只有四公里,我连忙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就朝着定位而去。

很快就到了目的地,我刚下车,就看到教官正带着另外两个兄弟装作是路人在一家酒店外面徘徊。

我叫了一身,教官才发现我,连忙走了过来,说道:“张总,沈月阳刚刚进酒吧,那几个人也跟着进去了。”

“我们也进去!”我沉声说道,随即就朝着这家快乐酒吧走了进去。

一行四人,进入酒吧后,找了一个安静的位置坐了下来,教官要了几瓶酒。

教官小声向我说了谁是沈月阳,以及那几个跟踪沈月阳一起进入酒吧的三个壮汉。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沈月阳,之前也只是知道他这个人。

而那几个跟踪沈月阳一起进入酒吧的三个壮汉,一看就不是善茬,身材都极其的魁梧,一看就知道是练家子,怪不得教官不敢上前。

我能从那三个人的身上感受到一股浓烈的杀气,看样子应该就是奔着沈月阳的命来的。

沈月阳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被跟踪了,此时正坐在一个散台,似乎有些悲伤,一个人要了好几瓶洋酒,坐在那里独自饮酒。

我们一直远远的看着,等待着那三个壮汉的动手,但这里显然不是他们动手的好地方,那三人也很能耐得住寂寞,也不着急,一直等着沈月阳离开。

过了那么半个小时的样子,沈月阳忽然摇摇晃晃的起身朝着厕所的方向而去,他刚一起身,那三个壮汉也紧跟着而去。

我朝着教官等人使了个眼神,随即也起身跟着那几个壮汉而去。

沈月阳进入厕所后,蹲在一个尿池旁边,哇的一口吐了出来,此时两名壮汉正守在厕所的门口,而另一名壮汉则是朝着沈月阳的位置警惕的走了过去。

我和教官刚过来,那两个壮汉就一脸威胁的看着我们,直接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教官怒道:“你们干什么?我们要上厕所!”

“不想死了就滚远点!”其中一名壮汉冷漠的朝着教官说道,显然一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的样子。

教官刚要说话,这时候我走了出来,一把推开了其中一人,怒道:“玛德,厕所又不是你们家的,凭什么不让我们上厕所?”

“小子,你找死!”见我竟然敢撞开自己,那名被我撞开的壮汉,顿时眼神中充满了杀机。

我明显的感觉到了这个壮汉对我的杀意,毫不怀疑,如果不是因为这里是在酒吧,恐怕这些人真的敢杀了我。

然而这时候,里面的那个壮汉已经走到了沈月阳的背后,我看到那名壮汉的手中拿着一把刀,此时已经朝着沈月阳的脖子狠狠地扎了过去。

我顿时大惊失色,这些人竟然真的敢在这里下手,而门口的两名壮汉显然也意识到了他们同伴行凶已经被我们看到了,顿时眼神中出现了一抹极强的杀机。

不等对方动手,我便朝着厕所里面大声喊道:“沈月阳,小心!”

就在我喊出这一身的瞬间,我已经一脚踹在了挡在门口的一名壮汉的裆部,壮汉嗷的一声惨叫,瞬间双手抱住了裆部躬下了身体。

而就在我动手的瞬间,教官和另外两个兄弟也已经朝着另一个守门的壮汉攻击了过去。

与此同时,刚刚还趴在尿池旁边的沈月阳,在我这一声大吼之后,他的反应也是极快。

那个准备拿刀对沈月阳动手的壮汉,显然知道事情败露了,顿时毫不犹豫的举刀就朝着沈月阳的脖子上狠狠地扎了过去。

沈月阳大惊失色,忽然伸手就抓住了刀刃,顿时鲜血从他的掌心流了下来。

沈月阳的脸上满是痛苦之色,怒道:“给我滚!”

他猛的用力一脚踹了出去,直接踹开了壮汉,而这时候,我已经冲了过去,毫不犹豫的对攻击沈月阳的壮汉攻击了起来。

在我和沈月阳两人的夹击之下,壮汉知道刺杀沈月阳失败了,一点不拖泥带水,转身就准备跑。

他刚跑出几步,就被我追上去猛的一脚踹在了他的后背。

这个壮汉直接向前倒在了地上,而我则是趁机冲过去猛的用力一脚踩在了他的后脖颈处,这个壮汉直接昏迷了过去。

另外两人见自己的同伴已经昏迷了过去,顿时大惊失色,也顾不上跟教官他们纠缠了,瞬间脱离战斗,朝着厕所外面跑了出去。

教官刚准备去追,被我喊住了。

此时,刚刚喝吐的沈月阳也十分清醒了起来,一脸愤怒的看着被我打昏过去的中年人,咬牙切齿的说道:“竟然敢刺杀我!”

沈月阳说完,凶狠暴戾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微眯着眼看着我说道:“你们是什么人?”

感受到沈月阳的敌意,我丝毫不介意,微微一笑,说道:“沈总,应该还记得上次我发给你的匿名短信吧?”

听到我的话,沈月阳顿时恍然大悟,冷漠的说道:“原来那条短信是你发给我的,小子,你先是给我发短信告诉了我一些就连我都不知道的秘密,今天又忽然出现救了我,说吧!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这样做,又是什么目的?”

我笑了笑,说道:“沈总,我觉得现在重点应该是这个被我打昏迷的家伙吧?连沈总你都敢刺杀,胆子还真大,就是不知道,这些人跟王坤是否有什么关系吗?”

我若无其事的说出了这句话,沈月阳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你什么意思?”

我淡淡的一笑:“沈总,难道你到现在还没有看明白怎么回事吗?据我所知,沈总你已经找过王坤了,甚至还对他大打出手,如果我没有猜错,沈总在打了王坤之后,肯定问了他跟你妹妹的死到底有没有关系?”

“你调查我?”沈月阳的眼神彻底冷了下来。

我像是没有看到一般,继续说道:“如果我是王坤,如果你妹妹的死真的跟我有关,而你又开始怀疑我了,我想,最该着急的事情就是先把你除掉,毕竟除掉了你,你妹妹死去的真相也就彻底的成为悬案了,毕竟你活着,就会调查你妹妹的死因,而你现在又开始了怀疑王坤了,王坤不敢得罪沈家,所以只能杀你灭口了。”

“你到底是谁?”沈月阳已经到了暴怒的边缘。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