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三百六十九章 拜师学艺

老者也不着急,依旧满脸慈祥的笑容看着我,似乎是真的非常的想要让我拜他为师。

就在我还没有做好决定的时候,老者忽然笑呵呵的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刚才所展现出来的拳法和腿法,还有你所表现出来的瞬间爆发力,应该是结合了某种调息法。”

老者这句话让我内心大惊失色,温养调息法只有钟叔和我知道,并没有第三人知道,而我也是因为钟叔传授我这套调息法之后,在经历了生死存亡之际所爆发出来的强大实力之后,我才知道这种调息法的强大和神秘之处,然而此时就是在这里,一个老者,竟然只是看了一会儿我的拳法和腿法,就能看出我是练习了某种调息法。

虽然老者并不知道我练的是温养调息法,然而就是能看出这一点,也已经证明了他的不凡之处。

这时候老者笑眯眯的看着我,像是在引我拜师一般,笑着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这套调息法,只有在你生死存亡之际的时候,才能彻底的使用他来瞬间爆发你的实力。”

又是一记重量级的话说了出来,我内心更是震惊。

到了这个时候,如果我还不知道眼前这个老者是一个极其强大的高手的话,那我就真的是个傻逼了。

“我知道,你可能会怀疑我,怀疑我接近你的目的,我之所以说出刚才那些对你来说可能是秘密的事情,也不过是想要让你知道,我确实有实力当你的师傅,也确实是因为惜才,才想要让你拜师,至于你的拳法和腿法,还有调息法,我根本不会觊觎,相反,我还会传授你一些更加精湛的腿法和拳法,还有一套成熟的调息法,你的调息法之所以只能在你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才能瞬间爆发强大的实力,而且在爆发实力之后还会变的极其虚弱,正是因为你的这套调息法存在问题,如果你拜我为师,我会传授你完整的调息法,到时候你在遇到敌人的时候,即便你不是在生死存亡之际,依旧可以随时爆发出更强的实力来,而且还不会陷入虚弱,现在只要你愿意拜我为师,我就传授你这套调息法,如何?”老者笑眯眯的看着我。

我忽然有种被诱拐的感觉,然而老者说出拳法和腿法我倒是不怎么感兴趣,但是他说出的完整的调息法,倒是让我非常的感兴趣了起来。

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简单的以为钟叔传授我的温养调息只是通过调节呼吸节奏来获得更强的体力,可后来在遇到危机的时候,我在生死存亡之际爆发的实力,让我才第一次尝到这套调息法带给我的好处。

此时眼前这个留着山羊胡的白发老者竟然说只要我拜他为师,就可以传授我一套完成的呼吸法,最关键的是这套调息法不会让我再爆发之后虚弱,这对我的诱惑力极大。

对于眼前这个来历不明的老者我虽然心存疑惑,但这时候调息法的诱惑力却超越了一切,我终于下定了决心,点了点头,一脸认真的说道:“我愿意拜你为师!”

“哈哈!好!”听到我的话,老者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显然十分的高兴。

老者捋了捋白色的山羊胡,笑呵呵的说道:“从今天开始,每天早上你都来这里看,只需要三天时间,我就可以传授你让你震撼的东西。”

我说:“师傅,我既然已经拜您为师了,但是还不知道您的名字,不知道师傅是否方便告知。”

老者笑了笑,说:“南离!”

听到老者的话,我微微一愣,还有这个姓?虽然有些疑虑,不过也只是稍稍疑惑了一下,便笑着说道:“师傅,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南离师傅笑了笑,说道:“现在,你用你的拳法和腿法,还有你的调息法跟我交手。”

听到他的话,我顿时一愣,不过现在才忽然反应过来,我虽然已经认了他做师傅,可是却还不知道他的实力如何,我忽然有些后悔了起来,后悔自己还没有搞清楚老者的实力,就这么轻易的拜他为师了。

不过现在既然他主动要求我跟他交手,正好是个机会,于是毫不犹豫的握拳,然后温养调息法不停的运转了起来,随即大喝一声,朝着南离师傅冲了过去。

南离师傅站在原地,似乎没有看到我的攻击已经来了一般,眼看我的一拳就要攻击在南离师傅的身上了,但就在拳头即将接触南离师傅的瞬间,他忽然伸出手臂,以一个极其微妙的弧度在我前面拨了一下,接着我就感觉到一股极其柔和的力道出现在了我的拳头上,然后我的大力一拳,就轻而易举的落空了。

只是这一下,我顿时内心极其震惊了起来,我十分的清楚,刚才南离师傅只是用了一道极其微弱的力量,就将我的刚猛一拳给化解了。

看着我惊讶的表情,南离师傅笑着说道:“来,继续!”

我咬了咬牙,这次目光中多了几分认真和凝重,再次冲向了南离师傅。

然而依旧跟刚才一样,我踹出去的一脚,南离师傅只是轻轻地伸手在我腿上推了一下,接着我的身体就一个不稳,直接倒在了地上。

我强忍着内心的震惊,爬起来之后,再次冲了上去。

然而每一次攻击出去的时候,都被南离师傅仅仅用了一条手臂,就将我彻底的击败。

一次攻击!

无法碰到南离师傅的身体。

两次攻击!

依旧无法碰到南离师傅。

三次!

同样的结果。

一连二三十次的攻击,每一次都不能碰到南离师傅,而南离师傅从始至终,仅仅使用了一条手臂,每一次都能极其微妙的化解了我的攻击,让我感觉自己爆发全力的攻击打在了棉花上一般,毫无攻击力。

然而我越是攻击,越是不能碰到南离师傅的身体,我越是激动,越是战意十足。

南离师傅既然答应要传授我一些手段了,那么肯定会传授我现在这个招式的,如果我学会了南离师傅的这个招式,以后就算是遇到了再强大的敌人,我也可以以一个极其微弱的力量化解对方的攻击了。

再结合我本身的温养调息法,就算比我强大的敌人,想要碰到我也非常的难,而且最后极有可能会因为脱离被我击败。

真正一个小时,我一直在攻击南离师傅,但我却像是感觉不到累一般,一次打不中,继续,两次打不中,继续,不知道在这一个小时之内,我到底做出了多少次攻击,却没有一下能攻击命中南离师傅。

而南离师傅也一点没有烦躁的样子,始终都是笑呵呵的化解我一招又一招的攻击。

终于,再一次的攻击无效之后,南离师傅笑着说道:“好了,刚才你和我的交手中,你感受到了什么吗?”

我擦了把脸上的汗水,一脸激动的说道:“师傅,你简直太厉害了,我感觉自己的攻击似乎百分之八九十的力道都别师傅化解了,而且师傅并没有用多少力量就做到了。”

南离师傅微微点头笑了笑,说:“没错,就是这样,我只需要一把手,就能化解你所有的攻击,因为你有调息法支撑,所以并没有感觉到消耗太大,可如果是一个不会调息法的人跟我交手,你觉得结局会如何?”

我下意识的开口说道:“会耗尽自己的体力,一旦师傅爆发全力,恐怕只需要一击,就能击败对手。”

南离师傅点头,笑道:“现在你看好了,我再演示一下刚才我化解你的手法,看清楚了。”

我点头,顿时全神贯注了起来,目光紧紧地盯着南离师傅,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而这时候,南离师傅的手臂已经开始动了起来,虽然只是一条手臂,然而就是这一条手臂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却让我刮目相看。

我清晰的看到,南离师傅的手臂看似非常缓慢的在移动,然而就在瞬间,南离师傅的手臂猛的用力震动了一下,仅仅只是一瞬间,南离师傅的手臂再次以一个极其柔和而又精妙的位置移动了起来。

我顿时恍然大悟,忽然间似乎明白了南离师傅是如何做到化解对方力量的。

南离师傅这时候停下了演示,笑着看向我问道:“看清楚了吗?”

我说道:“师傅你的动作看似缓慢柔和,但在攻击将至的瞬间,师傅的手臂以一个极其精妙的位置骤然间摆动了过去,就在那一瞬间,师傅的手臂上一定是爆发出了极强的力量,瞬间让对方的攻击偏离预定的位置,因此化解了对方的攻击。”

南离师傅微微赞许的点了点头:“没错,但是,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你没有说出来。”

我下意识的开口问道:“什么?”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你要知道对方的攻击手段,还要集中注意力在对方的攻击轨迹上面,只有你看准了对方的攻击轨迹,才向你刚才说的那样,才能以一个最精妙的位置化解对方的攻击,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南离师傅笑呵呵的说道,随即又说道:“现在换我攻击了,你来化解我的攻击!”

说话间,南离师傅的神色瞬间凌厉了起来,一瞬间,他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之前还是一个和蔼可亲的老者,但是这一瞬,我似乎看到了一个充满杀机的敌人,忽然有种被死死压制的感觉。

我毫不怀疑,如果南离师傅现在想要杀我,恐怕我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