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三百六十八章 神秘老者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本我已经心慈手软放过孟强一条狗命了,可他不仅不感激,反而要找死。

台下的观众已经有人大声提醒了起来,感受到背后忽然一阵强烈的气息,我的眼中寒芒闪烁。

“给我去死!”孟强愤怒的大吼了起来,握拳就朝着我的脑袋上狠狠地一拳打了过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原本正背对着孟强的我,背后像是长了眼睛一般,以一个极其夸张的角度移动了一下脑袋,孟强的拳头在我耳边呼啸而过。

“啪!”

我的手忽然出现,一把抓住了孟强刚刚挥动过来的手臂上面。

孟强顿时瞪大了眼睛,满脸都是不可思议,显然没有想到明明我是背对着他的,明明是他占据着优势,为什么自己的一拳不仅打空了,反而还被我抓住了手臂,顿时一股极强的危机感让孟强瞬间感到了后悔,然而这世上并没有后悔药,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一道无比冷漠的声音从我的口中响起:“既然你不想要这条手臂了,那我就只能勉为其难的帮你收下了。”

话音刚落,我抓在孟强手臂上的双手,猛然间用力向下一折。

“咔嚓!”

一道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声音响了起来。

然而下一秒,一股强烈的剧痛感让孟强忍不住‘啊’的一声哀嚎了起来。

然而这还没有结束,就在孟强右臂被我这段的瞬间,我忽然又抓住了他的另一条手臂是,咔嚓一声清脆的声响,孟强的左臂也被我折断了。

痛苦的声音像是死亡的乐章,台下的观众看到如此血腥一幕的时候,不仅没有感觉到不适,反而一个个欢呼呐喊了起来。

我不想成为别人的乐子,但此时却不得不应和台下的观众。

蓄力一脚踹在了孟强的腿上,我爆发全力的一脚力量何其强大,瞬间踹断了孟强的一条腿。

只有一条腿支撑的他,根本没有办法保持站立,身体直接倒在了地上。

孟强到底的瞬间就痛的满地打滚了起来,与此同时,口中不停的哀求道:“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你放过我,我真的知道错了。”

我的一只脚已经踩在了他唯一还是完整的左腿膝盖处,不断的加大脚步的力量,孟强这一刻是真的感受到了绝望,也知道害怕了,不停的哀求。

然而我的神色极其平静,淡淡的看着孟强说道:“孟强,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但是,你自己不要机会,但是后悔,却已经迟了,以后你就安静的做一个废人吧!”

我的话音刚落,一直踩在孟强膝盖处的脚骤然间加大了力量,咔嚓一声,孟强的膝盖直接被我碾碎,孟强痛苦的惨嚎一声,随即痛的彻底昏迷了过去。

此时,台下的观众已经彻底沸腾了起来,欢呼声呐喊声彻底的震撼了拳场,仿佛整个铂金拳场都在颤抖。

一直在高台上的暴风拳场那名带我进入铂金拳场的中年高手,此刻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意味深长的看着我,双手抱臂胸前,笑眯眯的说道:“还真的是天才型高手,很让人意外,就是不知道,跟暴风拳场的那一位相比,谁更强大?”

我只是废掉了孟强的四肢,并没有打算杀死他,平静的走下了擂台,虽然现场的观众都大喊着让我杀了孟强,但我并没有这样做。

而暴风拳场的裁判也宣布了我的胜利,与此同时,我还得到了今天晚上铂金拳场的累计一百万奖金,除此之外,还有获得冠军的五十万奖金。

对于奖金,我却根本没有放在眼里,如今我们公司发展也很好,我也不缺钱。

走下擂台之后,便一步步的朝着看台上的中年高手的方向走了过去。

“啪!啪!啪!”等我走到了中年高手的面前之后,他忽然鼓掌了起来,一脸笑意的说道:“果然是个天才,很不错,不过如果你觉得凭借这点实力就能打败我们暴风拳场的天才人物了,那么你也太小看我们暴风拳场了。”

我淡淡的看着中年高手说道:“刚刚你不觉得我有资格进入铂金拳场,但我现在却击败了铂金拳场今晚的冠军,而刚才你们铂金拳场今晚的冠军扬言要杀了我,但是却被我废掉了四肢,以后也只能成为废人,有些事情,不是嘴上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既然你觉得我凭借这点实力不能打败你们暴风拳场的天才人物,那就让他出来一战好了。”

对于我的话,中年高手也不生气,微微一笑,随即说道:“不用着急,今晚的比赛已经全部结束了,既然你想要挑战我们暴风拳场的天才人物,以你所表现出来的实力,确实有资格与他一战,这样好了,今天我先放你离开,明天晚上十点,希望你能准时到暴风拳场,我会亲自安排你进入暴风拳场的终极拳场,也就是钻石拳场,与我们暴风拳场的天才人物交手。”

我淡淡的看了中年高手一眼,随即点头说道:“好!明天十点,我会准时到场!”

“哈哈,好!”中年高手大笑了一声,随即拿出一张名片递了过来:“上面有我的联系电话,明天晚上记得跟我联系。”

我接过名片后,上面有职位和姓名,还有他的电话。

原来是暴风拳场的经理,我虽然不知道经理这个职位在暴风拳场的地位如何,但却能感觉到,眼前这个叫做何猛的中年高手,地位很高,否则也不会直接带我来铂金拳场了,而且现在还说明天带我去钻石拳场。

接过名片后,我便直接离开了暴风拳场。

刚离开拳场,就看到不远处的教官正一脸焦急的在暴风拳场大门口不远处等着我,看到我出现的时候,教官顿时一喜,连忙跑了过来,激动道:“张总,你没事吧?”

看着满脸担忧的教官,我心中有股暖流,微微一笑,说道:“放心好了,我很好!走吧!回酒店!”

听到我的话,教官依旧不太放心,又在我浑身上下好好的打量了一凡,确定我没事了才放心下来。

让我有些哭笑不得了起来。

等我们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出门找了一个相对比较安静的广场,一个人训练了起来,不管怎样,我能有今天的一切,都离不开我的努力训练,现在正是关键时刻,我肯定不会因为在外地,就松懈了本身的训练。

就在我独自一人练习钟叔教我的拳法和腿法的时候,忽然一道白发老者笑眯眯的站在我的身边,也不说话,就那样看着我不停的打拳。

本就已经非常的早,这么早就有这么一个白发老者出来锻炼身体,倒是挺少见的。

我也没有避讳自己的训练,就在原地不停的打拳。

一直看着我打拳练腿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见我停下来了,老者才笑眯眯的看着我说道:“如此年轻就会如此的拳法和腿法,的确非常的不错,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笑着看着老者说道:“老爷子你好,我叫张泽。”

老者朝着我微微点了点头,笑了笑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刚才看你的拳法和腿法,应该是有高人指点吧?不知道你师傅是谁,说不定我还认识。”

听到老者的话,我忽然间有些警惕了起来,钟叔的来历我也不清楚,可以说是非常的神秘,而钟叔虽然没有让我当徒弟,但我一身的本事本就是他传授给我的,在我心中就是我的师傅。

虽然不知道钟叔的来历,但我隐隐也能感觉得到,钟叔的背景恐怕很深,越是大人物,仇人越多,眼前这个老者看起来也听不简单的感觉,谁知道是不是在套我的话。

虽然有些警惕,但我也只是微微一笑,说道:“我没有师傅,不过我的拳法和腿法确实有高人指点过。”

老者似乎也看出了我的警惕,呵呵的笑了笑,撸了撸胡须,笑眯眯的看着我说道:“既然没有师傅,不如拜我为师,如何?”

原本还对老者有些警惕,但这时候我的警惕少了许多,他竟然想要让我拜他为师。

我微微一愣,随即苦涩的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满您说,我是外地的人,这次来燕京也是因为出差,只能在燕京停留短暂的时日,恐怕无法拜您为师了。”

我虽然不知道老者是什么人,但这一刻,确实有些松懈了下来,因为我看到了老者眼中的真诚,以及对我的欣赏。

显然他也是因为看到了我所展现出来的拳法和腿法十分的精湛,而我刚刚有用了十分刚猛的力量在训练我的爆发力,老者显然也能看出来我的实力。

然而听到我的话之后,老者却是摆了摆手,说道:“无妨,我想要让你拜我为师,也是因为惜才,看到了一颗好苗子,所以想要让你拜师,就算你不在燕京也无妨,如果你愿意拜我为师,我倒是可以传授你一些武道,倒是不会耽误很久。”

看到老者如此坚持,我微微有些犹豫了起来,说实话,看到这个老者,我就有种他是高手的感觉,现在他又主动想要让我拜师,如果我真的拜师了,恐怕真的可以学到不少。

顿时我有些犹豫了起来,可万一老者是因为看中了我的拳法和腿法,想要用拜师的幌子来套取我的拳法和腿法呢?

一时间我内心十分挣扎了起来。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