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三百六十六章 杀人狂魔

似乎看出了我的惊讶,中年高手笑了笑:“你可能不知道铂金和钻石场区,每天都有好几个高手陨落,但是获得胜利的高手,也会得到极高的奖金,所以暴风拳场即便如此残酷,但依旧会有从全国各地而来的拳手报名参加拳赛。”

虽然不知道奖金是多少,但我知道,奖金肯定是一笔巨额,否则也不会那么多的拳手即便知道可能付出生命代价,但却依旧会来参加拳赛。

中年高手继续说道:“暴风拳场就像是赌场,观众是赌徒,然而拳手也是赌徒,暴风拳场并没有强制你一定要打完所有的比赛,取得最后的冠军才有奖励,而是打一场算一场,如果你获得胜利了,原本拿着丰厚的奖励就可以安然无恙的离开了,但是偏偏大部分拳手都想要拿到冠军的奖励而继续坚持下一场拳赛,结果死在了拳场。”

就在中年高手话音刚落,整个铂金拳场瞬间变得极其沸腾了起来,我下意识的看向擂台,就看到刚刚那个被过肩摔摔在地面上的那个拳手,竟然被对手一记肘击重重的砸在了胸膛,他再次一口血喷了出来,顿时怒目圆瞪,身体一动不动,而嘴角和耳朵都有鲜血流了出来,显然,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刚刚还是精神十足的拳手,就在短短几分钟内,就变成了一具尸体。

但是现场的观众却没有一人露出丝毫怜悯,反而一个个情绪激动,高声呐喊着刚刚获胜拳手的名字。

甚至还有一些刚刚下注在失败拳手身上的观众,竟然还在对着已经战败而死的拳手大声怒骂,一点没有死者为大的意识。

看到这一幕,我的脸色稍稍有些苍白了起来,并不是因为我害怕自己在比赛中可能会殒命,而是感到悲哀,人性的冷漠。

在这里,我仿佛看到了世间的一切人性。

这时候战胜的那个拳手高高升起了自己的双臂,放声大吼了一声,像是野人才咆哮一般。

顿时台下的观众就更加狂热了起来。

我身边的中年高手满脸都是默然的看着这一幕,这时候一个身穿西装的裁判在擂台下询问道:“这是今晚的第三局比赛,本局奖金三十万,如果你现在结束今晚的比赛,三十万就属于你,但是,如果你继续选择下一局比赛,如果输了,你不仅拿不到一分奖金,甚至还可能将自己的生命丢在擂台上,但是,如果你赢了,那么你将获得从第一局开始到第四局积累的总奖金一百万,现在你有十秒的考虑时间。”

裁判的话音刚落,拳手就毫不犹豫的开口说道:“我要继续第四局的比赛!”

伴随着这名拳手的回答,顿时全场都沸腾了起来。

这时候擂台上方的大型屏幕上面随即开始抽取了报名第四局拳赛的拳手,很快锁定在了一名叫做高飞的名字上面。

而在高飞出现的瞬间,大屏幕上还出现了一些他在暴风拳场的战绩,历史战绩三胜一负,而且还获得过一次日冠军。

与此同时,刚刚那个获胜拳手的战绩也出现在了擂台之上,叫李劲历史战绩同样是三胜一负,当然,只是过去的战绩,并不包含今晚的战绩。

接下来就是一分钟的观众下注时间,短短一分钟的时间,所有人下注结束,第四局的拳赛也正式开始。

就在拳赛开始的瞬间,高飞和李劲的比赛瞬间打响,只是一瞬间,两人就彻底爆发冲向了彼此,顿时手脚并用,只是短短几秒之内,双方竟然对轰了十几次,平均一秒之内,每个人都做出了两次攻击,这还只是比赛刚刚开始。

擂台上的比赛越是激情,下面的观众越是狂热,整个拳场都在沸腾中,一波又一波的高潮。

短短十分钟,第四局的比赛就结束了,至于结果,很现实,也是讽刺,刚刚第三局的获胜者李劲,在这一局却战败而亡,讽刺的是,他死的跟刚才他杀死的那个拳手一样的招式之下,被高飞一个过肩摔,随即一脚踩在李劲的脖子上,直接扭断了脖子。

伴随着这一局的拳手再次死亡,整个拳场更加沸腾了起来,已经到达了巅峰。

我不知道在场的都是什么人,但却知道,想要进入铂金拳场只有两种方式,一种就是通过挑战暴风拳场安排的高手考核,而另一种就则是通过原本是铂金或者是钻石拳场的会员邀请,而且还要加巨额的会员费,才能成为铂金拳场的正式会员。

且不说需要邀请这一关,光是巨额会员费,就已经将大部分人拒之门外了,能成为铂金,甚至是钻石会员的人,身份非富即贵,要么就是实力强大的高手。

不得不说,这种会员方式及其的吸引人,从最基础的青铜级拳场开始,会员也会不断的尝到赌注带来的快感,不断的提升自己的会员级别。

想到这里,我的心中一阵悲哀,这就是非富即贵的大人物的样子,看着有人死亡的时候,是那么的激动。

接下来,我又完整的观看了第五局第六局,一直到第十局的拳赛,看到一个个原本实力高强的拳手在我的眼中死去,慢慢的我都已经麻木了。

从第三局比赛开始一直到第十局比赛我是亲眼所见的,而在这八局比赛中,只有一名拳手在获胜的时候,选择领取丰厚的奖励离开了,但是却又七名拳手选择下一局的拳赛,而在这七名拳手中,死在擂台上的却有五人,只有两人战败后虽然没有被杀,但却也是重伤。

这就是暴风拳场的黑暗,然而就像电视里有个公益广告里说的那样,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暴风拳场的赌拳,同样是一种买卖,而来参加黑拳赛的,同样是买卖。

看到这么多的高手在我的眼皮底下被杀,我的心情极其的沉重,十分压抑。

我虽然也杀过人,但杀的却是大恶之人,但是这么多的原本很有潜力的高手死在这里,我觉得非常的不值得,替他们感到悲哀。

虽然十分悲哀,但我同样可以理解,有些事情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又有谁知道,刚才战败被杀的高手当中,是否有人是为了给自己的亲人筹备巨额医疗费用才拼命继续打下一局比赛的?

就在我感慨万分的时候,中年高手的嘴角微微上扬,看着我说道:“小子,如果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今晚的冠军实力不凡,可是在暴风拳场铂金拳场拿过三次冠军的高手,而且每次跟他交手的对手,都被他击杀,可以说是个杀人狂魔,如果你跟他交手,我觉得你被杀的可能性很大,现在后悔,我可以取消你们的交手,只是放弃的话,那你就要被废四肢了,你考虑……”

然而中年高手的话还未说完,我就迈步朝着擂台的方向而去,走出几步的时候,我才极其冷漠的开口说道:“既然来了,当然不会就这样离开,你只看到了他的强大,又何曾见识过我的实力?”

听到我的话,中年高手的嘴角轻轻上扬:“有意思的家伙!”

中年高手随即对着身边的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吩咐了一声,青年点头,对着对讲机说道:“接下来加场比赛,有人要挑战今晚的冠军。”

就在青年话音刚落的瞬间,我已经走到了擂台下方,很多人都在狂热当中,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

而擂台上刚刚获胜的拳手也正极其激动的欢呼呐喊,仿佛这里已经是他的全世界了。

就在这时候,铂金拳场的广播里忽然想起了一道声音:“各位观众,稍安勿躁!接下来,即将加场比赛,有人挑战今晚的冠军,不知道今晚的冠军孟强,是否愿意接受张泽的挑战?张泽,年龄二十四岁,暴风拳场无战绩。”

听到这道广播声音,擂台上的冠军孟强一愣,随即嘴角勾起了一抹弯度,大声说道:“我接受!只是,既然要挑战我,那就要做好付出生命的代价!”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