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三百六十三章 暴风拳场

王坤背后的势力只有一个,那就是燕京地下三大势力之一的暴风拳场。

暴风拳场,身为燕京地下三大势力之一,以地下拳场起家,而暴风拳场的老板方奎,个人实力极其强大,据说就算是燕京顶级势力的顶级高手,也没有几个人能击败方奎。

暴风拳场也算是燕京地下三大势力中最强的势力。

星月娱乐名义上是王坤在主事,但实际上王坤也仅仅占据星月娱乐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但是方奎私人就占据着星月娱乐百分之七十的股份,剩下的百分之十的股份才是其他人占据着。

虽然方奎占据着星月娱乐百分之七十的股份,但是,却跟王坤的关系很好,方奎本身基本上不参与星月娱乐的运作,只要利润分红。

看到这些消息之后,我的眉宇间充满了忧愁。

原本还想着如果王坤的靠山不怎么样了,我就强行逼迫王坤主动解除跟虞惜的合同,但是现在看来,这个办法几乎不可能了。

毕竟燕京不是米方,这里的势力错综复杂,就算我能逼迫王坤解除跟虞惜的合同,但是等到这件事解决了,我即将面对的就是方奎这个人。

方奎的个人实力非常的强大,肯定不是我能应对的,恐怕我现在把王坤控制在了自己的手中,几个小时后,我就到了方奎的手中,毕竟这里是他的大本营,我想要从他的手中对付他的好朋友,很难。

“不知道张先生,对我们玫瑰酒吧的工作是否满意?”一直等我把最后一张资料看完了,竹叶青才充满笑意的看着我说道。

我这才回过神,想到了自己是在玫瑰酒吧,竹叶青的包厢内,看着坐在我对面像是毒蛇一般的女人,随即开口说道:“我很满意!谢谢!”

竹叶青笑着说道:“我们玫瑰酒吧从来不会让任何买家失望,你不必谢我,我们之间只是交易,你给我带来了金钱,我给你想要的消息。”

倒是分的很清楚,我本就没有打算跟这个女人扯上什么关系,既然她这样说了,那再好不过了。

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该知道的东西,那我也没有必须继续留在这里了,随即起身,说道:“既然交易结束了,那我就离开了。”

竹叶青见我要走,连忙起身,充满魅惑的脸上带着几分笑容,说道:“张先生,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何要查王坤,但我知道肯定是有你的理由,在燕京,我们玫瑰酒吧也算是有点人脉,小女子竹叶青也算是有点地位,如果日后张先生有什么没办法解决的麻烦了,可以找我,说不定小女子能帮到张先生也不一定。”

听到竹叶青的话,我微微一愣,虽然不明白她为何会说这句话,但这句话我是听明白了,算是友好的示意。

以王坤现在的背景,竹叶青能对我说出这番话,那也就说明,她根本就不把王坤放在眼里,也就是不把方奎放在眼里。

我对这个女人的背景忽然更加好奇了起来。

虽然我现在很需要帮助,但是也不会去找竹叶青,就是一些王坤的消息,从前面的五万定金到今天的五十万消息费,就已经是五十五万了,我可没有那么多钱来找这个女人买消息了。

虽然如此,我当然不会说出来,微微点头说道:“那就提前谢过竹老板了,如果有需要,我会联系的。”

“那么有缘再会,张先生再见!”竹叶青笑着说道。

“再见!”

从玫瑰酒吧离开后,我就直接回了酒店,拿出纸笔,圈圈画画了好久,也算是彻底将王坤的社会关系和背景弄得清清楚楚了。

现在我对付王坤,有优势的地方,但同样有劣势的地方。

王坤的情人薛芬芬就在米方,而王坤和薛芬芬的私生女也在米方大学,一旦我利用这两个人来威胁王坤,王坤肯定会怪怪的听我的话。

然而如果我真的这样做了,那么后果就十分严重了,暴风拳场是燕京地下三大势力中最强的一个,而暴风拳场的老板方奎,个人实力更是强悍无比。

我也不可能一直把薛芬芬和王蓉控制在自己的手中,切不说这种卑鄙的事情我做不到,就算被逼无奈之下做到了,可是之后呢?

方奎不是我能得罪起的存在。

不过还有一个王坤死去的妻子沈月琴的家族沈家,燕京的一流势力,而沈月琴的亲哥哥沈月阳,一直怀疑自己妹妹的死跟王坤有关系,如果能让沈月阳牵制住王奎,事情倒是好办了不少。

归根究底,现在最大的麻烦来自于暴风拳场,一个我还远远惹不起的强大实力。

事情出乎了我的意料,虽然花了五十五万买了这些消息,但我却一点都不后悔,甚至有些庆幸。

原本按照我的计划,我是直接带人来燕京,然后想办法将王喆找到给绑了,再威胁王坤解除虞惜的合同,如果我真的这样做了,或许我成功了,但却跟燕京的三大地下势力之一的暴风拳场结仇了,这绝对是一个非常大的麻烦。

忽然间,我想到了一个办法,竹叶青给我的资料中,说了沈月阳一直怀疑自己妹妹沈月琴的死,跟王坤有关系,如果说,这件事是真的,只要我找到了证据,沈月阳一定不会放过王坤吧?

可是身为燕京一流势力的沈家都没办法找到证据,更何况是我?

不过我忽然又响起了一件事,穆婉婷给我的资料中说,王喆实际上是王坤的亲生儿子,王坤跟自己的大哥的妻子乱搞,才搞出来了王喆,只是外人却不知道。

不管怎样,这件事至少可以证明王坤在跟沈月琴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出轨了,如果有了这件事,沈家应该会给王坤一些压力吧?

想到这里,我的眼神微微眯了起来,直接在外面的二手市场买了一个带着SIM卡的手机,至于沈月阳的联系方式,很容易就搞到手了。

我直接用这个二手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了沈月阳,内容十分的简单,只有一句话,王坤在沈月琴生前就已经出轨了,王喆就是王坤的亲生儿子。

短信刚发过去,手机铃声就想了起来,正是沈月阳的电话。

果然反应很快,我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随即旋即接通。

电话接通,就听见一道冷漠的中年男子的声音响了起来:“你是谁?”

我早就在手机上装了变声软件,换了一种比较粗犷的中年男人的声音说道:“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我只能告诉你,我跟王坤有仇,而我又恰巧知道一些事情,再说明白一点,我想要借助沈家的手对付王坤。”

我并没有拐弯抹角,开门见山的就告诉了沈月阳我的目的。

听到我的话后,沈月阳嗤笑一声:“想要借助我们沈家的手,就凭你这种藏头露尾的东西,也配?我妹妹的事情我会自己查清楚,我不允许任何人编造一些事实。”

我淡淡的说道:“随你怎么想,我虽然想要借助沈家对付王坤,但至于你们沈家如何去做,我根本就无所谓,至于你说的编造事实,如果不相信,尽管可以去查,我想以你们沈家的能量,想要查清楚这件事,应该十分的容易吧?”

“哼!”沈月阳冷哼道:“这件事我会亲自调查,如果是假的,我一定会找到你,敢骗我沈月阳,后果会非常的严重。”

该说的我已经说了,我也的确没有奢侈过沈家真的能帮我对付王坤,只不过是给王坤增加了一些麻烦而已,我也不想听沈月阳的威胁,索性直接挂断了电话。

挂了手机后,我直接将手机丢在了酒店大门口的垃圾箱。

此时,燕京一栋宏伟的私人别墅,一个国字脸的中年男人正坐在茶几前,此刻满脸都是寒意,眼神中杀机四现。

“来人!”中年男人忽然喝道。

听到中年人的声音,立马有个戴着眼镜的斯文男人走了过来:“老板!”

“给我查一件事,王坤有个侄子叫王喆,给我查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一定要清清楚楚的,天黑前我就要结果。”中年男人沉声说道。

“是!”斯文男人立马应道,不敢耽误,直接离开去调查这件事了。

斯文男人离开后,中年男人站在落地窗前,目光凝视着窗户外面的景色,自言自语道:“月琴,你放心,大哥我一定会调查清楚你的死因,如果真的跟王坤有关系,就算王坤的背后有暴风拳场,我也要让王坤付出惨重的代价。”

中年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才跟我联系过的沈月阳。

此时,我已经离开了酒店,去了暴风拳场。

既然王坤的靠山就是暴风拳场,那我就先去见识见识,看看燕京三大地下势力之一的暴风拳场,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在去暴风拳场的路上,我就给教官联系,让他也去了暴风拳场,既然王坤暂时还不能动,那让教官他们盯着王坤,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了,还是先等等,等找到了更好的办法之后,才是对王坤下手的最好时机。

三十分钟后,我和教官在暴风拳场碰头了,燕京果然是大城市,米方完全不能跟燕京比,关是暴风拳场的外观,就极其的霸道,占地也极大,显然是一家顶级的拳场。

我和教官每人交了十万元的会员费,才有资格进入,而且我们每人交了十万元,也只是暴风拳场最低级的青铜会员,至于白银会员,则是需要一百万的会费,在往上的黄金会员,以及更高级别的会员,至于会费需要多少,那就不得而知了。

在米方也有各种各样的地下拳场,就是在我印象中最大的王者之城中的地下拳场,与燕京的暴风拳场相比,完全就是小巫见大巫。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