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三十七章 营救陆一菲

此时我心急如焚,只想第一时间找到陆一菲,现在是晚上九点十三分,距离九点已经过去了十三分钟,谁知道这十三分种之内,会发生什么事情。

此时我心中只有浓浓的悔意,进入米方大酒店后,我就蒙圈了,一共有二十四楼,每一层都是好几十个房间,二十四层至少也有一两千个房间,这么多的房间,我去哪里找她?

如果我现在去问前台,前台肯定不会告诉我,反而影响我上楼,稍作丝毫之后,我直接上了顶楼,一般情况下,最好的房间都在顶楼,我赌冈本山木订的房间肯定是安全性最高的顶楼的总统套房。

刚上二十四楼,远远的,我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竟然是冈本大山的翻译,此时翻译正在休息区坐着,手中摆弄着手机。

看到翻译,我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许多,只要翻译在,那就说明冈本大山肯定也在这一层楼,现在不过刚刚过去了十三分钟,就算冈本大山真的想要对陆一菲做什么,也不会得逞。

可我现在又担心,万一陆一菲真的和冈本大山在谈论生意,如果我强行破门,就真的彻底把陆一菲招惹到了。

一时间我的心中很是矛盾,到底该怎么做?忽然,我想到了一件事,冈本大山并不会说汉语,就算他真的要和陆一菲谈论生意,那肯定要有翻译在,现在翻译在一旁的休息区休息,那肯定不是在谈论生意。

想到这里,我二话不说,直接走到了翻译的身旁,翻译正在看手机,根本没有注意到我的出现,我左右看了眼,见没人发现,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翻译的身后,他玩手机正入迷,根本发现我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

我忽然出手,整条手臂勒住了翻译的脖子,翻译顿时疯狂的挣扎了起来,我本来就是偷袭,此时又用了极大的力气,没一会儿,翻译的挣扎就越来越少。

眼看翻译就要昏迷过去了,我才忽然松手,冷漠的说道:“千万别发出声音,不然我弄死你。”

听见我的话,翻译大口的喘着粗气,连连点头,我出手就差点要了他的命,就是为了震慑,他显然被我给吓到了,一点动静都不敢发出。

“告诉我,冈本大山是不是想要欺辱陆总?在那个房间?”

“是的,在2408房间!”我刚问出口,翻译就非常干脆的出卖了冈本大山,果然汉奸,这么容易就出卖自己的主子了。

知道了答案后,我才松了一口气,忽然一记手刀,狠狠地打在了翻译的脖颈上,他两眼一翻,昏迷了过去。

我将他的身体摆放了一下,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我这才连忙来到2408包厢。

刚到门口,就听见冈本大山用日语再说着什么,而陆一菲虚弱的救命声不停地刺激着我的心脏。

我伸手就朝门上狠狠地砸了起来,里面传来冈本大山的八嘎声,很快就想起了脚步声。

咔嚓!

房间的门开了,冈本大山围着一条浴巾就出来了,当他看到我的时候瞪大了眼睛,显然已经认出我了。

而我在门开的瞬间,猛地一脚踹在了冈本大山的肚子上,冈本大山还没反应过来,就倒在了地上。

我速度奇快的冲了进去,顺手将门反锁了起来,抡起旁边的一条椅子,朝着冈本大山走了过去。

这时候我已经看到了陆一菲,此时她浑身软绵绵的躺在床上,眼角都是泪水,当让我松了一口气的是,她的衣衫虽然有些凌乱,但却没少一件,那就说明冈本大山还没有得逞。

“八嘎!”冈本大山骂了一句就一通我听不懂的岛国语,还拿出了手机。

我二话不说,抡起旁边的一条椅子,冲上去就朝着他的身上砸了下去,这一下子,直接将冈本大山的手机打落,他惨嚎一声,我毫不留情的挥动着椅子朝他身上打了起来,三四下后,整条椅子都成了散架。

我手中拎着一根椅子腿,就朝着冈本大山一步步的走了过去,他满脸都是鲜血,嘴里叽里呱啦的说着什么,虽然听不懂,但从他惊恐的样子我猜到了他是在求我放过他。

陆一菲都差点被他给欺辱了,我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放过他?此时我胸腔中怒火中烧,恨不得杀了这个混蛋,稍作犹豫后,我抡起棍子就准备先废掉他一条腿。

刚举起棍子,一直没有说出话的陆一菲忽然虚弱的说道:“不要!”

听见陆一菲的声音,我才回过神,看着浑身是血的冈本大山,我忽然有些后怕了起来,刚才因为愤怒,只顾着动手了,却没考虑自己用了多大的力气,现在一看冈本大山的惨样,我才害怕了起来,万一把他打坏了,他会不会报警啊?

不过想到是他先准备欺辱陆一菲的,于是放下了心,想了想,一棍子打在了他的头上,冈本大山直接昏迷了过去。

“菲菲姐,你怎么样了?”我扔掉了棍子,连忙跑了过去,看着衣衫不整的陆一菲着急的问道。

陆一菲满脸通红,咬着嘴唇说道:“把我放在浴池,放冷水,快!”

听见她的话,在看她的表情,我几乎已经猜到了一切,她肯定是被下了手段。

此时陆一菲的衣衫不整,胸口的纽扣也不见了,露出了大半个酥胸,看的我一阵口干舌燥。

陆一菲见我的目光在她身上,顿时羞怒的说道:“快帮我!”

药效似乎发作了,她不停的扭动着身体,仿佛立刻就能点燃,我浑身一个激灵,连忙将她拦腰抱起,然而我刚将她抱了起来,她仿佛瞬间被点燃,主动朝我吻了过来,我大惊失色,身体一个不稳,直接抱着她一起倒在了床上。

一股燥热感传遍我的浑身,身体的某个部位也立刻有了反应,刚刚还浑身软绵绵的陆一菲,忽然间像是一头野兽,扑了过来,主动朝我吻了起来。

我何曾有过这样的待遇,虽然和苏婷谈了三年的恋爱,可始终没有发生过关系,现在被陆一菲这样一刺激,我感觉自己都要爆了。

就在我差点沦陷进去的时候,陆一菲忽然强忍着躲开了,眼角的泪水泉水般的涌了出来,紧紧地咬着嘴唇,满脸复杂的看着我,忽然颤抖着说道:“如果我失身,我必自尽。”

冰彻刺骨的声音从陆一菲的口中缓缓响起,这一刻,我瞬间惊醒,刚才差点没有把持住,如果我真的趁机将陆一菲怎样了,那就真的是禽兽了。

回过神后,我连忙说了声对不起,抱起陆一菲就跑去了浴室,将她放在了浴缸,这期间她几乎无法控制自己,不断的撕扯着自己的衣服。

打开了冰凉的冷水,瞬间浇透了陆一菲的身体,而陆一菲几乎扒光了自己,我连忙离开了浴室,一直站在浴室门口,很快就听见浴室内想起了一阵勾人的声音,我知道她是在自己解决。

想到今天如果不是我听到了冈本大山今晚九点在米方大酒店和陆一菲谈生意的事情,恐怕陆一菲已经被毁了清白,以我对陆一菲的了解,她肯定不会活着。

一想到刚才和陆一菲差点发生了关系,我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了起来,她是我的大姨子,我们刚才竟然接吻了,还摸了许多不该摸的地方,一股浓浓的负罪感让我几乎奔溃。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陆一菲才围着一条围巾从浴室走了出来,她脸上的潮红也消失了,反而是一脸的冰冷,看向我的目光充满了恨意,好像今天造成这个局面的是我一般。

“报警吗?”我转移了注意力,拿出手机问道。

陆一菲冷冷地说道:“不报!”

被她拒绝,我挺意外的,本以为她遭遇了这样的事情肯定会报警,可没想到她竟然选择了不报警。

陆一菲走到了冈本大山的面前,杀人一般的眸子死死额盯着冈本大山,咬牙切齿道:“你该死!”

她说着,忽然抬起脚猛地朝着冈本大山的裆部踹了过去,砰的一声,我顿时感觉胯下一阵凉风。

本还在昏迷中的冈本大山,再蛋碎的痛苦之下,直接痛醒,顿时嗷的一声惨叫,双手抱着裆部满地打滚了起来。

我连忙冲上去将他按在地上,将毛巾塞进了他的嘴里,陆一菲一脚似乎还不解气,说了句:“给我把他按住!”

我连忙照做,陆一菲接着又是一脚踹下了下去,一连五六下,冈本大山直接痛的昏迷了过去。

感受到陆一菲的怒火,我浑身都是冷汗,刚才幸好没有发生关系,要不然我的下场不会比冈本大山惨。

估计冈本大山再也没办法重整雄威了,不过对于这样的家伙,都是他咎由自取。

看着陆一菲还想要继续踹下去,我有些担忧,连忙过去拦住了陆一菲,大声道:“够了!再打就出事了。”

“啪!”

谁知我的拒绝,换来的却是陆一菲的一耳光,她满脸都是泪水,哭着大吼道:“你给我滚!给我滚!”

我心中一阵窝火,明明是我救了她,现在反而动手打我耳光,可是看她情绪激动,满脸泪水的样子,我又将怒火压制了下去。

长长的叹了口气,旋即默默的转身,离开了房间,现在冈本大山已经昏迷了,至少陆一菲暂时是安全的,刚离开房间,就听见陆一菲放声大哭了起来。

我一直守在门口,好一会儿,房间内的哭声才停了下来,接着就看见陆一菲走了出来,她看见我还在门口站着,神色有些复杂的看了眼刚刚被她打过耳光的地方,忽然开口道:“今天的事情,我不希望任何人知道。”

我点了点头,也懒得说话,直接转身离开,可是还没到电梯口,就看到五六个人从电梯出来,而当我看到领头那个人的时候,顿时有些急了,连忙对陆一菲说道:“走楼梯!”

说着我就伸手拉住了陆一菲的手,旋即朝着一旁的楼梯口躲了进去。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