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三百五十九章 昏迷

这时候我竟然没有办法依靠自己的力量爬起来了,看着一步步朝着我走过来的中年男子,我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都在颤动。

陆一菲现在已经被带入了里面的包厢,里面还有两个中年男人,到底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我根本就没办法知道,她就在我的眼前被带走,而我没有丝毫的办法救她,以前我一直以为自己的实力已经够强大,但是直到今天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实力还远远不够,甚至就连身边的人都无法保护。

想到这里,我的双拳不由的紧紧的攥了起来,而中年男人此时此刻已经走近了了,抬起了脚就准备踩在我的身上,但就在这一刻,陆一凡一下子扑了过来,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中年男人,直接挡在了我的面前,红着双目,愤怒的吼道:“你这个混蛋,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

穆婉婷此时也连忙和陆一凡站在一起挡在了我的面前,同样满脸都是愤怒,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警告你,这里是米方市,如果你敢伤害他和里面的女孩,我们穆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中年男人有些意外的看了两个女人一眼,随即嗤笑了一声:“我刚才就说了,穆家我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你们没必要拿穆家来威胁我,既然你们想要阻挡,那正好进去一起陪我们兄弟几人吧!”

中年男人说着就准备去抓陆一凡和穆婉婷,就在这时候,我已经将温养调息法运行到了极致,虽然这是一种调养呼吸节奏的办法,但我此时的呼吸频率极快,但是却依旧是顺着温养调息法的节奏在呼吸。

我不知道可以不可以成功,但现在我已经没有任何的办法来处理眼前的麻烦了,虽然穆婉婷说已经告诉了穆青山,但谁知道穆家的人什么时候才能赶过来,等到他们赶过来,谁也不知道这几个肆无忌惮的男人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温养调息法果然还是有用的,即便我呼吸频率加快了许多,但是体内的力气却恢复了许多,而刚刚身体上受到的伤势似乎也在满满的恢复,而且还恢复了不少。

忽然间,我仿佛又找到了上次在王者之城跟武门的武峰决斗的时候的那种感觉,体内的机能似乎在迅速的恢复,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在伴随着我的温养调息法而受到了改变,呼吸进入肺腑的氧气也像是满满的渗透进入了我的四肢百骸,小腹部的地方一阵暖暖的感觉。

此时中年男人已经抓住了陆一凡的手臂,直接硬拖着她就准备进入包厢,穆婉婷不停的拉扯着中年男人,但是却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阻挡。

就在这时候,我已经从地上再次爬了起来,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极其浓烈的寒意,死死的盯着中年男人,咬牙说道:“放开她!”

听到我的话,中年男人的步伐停在了包厢门口,但是依旧抓着陆一凡纤细的手臂,看到我竟然又站起来了,嗤笑一声:“怎么?手下败将还想要继续败下去?我想你应该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了吧?现在能站起来就应该是用尽了浑身的力量吧?”

“我说,放了她!”我咬牙说道,随即迈步,向着中年男人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中年男人的眼神中出现了一抹十分感兴趣的样子,看着我竟然还能走动,一脸诡异的笑容看着我。

短短几步的距离,转眼之间我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啪的一声,我一把抓在了他抓着陆一凡手臂上的手臂,随即骤然间加大了手上的力量,中年人这一刻眼神中充满了惊恐,只见他抓在陆一凡手臂上的手,满满的被我抓着松开了陆一凡的手。

陆一凡也是趁机连忙跑到了我的身后,一脸紧张的看着中年人。

中年男人试图用力的时候,却发现此时我手臂上的力量惊人,他竟然无法挣脱。

“小子,松手!”中年男人咬牙说道。

然而就在他话音刚落,我猛然间将浑身的力量全部聚集在了另一只拳头上。

轰哧!

就在所有人的震惊中,我一拳打在了中年男人的肚子上,中年男人的身体直接被我打飞,砰的一声,撞开了包厢的门,顿时露出了包厢里面的场景。

此时陆一菲正被刚才进去的那两个中年男人一左一右的抓着手臂坐在沙发上,衣服什么的都十分的完整,显然是没有受到什么屈辱。

当包厢内的那两名中年男人看到自己的老大竟然被我一拳打的撞进来的时候,眼中充满了惊骇。

刚才那一拳所爆发的实力已经超越了我本身的实力,就像是上次在王者之城跟武峰交手的时候那样,我在瞬间将浑身的力量全部凝聚在了拳头上,一霎间所爆发的力量极其强大。

中年人直接一口血喷了出来,所有人都震惊不已,毕竟刚刚在对方的手中,我还没有一点还手之力,每次冲上去的时候,都是人还没有碰到他的身体,我自己就被对方一脚踹飞了出去,最后甚至都不能爬起来了,但现在,刚刚那个我根本不可能战胜的中年男人,却被我一拳打飞喷血倒地。

就在中年男人刚刚被我打飞出去的瞬间,我就已经冲到了他倒地的地方,一脚踩在了刚刚被我一拳击中的胸膛位置,随即又将全身的力量全部聚集在了脚上。

“放开她,否则我现在就弄死他。”我的声音冰冷如霜,似乎平静了不少。

看到我竟然一脚踩在了中年男人的胸膛,陆一菲身边的那两人顿时脸色都极其阴沉了起来。

被我踩在脚底的中年男人满脸都是痛苦之色,咬牙说道:“小子,你敢!”

我没有说话,而是加大了自己脚上的力道,来回应他的威胁。

中年男人吃痛一声,显然是真的非常的痛苦,也感受到了我极强的杀机,别人或许不清楚,但他却非常的清楚,如果我真的要用尽全力踩下去,他真的会被我踩死。

温养调息法运行极快,我忽然间发现,我使用温养调息法的节奏越快,我瞬间能爆发的实力也会越强大,此时不仅仅是恢复极快,还能控制浑身的力量聚集在同一个位置。

就比如以前我虽然实力也很不错,但就算想要用尽全力打出去一拳,但身体的其他部位,像是腿和脚,甚至是腰部,都会消耗一些力量,但现在却不是这样,所有的力量全部聚集在了同一个位置,其他部位的力量几乎为零。

这才是彻底的将所有的力量聚集在了同一处。

我虽然不知道为何可以做到这样,但我却知道这就是温养调息法带给我的这种感觉。

不断的加大踩在中年男人胸膛的力量,中年男人也算是条汉子,即便非常的痛苦,但却依旧一声不吭,强忍着痛苦。

我明显的感觉到我踩在他胸膛的脚已经下沉了许多,如果再稍稍用力一点,接下来就是骨头断裂的声音了。

陆一菲一左一右的中年男人见状,目光中闪过一丝慌乱,就在这时候,穆婉婷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穆婉婷连忙接通,接通后就说道:“爸爸,你们到米方国际大饭店了吗?”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穆婉婷竟然直接打开了免提,接着所有人都听到穆东的声音响起:“婉婷,我已经安排人在米方国际大饭店的外面守着了,现在就带人进去,你再坚持一下。”

穆婉婷挂了电话后,一脸威胁的说道:“如果你们现在放开我朋友离开,或许还有机会,否则就真的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这时候被我踩在脚底下的中年男人骤然间爆发了全力,用力一挣扎,直接从我脚下逃离,我刚准备追上去,就看到他尽然直接朝着门口冲了出去,而刚刚还在陆一菲身边的两个中年男人也紧跟着他一起冲出了包厢。

看到两人离开了,我一直悬着的心也终于彻底的放了下来,这一松懈,就像是那天在王者之城跟武峰交手的时候那样,瞬间我浑身的力量消失,一股强大的虚弱感袭来。

我的脚下一个踉跄,陆一凡手疾眼快,一把扶住了我,而穆婉婷也在另一边付出了我,看着我这幅样子,几个女人都吓坏了。

“阿泽,你这是怎么了?别吓唬我!”看到我瞬间脸色苍白了起来,陆一凡的声音中都带着哭腔。

一股极强的虚弱感袭来,我感觉自己的眼皮都要粘在一起了,微微一笑,说道:“我先睡一会儿!”

话音刚落,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虚弱,双目紧紧的闭上了。

闭上双目前,我似乎听到了陆一凡哭着喊我的名字,然而只是一瞬间,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彻底的昏迷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病床上,手背上还扎着吊针,陆一凡就坐在我的病床前盯着我,在我睁开双目的那一瞬间,陆一凡顿时一喜,连忙叫道:“阿泽,你醒了啊!”

我微微一笑,问道:“我昏迷多久了?”

陆一凡说:“两个小时了,你先躺着别动,我现在就去叫医生,医生让我等你醒了就去叫他。”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