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三百五十三章 虚脱

我一直不明白钟叔那句温养调息法不只是简单的调养呼吸的方法这句话的意思,所以也在一直的琢磨当中,每天早上我在红山之巅,都会使用温养调息法来进行训练,我也仅仅是感受到了使用这个方法之后我的体力在成倍的增强,始终没有弄明白其他的好处。

眼看武峰的拳头就要落在我的身上了,就在这一瞬间,我感觉自己浑身的汗毛似乎都竖了起来,因为我忽然间看到了武峰中指上带着的一枚黑色戒指上闪过的一丝寒芒,我分明看到了戒指的顶端,忽然伸出来了半截锋利的尖端。

看起来竟然足足有三厘米的长度,我顿时大惊失色,我不知道这尖端是否被上了毒药,但我却知道,一旦我被这一拳击中,那我即便不死,也会受到极大的伤害,因为这一拳不仅仅是简单的打在我的肚子上这么简单,而是心脏!

然而我想要躲闪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温养调息法上面,忽然间,我感觉自己呼吸进入体内的氧气,像是在慢慢的向我的四肢渗透一般。

“滚!”猛然间我大吼了一声,眼看着武峰的一拳就要打在我的身上了,就在戒指的尖端刚刚接触到我身体的瞬间,我猛的膝盖撞击了过去。

轰哧!

这一击彻底的爆发了我全部的力量,而武峰的中指上带着的戒指所伸出来的尖端,也仅仅是刚刚触碰到我的身体,武峰的身体就直接被这一膝盖撞飞了出去。

不知道为何,刚才那一膝盖,我仿佛将自己全身的力量都彻底的凝聚在了膝盖上,所以这一击不仅仅是我的全力,而是成倍的攻击力道。

武峰被我击中的瞬间,人还在虚空,就忍不住哇的一口血喷了出来。

我站在原地,内心的震惊只有我自己清楚,刚才那种瞬间调动全身的力道攻击武峰的感觉,让我久久无法回过神,这时候其实如果我立刻冲上去将武峰击落擂台我就可以获胜了,但我却像是不知道这个机会一般,站在原地,忽然闭上了双目。

刚才的一幕幕在我脑海中疯狂的回忆,刚才那种吸入的氧气像是融入身体的四肢百骸的感觉非常的棒,以及瞬间调动全身力量做出攻击的手段,我非常的清楚,刚才所爆发出来的力道,绝对是我从开始到现在,所爆发的最强攻击。

我十分清楚,这就是钟叔告诉我的温养调息法并不是简单的调整呼吸的办法的理由,一定是刚刚利用温养调息法之后,我才有了这样的强势攻击。

周围看台上的那修而观众,在看到武峰被我一拳击飞吐血的时候,顿时全都瞪大了眼睛,即便是高台上的那些米方顶级势力的来人,这时候一个个也都目瞪口呆了起来。

从我和武峰交手开始,我似乎就一直处在下风,但就在刚刚武峰强势的一击击退我,准备再次攻击的时候,基本上所有人都认为我会败了,但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没有人看到发生了什么,只看到原本拳头都已经落在我身上的武峰,像是被一股强大的力道反弹一般,直接倒飞了出去,而且还吐出了一口血。

没有人清楚刚才那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转机,但却都知道,是我击飞武峰的。

此时此刻,看到我并没有穷追不舍,反而闭上了双目,顿时更是让周围那些人惊讶了起来。

“张泽,快攻击啊!就是现在!”高台上的李杰,顿时大声吼了起来。

然而我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依旧站在原地闭上双目,沉浸在刚刚那一击的回忆中。

温养调息法不停的运转,我的呼吸频率极其的规律,周围的气劲似乎都伴随着我的呼吸而凝聚了起来,被我吸入体内的氧气,像是慢慢在我的体内渗透,每呼吸一口,我都感觉空前的舒服,而我刚刚被武峰攻击的肚子上,似乎已经没有任何的感觉了,反而一阵暖流在肚子里肆意的飘动。

我忽然有种享受此时此刻的感觉了。

被我一拳击飞吐血的武峰,在看到我闭上双目的时候,眼中出现了一抹极强的杀机,随即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擦去了嘴角的鲜血,随即一步步的朝着我的方向走了过来。

周围许多观众此时已经疯狂的呐喊了起来,在呼喊着让我赶紧攻击,在提醒我武峰来了,然而我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

“张泽这是怎么了?”穆青山那双深邃的目光中出现了一抹精光,即便是见识多广的他,此时也十分的不解。

李杰更是紧张,脸色闪过一丝怒意,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个小子,为什么还不张开双眼?难道要等着武峰杀掉自己吗?混蛋!混蛋!”

蒋家家主微微眯着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忽然想起了什么,顿时瞪大了眼睛,惊讶道:“他这是在感悟?感悟刚才突然间爆发的至强一击?”

听到蒋家家主失声而出的话,许多人都是目露震惊之色,而穆青山也是陡然间瞪大了眼睛,情不自禁的说道:“他这是在感悟!刚才那一击是他再跟武峰交手的过程中,所感悟出来的一击。”

别人却听不懂蒋家家主和穆青山的话,只知道擂台中央,武峰正在向我一步步的逼近。

“你找死!”武峰忽然大吼了一声,整个人彻底的爆发朝着我这边冲了过来。

可是我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依旧闭目沉静在自己的世界中。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的看着武峰已经冲到了我的面前,挥动拳头就向我攻击了过来。

然而下一秒,顿时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因为一直闭目的我,忽然啪的一声,眼睛还没有睁开,就伸出了一只手,而武峰的拳头竟然落在了我的掌中心。

我的双目这时候才缓缓的睁开,看着被我抓住拳头,满脸涨红的武峰,我忽然开口说道:“我终于明白了!”

话音刚落,温养调息法运转,顿时全身的力量被我凝聚在了另一手。

“结束了!”我目光平静的看着武峰,缓缓开口说道,随即另一手握拳,猛然间挥动而出。

武峰顿时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的看着我的拳头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然而想要躲闪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

轰!

我的拳头落在了武峰的肚子上,武峰的身体凌空而起,重复的一幕似乎再次上演,武峰的身体还在虚空中,便再次一口血喷了出来,而武峰飞去的地方,正是擂台的下方。

嘭的一声,武峰的身体重重的摔落在了地上,顿时全场震惊,也陷入了短暂的寂静当众。

刚刚明明是我一直落在下风,明明是只需要武峰的一拳,我就能掉下擂台了,然而就在武峰一拳即将落在我身上的时候,却莫名其妙的被我一记膝盖重击飞了出去,至此,我闭上了双目沉静在了我的世界中,虽然我击飞了武峰,但依旧没有人相信我会获得胜利,眼看着武峰再次冲向了双目紧闭的我,就在所有人都已经以为预料到结果的时候,我却忽然伸出一只手死死的抓住了武峰的拳头,接着武峰被我一拳轰飞。

这一拳之下,米方年轻一代,谁能阻挡?

我背负双手站在擂台中央,此时此刻,我的神色极其的平静。

忽然有种天下唯吾独尊的感觉,尤其是刚才调动全身的力量做出至强一击的时候,那种充满力量的感觉,让我有些沉醉,我不明白为何忽然间我能爆发出那么强大的力量,但我知道这一定跟温养调息法有关。

想到那个神秘莫测的钟叔,我的目光微微凝重了起来,这世界很大,或许有许多世人不知道的一面,就像是刚才的我,又有谁知道我是如何爆发出比自身强大的力量的?

短暂的沉静之后,就是排山倒海的沸腾的呐喊声,这一刻,全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我的身上,齐声呐喊的名字只有一个,那就是-张泽!

被我击落擂台的武峰,此时竟然爬都爬不起来,看向我的眼神中充满了极强的杀机,这一刻,武峰毫不掩饰对我的杀机,武门的几个人立马过来扶起了武峰。

武峰的目光死死的凝聚在我的身上,微微眯着眼睛,没有说话,随即被武门的人搀扶着离开了王者之城。

看着武峰的背影,我忽然有种强烈的危机感,虽然我刚才突然间觉悟,击败了武峰,但是武峰的阴险绝对比蒋华还要更甚,而武峰的实力也仅仅是武门八将中排行第七的实力,武门比我强大的高手还有许多,以后即将面临的恐怕就是更加强大的对手了。

我缓缓迈步,走下了擂台,当我走到李杰身边的时候,李杰激动的伸出手重重的拍在了我的肩膀,激动的说道:“好,很好,不愧是我李杰的侄子。”

然而这一刻,忽然一股极强的虚弱感袭来,我有种虚脱的感觉,刚刚还充满力量的身体,这一瞬间似乎都像是潮水般的褪去。

我强撑着身体,对李杰说道:“李叔,我们先离开吧!”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