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三十六章 陆一菲不见了

这两个人我昨天在黑狐搏击俱乐部才见过,其中一人是冈本大山,另一人是冈本大山的那个翻译。

昨天他们才去黑狐踢馆,今天怎么就跟陆一菲坐在一起了,我的大脑一时间转不过弯来。

就在这时候,我听到翻译说:“陆总,我们冈本大山会长对你们非凡有限公司很感兴趣,对你提出的合作也同样十分感兴趣,只是昨天晚上在你公司旗下的月色KTV发生的事情,让我们冈本会长对你们公司的情况需要进一步考察,才能做出到底要不要合作的决定。”

听见翻译这样说,陆一菲脸色微变,连忙说道:“冈本会长,昨天在月色发生的事情,我真的非常的抱歉,对于涉事的保安,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还请冈本会长再好好考虑一下投合作的事情。”

这番对话,让我忽然想到了昨晚发生的事情,我动手打的那个岛国青年,恐怕跟这个冈本有关系,而且关系还不浅。

怪不得昨天玫姐和陆一菲都那么的生气,原来被我一拳打晕的那个岛国青年,是陆一菲即将成为合作伙伴的冈本大山的儿子。

想到这些,我心里满满的都是内疚,可就算我知道了,我依旧会选择动手,在任何利益面前,国家的荣誉高于一切。

冈本大山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堆之后,翻译道:“陆总,你要明白,昨天受伤的如果是别人也就罢了,可受伤的却是冈本会长的儿子,你说如果会长就那么轻易的投资你的公司了,那冈本会长怎么对自己的儿子交代?”

陆一菲看向冈本,问:“那冈本会长想要怎样,才肯答应与我们的合作?”

看着她低声下气的样子,我心里也挺难受的,想起她的父亲,我忽然有些替她悲哀了起来,一个女人,为了事业这么的拼搏,也真的是为难她了。

冈本大山这时候忽然伸手抓住了陆一菲的手,看到这一幕,我双目通红,怒火让我差点就要踹门了。

而陆一菲也是大惊失色,试图把手抽回去,可是冈本大山紧紧地拉着,她根本没办法把手抽回去。

“冈本会长!”陆一菲愤怒的呵斥道。

冈本会长一脸笑容的看着陆一菲说着岛国语,而他的翻译同步翻译道:“陆总,想要合作,也不是不可以。”

说道这里,冈本大山已经松开了陆一菲的手,陆一菲的脸上也是阴晴不定,显然被气的不轻,可她为了合作,一直都在忍受。

“冈本会长请说。”陆一菲强忍着怒火,语气也没有之前那么弱了。

冈本大山看了眼手表,忽然说:“马上我还有一个会要开,现在得赶紧走了,这样好了,今天晚上九点,在米方国际酒店,我等你电话,到时候我们再详谈合作的事宜,如果没问题了,晚上我们就可以签约。”

冈本大山说着站了起来,翻译连忙拿起大衣递给了冈本大山,就准备离开。

我看了眼隔壁的包厢没人,连忙躲了进去,很快就听见脚步声离去,我这才小心翼翼的出来,而陆一菲还在包厢内,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危机解除,我也悄悄地离开了,外面的时候给陆一凡回了一个电话,告诉她已经没事了。

离开后,我的脑海全都是冈本大山抓着陆一菲手的画面,不知道为何,心里很烦躁,尤其是冈本大山离开前说的话,晚上九点,在米方国际九点谈合作的事情,这分明就是在暗示陆一菲。

哪里有晚上在酒店谈生意的事情?陆一菲应该不会傻到相信冈本大山真的会签约的事情吧?如果她真的相信了,那就真的是胸大无脑了。

晚上七点,我准时到月色上班,昨天晚上才气冲冲的离开了月色,今天就回来了,确实挺没面子的,不过是陆一菲让我回来上班的,玫姐也不能说什么吧?

谁知偏偏不想遇见谁,就正好要遇见谁,我刚换好衣服下楼,就碰见了正准备回办公室的玫姐。

看到我,玫姐脸色微变,旋即冷漠道:“跟我来办公室。”

玫姐三十岁左右,总喜欢穿一些暴露的服装,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成熟女人的味道,有的时候她热情如火,有的时候又冰冷如霜,很难想象在同一个女人身上,能有冰火两种性格。

跟在玫姐身后,我的眼神也无法从她的背影移开,黑色丝袜,紧身的短裙和西装,勾勒出了一道完美的曲线。

很快到了办公室,玫姐冷着脸说:“知道错了?”

我微微叹了口气,旋即开口道:“玫姐,昨天是我态度不好,真的很抱歉。”

“一句抱歉就完事了?你知不知道,陆总因为昨晚的事情,把我骂了一个狗血淋头,你在这也有一段时间了,我对你也不错吧?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玫姐情绪有些激动,红着眼朝我怒道。

玫姐确实对我很不错,处处照顾我,虽然可能有陆一菲的缘故,可毕竟我是受益者,于情于理,昨天都不该对她发脾气,还转身离开。

我连忙说道:“玫姐,我真的知道错了,要打要骂要罚都可以,只要能让你别生气了,怎样都行。”

我从进办公室开始,就一直在道歉,可能是我的态度好,玫姐似乎也没有那么生气了,白了我一眼,说:“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就罚你这个月的奖金。”

虽然挺不舍的,可毕竟确实因为我的缘故,让公司利益受损,罚点奖金就罚点奖金吧!别无选择,只能答应了下来。

玫姐也没有再纠结昨晚的事情,而是叮嘱道:“张泽,我知道昨晚的事情你也很委屈,我对你说的话也有些重,可是我希望你能理解,在这里上班,肯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和事,如果遇到好对付的那还好说,可如果遇到难对付的,别说是你,就是我,甚至陆总,都得罪不起,不管怎样,动手就是我们的不对,幸好昨天你打的是岛国人,客人还会因为你的爱国精神而高兴,可如果你动手打的是华夏人呢?以后还有谁敢来我们这玩?”

我连连点头,说:“玫姐,我都知道了,你放心好了,以后再也不会发生昨晚那样的事情了。”

“知道错了就好,去吧!”玫姐电话又响了,她也不再跟我唠叨。

从玫姐的办公室出来后,我松了一口气,来之前就在想,万一玫姐还跟我生气怎么办,虽然月色是非凡有限公司旗下的产业,可玫姐毕竟是这里的负责人,不说这些,就凭上次玫姐带人从林峰的手中救下了我,我也该感谢她。

昨天我跟玫姐生气离开月色的事情,月色的工作人员都知道了,这时候看到我出现,都很惊讶。

杜依涵也来找我了,满怀歉疚的说:“张泽,真的很抱歉,害你差点被开除。”

我笑了笑,朝着杜依涵眨了眨眼,说:“放心好了,我不会被开除的,也没人能让我走,除非我自己要走。”

杜依涵白了我一眼,说:“你就嘚瑟吧!”

简单的聊了几句后,杜依涵就去忙了,而我也把几个保安召集起来开了一个短会,把手头的工作安排了下去。

安排好了一切,我手头也没事了,反而轻松了起来,人一闲着,就爱乱想,此时我脑海中满是中午陆一菲和冈本大山一起吃饭的事情,陆一菲应该不会傻到去酒店跟人家谈生意吧?

心中一直都非常的不安,差不多九点的时候,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当我看到陆一凡的电话时,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接通就听见陆一凡带着哭腔着急的声音响了起来:“张泽,姐姐还没回家,也不接我电话,怎么办啊?”

听到陆一凡的话,我顿时呆住了,一般情况下,陆一菲在八九点的样子都会到家,除非是加班,可就算是加班,只要陆一凡的电话,她从来不会拒接,而且在九点之前如果还没回家,她都会先给陆一凡打一个电话让她安心。

现在九点了,陆一菲还没回家,而且也没有给陆一凡打电话,也不接陆一凡的电话,难道说,这个蠢女人真的以为冈本大山愿意在酒店跟他签合作协议?

想到这里,我顿时就急了,连忙说道:“一凡,你别着急,我应该知道她在哪里,现在就去,一旦你联系上了菲菲姐,第一时间打我电话。”

陆一凡连忙答应了下来,挂了电话,我给玫姐打了声招呼,就连忙打了辆出租朝米方大酒店而去,一遍又一遍的拨通了陆一菲的电话,可始终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我忽然有些后悔,既然我已经知道了九点的时候,陆一菲可能会去米方大酒店找冈本大山,为什么就不能提前去那等着呢?就算陆一菲没有去,我又不会有什么损失。

现在只能祈祷她没事了,只能期待冈本大山叫陆一菲去酒店,真的只是单纯的商量签合作协议的事情。

仅仅十分钟,出租车停在了米方大酒店门口。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