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三十五章 陆一菲涉险

一个人浑浑噩噩的离开了月色,越想越是觉得委屈,也越觉得窝囊,就算被侮辱了,也应该忍受,这样的工作,我还真的无法接受。

刚离开月色没多久,陆一菲的电话就响了起来,看到她的来电,我深深地呼吸了几下,努力的将自己的怒火平静了下去,才接通了电话。

刚接通电话,陆一菲愤怒的咆哮声便响了起来:“混蛋!你知不知道自己做的事对公司的影响有多大?你,现在立刻给我回来。”

她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就先是一通怒火,不等我说话,她已经挂了电话。

我拿着手机呆了半晌,才转身朝着别墅的方向而去。

既然陆一菲要让我回家,肯定是要说这件事,我也好趁机解释一下,玫姐的面子我可以不给,可陆一菲的面子我不能不给,她给我五十万虽然更多的目的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可毕竟是我心甘情愿的,在我最需要钱的时候,是她帮我解决了这件事。

半个小时后,我回到了别墅。

刚回到别墅的时候,陆一菲正在打电话,一个劲的在道歉,说今天在月色发生的事情她已经知道了,一定会严惩当事人的。

我咬了咬牙,看着她低声下气的样子,心里特别的不舒服,其实刚才回来的路上我已经想明白了许多,今天被我一拳打晕的那个岛国青年,背后肯定跟某个大公司有关系,而非凡有限公司和这个大公司有业务往来,因为我的动手,影响了两家公司的业务。

现在听见陆一菲打电话低声下气的样子,我就知道自己之前的猜测是对的。

虽然造成这一切的都是因为我,可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依旧会那样做,不为别的,就因为他侮辱我们国家的尊严。

“阿泽!”陆一凡看见我回来了,有些担忧的看着我。

我朝着她微笑着点了点头,示意她放心。

说了好一会儿,陆一菲才挂了电话。

“一凡,你先回房间。”陆一菲并没有直接发火,而是对着陆一凡说道。

陆一凡一脸担忧的看了我一眼,旋即看着自己的姐姐说道:“姐姐,你不要为难张泽,我想他动手肯定是有原因的。”

“我知道了,你快回房间。”陆一菲催促道。

陆一凡这才坐着轮椅回了自己的房间,顿时客厅内就剩下了我和陆一菲。

“菲菲姐,今晚的事情……”

“我不需要解释,只要结果,事情是因你而起,你就该对这件事负责。”

不等我解释,陆一菲就十分愤怒的打断了我的话,双手抱臂于胸前,一副领导的架势。

我感觉自己在她面前是那么的卑微,吃她的喝她的住她的,现在就连工作都是她给我的,如果想要改变现状,除非我彻底的脱离她。

“我知道错了,要打要罚,我都听你的。”思索了半晌,我终究还是服软了,就当我在为她给我的帮助而还人情了,我心中暗暗想到。

陆一菲被我这句话气的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好一会儿才长长的叹了口气,说:“明天你就给我回月色上班,以后做事之前动动脑子,别什么人都去得罪,这也算是我对你的忠告,有些人,别说是你,就是我也得罪不起。”

陆一菲说完这些话,就气呼呼的转身离开。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本打算找她说清楚,我打算重新去找工作,可她根本就不给我说话的机会。

想了想,暂时还是先听她的吧,等过段时间在找个恰当的机会跟她说清楚我的想法。

回到房间后,陆一凡连忙问道:“阿泽,姐姐没把你怎样吧?”

我摇了摇头,情绪有些低落的说道:“没事了,洗洗睡吧!”

和往常一样,在陆一凡的床边打了地铺,洗漱,睡觉。

躺在地铺上,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先是早上在黑狐搏击俱乐部,遇到了冈本大山这些人来踢馆,晚上在月色又遇到岛国的青年惹事,还真是倒霉透顶了。

尤其是晚上发生的事情,我的做法不仅没得到认可,反而被骂,越想越觉得委屈,我忽然特别怀念以前和苏婷在一起的日子了,那时候我们虽然很贫穷,但却真心相爱,日子很简单,快乐却很多。

想起苏婷,我脑海中又满是和她在一起的画面,自从上次在医院跟苏婷分开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后来也偷偷去过她住院的医院,可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院了,苏婷在学校也像是消失了一般。

我想要彻底的忘记苏婷,可她的身影始终在我脑海中。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直到闹钟响起,我才条件反射般的惊醒,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别墅,向红山之巅而去。

自从和钟叔约定五点在红山之巅碰面之后,我每天都会准时起床,然后向红山之巅而去,山顶上只有我一个人,挥动拳头,练习着钟叔教给我的拳法。

白天的时候,我去了黑狐搏击俱乐部,刚到俱乐部,就有很多人主动向我招呼,我一一微笑着回应。

显然是因为昨天我打败了冈本大山的徒弟,赢了比赛。

感受到别人对我的敬意,我的心情也大好了起来,换了身运动装就开始新一天的训练了。

练了好一会儿,浑身都是汗水,我走到一旁的休息区,刚坐下,一道身影出现在我身边,很自然的坐了下去,笑呵呵的递过来了一瓶功能饮料,说:“你的训练量挺大的,不过你的进步更大。”

说话的是黑狐的负责人韦洪,我接过饮料打开喝了一口,这才笑着说道:“起步晚,就需要多付出一些。”

韦洪点了点头,说:“当有天赋的人在付出比别人更多的时间时,他说获得成就一定很高。”

我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说:“洪哥,可是你说的啊,我们不要在互相吹捧了,你这样吹捧我,我可会骄傲的。”

“哈哈哈哈!”韦洪一愣,忽然十分爽朗的大笑了起来。

两人随便闲聊了一会儿后,韦洪忽然问:“兄弟,有个事,不知道你敢不感兴趣。”

看韦洪说着话的时候,声音很小,一幅只有我们知道的样子,这让我不由的打起了几分精神,对于韦洪这个人,昨天我出面解决岛国人后,他叫我去他办公室,这是第一次说话,而现在,不过第二次说话,我对他并不了解,还是抱有几分警惕的。

“洪哥你说。”我尽可能平静的说道。

韦洪似乎也看出了一点,笑着说:“你不用太紧张,我说的是正事,我有个朋友,她打算投资一家安保公司,她一直让我帮忙物色一个有实力的高手当合作伙伴,昨天正好看见你露的几手,我对你挺满意的,所以就想把你推荐给我朋友,如果你愿意了,我可以引荐。”

听了韦洪的话,我苦涩的笑着摇了摇头,说:“洪哥,你太抬举我了,我不过会一点拳法,算什么高手,再说了,你朋友是要找合作伙伴,我没钱没势,你让我拿什么跟她合作?”

韦洪微微摇了摇头,说:“我朋友的公司开的很大,保安公司只能算是她的一个投资项目,钱的事不用你操心,只要你这个人就行,她投资钱,你投资实力。”

韦洪的话让我心动不已,但我却有些不敢相信,这完全就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我的实力虽然还行,但我也有自知之明,比我强的高手大有人在,韦洪也说了,他的朋友的公司很大,就是这样的朋友,如果想要找一个实力比我强的人当合作伙伴,不是轻而易举吗?

见我好久不说话,韦洪又说道:“兄弟,我知道你可能有些不相信,可你自己也说了,你没钱没势,你觉得会被骗什么吗?只要你答应,我可以推荐你,只要她对你满意,就会跟你签订股权协议,到时候白纸黑字,你需要有那么多的顾虑吗?”

韦洪的这番话,让我倒是放松了许多,他说的没错,如果对方跟我签订了协议,那就没什么好担心了。

想到我现在的处境,一直在陆一菲的手底下做事,想要凌驾于林氏集团,根本不可能,可如果我有了自己的产业,并且做到顶尖,区区林氏又算什么?想到这里,我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还是面不改色的看着韦洪:“我想知道,如果我答应合作,我需要做什么?占多少股权?”

听了我的话,韦洪轻松了许多,微微一笑,伸出了两根手指,说:“只需要你担任训练的教官,给你两成的股份。”

韦洪的话,让我十分惊讶,仅仅是当一个教官,就给我一家保安公司的两成股份?就算是一家很小的保安公司,两成的股份对我来说,也已经很多了。

“我可以先跟你朋友见个面吗?”思索了半晌,我忽然问道。

韦洪十分干脆的答应了下来,说:“没问题,这件事我来安排,等我约好了她,跟你联系。”

两人约定好之后,韦洪便离开了,我坐在休息区,久久无法平息内心的激动,但激动的同时,我也很清醒,韦洪忽然推荐我给她的朋友当合作伙伴,这中间肯定有问题。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我从来不相信,现在只能等和她的朋友见过面了,才能做决定。

正准备离开,陆一凡忽然打来了电话,一般情况,只要没事,陆一凡从不会跟我打电话,这时候打来电话,肯定是有事。

我连忙接通,就听陆一凡着急的说道:“阿泽,姐姐跟大山武道馆会长去吃饭了,我担心她被欺负,你能不能偷偷的去看一下?”

听见陆一凡的话,我微微有些惊讶,只不过是跟一个武道馆的会长吃饭而已,用得着这么紧张吗?

我正疑惑,陆一凡便解释道:“今天姐姐打电话的时候,我偷听到了,对方好像要请姐姐吃饭,本来姐姐不答应的,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最后姐姐还是答应了下来,我有种预感,电话里的那个人对姐姐不怀好意。”

“你把地址告诉我,我现在就过去。”听了陆一凡的解释,我才明白她的担忧,立马答应了下来。

很快陆一凡将地址微信发给了我,正好距离黑狐不远,我走路五分钟就到了。

按照地址,很快找到了陆一菲所在的包厢,包厢正好留了一个缝,我偷偷地朝里面看了眼,就看见了陆一菲,可当我看见另外两人的时候,顿时瞪大了眼睛,怎么是他们?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