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三百三十六章 虞惜的优盘去了哪里

二十分钟后,我开车来到了蔷薇酒吧的门口,白祥上了我的车子后,说道:“张总,这些人进去已经有段时间了,而且蒋定钰这个女人也一直没有出来,你看,是我们进去,还是等他们出来?”

我稍稍思索之后,开口说道:“先等等!”

白祥点点头,旋即拿出手机拨了电话过去,吩咐道:“王龙,你是生面孔,蔷薇酒吧没有人认识你,你一个人进去打探一下情况,看看那几个人现在在里面做什么?”

挂了电话后,白祥告诉我说:“张总,我想让手底下的陌生面孔进去看看情况,别是他们已经发现我们了,从什么地方离开了,别到时候我们还在这里瞎等着。”

我点点头说道:“好,先等里面的兄弟盯着好了,我们在外面等着。”

白祥没有再说话,目光一直盯着蔷薇酒吧的门口,倒是非常的认真。

其实原本我是打算直接进入蔷薇酒吧找到那几个人的,但是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家酒吧毕竟是蒋家旗下的产业,我跟蒋家本就有恩怨,现在如果带着人进去找那几个抢包的毛贼,肯定会在酒吧里面发生冲突,而且现在蒋定钰那个女人还在里面,这时候进去确实不合适。

我们又在外面等了差不多十分钟的样子,之前进去的那个白祥的小弟王龙出来了,直接来到了我们的车子上,开口说道:“张兄,白哥,那几个小子在里面喝酒呢,也没有做其他的事情,而蒋定钰那个女人,我没有见到,估计是在哪个包厢里面,但是具体在做什么,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蒋定钰跟那几个人之间貌似并没有什么关系,一直没有碰面。”

白祥点了点头说道:“没事,有这些消息就够了,只要这几个家伙跟蒋家别扯上关系,什么都好说,这里毕竟是蒋家的产业,蒋定钰来这里肯定会受到最高规格的待遇,你肯定打听不到什么消息的。”

白祥说完,又看向我说道:“张总,我建议我们还是继续在这里等着好了,那几个家伙肯定会从酒吧里面出来的。”

我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丝寒意,说道:“这几个家伙,竟然敢在我的手底下偷东西,倒是有些能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和白祥始终呆在车子里等待着那几个人出现,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样子,忽然那几个之前我在机场见过的那些人从蔷薇酒吧里面走了出来。

显然都喝高了,走出来的时候,都是摇摇晃晃的走出来的。

看到这几个人,我直接开口说道:“直接把人带走!”

“是!”白祥随即直接开始下达命令,蔷薇酒吧就在路边上,如果现在不采取行动,这几个家伙就真的要离开了,如果离开了,想要再抓住他们就不容易了,毕竟我们已经找了好几天了,今天才有了他们的消息。

白祥的人速度很快,直接三四个人围攻一个人,看到白祥这么多号人出现,带头的那个青年顿时急了,连忙转身就要朝着蔷薇酒吧里面冲进去,但就在这时候,白祥早就有所安排,已经带人堵住了他们的去路。

那几个家伙顿时没有了去路,几人也瞬间酒醒了许多,领头的那个青年怒瞪着白祥说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堵我们?”

白祥冷冷地说道:“现在没有时间跟你浪费,乖乖的跟着我们离开,否则就别怪我们用强的了,给我带走!”

白祥一声令下,近二十号白祥的人立马朝着那五个青年逼近。

见状,那个带头青年怒道:“草!跟他们拼了,蒋小姐就在里面,他们拿不下我们的。”

带头青年这一句话说出口,顿时几人就一起朝着白祥的人冲了过去,白祥眉头一挑,直接带着人就朝着几个人打了起来。

短短一瞬间,那几个人就被白祥的人直接按倒在了地上。

但就在这时候,忽然一大群人从蔷薇酒吧里面冲了出来,人数虽然不及白祥的人,差不多只有十个人的样子,但是算上那五个抢夺虞惜包包的混混,也有十五号人,关键是这里是在蔷薇酒吧的门口,而蔷薇酒吧又是蒋家的产业,而且蒋定钰就在酒吧里面。

刚才那个带头的青年也说了,蒋小姐就在里面,很显然,他们是蒋定钰的人。

想到之前有可能是蒋定钰授意这些人在机场抢劫虞惜包包的,我的眉宇间出现了一抹厉色。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蒋定钰这个女人就简直太可恶了,再三坏我的好事,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胜哥,快救我们!”那几个小毛贼的带头的那个青年,直接冲着从蔷薇酒吧冲出来的几人中的带头者大声说道。

胜哥是个大光头,一脸冷漠的盯着白祥,忽然开口说道:“这位兄弟,不知道我的几个兄弟怎么得罪你了,为何要带这么多人来堵他们?”

白祥冷冷地说道:“这几个小子抢了我们老板朋友的包包,丢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今天只要他们老老实实的交出东西来,我可以放过他们。”

“哼!”胜哥冷哼一声说道:“这里是蔷薇酒吧,知道蔷薇酒吧是什么地方吗?我告诉你,这里可是米方顶级势力蒋家的产业,你们敢在我们的地盘对我们的兄弟动手,这是在找死吗?”

“我管不了那么多,只知道这几个混蛋抢了不该抢的东西,如果不交东西,那就怪不得我们了。”白祥一脸强势的说道。

胜哥直接怒了,朝着白祥怒道:“我给你最后十秒的时间,如果不放人,后果自负!”

白祥哼了一声:“直接把人给我带走!”

白祥无比的强势,一声令下,手底下的兄弟直接强行拖着那五个毛贼就要离开,丝毫没有把胜哥放在眼里。

那几个毛贼的带头青年顿时急了,连忙吼道:“胜哥,救我们啊!”

胜哥见自己都搬出了蒋家,可是白祥还是敢在他的眼皮底下带着人离开,顿时神色十分凝重了起来,开口问道:“这位兄弟,在我们蔷薇的地盘,你带着我们的兄弟离开,有些过分了吧?不知道兄弟是那条道上混的,别大水冲了龙王庙。”

胜哥显然是看到白祥没有因为自己是蒋家的人就放过那几个人,顿时有些犹豫了起来,才说出了这番话。

白祥冷冷地看了胜哥一眼,直接选择了无视,近二十号人带着那几个毛贼就准备离开。

“给我站住!”胜哥这时候是真的怒了,直接带着人瞬间将白祥的人围在了中间。

双方直接对峙了起来,白祥冷眼看着胜哥,没有说话,但是一副你们敢搞事情,我就跟你们拼了的样子。

胜哥看着白祥说道:“这位兄弟,不能你说他们抢了你老板朋友的东西就是真的是抢了你老板朋友的东西了吧?”

“既然我们老板说这些人抢了他朋友的东西,那就是抢了,我奉劝你最好给我让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白祥站在原地,一脸平静的样子,拿出一支烟点燃抽了起来,平静的样子让胜哥似乎都有些犹豫了起来。

胜哥看了眼白祥,随即看向那几个毛贼,盯着那个带头的青年,怒道:“小吴,你告诉我,你们到底抢了他们老板朋友的什么东西?”

“胜哥,我们都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啊!怎么知道我们抢了他老板朋友的什么东西啊!”小吴都快要哭了。

我远远的看着这一切,看的出来,小吴是真的不知道白祥找他们的目的。

白祥直接开口说道:“前天下午,在米方国际机场,你们抢了一个女人的包包,最后被我们老板抓住了抢包的人,虽然包包还了回来,但是里面的东西丢了。”

听到白祥的话,那个叫做小吴的青年,包括跟他一起的其他几个青年,一个个脸色大变,显然是想起了这件事。

“有这回事吗?”胜哥盯着小吴,双目圆瞪,直接大声怒道。

小吴顿时急了,连忙说道:“胜哥,我想起来这件事了,他说的没错,我们是抢了一个女人的包包,但是最后被一个青年给抢回去了啊!”

“哼!”白祥冷哼道:“那个包就是被你们抢了之后,被我们老板拿回去的时候,里面的东西就丢了,你说你们没有偷,这怎么可能?我警告你,最好现在就把东西拿出来,否则别等我把你们带到我那边去了,到时候就算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白祥的语气中充满了威胁,跟小吴一起的那几个青年都快要吓哭了,他们眼中的胜哥就在对面带着人,但此时胜哥显然犹豫了,他们真的害怕白祥会带着他们离开这里。

不知道为何,我从小吴那几个人的脸上,似乎真的看到了真诚,好像他们真的没有动虞惜的包包。

可是我清楚的记得,那天虞惜的包被抢走之后,又被我夺了回来,然后虞惜就打开包包找了起来,然后就发现优盘不见了,而且虞惜的包包是拉链式的,封闭式非常的好,优盘还是跟钥匙放在一起的,根本不可能从包包内掉落出来。

而且我现在也想了起来,那天是我一直在追着那个抢劫包包的青年,我一直追着他,他貌似也没有机会从包包内偷什么东西。

难道说,虞惜的优盘真的不是被这几个青年偷的?

可是如果不是这几个青年偷的,那么虞惜的优盘去了哪里?

就在我正在思索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蔷薇酒吧里面走了出来,正是蒋定钰,此时此刻,蒋定钰的身边还跟着两个中年大汉,显然是蒋家安排在她身边的高手。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