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三十四章 离开月色

我着实没想到,在一天之内,竟然遇到了两拨岛国人,而且每一拨还都这么的嚣张。

听见我强势话,围观的华夏人每一个的脸上都是兴奋之色。

那个会华夏语的岛国青年,听见我的话后,整张脸都成了猪肝色,愤怒的说道:“你这个粗鲁的华夏人……”

“闭嘴!”我高声喝叱了一声,指着杜依涵,对岛国青年说道:“今天,你们必须向她道歉,否则别想走出这个大门。”

本打算直接报警的,可我刚才了解后,这几个岛国青年只是想要杜依涵陪酒,杜依涵不愿意,他们强行拉扯之下正好被发现,所以说,杜依涵并没有被怎样,就算报警也没什么用。

“八嘎!”听见我的话,岛国青年直接怒了,其他五个人直接站了起来,岛国青年怒道:“没想到你们华夏的服务这么差,我要投诉你们,让你们身败名裂,我们走!”

岛国青年说着就带着几人准备离开,我怒道:“我看谁敢!”

随着我这句话,一大群保安全都进入包厢,瞬间将这几人全都围在了中间。

然而岛国青年眼中没有丝毫的畏惧,冷笑连连的说道:“你们真以为就凭你们几条看门狗,就能把我们怎样?”

岛国青年说话间,就忽然间一拳朝着我的脸上打了过来,我还真没想到这些人敢在这里动手。

即便我跟着钟叔学到了一些拳法,本身实力也强了许多,可此时被对方忽然攻击,还是让我躲闪不及,脸上挨了重重的一拳。

就是这一拳,已经让我知道了这些人的不是普通人,都是练武的人。

岛国青年打了我一拳后,满脸嘲讽的说道:“看门狗也想挡我的去路,滚开!”

“队长!”其他保安看到我被打,顿时一个个都情绪激动了起来,如果我说打,他们会毫不犹豫的群殴这些人。

我硬生生的扛下了这一拳,虽然很想直接动手打人,但我也清楚自己的岗位职责,一旦我动手了,对月色的声誉也不好,最主要的一点,是我从这几个岛国青年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凌厉,每一个都是练家子,而我们保安对虽然有十来人,可如果对上这六个练武的岛国人,就算真的能打赢,我们这边也不会很好,这么多人的群殴,麻烦就大了。

我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岛国青年,尽可能平静的说道:“我说了,向她道歉,否则今天谁也别想离开。”

双拳紧紧攥在了一起,怒火仿佛在燃烧我全身,但我为了月色,必须忍着。

岛国青年似乎也没想到我挨了一拳后还能忍受,惊讶了那么一瞬后,哈哈大笑了起来,说:“你们华夏人都是懦夫,你们就是东亚病夫,被打了都不敢还手,还逞什么英雄啊,哈哈哈……”

“嘭!”

笑声戛然而止,就在岛国青年说出东亚病夫这几个字的时候,我已经再也无法忍受了,在国家的尊严和月色的声誉,我选择国家的尊严,爆发中猛地一拳挥动了出去,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脸上。

这一拳爆发了我极大的力量,一拳之下,岛国青年直接昏迷了过去,就连我自己都没想到会一拳打晕一个人。

此时包厢内静悄悄的,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就连岛国的其他几个青年,此时也惊讶的看着我。

我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怒火,冷漠的看着其他几个岛国青年,大声说道:“在我们华夏,要学会低调,别以为你们会一些三脚猫功夫就敢横行霸道,我们华夏没有懦夫!道歉!”

我这番话说出口,周围那些围观的华夏人一个个都情绪激动了起来,忽然齐声大喊道:“道歉!”

“道歉!”

“道歉!”

……

齐刷刷的道歉两个字震撼天地,那几个岛国青年都被吓傻了,如果只是我们保安对的十几人,他们或许还不放在眼里,可现在他们彻底的激起了公愤,围观的全是华夏人。

几个岛国人相识看了眼之后,旋即连连说道:“思米马赛!”

虽然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但他们连连鞠躬的样子,应该是在道歉。

我这才指了指倒在地上的岛国青年,说道:“滚吧!”

那几个岛国人这才连忙背着岛国青年逃也似的离开了月色。

岛国青年一走,众人都欢呼了起来,周围全都是对我的称赞,说我那一拳打得好。

安抚了一下围观的顾客后,月色的工作人员一个个都对我伸出了大拇指,夸我做的好。

“杜依涵,张队长为了你可是挨了对方一拳,你可得好好谢谢人家哦!”几个女服务员笑呵呵的把杜依涵拉到了我身边。

杜依涵脸上也满是内疚,可怜兮兮的看了我一眼低下了头。

周围其他工作人员都十分暧昧的眼神看了看我们,纷纷离开了,顿时就剩下了我和杜依涵两人。

“张泽,对不起,又给你惹麻烦了。”杜依涵忽然抬头卡看向了我,眼看泪水就要流下来了。

我笑了笑,说:“没事,今天的事又不怪我。”

“啊?你不怪我?”杜依涵挺惊讶的。

我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她都脸红了,我才笑呵呵的调侃道:“漂亮又不是你的错,我怎么能怪你呢?”

“讨厌!”杜依涵红着脸瞪了我一眼,旋即跑着离开了。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我苦涩的笑了下,我是怕她掉眼泪,所以故意调侃的,不过巧的是,每一次遇到她,似乎都会发生点什么事。

第一次是林峰要非礼她,被我发现,第二次是在月色,她跟朋友来玩,被贵妇扇耳光,今天是第三次。

就在我一个人感慨的时候,刚刚离开的杜依涵又来了,她的手上拿着一个小箱子,我知道这个小箱子,是放在前台的医疗箱。

“我没事,不用这么紧张。”我明白她想做什么,有些好笑的说道。

谁知杜依涵不依不饶,非要给我擦药,没办法拒绝,最后只能选择妥协,任由她在我的脸上擦拭药水。

刚才被那个岛国青年一拳打在脸上,对方是练过武的,这一拳下去,我的半边脸都有些肿胀。

看着杜依涵认真的样子,我心中微微有些感动,还记得第一次我从林峰手中救下她的时候,她还诬陷我,那时候我还非常的记恨她,不过后来她当着全学院师生的面揭穿林峰的时候,我才对这个女孩刮目相看了起来,即便之前被诬陷过,可她能当着那么多师生的面说出真相,还是非常不容易的。

“好了。”好一会儿后,杜依涵将东西放在了药效,可脸上依旧满是内疚,忽然道:“你已经三次帮了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了。”

我微微一笑,说:“别想着怎么感谢我了,今天就算是其他人,我肯定也会站出来的,至于前两次帮你,你不是已经请我吃过大餐了吗?”

杜依涵的情绪有些低落,也没在多说其他的,只说了声她先回工作岗位了,便拎着药箱离开了。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我忽然有些担心了起来,刚才的事情,不会给她留下什么心理阴影吧?看来有机会得开导一下她。

叹了口气,离开了这里。

重回工作岗位后,整个保安队伍对我更加认可了,如果说以前还有人质疑我的能力,我相信从今天开始,他们会对我刮目相看。

感受到自己的变化后,我的内心微微有些激动了起来,就是这样子,不断的变强,不管身体还是财富,都要强大起来,才能拥有至高的权势。

想起林峰和林南,我的目光中寒意迸发,双拳紧紧的攥了起来,自言自语道:“总有一天,我会超越你们。”

晚上快下班的时候,玫姐来了,她一来就叫我去了办公室,本以为她是因为今天在月色发生的事情,她要表扬我,谁知我刚进门,就被她劈头盖脸的一顿。

“你知不知道你得罪了什么人?”玫姐愤怒的说道。

我心里微微有些窝火,不管我得罪了什么人,我只知道就算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还是会做出同样的事情。

“玫姐,他们说华夏人是懦夫,是东亚病夫,他们都这样侮辱我们了,难道还让我们忍着一切?再说了,先动手的也是他们。”我十分不满的说道。

玫姐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紫的,深深地呼吸了一下,怒道:“你这样的做法就是冲动,你这样做不仅给月色带来了不好的影响,对公司带来了更大的损失,这些你都知道吗?”

我是真的有些愤怒了,本以为自己做了件好事,到了玫姐嘴里就成了极大的坏事。

“玫姐,当时那种情况,你觉得我该怎么做,才是对的?”我咬着牙问道。

玫姐气的说道:“当然是忍!”

我咬牙道:“就算被打,就算被侮辱,我也该忍着?”

让我失望的是,玫姐竟然毫不犹豫的就回道:“对!必须忍!”

听了玫姐的话,我失望至极,直接脱下了身上的保安服放在了一边的沙发上,强忍着怒火说道:“既然这样,那不好意思,这份工作我做不了。”

说完,我转身离开,身后传来玫姐的暴怒声:“滚!你给我滚!”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