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三百二十五章 混蛋,敢骗我们

我的情绪十分的激动,当我说出这番话之后,我像是忽然间轻松了许多一样,而陆一菲则是呆住了,显然没有想到陆军的死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顿时瞪大了眼睛,嘴巴也微微长大了起来。

当然,我所说的这些并不是真的,而是我为了让陆一菲不要把陆军的死算在自己的头上,才这样说的,当时看着陆一菲和陆军一起坠楼的时候,当时我的大脑一片恐怕,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无论如何,也要救下陆一菲,这是陆一凡交给我的任务,根本想不到要把陆军怎么样,当然,我也没有机会去吧陆军怎么样了。

我在一跃而下的时候,就朝着陆一菲快速冲了下去,至于陆军,我根本就不知道他在什么位置,更别说是要一拳打在陆军的身上。

我不过说了一个善意的谎言而已,毕竟事实就是如此,就像是我说的那样,我和陆一菲还有陆军一起从十一楼楼顶坠落下去的,又是同样坠落到了救生垫上,但是,死的人却是陆军,而我和陆一菲甚至就连轻伤都没有。

我这个善意的谎言也是天衣无缝,陆一菲也没有办法去怀疑。

此时此刻,陆一菲彻底的呆住了,同时十分的震惊,满脸都是惊讶的看着我。

我知道他这是在消化刚才我说的这些事,在思索我说这些话的真实性。

但我知道,陆一菲肯定会选择相信我刚才说的那些话的。

我就坐在她的身边,一脸平静的看着她,等待着她的回应,两人就在这样的对峙中过去了差不多五分钟,陆一菲的双目中泪水夺眶而出。

“啪!”

陆一菲忽然抬手就是重重的一耳光打在了我的脸上,满脸泪水的哭着大声质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心中无比的苦涩,感受到脸上被陆一菲打过的地方,我却没有一点的后悔,或许就像是苏婷和陆一凡说的那样,我就是这么一个自以为是的烂好人,在自己身边重要的那些人遇到事情的时候,我总会自以为是的自己来解决这件事。

然而即便我知道自己就是这么一个烂好人,但却从不后悔,如果能让陆一菲重新回到以前那样,别说是被她扇了耳光,就算是打断我一条腿,我也没有丝毫的怨言。

只要我能做到,我希望我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都能快快乐乐的生活,当然,仅仅是我身边的那些重要的人物,陆一菲也算是其中一个,所以我今天才会这样做。

陆一菲果然是相信了我的谎言,我呵呵笑了笑,随即也是一脸情绪激动的说道:“他那样的人配做一个父亲吗?作为父亲,他伤害了你们多少次?他强迫你们嫁入林氏,强迫你们充当自己谋利的工具,在非凡面临危机的时候,毫不犹豫的选择抛售股票来保证自己的利益,他这样的人,还算是一个人吗?没错,他的死是因为我,或者甚至可以这样说,是我杀了他,但我不后悔这样做,他这种人,就是四十遍都不值得同情,更不需要你们姐妹俩为了他这种人而伤心难过,他就是一个禽兽!”

我故作情绪十分的激动,陆一菲满脸都是震惊,紧紧地咬着嘴唇,泪水流的满脸都是,她哭着说道:“你凭什么要这样做?凭什么?就算他在禽兽不如,再混蛋,可却改变不了他是我们父亲的事实啊!是你杀了他,杀了我和一凡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啊!”

陆一菲的情绪十分激动了起来,似乎比之前更加激动了起来,虽然她十分的愤怒,然而我却没有丝毫的后悔,因为至少可以让她度过自己心中的那道坎,当然,后果或许就是让她将仇恨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不过已经无所谓了,只要她能心里好过点,就算是恨我,那又如何?我既然选择这样说了,那就说明我能接受任何的结果,一切我独自承担就好。

就在陆一菲大喊大叫,情绪十分激动的质问我的时候,陆一凡显然也听到了这边的动静,连忙冲了过来。

陆一菲就像是疯了一样,哭着大喊大叫,双手不停的朝着我的胸膛击打着,我任由她撕扯着我的衣服,打着我的胸膛。

陆一凡冲过来之后,就看到了情绪激动的陆一菲对着我撕扯,顿时急了,连忙跑过来一把抱住了陆一菲,也是哭着说道:“姐姐,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是我让阿泽过来开导你的,你这是怎么了?”

陆一菲看到陆一凡,忽然抱着她就放声痛哭了起来,陆一菲在哭,陆一凡也在哭。

陆一菲哭着哭着忽然说道:“一凡,你知道陆军为什么会死吗?就是因为他,是他在跟我们一起坠落下去的时候,打了陆军重重的一拳,所以陆军才会死,是他杀了陆军。”

听到陆一菲的话,陆一凡顿时瞪大了眼看看着我,眼中满是不可思议,毫不犹豫的开口说道:“姐姐,这怎么可能?爸爸怎么可能是阿泽打死的?明明是他坠落下来之后受到了重伤无法医治才死的,怎么可能是阿泽的错?”

“一凡,是他刚才亲口说的,他说是他打了陆军一拳才让陆军坠落之后受到的冲击力太大死了,要不然我们三人一起摔落在了救生垫上,为什么我和他甚至连伤都没有受,而陆军却受到了重伤,最后不治而亡?这些都是他告诉我的,陆军是他杀的。”陆一菲痛苦的哭着说道。

陆一凡这一刻也懵了,泪水满脸都是,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似乎没有想到陆军的死竟然真的跟我有关系。

我心中极其苦涩了起来,此时此刻我的心里真的十分的难受,然而这一切却都是我自作自受,自己选择的。

可是如果我不这样说,又如何能让陆一菲解开心结?

就算陆一菲和陆一凡痛苦,也只是短暂的,至少不需要心中一直藏着这件事,认为陆军的死是自己造成的。

“阿泽,姐姐说的都是真的吗?爸爸的死是因为你造成的?”陆一凡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没错,菲菲姐说的都是真的,陆军的死,的确是因为我的那一拳,让他坠落的时候受到了成倍的冲击力,才不治而亡的,或许也可以说,陆军是我杀死的。”

轰!

我的话像是一记惊雷,让陆一凡彻底的呆住了,满脸都是不可思议,这样的结果对善良的她来说,肯定是见非常痛苦的事情,然而痛苦可以很快结束,心结如果不解开,却是一辈子的事情,我也只能这样选择了。

“为什么?”半晌,陆一凡才强忍着痛苦问出了这三个字。

我咬牙说道:“因为他该死,我不想看到你们再受到他的欺辱,他没有资格当一个父亲,我早就对他起了杀念,就算没有上次的事情,或许他最后依然会死,而且会死在我的手中。”

“我不相信!”陆一凡忽然大喊了一声,泪水满脸都是,痛苦的说道:“你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人?我知道你看不起他,别说是你了,就是我和姐姐也都看不起他,但我知道,你不可能会杀他的,你快告诉我们,刚才你说的那些都不是真的啊!”

“一凡,都到了现在,难道你还要不相信是他害死了陆军吗?”陆一菲哭着说道。

陆一凡哇的一声,抱着陆一菲痛哭了起来。

陆一菲的双目中充满了仇恨,盯着我咬牙切齿的说道:“张泽,你走吧!从今往后,你跟我们姐妹俩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听到陆一菲的话,我感觉心很疼,是那么的伤人,在我打算用善意的谎言来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其实我就已经想到了这样的结果,我是给陆一菲解开了心结,然而却失去了跟陆一凡之间的爱情。

我苦涩的笑着摇了摇头,随即再次深深的看了姐妹俩一眼,转身默默的离开。

我什么东西都没有带,一个人离开了别墅,这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可是我却连个安身之地都没有,我不知道今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跟陆一菲和陆一凡重归于好,只知道短时间内,她们肯定不会原谅我的。

一个人浑浑噩噩的走在无人的街,心情说不上的压抑,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让我应接不暇,原本身边还有陆一凡这样一个女人陪在身边,但此时此刻,却一切都结束了。

虽然暂时的一切都结束了,但我却依旧不会放弃陆一凡的,我相信一切都是暂时的,陆一菲和陆一凡只是暂时对我有恨意而已,毕竟陆军对她们而言,本来就是噩梦,如果不是我解救了她们姐妹俩,或许她们现在已经嫁入林氏,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了。

我相信她们姐妹俩会想明白这一点的,离开别墅之后,我直接去了公司,现在也只能在公司将就一晚上了。

这注定是个无眠之夜。

就在我刚离开别墅不久之后,陆一菲和陆一凡的情绪也慢慢的稳定了许多。

陆一菲虽然依旧十分的难过,可是她也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此时此刻冷静了许多,她的脑海忽然出现了一幕幕画面。

陆一菲清楚的记得,那天自己拉着陆军的手臂一起坠落下去的时候,我是奋不顾身的紧跟着而来,那种情况之下,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多想其他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会在那种突然的情况之下对陆军动手呢?

可如果不是我对陆军动手,那么又为什么会是陆军坠亡,而自己跟我却活了下来,甚至连重伤都不算,顶多算是轻伤。

陆一菲一时间内心十分挣扎了起来,她想了想,如果那种情况之下自己跟我的位置换一下,如果是自己跳下去为了救我,她肯定只有着急救我,根本没有时间去多想对陆军出手的事情。

想到这里,陆一菲擦去了泪水,红着双眼看着陆一凡说道:“一凡,陆军坠楼那天,你是在楼下看着的,有没有印象,在张泽也跳下来的时候,距离陆军的位置有多远?”

听到陆一菲的话,陆一凡顿时一愣,随即连忙说道:“姐,我记得很清楚,当时你和爸爸一起坠落下来的时候,阿泽他紧跟着就跳跃了下来,但是你跟爸爸追下来的时候,两人已经分开了一段距离,而阿泽是直接朝着你的方向去的,我只看到他忽然就到了你的跟前,然后一把抱住了你,接着就抱着你在空中转了一圈,然后他以后背落地的姿势抱着你坠落下去的。”

陆一菲听了陆一凡的话后,忽然情绪十分激动了起来,抓着陆一凡的手说道:“一凡,你确定张泽并没有接触陆军的身体?”

陆一凡此时此刻也十分冷静了下来,一脸认真的说道:“姐姐,我确定,那种情况下,阿泽根本就没有接触爸爸的可能,本来就是十一楼,坠落的时间非常的短暂,而阿泽为了救你,从跳跃下来的时候,就是朝着你那边去的,如果他真的对爸爸动手了,又如何有时间去抱住你?”

听了陆一凡说的这些,陆一菲忽然十分痛苦内疚了起来,紧紧地咬着牙齿,说道:“这个混蛋,竟然敢骗我们。”

陆一凡连忙说道:“姐姐,也就是说,并不是阿泽对爸爸动手的,是我们误会他了!”

“只是这个混蛋,为什么要那样说?”陆一菲咬牙切齿的说道,想通了一切之后,陆一菲忽然十分自责了起来,但是不知道为何,刚刚还是十分悲伤的心情,此时此刻却说不上的好。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