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三百二十四章 善意的谎言

走到陆一菲的房间门口之后,我轻轻地叩响了房间的门,但是房间里面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我微微皱了皱眉,忽然有些担忧了起来,随即又敲了敲门,这一次,终于传来了陆一菲的声音:“怎么了一凡?”

我从没有进去过陆一菲的房间,显然,她以为是陆一菲在敲门。

我清了清嗓子,说道:“菲菲姐,是我!”

听到我的声音,陆一菲开口问道:“这么晚了,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我知道,如果我现在说自己是想要开导开导她,她一定不会放我进去的。

于是我说道:“菲菲姐,虞惜演唱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而且我们公司也已经拿下了跟星月娱乐虞惜演唱会的安保合同,现在还有些事宜,我可能需要你的帮助,我们能不能聊聊?”

我的话说完之后,陆一菲没有回应,不过我却听到了一道脚步声渐渐地距离我这边越来越近,咔嚓一声,房间的门被打开了,接着就看到穿着一身粉红色睡衣的陆一菲出现在了门口。

此时的陆一菲双目通红,隐隐有些肿胀,满脸都是疲惫之色,看起来让人十分的心疼,身体也消瘦了许多。

陆一菲双目通红的看了我一眼,随即转身朝着屋内走了进去。

看着只穿了身睡衣的陆一菲,我忽然有些尴尬了起来,不过想到自己是过来开导她的,于是倒是轻松了起来。

这还是我第一次进入陆一菲的房间,跟陆一凡不同的是,陆一菲的房间十分的办公室化,除了房间中央的一张大床之外,就只有床边的一个装修的时候打的衣柜了,再有就是房间角落里的一处办公桌和办公椅了,办公桌上摆放着一些文件,电脑也正打开着,显然陆一菲还在工作,而在办公桌的旁边,还放着一个实木的茶几和沙发。

“坐吧!”就在我大量房间内的布置的时候,陆一菲的声音忽然响起,她伸手指了指沙发。

我连忙收回了目光,坐在了沙发上,陆一菲坐到了我的对面,看着我开口问道:“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说吧!”

我想了想,说道:“菲菲姐,虞惜演唱会那天,我需要用到大量的安保人员,但是目前数量可能还缺一些,不知道到时候你能不能帮我安排一些人手过去帮忙?”

陆一菲说道:“我之前不就已经跟你说过了吗?演唱会毕竟是在晚上,到时候我只留下晚上值班的保安,其他的所有人都会被安排过去帮你们。”

这件事陆一菲之前确实又跟我说过,不过我也只是为了打开话题才这样说的。

有些尴尬的笑着摸了摸头,却不知道该如何对陆一菲开口。

陆一菲那双明亮而又漂亮的眸子盯着我,开口说道:“是一凡让你来劝说我的吧?”

果然姐妹连心,她已经猜到了我的来意,既然她都已经开口说了,我也不再隐瞒,微微点了点头,一脸认真的看着陆一菲说道:“菲菲姐,我和一凡真的都非常的担心你,你不要多想了,那天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真要说有关系,那也是他咎由自取,毕竟是他先不把父女关系放在眼里的,甚至想要你死,再说了,坠楼而亡,也是他命该绝,并不怪你。”

听我说起这件事,陆一菲的眼睛顿时又红了起来,她看了我一眼,尽可能的压制自己的情绪,随即开口道:“好了,我已经没事了,你跟一凡都放心好了,你说的我都懂,就像你说的那样,是陆军没有把我和一凡当做亲生女儿的,一次又一次的想要利用我们来谋取他自己的利益,最后甚至还想要我死,这不是一个父亲能做出来的事情,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我不会多想的。”

嘴上说着不会多想,但她脸上的情绪却出卖了她。

我轻轻地叹了口气,她都这样说了,我还能如何劝说?

“菲菲姐,已经太晚了,别忙了,有什么工作明天去公司了在忙。”我站了起来,开口说道。

陆一菲眼圈红红的看着我,也没有说话,不知道怎么了,看着她这幅表情,我的心情十分的压抑,也十分的难受,想要帮她解开心结,但却不知道如何去解开她的心结。

“那我先去休息了。”说完,我转身准备离开。

我一直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停下了脚步,没有回头,而是开口说道:“菲菲姐,不管怎样,也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一直会在你和一凡的身边,陪着你们,一起度过所有的坎,我真心的希望,你能把我当做和一凡一样的亲人。”

说完这句话,我没有丝毫的犹豫,迈步离开,就在我的手刚抓在门把手上的时候,忽然听到了轻微的啜泣生。

陆一菲终究还是没有忍住哭泣,我将手收了回来,回过头,就看到陆一菲早已满脸都是泪水,虽然没有哭泣声,但我却能感受到她极其悲伤的痛苦。

我叹了口气,随即缓缓迈步走到了陆一菲的身边坐了下来,看着近在咫尺的精美容颜,我从茶几上抽了几张纸巾递给了陆一菲,开口说道:“菲菲姐,其实我和一凡都知道,最难过的人是你,你的内心十分的压抑,你总觉得陆军的死是因为你造成的,菲菲姐,你不要在憋着了,我和一凡都是你身边最亲的人,在我们面前,哭泣没有什么丢人的,你想要哭,就尽情的哭出来吧,哭出来才能释放你的心情。”

听到我的话,陆一菲忽然一下子扑到了我的怀中,双手抱住了我的脖子,忽然哇的一声放声痛哭了起来。

陆一菲忽然投怀入抱,我一时间都呆住了,不过听着她痛哭的声音后,我也不再胡思乱想,双手轻轻地放在了她的后背上,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我一句话都没有说,任由她抱着我放声痛哭。

有些时候,哭泣是有必要的,哭出来就能将自己的负面情绪都释放出来了,以前认识一个老医生说过,他说很多女性都比男性长寿,他问我知道为什么,我说不知道,他告诉我说,因为女人受到委屈的时候,知道哭,哭出来就舒服了,但是男人,即便遭遇了再大的委屈,即便再痛苦,可是却很少有男人会像是女人一样,说哭就能哭出来,而是把一切都压在心里不说出来,就这样一直压抑着,久而久之,对男人的寿命影响十分的大,所以大部分人女人都比男人寿命长。

陆一菲虽然是个女人,但却是一个非常强势的女人,这种人,就跟男人一样,什么时候都会自己承受一切压力,不愿意哭出来。

此时此刻,她终于哭出来了,释放出来了,我相信,她哭出来之后,一定会慢慢度过心中那道坎的。

不知道哭了多久,陆一菲终于止住了哭声,从我的怀中离开,她红着双眼说道:“我知道,陆军这样的父亲根本就不配做一个父亲,但不管怎样,他都是给我这条命的人,我口口声声说他不配做我的父亲,可并不是说我说他不配做父亲就不是我的父亲了,而他那天之所以来到公司找我,威胁我上了楼顶,想要跟我同归于尽,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啊,因为我确是想要把非凡彻底的掌控在自己的手中,所以才故意设计让他误以为非凡要破产了,就是为了引他抛售所有的股票,结果我却暗中将他抛出去的股票全都收购了回来,然后再让非凡起死回生,非凡的股价翻倍上涨,才让陆军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才找上我的,而且他也是因为我拉着他一起同归于尽才死的,不管怎样,他的死都是因为我。”

虽然哭出来释放了许多,但显然,陆一菲依旧没有度过心里的那道坎。

我一脸认真的看着她,说道:“菲菲姐,难道现在你还想不明白吗?就算是因为你设计让非凡看起来像是要濒临破产了,才导致陆军抛售股票的,可是归根究底,还是因为他的贪婪啊,他都可以在非凡面临绝境的时候决定釜底抽薪,难道你的做法就不可以了?要怪也是陆军的贪婪,根本怪不得你。”

“可是最终他的死,还是因为我拉着他从十一楼坠落下去的啊!”陆一菲依旧满脸痛苦。

我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陆一菲是真的度不过心中这道坎的,忽然低下了头。

半晌,我忽然抬头看向了陆一菲,说道:“菲菲姐,有件事,我必须向你坦诚,不管你原不原谅我,我今天必须要说出口。”

听到我的话,陆一菲一愣,随即说道:“什么事情?”

我没有丝毫的犹豫,一脸认真的说道:“其实,那天坠楼的时候,陆军是因为我,他才死亡的。”

陆一菲苦涩的摇了摇头,说道:“张泽,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想要让我想通这件事,但是那天的事情我十分的清楚,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陆军甚至想要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是我拉着陆军一起坠楼的时候,你从后面奋不顾身跳下来救我的,说起来,我这条命都是你救回来的,我应该谢谢你,陆军的死就是因为我,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我一直没有插话,一直安静的听着,等陆一菲说完了,我才继续说道:“菲菲姐,你就对陆军的死没有任何的怀疑吗?”

“什么意思?”陆一菲疑惑道。

我说:“我们三人都是从十一楼楼顶一起坠落下去的,为什么我和你都还活着,甚至我们俩人就是连轻伤都算不上,而陆军却因为坠楼而亡了?我们三人同样都是摔落在了救生垫上,为何只有陆军死了?”

这一刻,陆一菲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显然也反应过来这件事了,开口道:“你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我深深的看了陆一菲一眼,随即认真的说道:“好,我今天就把真相告诉你,为什么我们一起坠落在了救生垫上,只有陆军一人死了,因为是我,因为我早就想要陆军死了,那天我在看到你和陆军一起坠落的时候,我原本是打算救你的,但是,当我坠落下去,看到身边的陆军的时候,是我用力在他的胸膛重击了一拳,高中物理你是学过的,你应该知道,我这一拳之下,给了陆军一个很大力道,所以当他坠落下去的时候,所承受的冲击力也会加大许多,正是因为我给他的一拳,所以即便他也坠落到了救生垫上,但依旧受到了重伤,而我们却活了下来,这就是我为何要告诉你,陆军的死跟你并没有任何的关系,而是因为我,陆军才死的。”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