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三百二十三章 劝说陆一菲

我拨了电话之后,就说了句动手,白祥顿时一愣,随即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顿时大惊失色,连忙说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淡淡的一笑,说道:“不过就是让我那边的兄弟动手彻底的废掉白狼而已,反正对你而言,白狼就是个废物而已,不是吗?”

我的眼中满是戏谑之意,看着我这幅表情,白祥终于知道我是认真的了,顿时急了,满头都都是豆大的汗珠,连忙说道:“放过我儿子,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商量。”

显然,白像是真的知道害怕了,其实刚才我拨通的那个电话并不是真的,而是故意这样吓唬白祥的,就是为了给白祥造成心理负担,现在白狼本来就在我的手中,而且已经被废掉了四肢,根本就不需要担心白狼能逃掉什么的,再说了,白狼现在本来就已经被我的人控制了起来,是真的插翅难逃了。

我戏谑的看着白祥说道:“不好意思,我不接受任何的谈判,你恐怕并没有听明白我的意思,我只需要你臣服于我,而不是跟你商量,当然,你可以选择拒绝,那么你就别想看到一个完整的儿子了。”

白祥看向我的眼神中充满了怒火,然而此时此刻白狼本来就在我的手中,他前面就一直在跟白狼联系,可是根本就无法联系的上,所以此时此刻他不得不相信我说的都是真的。

看着白祥还在思索的样子,我笑了笑,说道:“白祥,你最好还是快点考虑,我已经让我的兄弟动手,如果你再犹豫那么几秒,到时候你的儿子就已经彻底的被废掉了,到时候你就算是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

我现在就是在威胁,在逼迫白祥臣服于我,虽说这样的事情有些不光彩,然而要怪只能怪白狼自己先招惹到了我,才有了现在的后果,就算要怪,也要怪白祥对白狼的溺爱,才造成了今天的白狼犯下了这样的大错。

白祥终于知道我是认真的了,顿时满脸愤怒的吼道:“好,我答应你,我选择臣服于你。”

“早该如此选择了。”我淡淡的一笑说道,随即对身边的教官吩咐道:“现在就安排我们的兄弟,陆续接管白祥的产业和人手。”

“是,张总!”教官连忙回应了一声。

我看着一脸颓然的白祥,说道:“我不希望你给我刷什么花招,既然我今天敢带着一个人就来找上你,那就说明我又百分之百的把握能拿下你,千万别心存侥幸还是什么的,我就是连蒋家和武门都不放在眼里,更别说是你了,当然,你可以调查一下关于我的事迹,或许就清楚我今天是不是狂妄自大了,跟着我,未必没有跟着蒋家好,既然我敢就这样来强行让你臣服,那就说明我有能力应对你背叛我的后果,当然,千万别试着尝试背叛我,因为后果很严重,不是你能所承受的。”

这时候教官也已经打完电话了,已经安排了几个他手底下的得力干将朝这边过来了。

我看着教官,说道:“接下来的事情我就交给你了,明天早上,整理好相关资料送到我的办公室。”

“是,张总!”教官一脸恭敬的说道,现在他是对我佩服的五体投地,对我的命令也是言听计从,尤其是在我变现的强势的时候,教官对我更是敬佩。

白祥神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随即开口说道:“我既然已经答应臣服于你了,那么你现在是不是可以放过我的儿子了?”

“放心好了,你儿子我会安排人送去医院接受治疗的,只是短时间内,你或许没办法见到他。”我笑眯眯的看着白祥说道。

我的话还没说完,白祥的脸上已经布满了阴沉,极其愤怒了起来。

看着他愤怒的样子,我说:“白祥,你最好想清楚是自己的身份,现在既然你已经臣服于我了,那就是我的属下,如果你再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不介意让你的双眼永远的看不到任何东西,我既然是选择让你臣服于我,那就说明我对你这个人还是挺看重的,只要你乖乖的配合教官接下来的整合,我不会把你怎样,也不会把你的儿子怎样,你应该庆幸自己还有一些利用价值,否则我也不会站在这里跟你这样好的语气说话了,我完全可以强迫你将自己的产业全部拱手让给我,然后再杀了你,但我并没有这样做,所以说,你应该感到庆幸,至于你儿子白狼,放心好了,我会安排最好的医疗条件医治他。”

白祥竭力的在压制自己的怒火,随即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开口说道:“好,既然如此,那我只能选择信任你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接下来的事情,我会配合好你安排的人。”

“那就辛苦了!”我淡淡的一笑说道。

随即直接带着教官离开了东华洗浴。

等我们来到外面的时候,教官开口说道:“张总,你真的能放心白祥这个家伙?”

“放心好了,在我来这里之前,就已经稍作了解了,白祥也就白狼这么一个儿子,对这个儿子很是看看重,他肯定不会翻起什么大浪的,趁着现在白狼在我们的手里,你想办法彻底的将白祥手底下的产业和势力全部整合起来,当然,我们也不是强盗,有些产业需要花钱的,就按照市场价给白祥,不要让他吃亏了,钱的事情就找柳秘书,我会给他交代好的,只要在一百万之内的开销,你随时去支取,也不需要向我汇报。”我看着教官,一脸认真的说道。

听到我说让他在一百万之内的开销随时支取,并且不需要向我汇报的时候,教官满脸都是激动和感激,因为这是我对他极大的信任。

教官是从我们公司刚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跟在我身边的兄弟,为了公司的发展付出了许多,我看人还是挺准的,也相信教官不会让我失望的,所以才会给他如此大的权限。

“张总,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教官一脸认真的说道。

我微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我相信你,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现在开始,你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将白祥手底下的产业和势力全部整合到我们公司,有需要我出面的时候,无论何时何地,都可以给我打电话,最好今天晚上就能完成这些。”

“好的张总,我尽力!”教官一脸认真的说道。

留下教官之后,我则是离开了东华洗浴中心,对于白祥,我也是略微有所了解,虽然掌握的那些关于白祥的消息并不多,但是重要的信息却一个不少,这也是我为何敢直接拿白狼威胁白祥的原因。

离开东华洗浴中心之后,我则是直接回了别墅。

毕竟陆军前段时间才刚刚去世,他虽然是个十分可恶的家伙,但在陆一菲和陆一凡的心中毕竟是自己的亲身父亲,很难从悲伤中走出去。

只有我知道,陆军其实并不是陆一菲和陆一凡的亲身父亲,这个秘密一直在我心里藏着,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去给陆一菲和陆一凡说,毕竟这个秘密的信息量非常的大,如果她们姐妹俩知道了,又是否能接受得了?

对此,我并不清楚,所以短时间内,至少在陆一菲和陆一凡彻底的放下陆军的死这件事之后,或许我才会找个合适的机会告诉她们真相。

回到别墅的时候,陆一菲和陆一凡都在家里,不过今天两女的反应不像是之前那样整天呆滞的坐在沙发上了,两个女人都在电脑前工作。

回到卧室,看着陆一凡还在工作的样子,我忽然有些心疼了起来,她本来就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女孩,即便陆军已经作出了极其没有人性的事情,但在她们姐妹俩的心中,陆军依旧是父亲。

尤其是陆一菲,心里肯定会更加难受才对,毕竟最后是陆一菲在绝望之后,为了避免陆军伤害我,直接拉着陆军一起从十一楼楼顶摔下去的,可是最后死的人却只有陆军一人,这也算是天意吧!

所以说,陆一菲的心里肯定十分的难受,也十分的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我走到了陆一凡的身后,看着身体似乎又消瘦了几分的她,十分难受了起来。

“一凡,已经很晚了,有什么工作明天在忙吧!”我尽可能温柔的说道。

陆一凡微微摇了摇头,脸上已经有着悲伤之色,双手一边在键盘上操作着,一边开口说道:“阿泽,你不用管我,你先睡吧,这几天因为爸爸去世的事情,我和姐姐耽误了许多工作,你知道事情经过的,对于姐姐来说,这个打击非常的大,她一直认为爸爸的死都是因为她,她十分的内疚,我想要尽可能的帮助姐姐多做一些工作,这样她才有更多的时间来梳理自己的情绪,阿泽,看到姐姐这个样子,我真的很难过。”

听到陆一凡的话,我忽然鼻子一酸,差点流出眼泪,说起来,陆一菲还是为了我,那时候陆军威胁我,想要让我付出极大的代价,陆一菲为了避免陆军对我的伤害,才打算跟陆军同归于尽的,只是最后她却被我救了下来。

陆一凡忽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脸哀求的看着我说道:“阿泽,你能不能帮我劝劝姐姐?我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但是一直没有任何的用处,姐姐虽然嘴上不说,但我能感受到她心中的压抑和痛苦,说不定你去试试,姐姐能度过这道坎。”

我看着陆一凡一脸哀求的样子,不忍心拒绝,虽说我知道我根本就不可能劝说得了陆一菲,不过还是答应了下来,即便不能,但依旧可是试试。

“好,那我现在去菲菲姐那里看看。”我摸了摸陆一凡的头,温柔的说道,随即转身去了陆一菲的房间。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