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三百二十二章 威胁

听到我要找白祥,美女迎宾一愣,随即微笑着说道:“请问你们有预约吗?”

我淡淡的一笑,说道:“当然有,这样好了,我们也不为难你,你去找白祥通报一声,就说刚刚白狼才跟他通过话,他就明白了。”

美女迎宾带着职业微笑向我微微点头说道:“好,那你们先在那边休息一下,我现在就去通报!”

我微微点了点头,带着教官走到了一旁的休息区等待了起来。

原本想要直接过去找白祥,现在看来只能泡汤了,看来白祥在这一块的势力确实挺大的,否则也不会在东华洗浴如此的嚣张了,竟然就是要找他,都需要通报才能过去。

不过对此,我并没有丝毫的慌乱,至少白狼现在还在我们的手里,白祥肯定不会把我如何的,当然,就算他想要把我如何了,那也得看他有没有这个能耐。

差不多五分钟的样子,刚刚离开的那个美女迎宾过来了,微笑着说道:“祥哥让我带你们过去。”

“那就有劳了。”我微笑着说道。

我和教官跟着美女迎宾直接上了东华洗浴的顶层,美女迎宾一直带着我们走大了最里面的一扇实木大门的时候停下了脚步,微笑着说道:“祥哥在里面,你们自己进去吧!”

美女迎宾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而在这一扇实木大门口,还站着两个人,在美女迎宾带着我和教官出现的时候,两人的目光就一直在我们的身上。

我和教官可不会因为两个看门的狗就被吓唬到了,直接大步而去,我们刚走到门口的时候,那两人忽然同时向我们迈步走了过来,直接挡在了我们两人的前面。

“滚开!”教官见状,直接向前一步挡在了我的前面,一脸愤怒的看着两人。

那两人眉头一挑,不悦的说道:“想要见祥哥,我们必须先确定你们的身上没有任何的利器。”

显然是要搜身,然而对付白祥,我可还没有想过要使用什么外物,教官刚想要爆发,就被我阻止道:“就让他们搜吧!”

听到我的话,教官这才没有爆发,冷眼看着两人。

这两人显然也不是被吓大的,对于教官的愤怒就像是没有看到一样,一人朝着教官走了过去在他身上摸索了起来,另一人在我的身上摸索了起来,当然,我们的身上并没有任何的利器,很快搜索完毕,两人让开了去路。

教官冷冷地看了眼两人,随即跟着我一起推开门走了进去。

当我带着教官推开门进入的一瞬间,忽然感受到一阵戾气扑面而来,我猛地挥动铁拳直接朝着一个忽然向我们扑过来的高手打了过去。

嘭!

一拳打在了对方的胸膛,对方的身体直接被我一拳轰飞,与此同时,另外一人也已经朝着教官扑了过去,只是教官没有我这么幸运了,根本就没有想到屋内还有这么一手,一个没有注意,被人一拳打在了胸膛,然而教官毕竟是我们公司负责训练的教官,实力当然不会弱,只是稍稍废了点力气,就打败了自己的对手。

而我的目光这时候落在了房间内那个红木茶几前坐着的一个中年人了,此刻正一脸阴沉的看着我和教官,除了刚刚偷袭我和教官的两个高手之外,白祥的身后还站着两个高手,浑身都是爆发的肌肉,显然实力比刚才那两个偷袭我和教官的人还要强。

白祥的怀中,还坐着一个妖娆的年轻女子,白祥的手就在女人的衣服里面摸索着。

“我儿子呢?”白祥忽然冷漠无比的开口说道。

显然已经知道了白狼已经落到了我们的手里,此时一脸冷漠的样子看着我和教官,既然已经知道了,那也无所谓,白祥一副淡定的样子,显然根本就没有把我和教官放在眼里。

我淡淡的一笑,随即迈步朝着他的方向走了过去,但是人还没有走过去,立马被白祥身后的两个高手直接挡住了去路,我淡淡的看了眼两人,随即目光落在了白祥的身上,开口说道:“我想跟你点事,当然,你可以拒绝,只是白狼的安危我就不能保证了。”

“你敢!”听到我的话,白祥顿时怒瞪着一双大眼睛朝着我暴吼了一声,这一刻,他终于情绪有了些变化。

对此,我很满意,看样子白狼对他还是挺重要的。

我呵呵一笑,随即直接推开了挡在我前面的两个高手,两人在想要阻止的时候,顿时瞪大了眼睛,因为他们已经用力在挡着我了,然而我却像是没有被任何东西阻挡一样,轻而易举的推开他们走到了白祥面前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点了一支烟很是淡定的吸了起来。

这一刻,白祥的眼睛也微微眯了起来,显然已经发觉了我的不简单,毕竟自己身边的高手,而且还是贴身跟在白祥的身边,肯定是白祥身边最强的高手了,但此时却被我轻而易举的推开,就像是没有丝毫用力一般,白祥如何能不惊讶。

而教官也来到了我的身后站着,我缓缓吐出了一个烟圈,随即微笑着说道:“首先,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启点特卫保镖公司的张泽,对了,这个公司和这个名字,你或许不知道,不过有件事你或许有点印象,蒋家的蒋华,是被我追杀出去的时候,在外面被人杀掉的,后来蒋家的蒋雄带着蒋家的人过来找我麻烦,不过最后依旧没能拿我怎样。”

说完,我就不再多说一个字,而白祥的眼中出现了一抹惊讶之色,这件事毕竟是跟蒋家相关的大事,他当然会知道的。

“你想要跟我谈什么?”白祥冷眼看着我说道。

我笑了笑,说:“你不用生气,我既然找到你了,而且还是和和气气的来找你,显然就没有想过要把你怎样,不过有件事需要想跟你打一声招呼,你的儿子白狼,就在今晚,在纯色酒吧,摸了我一个女性朋友的屁股,这还不算什么大事,重点是我出面之后,他竟然还敢跟我作对,甚至带着他的人,扬言要废掉我,如果不是我有几把刷子,恐怕现在已经变成四肢残废的废物了。”

白祥皱了皱眉,随即说道:“这件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呵呵,不需要了,我已经替你教育过白狼了,想必他一定会记忆很深刻的,以后再也不敢再做类似的事情了。”我笑着说道。

“你把他怎么样了?”白祥顿时满脸都是愤怒。

我呵呵一笑,问道:“我想问问你,如果是你,有不自量力的人在你面前威胁你,说要废掉你的四肢,甚至还付诸行动了,只是没有成功,你会怎么处理这件事?”

白祥显然明白我的意思,眼中怒火中烧,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把他废掉了?”

我没有丝毫隐瞒,微笑着说道:“是啊,你是道上混的,肯定比我这种企业的小职员清楚的多,既然白狼想要废掉我,那我当然要让他好好的涨涨记性,免得以后他再祸害别人,不是吗?”

白祥在极力的忍受着怒火,我能看的出来,他双拳紧紧地攥了起来,一把推开了怀中的女人,直接站了起来,看向我怒道:“张泽,我知道你跟不夜城的老板李杰的关系很不错,但是如果你认为就凭借这个关系,就吃死我了,那就要让你失望了,白狼到底在哪?他现在怎么样了?”

看着白祥随时准备爆发的样子,我就像是没有看到一样,一脸平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白祥说道:“当然是在我的地盘,现在应该正在忍受着骨头断裂的痛苦呢!”

“你找死!”白祥一下子愤怒的大吼了起来。

教官见转,直接挡在了我的面前,一脸冷漠的看着白祥。

我笑了笑:“怪不得白狼能有现在的下场,原来都是跟你这个父亲学的,你最好还是改改这个臭毛病,随便威胁人可不好,就像是你儿子,明明没有本事,却还十分嚣张,威胁人,结果反被别人废掉了四肢。”

说完,我又是十分平静的点了一支烟吸了起来,丝毫没有把白祥的愤怒放在眼里。

白祥虽然愤怒,但显然不是白狼这种愣头青能比的,很快白祥就平静了下来,一屁股坐了下来,一脸冷漠的看着我说道:“既然你找上我了,肯定是有什么目的吧?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你直说吧,到底想要什么?”

我哈哈一笑,说道:“爽快!就喜欢跟你这么爽快的人说话。”

白祥哼了一声,显然还是十分的愤怒,不过已经没有把我怎样的打算了。

我说:“听说你想要成为蒋家的分支势力?”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白祥冷漠道。

我弹了弹烟灰,随即忽然一脸认真,双目中像是射出了一道精光,死死的盯着白祥,说道:“我要你臣服于我!否则,我会让你跟白狼同样的下场。”

听到我的话,白祥顿时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够了之后,一脸愤怒的说道:“你特么的算什么玩意?也配让我臣服?有一件事恐怕你搞错了,并不是我想要求着蒋家收留我,让我成为蒋家的一个分支势力,而是蒋家主动找我,想要让我成为蒋家的分支势力,就连米方的顶级势力蒋家,我都不愿意臣服,就凭你,也配让我白祥臣服?”

陡然间,白祥的气势猛然间暴涨了起来,似乎真的不把我放在眼里。

我冷冷地看着白祥,随即拿出手机,直接拨了一个电话过去,很多对方接通,我毫不犹豫的说道:“动手!”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